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一章 高分低能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从根本上来讲,虽然盖尔达与荷东来经过一夜长谈,但似乎两人的关系并没因此而进一步,与其说两人是一番长谈,倒不如说是盖尔达心情低落一时没忍住,把荷东来当做临时的情感发泄垃圾桶,向他倾述了心头的烦闷与痛苦。

    今日再见面的时候,盖尔达又恢复了待人冷漠的面孔,就算对荷东来也不例外,此刻,许广财点中了盖尔达,他嘴角只是微微一歪,便站起身来走出人列。

    “哇,有得一番恶斗了,咱们这群人当中,恐怕只有铁面大个儿能跟这个赵亮拼一阵了。”小白脸舔了舔嘴唇,表示很期待。

    经小白脸这么一说,其他同学也都来了兴致,对于这个谜一般的大个儿,他们可有太多的好奇,无奈这家伙看似冷若冰霜,又不好接近,要不然,他们肯定把他身上每一条疤的来历搞个清楚。

    荷东来望了盖尔达一眼,并不为他担心,就算这个赵亮拳脚功夫再厉害,可面对这位上过战场杀过匪徒的爷来说,根本没得比。

    “你的身体不错,有练过两手?”赵亮怀抱双手,似笑非笑的看着比他高半个头的盖尔达。

    盖尔达也没直接回话,只道:“试试就知道了。”说话间也解开迷彩军装的袖扣,将袖子挽至手肘处。

    许广财则是略有深意的一笑,然后道:“这次切磋旨在向同学们展示一下军人的自由搏击术,师兄,你可要手下留情,点到即止哦。”

    赵亮没搭理他,只是看着盖尔达,然后伸出右手,“你先来吧。”

    盖尔达也没客气,提拳就上。

    拳风袭来,可是赵亮身影却丝毫未动,硬生生的接了盖尔达这一拳,盖尔达这一拳打到赵亮的肚子,但却像是落到棉花上一样,使出去的力不仅没有因为碰撞物体而分散出来,反而全被棉花吸收反弹到自己这边,好在盖尔达准备充分,双腿一划,立刻跟赵亮拉开距离,也避过了反弹回来这一拳。

    这一击过后,赵亮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依旧停在原地等着盖尔达再次进攻,盖尔达也没有接着再出招,刚才那一拳他虽没尽全力,但至少也有七分力度,一般人挨了他这一拳,绝对会痛得当场捂肚子冷汗直冒,可这个赵亮不但没有伤到分毫,反而能将他的拳力给反弹出来。

    荷东来知道这是以柔克刚的打法,如果他没看错,赵亮这一招极有可能是根据太极拳演变而来,要对付这种柔招出招就一定不能强劲。盖尔达似乎也看出了赵亮的招式来头,再抬起一拳,不过这次却是少了一倍的力道,朝赵亮的面门打去。

    在这一拳离赵亮的面门只有一公分的时候,赵亮突然身子侧转,以自己的胳膊挡住盖尔达的拳头,然后盖尔达的拳便又如落在棉花上一样被弹了回来,不过这次赵亮并没任着盖尔达的拳力弹回去,则是立刻抓住他的拳头,身子一个逆转,反手一拳打中盖尔达的腹部,盖尔达顿时就觉得是被急速奔驰的汽车撞中了身体,尽管盖尔达已经当即沉住了下盘,可脚步还是慌忙的往后退了几步才停下,在地上也留下了一道强力摩擦过的痕迹。

    这一拳真是又狠又劲,盖尔达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疼得豆大的汗珠颗颗滚落。

    “嘶~~”

    围观的学生们都吸了一口气,他们能想象被赵亮那钢一般的拳头打中会有多疼,他们也没料到这个刚上台的黑师兄会真的出拳打大个儿,许广财不是说切磋嘛,怎么真的打人了呢?

    “哎呀师兄,你出招太猛了。”就算事先说好了是切磋,但毕竟打了学生,许广财必须要出来给个交代,当即就道:“这位同学,你没什么事吧?”

    盖尔达揉了揉被撞疼得腹部,吐了一口酸水,幸好早上只吃了七分饱,要不然刚才这一拳下来他铁定全吐了。

    “这位同学,如果你不行了就告诉我。”虽然摆出的是关切的话语,但赵亮却是很无礼貌的指着盖尔达问道。

    “我怎么看着这个赵亮是故意来找大个儿打架的,东子,你看出来没有?”几番对话交锋之后,林旭感觉到味不对。

    荷东来没有说话,专心的看着两人。

    盖尔达无表情的脸上慢慢露出笑容,在场众人都很难想象这个冷冰冰的大块头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但现在看来,这大块头笑起来不但不好看,还有点憨。

    “再来。”盖尔达握起拳头,端起了架势。

    “接招。”

    这次换赵亮先出手,三个大跨步冲到盖尔达面前,中间没有任何停顿的抬手就是一拳打向盖尔达的面门,盖尔达当即侧脸移步,可似乎他的躲避套路正在赵亮的计算当中,脑袋刚刚一偏,赵亮右手起掌就敲中盖尔达的后脑,砰的一声闷响,盖尔达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喂喂喂,搞什么?你出手这么重干什么?”这一招出来之后,不止林旭,就连刚才起哄最厉害的小白脸也看出不妥了,这黑师兄出手毫不知情重,根本不像是以切磋的方式在教学生自卫术。

    “拳脚无眼嘛,切磋起来有点肢体接触是难免的事,这位同学,如果你受不了可以提出来,免得说我欺负你。”赵亮摊了摊,一副无辜的样子,“现在的大学生还真娇气,不过是被拍了一下就又叫又闹的,果然是一群高分低能。”

    “你说谁高分低能?!”热血型的林旭总是冲在最前头,听到赵亮对他们的不屑立马就怒了。

    赵亮一哼,“谁问我说谁。”

    “你!”

    这句话把学生们的火彻底燎起来了,几十号大男生全都站了起来,愤怒的盯着赵亮,大有要痛扁赵亮的苗头。

    “干什么,干什么?想造反了?”

    关键的时候出现的,不是调停的,那就是添乱的,这边诡异的气氛很快引起了坦克一连其他士兵的注意,立马就有三个人跑了过来,很明显他们不是过来调停的。

    “发生什么事了?”过来的是三个一级士官,看他们跟许广财对话的样子,应该跟许广财是同级。

    “没事没事,我就是请赵师兄来给大家演示一下自由搏击而已。”白脸已经由赵亮唱了,许广财自然是要唱红脸了。

    其中一个一级士官听后望着学生不屑的道:“看你们这么激动,我以为是教官欺负你们让你们受委屈了,没想到是这么屁大点事。”

    另一个一级士官也是对这帮学生指指点点的道:“就你们这副鸟样也想学自由搏击?许教官,朽木不可雕这句话你没听过?”

    “你MD,你说谁是朽木?!”年轻人没几个不是暴脾气,大家都知道军训是到军营接受军事训练,不是过来受气的,这次林旭还没来得及站出来,就有两三个学生气不过的吼了起来。

    见有学生还嘴,那个指指点点的一级士官当即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到那个不服气的学生脸上,随后骂骂咧咧道:“在我的地盘你TMD还敢骂人,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一直没出声的第三个一级士官也朝那个被打的学生身上蹬了一脚,接着威胁道:“不服气是吧?不服气老子抽到你服气为止!”

    “混蛋!”

    出头的同学被揍,其他人全都屈辱的冲了上去,在岗上的士兵看到这边出了乱子,立刻赶过来将学生们拉开,有不少人还趁乱给了他们几拳几脚。

    “大家别激动,别激动,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想你们学一点自卫的技巧,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保护自己,可谁知道发生了这档子事,是我的失误,师兄,对不起了。”拉开冲突的双方之后,许广财立刻开始了“检讨”自己。

    对于学生的反抗,赵亮甚是不悦,“这里是纪律部队,不是你们的学校!你们既然是来这里接受训练的,一切就要听教官的安排!”

    “安排?你们这哪是安排我们?你们分明是在整我们!”人群中的林旭抗议道。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赵亮眉头一沉,同时双拳握紧,指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其实他没别的意思。”这时一个有着小麦肤色的阳光慢慢的由学生群里走了出来,“我们知道教官是为我们好,不过以赵教官你的身手,只是一对一的跟我们学生切磋,多少会有点欺负人的嫌疑。”

    “哦?那你的意思是?”赵亮对于这个小子的提议很感兴趣。

    “刚才你已经跟我的同学切磋了两招,那接下来就由我接替他跟赵教官你切磋下两招如何?”阳光少年正儿八经的提议道。

    对于这少年提出的建议,赵亮虽然有些意外,但有人硬是要往枪口上撞,你也不能阻止他不是,所以笑着道:“那自然可以。”

    许广财一副理解万岁的模样,颇为欣赏的拍了拍这阳光少年的肩膀,“小伙子,好样的!”

    阳光少年淡淡一笑,“这不正是你所期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