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帮忙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文前语:终于出差归来,小雨很悲剧,峨眉山海拔四千多米,上山之后我就感冒了,住的地方也只有电视没有宽带,搞得我这三天一边头痛,一边工作,还不能更新!好痛苦!因为没有更新,太子爷的成绩也相当悲观。现在小雨回来了,大家给点力吧,小雨要冲榜冲榜冲榜冲榜!!!!!

    **************************

    荷东来循声望去,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神采奕奕的站在大门口。

    老人一身戎装,肩章上显着两星一花,不用说,也知道他就是荷家大哥荷国栋了。

    “大伯,你回来了。”看到荷国栋出现,所有人都起了身,荷东来更是卖乖得彻底,直接跑过去搀着荷国栋。

    荷国栋已近花甲之年,精神还算好,看到荷东来却笑得脸上的皱纹都皱在一起,可见他是有多喜欢这个侄儿。

    “咦?四弟呢?”孙碧芸也跟着走上去,发现荷国栋身后并没人跟着。

    “哼!他就知道工作。”荷国栋不满的抱怨道:“儿子回国这么大一件事,他竟然跑去出差,简直是岂有此理!”

    “大伯,别生气,过来坐。”荷东来搀着荷国栋走到客厅,两人相对着坐着。

    荷国栋非常高兴,看着荷东来那眼睛都舍不得移开,搞得荷东来觉得这不是他大伯,而应该是他爷爷。

    “东东,怎么着,带妞回来了没?”这是荷国栋坐下问的第一句话。

    汗,这老头说话真够直的。

    孙碧芸白了荷国栋一眼,“你这老家伙,为老不尊呐你。东东才多大,你就捣鼓着他找媳妇了?”

    罗亦凡也接嘴道:“是啊是啊,东东还小,可不能那么早就找女朋友。”

    荷国栋皱起眉头,气咻咻的骂道:“你们这些没见识的娘们,什么年纪小?我在东子这个年纪的时候不是早跟你勾搭上,生了英子了吗?早什么早?”

    “你这老头子,没见有小辈在,说话这么直接干啥?”荷国栋一席话让孙碧芸的老脸有些挂不住,握着老拳捶了他一下,反倒把荷国栋打得哈哈大笑。

    荷东来也跟着笑了起来,荷国栋口中的英子本名荷英英,是荷国栋的长女,也是余安潮的妈妈。

    荷英英是荷东来的大堂姐,虽然跟荷东来是同辈,但年纪却比荷国柱还要大十几岁。说来这也是荷平川的问题,荷平川生前育有三子一女,长子荷国栋,次子荷国梁,三女荷香莲,四子荷国柱。偏偏这四个孩子生得很是稀疏,当年荷国栋都已经三十岁了,荷国柱才出生,而那个时候荷英英也已经十二岁了。所以这也直接导致了荷东来这一辈的几个孩子岁数相差甚大,不仅要被一群大过自己的女孩叫叔叔,还要管一个比自己老爸年纪还大的女人叫姐。

    “英子姐姐还好吧?”荷东来很识礼的将手中的苹果切成小块,用牙签插着亲自递到了荷国栋手里。

    荷国栋接着荷东来递来的苹果就往嘴里送,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道:“还好还好,听说下个月要回来,到时候你们姐弟俩好好聚聚。”

    “好嘞,小东子领命。”

    荷东来的回答把全家人逗得笑了一阵,正准备再聊,保姆便知会着午饭已经做好了,大家伙便都上了饭桌。

    “东子,大伯把最爱的鸡腿给你吃。”刚一上桌子,荷国栋就大方的夹着鸡腿放到荷东来的碗里。

    “什么你最爱吃的鸡腿?医生可是说了,你可不能再这么大鱼大肉的吃了,小心你的血压。老老实实喝你的鱼汤。”孙碧芸佯装生气的把一碗白花花的鱼汤放到荷国栋面前,监督着他喝光。

    荷国栋一脸委屈,端起鱼汤,叹着气道:“唉,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我这败家媳妇啥事都得听我的。没想到虎落平阳被犬欺……”

    “你说谁是犬呢?”孙碧芸立刻就怒了,红着一张脸轻拍着桌子。

    荷国栋立刻瞥着两道眉,可怜兮兮的道:“娘子请息怒哇。”

    “哈哈哈。”桌上的人又被他们逗得笑了起来。

    人到老,变活宝。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荷东来看着荷国栋跟孙碧芸相濡以沫,白头到老到现在,心里升起无限羡慕。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找到一个能够相濡以沫终身的伴侣。

    开过玩笑之后,荷国栋骤然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问道:“东子,这次回来怎么安排的?”

    荷东来道:“我准备在京北读大学。”

    “我听说,你在英国不是被牛津大学录取了吗?为什么还回京北来读书呢?”罗亦凡不解问道。

    余安潮也道:“是啊是啊,牛津大学那么好,你干嘛要回来呢?”

    “好好好,好什么好?”谁知余安潮这话却让荷国栋很不高兴。

    “再好有个屁用,再好还不是外国人的玩意,哪里有我们自家地盘的东西好?我很支持东子的决定,回京北来读书!我就不信堂堂的中华大学还培养不了我们荷家的人!”

    一接嘴就被训,余安潮有些尴尬,红着一张脸,不断说着“是,是。”

    中华大学,全国排名第一的高等学府,也是荷东来回国的首选学府。

    “大伯说得对!在外国人的地盘,不管我们活得再好,学得再好,最后也只有给外国人打工。倒不如回来,为自己的国家尽点绵薄之力。”荷东来顺着荷国栋的话说道。

    “啪!”

    荷国栋重重的拍桌,“好!不愧是我荷家的好儿郎!如果现在这些年轻人都有东子你这样的觉悟,国家何愁不富强?”

    荷东来谦虚一笑,“大伯,你谬赞了。”

    孙碧芸见这爷俩一唱一和的搞得跟唱大戏一样,立刻叉着腰站起来,“我警告你们爷俩啊,要是二十分钟之内给我吃不完这餐饭,小心我收拾你们俩!”

    “是,是!”

    原本还处于亢奋状态的荷国栋在孙碧芸的这句话下立马偃旗息鼓,抱着鱼汤咕噜咕噜的喝起来。而荷东来也立刻埋头狠扒了两口饭,爷俩的举动看得罗亦凡跟孙碧芸笑得都直不起腰来。

    “大伯,我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碗里的饭瞬间被消灭了干净,刚才顺了荷国栋那么久的意,荷东来也开始把预谋已久的事说出来。

    荷国栋拿着空碗在孙碧芸面前现了现,示意吃完了,得到孙碧芸点头批准,才接嘴道:“说,有啥事就说。跟你大伯我客什么气。”

    “我有三个朋友,我想请你帮忙把他们安插到中华大学去。”荷东来说得很小心,虽然荷家人很疼自己,但是这件事听上去毕竟有点像是个无稽之谈。

    听到荷东来的请求,荷国栋身子坐正,问道:“为什么?”

    “这三个朋友对我有救命之恩,若不是他们的话,我可能就没办法回京北来看大伯你了。”荷东来做出黯然伤神的样子,开始“杜撰”了一段在异国遇难,被三个好心的学生营救的的悲情往事。

    “他们三个今年都报考了中华大学,不过由于他们是非京北地区学生,调档线比京北地区的学生要高出二十分!因为地域原因而与理想的学府失之交臂,这多可惜!他们有恩于我,我理应报恩不是?”荷东来说得很小心,慢慢的观察着荷国栋的脸色。

    “啪!”

    又是一声拍桌子声,荷国栋皱着眉头站起身子,眼睛里射出炯炯亮光,“太伟大了,竟然舍生忘死的救我的东子!别说是进中华大学,就是牛津大学,我也拼了命的让他们进去!”

    孙碧芸白了荷国栋一眼,“你不是说祖国的好儿女不能往外跑嘛。”

    荷国栋嘿嘿的笑了两声,“此一时彼一时嘛,这是报恩来着。”

    荷芹芹也戚戚道:“这三个学生太好了,是祖国的栋梁,去中华大学实至名归的。”

    “放心,你这个忙我帮了。我好歹也是中华大学的名誉教授,安插几个学生,而且还是好学生进去,小意思。”荷国栋跟个小孩子一样,得意洋洋起来。

    荷东来要安插的这三个所谓救过他命的朋友,自然是那三个对他很重要的人,林旭,罗詹士以及兰欣颖。

    当年荷东来前往京北求学,进的不过是个信息技术学院这样的二流学院。在这个学院里,他遇到了两个好兄弟,认识了兰欣颖。现在他发迹了,自然不会忘记提携他们。而兰欣颖,荷东来下定决心要报复,自然也要把他安插到同样的学校里。

    事实上,当年罗詹士确确实实是报考了中华大学,也确确实实是因为地域原因导致他最终没有考上,最终才接受调剂到了京北信息工程学院。

    “我想请你调查一个名叫何东的人,他是这一届京北信息工程学院计算机系三班的学生。”荷东来又道。

    荷东来口中的这个何东,正是他自己。

    十年前,何东考入了京北的信息工程学院,也正是这一年,自己的父亲因为晚期肝癌去世,这个时候的何东正是最低潮的时候。而当年的何东现在成了荷东来,那现在的何东又是谁呢?

    荷国栋点点头,“没问题,明天我就派人去查查。这孩子也对你有恩吗?”

    荷东来笑了笑:“虽不是恩人关系,但是他对我来说却很重要。大伯,我还有一件事想让你帮忙。”

    荷国栋大手一挥,“说,有多少大伯帮多少。”

    “我想对付一个人,这个人跟我有过节。他抢了我的女朋友,又把我的朋友弄进了监狱,我绝对不能放过他!”说这话时,荷东来双手捏成了拳头,对汪子雨的恨意肆无忌惮的发泄出来。

    荷国栋,罗亦凡等人见荷东来突然气成这样子,也跟着重视起来,他们了解荷东来的为人,虽然是官家子弟,但因为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他们相信荷东来是不会在外面惹是生非的。于是紧张问道:“是谁敢不把我们荷家的人放在眼里?!你说,说了我立马采取行动!”

    “就是汪子雨。”荷东来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汪子雨?荷国栋一愣,随即问道:“是汪德涵那老头的孙子汪子雨?”

    荷东来点点头,“就是他!”

    荷国栋沉默了,孙碧芸,罗亦凡包括荷芹芹都没有出声。

    “汪子雨?就是那个新星艺术公司的老板?”余安潮对汪子雨这个名字似乎有所耳闻。

    “哦,我听说过他,他好像目前正跟当红影星姜薇仪拍拖呢,前不久狗仔队还拍到他们去酒店开房。”宁平选也接嘴道:“听说他爸跟江海市长有关系。”

    尽管余安潮跟宁平选在一旁喋喋不休,但荷国栋依旧皱着眉没有出声。

    荷东来看到大家为难的表情,很是意外。按照荷家在当今社会的身份地位,别说区区一个汪子雨,就算是把整个京城四少连锅端都绝对没问题。可是现在他们的表情,分明告诉荷东来,这个汪子雨,不能动。

    “你动谁都可以,这个汪子雨绝对不能动!”沉默之后,荷国栋说出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