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五章 真汉子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63960部队的坦克一连,这里便是荷东来他们本次军训所属的队伍,与他一齐的还有另外五十九名新生。

    分派部队的时候,是把学生打散了分配,车子进入了部队操场之后,几列教官已经站在那里恭候多时,然后等到学生下车,便开始各自挑选各自看得顺眼的进入到自己身后的队伍里,荷东来就是这样被归入了坦克一连,而一直与他兄弟情深的林旭,在看到荷东来被抓进了坦克一连之后,也是主动投入了坦克一连的阵营。

    军训时,男生女生是分开了训练,这里共有六十名男生在坦克一连接受军训,他们将在这里度过他们这一生最有意义的模拟军旅生涯。

    一连里计算机系的新生不多,加上林旭跟荷东来也只有寥寥几个人,剩下的都是来自其他专业,负责训练他们的教官是一个瘦瘦黑黑的小个子,据他自我介绍,他是坦克一连三排排长许广财,东广人。

    “现在你们先安顿一下,一会在操场会有动员大会。”一双大眼睛被许广财黝黑的皮肤衬托得闪闪发亮。

    “安顿?在这里怎么安顿?不是应该去宿舍吗?”一个留着规整发型,小白脸模样的男生疑惑问道。

    许广财瞥了这个小白脸,看他白白嫩嫩的皮肤,就知道是从没受过苦的娃,跟自己在军营里洒热血的生活比起来,简直就可以说是废材。

    “这里就是你们的宿舍,在坦克一连军训的十五天你们全部都住在这里。”许广财的普通话里有很浓重的东广话口音,听起来像是咬到自己的舌头一样。

    “啊?”

    听到许广财的话,不少男生都喧哗起来。

    这是一间黑漆漆的仓库,汽油味,油漆味充斥其中,天花板上没吊灯,角落旮旯里没水管,只有四面墙,无任何陈设,地面更是污浊不堪,好些地方浸出大片大片的油迹,有好些地方水泥地块大片大片的脱落,坑坑洼洼,惨不忍睹。

    在中华大学读书的,少不了的大富子弟,更少不了的小康家庭,不少人都是自小无风无浪的平坦走来,在家里不是被姥姥姥爷捧在手心,就是被爸爸妈妈含在嘴里,睡地板这种事,他们可是想都没有想过,现在被告知要睡地板,还要睡在这么污浊的地板上,不少人都委屈得埋怨起来,甚至有人委屈得连鼻头都红了。

    “哼哼什么哼哼?!有地方给你们睡算是不错了!这里原本是停放坦克的,为了给你们腾出个能睡觉的地方,我们只有把坦克停到外面去,咱们是坦克一连,是出了名的爱坦克如命的连队!为了你们,我们只能把我们最爱的坦克开出去接受风吹雨淋,你们凭什么挑剔?!凭什么?”许广财人看起来瘦瘦小小,但皱起眉发起脾气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处处都透着军人的威严。

    被许广财这么一吼,刚才还牢骚满腹的男生不少都乖乖的闭了嘴,可少数几个明显养尊处优惯了,做起事来又有恃无恐的人却不以为然的发出嗤笑声,当即就气得许广财黑了脸。

    啪!一床裹成一团的棕垫床单被人随意的扔在墙角,这六十名新生中个子最高,体型最壮的男生站了出来。

    “不就是睡地板嘛,大老爷们有什么可担心的,又不是娘们,难不成还怕蜘蛛蟑螂不成?”大个儿走到墙角,将裹成一团的棕垫床单铺开,率先铺好地铺。

    在大个儿的带领下,不少男生也开始选位置把铺床垫,也许是惧于大个儿那令人畏惧的气势跟体型,没有人愿意挨着大个儿睡,最近的那一个都在大个儿的旁边空出了一个床位。

    许广财并没有因为这群学生愿意铺床而改变对他们的看法,心头依旧记恨着刚才那声嗤笑声:“你们来这里,不是来享乐的,是来这里体验军人生活的!你们知道要接受怎么的洗礼才能成为一名共和国的军人?就你们这懒懒散散的德性,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是中华大学的学生要军训,你们这一辈子也没有资格踏入军营!别说没资格了,你们根本不配!不配!”

    “你说够了没有?”在许广财的话还没有引起群愤之前,铺好床的大个儿已经霍的起身,大步跨到他面前,瘦瘦小小的许广财在身高一米九的大个儿面前完全不值一晒。

    大个儿如一座小山般朝许广财压下来,当即就让许广财小腿肉抖了三抖,可照他说的,在共和国的军营里训练过的那都是爷们,爷们就是谁都不怵的狠角色,所以就算是面对身高体型素质比自己高几倍的猛人,许广财也告诉自己不能怵!

    虎背熊腰的大个儿偏偏长了一双细长的老鼠眼,不过这也不影响他借助自己的先天优势发挥气势,从小眼睛里透出淡淡的不屑之色,大个儿上下打量了许广财一番,嗤之以鼻道:“就你这副**样,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共和国的军人?!”

    “小子,你什么意思?”侮辱自己尚且能忍,可连自己一直赖以自豪的军人身份都一并侮辱了,这是许广财绝对不能忍的!

    许广财初中毕业之后便进了军队,在军营中摸爬滚打了几年好不容易混到了一个排长的位置,也许是因为学历低,使得他本能的就以自己的军人身份鄙视那些只有成绩娇娇兵,老实说,在这群来自全国最高学府的大学生面前,许广财的心里是很自卑的,所以他只得在心中不断的否认这群大学生的能力,拼命抬高自己军人的身份,可以说军人的身份是他唯一的庇护伞,但现在这个大个儿却当面将他这个庇护伞都给拿掉了,现在的他就像一个被扒光衣服的人赤条条的出现在人面前,这让他怎能不恼羞成怒?

    大个儿抬了抬眼皮,轻轻解开自己扣得无比规矩的军装扣子,当着许广财的面前用力拉开,“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什么样的才是真正的共和国军人!”

    当大个儿把他那身穿得规规矩矩的劣质迷彩军装拉开的时候,他那赤裸的胸膛看得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一条狰狞的伤口从他的左胸直达右腹,触目惊心到令人发指!

    “你自称共和国的军人,那我问你,你上过战场吗?你杀过匪徒吗?甚至我想问,你开过枪吗?”大个儿像藏人一样直爽的把左胳膊从衣服里抽出来,粗壮的手臂上同样挂着两条长长的伤痕。

    在大个儿的条条伤痕面前,许广财被衬托得才像是个温室里出来的花朵,只见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满身伤痕的大个儿,良久无语。

    “这家伙,真汉子!”站在荷东来身边的林旭惊叹的一边摇头一边竖起大拇指。

    而荷东来看着大个儿身上的那一条条曾经深入骨髓的伤痕,心头只道:这小子的命真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