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七章 第七个也是第一个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这突然冲出来的四人以大个儿为目标朝他迅速靠拢,根据速度以及架势来判断,他们四个绝对是来者不善。

    大个儿似乎也注意到这来势汹汹的四人,慢慢的停下脚步,待这四人靠近,只见其中一人二话不说飞起一脚就往大个儿身上踹去,也许是这招来得过快,大个儿一时愣是没反应过来,小腹正中这一脚,痛得弯下了腰。

    这一人打了头阵,随即,其余三人也都一股脑冲上去,大个儿因为被刚才那人踹了一脚腹部吃痛所以放缓脚步,身形顿了一顿,但仅仅只是这么个小动作,结果就形成了四人包抄围殴他一人的惨烈局面。

    这冲过来的四人像是与大个儿有着深仇怨恨一般,出手毫不留情,大个人在最初的一顿之后也很快的反应过来,立刻抡起拳头反击,以大个儿的身形力量,这四人自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就在他刚刚把四人放倒的时候,赫然又从操场附近冲出另一些人来,这一次冲过来的可不止四个那么少。

    后面又围上来近十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加上大个儿跑了四十几圈现在身体已是疲倦不堪,保得了前面护不住后面,护得到背面保不到正面,最终被抡倒在地,一顿狠辣的拳打脚踢,幸好他今晚没吃饭,否则再这么打下去饭菜都得被打出来。

    落在身上的拳头让大个儿痛红了眼,尽管被撂倒在地,但还是不断挣扎反抗,围殴他的那些人多少也吃了点亏,小腿上挨了大个儿几下重踢的,都是疼得龇牙咧嘴的。

    其实按照大个儿的身体比例以及身上所透出的杀气,应该是发生他一挑一大帮人,最后傲然依旧屹立于中央,只留下一地挣扎呻吟的手下败将的剧情,可无奈大个儿此刻已是体力透支,加上这帮人又是突然袭击,所以才杀得他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参加军训的学生在军营被打,那凶手要么是学生,要么就是军营里军人,大个儿自问自己没有跟同学结过仇怨,那这会报复他的只会是军营里的人,而今天他又只跟许广财有过口角,那这些过来打他的人八成跟许广财脱离不了干系。

    “许矮子,我操你大爷的!”

    许广财觉得再没有比现在更爽的时候了,今天大个儿当着学生的面让他下不来台,虽然事后他对大个儿做出了惩罚,但心头总有一口气咽不下去,所以便从自己排里叫了几个人过来,准备给这个不把他们军人放眼里的狂傲家伙一点教训。

    军训的时候,被教官欺负过的学生不在少数,而有些部队里更是军军相护,上头的明明看到教官在欺负学生,不但不警告处罚,反而跟教官狼狈为奸,伙着一起欺负学生,所以就算现在有人路过,看到这边有人在殴打学生,只要不闹出人命,都不会有人声张。

    说不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态心理,或许是欺负相比他们算是无缚鸡之力的学生比较有快感,许广财看到大个儿被群殴,心头如电流滋滋通过,爽翻了天,原本退后到出手这帮人身后的他也找了个机会冲上去,极有高手姿态的落脚,出脚那叫一个刁钻,站姿那叫一个华丽飘逸,顿时惹来他手下的喝彩声,无疑给先天不良很少有机会表现伟岸一面的许广财下了一剂最猛烈的兴奋剂,不过瘾的他更是直接用穿着军用皮靴的脚往正惨被围殴的大个儿头上踢去。

    一脚之后,在人墙里挣扎的那个家伙动作明显慢了下来,许广财在踢完这一脚之后也是浑身舒坦。

    “小心!”

    得意洋洋的许广财听到一声急促提醒,刚回神,腹部便传来一阵刻骨铭心的刺痛。

    砰。

    许广财直接被突然飞来的一腿踹中腹部,反跌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至于这一脚的力道有多重,稳度有多准,只有内行才知道。

    刚才出声提醒许广财的一个士兵立即发飙,只是在许广财被踢飞的瞬间,这个突然出手的狠毒角色手中早就操着一块板砖砸了过去,顿时就在那个士兵头上开成两半,论视觉效果,绝对比单掌劈砖更具冲击性,简直可以媲美武侠电影里的经典镜头,踢腿和砸人几乎是一个连贯动作,干净利索的毫不拖泥带水。

    一出手就直接放倒两人,众人终于发现这么一号猛人的存在,一张少年气质的平静脸孔,却透着令人凉到骨子里的寒意,穿着一身劣质迷彩军训服站在人群里,却比穿着正统军装的军人还要有势。

    荷东来不是许广财这种小人,连着干翻对方两个,也没有想要耀武扬威的意图,从气势上也就占尽了上风,扫了一圈周围正发愣的士兵,其中的阴冷含义恐怕只有这群士兵自己才可以品尝。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打架讲究的也是这么个道理,一旦打得顺手,再胆小的老鼠也能跳起老高咬人。显然在场的这十条士兵也被荷东来的架势震住了,傻呆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这突然出现的猛人身上,不再去理已被打得爬不起来的大个儿。

    这些士兵都是许广财手下的兵,听到有学生侮辱他们坦克连的人,也不管是不是指名道姓的骂了自己,就挽起袖子要过来找晦气,国人就是有这么个特色,易暴易怒,通常被火苗一引,就能燃起熊熊烈火,争着吼着要找回自己丢失的尊严,其实被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

    好歹是在军营里摸爬滚打混出来的,这群许广财手底下的兵扁起人来是一点都不含糊,他们认出荷东来的衣着,了解他也是本次过来参加军训的学生,便放心大胆了起来,学生代表的只是学校,而部队代表的却是国家,就算学校跟部队真的冲突起来,报上去了,上头也是会首先考虑维护部队的形象,充其量给这些斗殴闹事的士兵们记个过,处点罚,在里面好好讨好上级几年也就一笔勾销了,不过那个学生可就倒霉了,一平头百姓,跟官员都斗不了,何况还是最敏感的军队系统,这些士兵正是充分的了解各种利害关系,所以才会如此恃无恐的欺负学生。

    勾脚,侧摔,过肩甩,近战系统里,CQC绝对是最实用的格斗技能,在一对十的混战中,荷东来倒是没有太多出彩的镜头,只见一群人围上去,然后被打散开来,倒地几个,接着剩下的再一起围上去,再被打散,再倒地几个,一个接着一个上来,出手的频率也自然快得多,所以也就忽略了其中的摆架势动作,只要打出了成果便是成功的攻防。

    直到十个人全被摔翻在地,荷东来才以一个漂亮的左勾拳做了结束动作,胸口剧烈起伏,这一仗下来,他的体力消耗也是相当巨大。

    走到躺在地上的大个儿身边,荷东来伸出一只手把他拉坐了起来,可这大块头刚一坐起来,就冲着荷东来问了句:“有吃的吗?”

    饶是荷东来都很难想象这个家伙被群殴之后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不放心的蹲下去问道:“你没事?”

    大个儿抹了一把从被许广财踢出的伤口里流出的鲜血,摇了摇头。

    “真没问题?”荷东来不确定的又问道。

    大个儿点点头,还不忘腾出一只手整了整皱巴巴的迷彩军训服,这个时候荷东来终于确定福大命大一身伤疤都死不了的家伙是真没事情。

    荷东来在荷包里掏了掏,拿出两个瘪得不行的干馒头,递给大个儿,“喏,就俩馒头,丑是丑了点,将就能吃,吃完了咱回去,我那有瓶红花油,给你擦擦。”这俩馒头是晚上吃饭时,荷东来多拿的,也是专门给这大个儿拿的,后来说要来看他,其实也就是给他送馒头来的,哪知道这过来一看,不光是解了他的馋,还救了他的命。

    “叼你老母!”在两人说话的间隙,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许广财挣扎着爬起身来,人全都被打趴下了,他现在可没胆子敢跟荷东来再来一场对决,只得以本土方言的辱骂来发泄心头的不甘。

    这恐怕是许广财教官生涯里最窝囊的一次,教训学生不成,还被学生一顿扁,这要是传出去了,铁定会被部队里其他连的人笑掉大牙,如果他早知道会是这么个后果,他今晚绝对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荷东来瞥了许广财一眼,淡淡的扔下一句“等通知吧”,然后扶起啃完馒头嘴上还留了一嘴白面渣滓的大个儿,离开了操场。

    两人进了坦克一连的区域,现在还没到就寝时间,所以并不急着回仓库去休息,而是在仓库外的空地上并排坐下,这一路走来大个儿都是歪歪扭扭的,荷东来不禁笑道:“看你身上那么多伤痕,我还以为你真练了金钟罩铁布衫呢。”

    “我要会那些玩意,早写书里去了。”大个儿破天荒的露出笑容,一改之前的凶神恶煞,竟然透出了些憨厚。

    荷东来望着月亮,没有说话。

    “来点?”大个儿拿了一个鼻烟壶,在荷东来面前晃了晃。

    见荷东来没有拒绝,大个儿打开鼻烟壶在荷东来的食指跟大拇指上抖了点,“这是号好东西,你可别瞧不上,我是个藏人,在我们那里,只有兄弟之间才有共享鼻烟的习惯,我这前半辈子,只跟六个人分享过,可惜那六个都死了,你是第七个,但也是现在的第一个。”说着,大个儿也在自己的食指跟拇指上抖了抖,然后放到鼻孔处用力一吸,“我一辈子不习惯说谢谢和对不起,今天的事情记在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