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六章 阴人不亮招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尽管心头一直有个声音在不断的提醒自己,许广财你不能怵,不能怵!可在这一脸凶相,浑身伤疤的大个儿的面前,许广财还是怵了,他甚至觉得自己本就不高的个子越发的矮了一截,跟大个儿比起来,差距更大了。

    其他新生们自然是对大个儿崇拜有加,00年,正是香港电影《古惑仔》大行其道之时,几乎这个时期的所有男生都把电影中的主人公陈浩南当做偶像,也梦想着自己有那么一天,能赤裸着上身纹着蛟龙,能手拿着西瓜刀砍着叛徒,能带着小弟杀着仇家的小弟抢着仇家的地盘,更能跟着同生共死的兄弟在天幕下畅饮扎啤指点江山,在男孩的心中,这才是真正惬意的生活,这才是真正灿烂的岁月,这才是如假包换的烈火青春。

    艺术虽然是来源于生活,但也是夸大于生活,这样快意恩仇的情节,那自然也只有戏剧色彩浓重的影视作品里才有,男孩们虽然知道这一事实,但内心都还依旧烧着一把熊熊的烈火,执着的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也能纵横江湖叱咤天下。

    而现在,半赤裸着上半身的大个儿似乎让这些男孩看到了希望,那一条条曾经使他皮开肉绽的伤痕激发出男孩们心中最原始的争斗欲望,这些伤口像是导火索一般,点燃了男孩们心头本来存在的激情之火。

    见许广财已有些发懵,大个儿也不愿意再拿自己身上的伤口说事,便将左臂穿进了袖子里,慢慢的扣好扣子,然后整整军装,如笔直的标杆一般杵在那里。

    从气势上,大个儿为新生扳回一局,可现在毕竟是在许广财他们的地盘上,按理来说,许广财是占有优势的,而在大个儿的撑腰之下,刚才被许广财唬得一愣愣的新生们开始陆续回过神来,也因为大个儿那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口,使得他们对这个看上去小个子小脑袋的教官越发的看不上眼,认为他不过就是在军营里每天按时行军操,进行军事训练,然后根本没有上过战场,玩过实战的理论人士,他们虽然也只是学了十多年的理论知识,但好歹还上过高考这残酷的战场,从几十万名考生的人潮里突出重围,挤上了中华大学这座独木桥,这足以证明他们个个都是身怀绝技,这个小个子教官凭什么看不起他们?

    许广财已经感觉到这一众新生投来的蔑视目光,脸色变得铁青铁青的,如果一开始就被这群学生先来了个下马威,那后面这十五天里,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训练他们?当即调整情绪,沉着声道:“混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讽刺教官吗?在讽刺人民解放军吗?你觉得你那一身丑陋的伤疤是你骄傲的资本?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你年少无知时行差踏错的证据!你拿这样得来的伤痕跟在枪林弹雨里出入的解放军来比较,你不仅侮辱了人民解放军,更是侮辱了我们国家!我命令你立刻出列,绕着操场跑五十个圈,马上执行!”

    荷东来虽不知道大个儿这身可怖的伤是怎么得来的,但是在看到大个儿听到许广财说他这身伤不过是他行差踏错的证据时的愤怒神色,便知道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只是五十圈吗?那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共和国军人!”大个儿摘下帽子别在军装扣上,露出一头精干的板寸。

    嘟~~嘟~~~嘟~~~~嘟~~~~~

    尖锐刺耳的召集令响彻军营,许广财立刻让所有新生前往操场集合,同时也不忘提醒大个儿在大会之后留在操场跑完五十圈才能离开,跑不完不放饭。

    动员大会在63960部队的大操场上举行,面积很大,趁着大会开始之前的空档,荷东来大概目测了一下,这一圈下来估计有一千米,那大个儿五十圈跑下来就是五万米,这个许广财还真是阴人不亮招。因为个儿最高,所以许广财让大个儿一个人站在一连新生最后一排,意图很明显,就是不想这个嚣张的家伙影响到其他学生接受他的统治。

    大会的内容很简单,跟学校的动员大会差不多,不过在这里主角换成了部队的各领导,63960的易团长代表部队欢迎学生们的到来,并希望大家在接下来的半个月的军训生活里,能学到一些有用的精神,至于中华学校,则委派了纪委书记景中道随行驻扎在部队,希望能在此与学生们共同进退,也希望学生们能够安心在这里军训。

    部队里规矩严明,易团长也做了一些解说,希望大家能积极配合,这点不需要易团长说,荷东来也看得出来,男生跟女生虽然都是在操场上开动员大会,但是教官们却要求男生与女生背对而站,在大会的过程中,决不可回头偷看,否则便按照军规处罚,这已经是荷东来第二次在军营中军训,军营里的那丁点猫腻,他也早已感受过,所以便觉还可忍受,可第一次参加军训的林旭却忍不住的发起了牢骚,小声嘀咕着他已经隐约感觉到这里是座变态的囚禁所了。

    从介绍部队环境,到赞美部队建设,易团长拿着厚厚的一沓讲稿肆意挥洒着热情,根本不顾在下面已站得腿脚发麻的学生们,有几个学生因为腿麻了想微微动一下,可站在旁边的教官抬起就是一脚,毫不留情。

    于是,在近两个小时的唠叨与折磨之下,不少原本是怀着兴致勃勃心情过来参加军训的新生们已经有了他们其实是过来受折磨的觉悟,在易团长的一句“大家先回军营休息,六点准时开饭”之后,他们也不敢擅自行动,直到得到教官的应允之后,才一列一列的按秩离开。

    回到仓库之后,大家发现大个儿并没有随他们一道回来,才知道许广财说的话真的是要兑现,趁着许广财还没过来,林旭老大不悦的道:“这军营里都是些什么人呐?”

    刚才发过牢骚的小白脸摇了摇头,一副认命的样子道:“刚才我还那么对他,看来以后有的是苦日子过了。”

    另一个看起来就有些身份的人却不屑一顾的道:“不就是个军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想堵住那家伙的嘴,咱们就得拿出实力来!”说着就要往外面走。

    “喂,你去哪儿?”小白脸追问道。

    身份人又是一脸不屑道:“我才不想在这里受苦呢,我这就打电话给我爸,让他开车接我回去。”

    可第二步还没跨出去,许广财便阴测测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打电话?打什么电话?在部队里打电话必须申请,得到批准之后才可以去打电话,否则,就是违反军纪,要受到严厉处分!”

    刚才还摆出与他人不同模样的身份人在听了许广财的话后也萎了,乖乖的收回了脚步,提都不再提打电话的事。

    “我提醒你们,身上带有手机的人立马给我交出来,否则,同样是违反军纪!”大个儿不在,这群新生就如没了主心骨一样,许广财爱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果然,在许广财这句威胁之后,几个带着手机的学生都毫不犹豫的将手机交到了许广财的手里,不过,这些人当中却没有荷东来。

    看到学生的配合,许广财满意一笑,觉得自己是长脸了,被大个儿影响的阴霾心情也一扫而光,喝了声:“好了,每两人一排,列队去食堂用餐!”

    部队里有几个食堂,在三个坦克连训练的新生都在附近的第五食堂用餐。在走到食堂门口时,许广财命令所有人吃饭时不可以大声喧哗,不能浪费粮食,吃完之后必须洗干净自己的餐盘,说完之后,只放了三十个人进去,等到这三十人吃饭出来,后面那三十人接着才进去。

    食堂外面的小平坝里,摆着八个脸盆,每五个人共享一个脸盆,蹲在脸盆周围吃,不少学生蹲下去看到脸盆里的吃的就差点吐了,什么炒白菜,西红柿炒鸡蛋,水煮南瓜全混在一起,而且很明显是被人翻过的,黄色的鸡蛋基本已经没了影,这样一盆大杂烩泡在一起,任谁看上去都不会有食欲,若不是林旭中午吃得少,现在正饿得慌,恐怕也是胃液翻腾吃不下,在他看到荷东来跟个没事人一样吃得还算是津津有味,更是无语。

    吃完饭之后,在许广财的带领下,一连的新生回到了仓库,因为是刚到军营,上头的意思是让这些学生先适应一下,所以今天晚上是自由活动时间,不过前提是除了上厕所,任何人都不得离开仓库半步。

    四面墙的仓库没有窗户,入夜了之后热得跟蒸笼一样,加上这里位处郊区,苍蝇蚊子泛滥,仓库里没有任何通电设备,呆在仓库里的学生们简直是痛苦难当,拍蚊声,呻吟声不绝于耳,大家都担心着,才第一天就这么痛苦,接下来还有十四天可怎么过?

    还好今晚有月亮,否则大家都变成睁眼瞎了,转眼已经过去四个小时,大个儿还是没回来,荷东来不禁有些为他担心了。

    “林旭,我出去上个厕所。”荷东来给林旭说了一声,准备去操场看看大个儿。

    可林旭早发现到荷东来一直注意大个儿的床,便点了点头,也道:“这里呆着也闷得慌,我跟你一起看看,哦不,一起去放个水。”

    两人心照不宣的默契一笑,一起走了出去。

    一连外的守卫自然不准荷东来跟林旭同时出去,只放了荷东来一个人出去,部队里的厕所都单独在外面,所以要上厕所必须走一段路,守卫自然没那个耐性,大概给荷东来指了个方向,让他自己找路去,不过这对荷东来没半分影响,因为他本来就不打算去厕所,他只是要借这个机会去操场看看大个儿是不是还在。

    一连到操场不算太远,可荷东来还是走得很小心,有几次遇到守夜的小兵,问他大晚上的去哪里溜达,他只得说是出来找厕所迷了路。

    终于走到了操场,荷东来老远就看到一个正在跑动的高大身影,想都不用想便知道那就是大个儿,荷东来正准备上前去,可是脚还没迈几步,就看到旁边突然跑出了四个人,向大个儿慢慢的围了过去。

    **************

    今晚抽风了,我从八点半一直登到现在才进到后台,更新晚了,诸位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