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章 切磋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荷东来跟林旭搭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到后半夜,直到整个仓库的人全都睡觉,两人也跟着闭了眼进入梦乡,虽然环境恶劣,又闷又湿,但困倦袭上头来了还是抵挡不了,吵嚷得最厉害的那几个也是入梦最快的那几个,直到东方被初升的太阳映出了一丝金边,部队里催战士起床的号角凄厉响起,他们才满头大汗的从梦中被无情扯起。

    卷帘门哗啦啦的拉开,一列战士已经精神抖擞的站在众人面前,督促着他们快速穿衣叠被理床铺,要求他们在十分钟之内迅速到坦克连外的空地上集合,只要有一个人未达标,整班人马全都会被罚站一天!大伙都是热血青年,重情重义的心自然是少不了,自己干了窝囊事,不能把别人也拉扯进来,于是都卯足了劲的整理,那些原本起床有眠一下习惯的人也都利索的从床上翻起,叠好被子之后,拿着洗漱的杯子毛巾到露天的洗漱位草草的梳洗一番之后,便蹭蹭蹭的就往规定集合的空地处跑出。

    十分钟后,坦克一连的所有人已经全数归位,无一人迟到,而此时在坦克连的空地上,已经有三队人马按规定站好,荷东来他们的一连位于最左边,中间的是坦克二连,右边的则是坦克三连。

    许广财昂首挺胸的站在一连面前,个头矮小的他在负责训练其他两连的教官面前就像个小不点,所以使得他尽全力挺直了脊背,只为能够在气势上胜过他们俩。

    稍息,立正,站好,做了简单的列队之后,许广财便带领着一连的众新生跑步赶往昨天开动员大会的操场,二连,三连的也随即跟上,林旭本来想在二连三连的新生里寻找一下是否有王磊他们的踪迹,可无奈眼都望穿了,都没寻到跟王磊他们相似的人。

    三连人马跑向操场,接在跑在前面的女生后面,林旭眼尖,一眼就从清一色绿军装的女兵里发现了与众不同的影子。

    “东子,那不是兰欣颖嘛。”荷东来跟林旭出来得比较早,两人都站在第一排。

    “是又如何。”荷东来专心致志的跑步,并没觉得有如何。

    “哇,我的冰山美人站在她的旁边。”林旭贪婪的舔了舔舌头,“冰山美人就是冰山美人,连穿军装都这么好看。”

    荷东来被林旭的这句话吸引得抬起头向前面望了一眼,果然透过人群看到顾云黛,只见她将一头长发束于军帽中,脸颊微红,伴随着小跑的步子一呼一吸的均匀呼吸,透着健康而灵动的气息。

    “咦,她脸怎么好像红红的?”林旭的目光一刻都舍不得从顾云黛脸上移开,在一个小转弯的时候,看清了顾云黛整个侧面。

    荷东来也跟着林旭看了过去,他本以为顾云黛微红的脸颊是因为运动之后血液上涌,可换个角度看起来,她的脸不像是运动过后的泛红,更像是被人打之后的样子。

    以顾云黛的脾气有人敢打她吗?难不成这部队里的教官已经嚣张到敢掴女学生耳光了?

    “哎呀,你看,兰欣颖的脸上也红红的。”林旭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

    荷东来循声望去,果然兰欣颖的脸颊也是微红,似乎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五指印,这是怎么回事?荷东来看了看兰欣颖跟顾云黛两人,难不成是这两人互相掌掴?

    “跑步的时候严禁交谈!”两人的交谈将许广财引了过来,他横着一对眉跑到荷东来跟林旭面前提醒道。

    以荷东来的设想,这许广财在昨晚被他跟盖尔达一顿痛殴之后,应该趁着训练之际利用教官之便大大发难才对,就冲着刚才他跟林旭的这一阵交谈,许广财完全可以立刻把他们两人拎出去,可令人意外的是,他不仅没有,反而过来提醒他们,这等忍辱负重,实在是太出乎荷东来的意料之外。

    “好的好的。”

    林旭慌不迭的点着头,不过眼神还是舍不得的再望了顾云黛一眼,一直无动于衷的顾云黛似乎感受到了他这饱含深情的一眼,在这个时候竟然回过头来,与林旭四目相接。这一接,让林旭瞬间感觉到有一股电流窜入了心窝,脸瞬间涨红,眼睛更是迅速移开。

    “怎么,你的脸也被打了?”警告完之后,许广财发现后面也有学生在窃窃私语便退过去提醒他们,荷东来回过头来看到林旭的窘样,便忍不住打趣道。

    林旭轻撞了荷东来一下,回头望了一眼,又道:“那个大个子又是一个人,怪可怜的。”

    荷东来也回头看了一下,只见盖尔达跑在一连的最后面,虽然形单影只,但鹤立鸡群的高度却是其他人无法仰望的,他跑在那里,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仿佛一连的教官并不是许广财,而应该是他才对。

    绕操场跑了五圈,各个连队便按照来时的秩序依次离开,在离开之前,林旭也没能再见上顾云黛一面,心里不免有些空荡荡的。

    跑完步,接下来便是吃早饭,早饭的地点依旧是昨天吃饭的食堂,就餐方式也同样是五人一盆,蹲着吃。早餐很简单,馒头加稀饭,馒头跟稀饭都是无限量,爱吃多少拿多少,这群人已经饿了一晚上,加上一起床就消耗了这么多的卡路里,现在大伙的状态跟饿绿了眼的蝗虫差不多,见到冒着热气的馒头整个人就差点扑上去了,双手齐上,能拣多少拣多少,拼了命的吃,毫不客气。

    “我什么时候沦落到连吃馒头都吃得这么开心的地步了?”与荷东来他们同一连的小白脸咬了一口馒头,委委屈屈的小声道,看上去真跟谁欺负了他似的。

    荷东来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贵公子,对于吃什么喝什么,他从来都不在意,馒头就着稀饭一下肚,顿时热乎乎的能量就冲向了四肢百骸,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而蹲在他身边闷声不响吃着的盖尔达则是更将想吃多少吃多少的原则贯彻始终,根据荷东来的目测加留意,从开饭到现在短短十五分钟,盖尔达一个人消灭了五十一个馒头,十七碗稀饭,战斗力之强,远远是其他人的三倍,难以想象这一顿早饭炊事班的师傅们要做多少个馒头,蒸多少屉出来才能填报这帮饿鬼的肚子。

    早饭过后,大队人马随着各自的教官去划分好的场地开始正式的军训练习,而训练的第一项,便是站军姿。

    这军姿一站就站了足足三个小时,当许广财一声解散令下,在一连参与军训的新生们都如释重负的就地而坐,有的甚至很没形象的直接呈大字躺在地上,三个小时一动不能动,体力再好的人都有些扛不住。

    “下面我们来点愉快的节目。”望着坐了一地的学生,许广财独望着盖尔达笑得很诡异。

    “什么节目?”听了许广财的话,众人都以为是歌舞助兴或许是大家一起玩点小游戏,在痛苦了三小时之后,也算可以放松一下了。

    在看到许广财那颇具意味的笑容时,荷东来就估摸着这小个子要开始反击了,同时心头也放平下来,这样做才符合人物个性嘛。

    只见许广财咧嘴一笑,“我知道不少同学对咱们军人的搏击术都很好奇,如果大伙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来一场学生教官自由搏击友谊赛,一来算是展示一下军方的格斗术,二来也能教大家一些临阵对敌的技巧,怎么样?”

    “哇!自由搏击!”

    男人对于武术的向往就如女人对于衣服的向往,永远无止尽,永远不觉够,许广财这话很明显说到了这群热血少年的头心上,也立刻引来了他们的回应,纷纷表示十分愿意,就连对许广财没有好印象的林旭,此时也无法抵挡格斗术带来的新鲜感。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咱们就开始吧。”接着许广财朝不远处喊了一声:“师兄,过来吧。”

    众人循声而望,只见一个身材魁梧,四肢发达,肌肉黝黑发亮的高个儿阔步踏来,他一脸严峻,一对四角眼冷冰冰的打量了一下坐着的学生,脸上写满了不屑。

    “这是我师兄名叫赵亮,是个搏击高手,今天就让他来跟大家切磋一下。”许广财笑着向大家介绍道,同时环视众人一圈,问道:“哪位同学愿意第一个出来练练手?”

    本来学生们都以为是跟这瘦小的许广财较量,就算打不赢也不会受伤,可现在对手从一个小个子变成一个铮铮壮汉,学生们立马打了退堂鼓,没一个敢上。

    荷东来坐在盖尔达的不远处,他们俩此刻都明白许广财玩这一幕的含义,如果他们没猜错的话,在无人主动迎战的情况下,许广财会从他们俩人中选一个出去跟这个赵亮师兄打。

    “既然大家都积极的谦让,那我就先擅自做主的点将了,这位同学,就你了,你先来跟我师兄切磋一下。”果不其然,在做尽铺垫之后,许广财的手指指向了那个他早计划好的位置,点中了坐在荷东来身边的盖尔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