重生之嫡女祸妃

第十一章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千山茶客 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庄子上的空气极好,灰翅膀的雀儿站在树枝高头啄食,昨夜刚下过雪,日光显得愈发澄净,草木披着厚厚的积雪,新年的气氛十分浓厚。

    蒋阮起了个大早,用过简陋的早饭后便和连翘两人去梨园里逛逛。梨园还不到开花的时候,树枝倒是枝繁叶茂,连翘有些遗憾:“时节还不到,天气再暖些,梨花全都开了,那才叫好看哪。”

    蒋阮淡淡一笑,花儿草儿无非就是争个颜色好看罢了,前一世时,她在宫中也曾见过满树满树的梨花,忽如一夜春风将百花吹开,不只梨花,还有牡丹,睡莲,芙蓉,月季,宫中繁花似锦,可惜所有的景色只有一人欣赏,后来她以为有个人能和她一起看花开花落,直到死亡之时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骗局。

    花朵就像她的一生一般,看着光鲜亮丽,腐朽的时候却连容身之处都没有,零落成泥碾作灰尘,仅有的淡淡的香味,也都是苦涩的。

    连翘发觉蒋阮的目光有些深沉,不知在想写什么,表情却是悲哀而凉薄的,心中一惊,关心道:“姑娘?”

    蒋阮回过神来,摇头:“没事,走吧。”

    两人走走停停间,没留意身后茂密的丛林中,一人早已站了许久。

    那人一身湖绿色绸缎镶金边长袄,外罩一件八宝五彩璎珞马甲,天青皂靴,穿的满身富贵,目光紧紧盯着蒋阮的身影,满是痴迷。

    此人正是张兰家的小儿子,陈昭。

    陈昭平日里就喜欢在梨园底下睡大觉,今日也跟往常一般,冷不防听到有女子说话声音,于他来说无异于猫儿见了腥气的鱼,立刻就循声看过去,不想一看就愣了。

    蒋阮今日穿着与昨日一样,只白芷没有为她梳团子髻,将前面的头发的一小部分在后头挽了个芙蓉髻,剩下的随意披在肩上,显得年长了些,竟多了些美艳的味道。

    梨园中的梨花尚未开放,但枝头沉甸甸的积了一层积雪,仿佛绽开的梨花,然而她的皮肤比白雪还要白皙,脸庞比梨花还要皎洁,神情冷淡,眸光却似乎隔着丛丛树枝漫不经心的扫过来,如一汪清冽的泉水柔柔的漾过人的心头,勾的人心痒痒。她的声音隔得太远听不清楚,却能想象的到那清脆动人的音色,她微微仰起头看枝头上挂着的冰晶,露出的脖颈如天鹅一般优美透视之眼。

    陈昭吞了吞口水,目光落在远处蒋阮瘦削的身子上,棉袄太过宽大,掩饰了她窈窕的腰肢,虽说年纪不大,看起来到底是个小姑娘的身子,却有一种活色生香的灵动,仿佛成年女子的风情与小女孩的稚嫩全在她一人身上展现了,从前还未发现,大病一场后的蒋阮竟有如此丽质,实在是天生的尤物。

    这等的尤物,若是能为自己所有,夜夜与之疯狂,实在是人间美事。陈昭神色不定,不知想到什么,站在原地沉思。

    不远处的连翘也发现了陈昭的身影,脸色一沉:“姑娘,咱们还是早些回去吧,这园子里有不干净的人。仔细着别惹了麻烦上身。”

    蒋阮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弯了弯唇轻轻一笑:“好。”

    陈昭正怔怔的盯着蒋阮出神,冷不防看见小美人对自己展颜一笑,这笑容含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意味,竟不像一个小女孩该有的天真或是羞涩,只有一种淡淡的诱惑,像含着淡淡冷香的昙花,短暂清高,又含着夜色的妩媚。

    陈昭不由得痴了,直到蒋阮两人离开梨园,都没有从那一笑的惊艳中回过神来。

    这件事很快就被蒋阮和连翘抛在脑后,日子平静的过了三日,这三日里,每天蒋阮都在庄子上随意走走,偶尔也会遇上陈昭,出乎意料的是陈昭却比以往规矩的多,并不像从前苍蝇般的黏上来,连翘才放心许多。不过也有不省心的事情,就是眼看着交绣帕的日子快到了,蒋阮的绣帕却一方都还未绣。

    蒋阮落水后,张兰暂时没有提起绣帕的事情,只想着缓一缓再绣,前些日子陈芳故意提及,又使连翘和白芷犯了难。

    如今蒋阮身子还未大好,她们两人自然是不能让蒋阮做这件事的,只蒋阮自己不绣便罢了,还不许她们两人跟着绣。

    “姑娘,”连翘不赞同的看着倚窗看书的蒋阮:“眼看着就要交绣帕了,姑娘怎地还如此轻松?”

    “不必担心。”蒋阮翻了一页书。

    “怎么能不担心,”连翘苦着脸道:“若是交不上绣帕,那些人又该找理由苛刻姑娘的用度了。”

    蒋阮叹了口气,合上手中的书页。当初她刚来庄子上时带了三口箱子,一口是衣物器皿,一口是银子首饰,还有一口是书籍,这些都是娘亲留给她的东西,本以为带在身边有个念想,却是进了虎狼窝,张兰家的贪婪刻薄,明偷暗抢,最后剩下没被带走的,竟只有这一箱书籍了。

    “等不到发用度的日子,我们就该回府了。”蒋阮抚摸着书面封皮上的大字:“别担心。”

    连翘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只见白芷推开门走了进来:“姑娘,芳姑娘来了。”

    连翘一愣,白芷身后出现一个粉色身影,陈芳笑道:“小姐。”

    今日她穿着一件粉色绣蝴蝶棉夹袄,下身是一条同色系的小粉裙,脚踏红色小皮靴。头发梳了一个精致的流云髻,耳朵上是沉甸甸的金翅刻花耳坠子,头上插着一根珐琅金丝簪。

    连翘冷笑一声,看着陈芳的目光充满鄙夷。这一身从头到脚,全都是蒋阮的东西,也亏得她拉的下脸皮,堂而皇之的将这些东西戴在身上出现在主人面前,果然当得起强盗二字。

    蒋阮伸手支着下巴,淡淡一笑,强盗们有恃无恐,近些日子越发猖狂了,可是没有关系,既然是讨债的,吃了她的东西,总会一滴不剩的给她全部吐出来。

    ------题外话------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所以,交出收藏哇卡卡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