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四章 训前总动员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长假的欢愉中时,响遍全校的召集信号将他们从美好的梦境里残忍的扯了出来。

    今年入学的3170名新生集合在校体育馆,一条写着“2004级新生军训动员大会”的红色横幅悬于正前方,副校长周克军,党委书记郭英美,副书记蒋阳,纪委书记景中道一一出席坐在教导席位上,在他们中间还坐着一个少校级别的军官,那军官一脸严肃的望着一众新生,锐利的眼神似乎在挑选着什么。

    动员大会是军训进行前的必须过程,作为大学必修的一门课,军训可以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据说但凡在军训中有过记过处理,或者是教官觉得没有达到要求的学生,都没办法取得毕业证,可见在训练德智体美劳里排行第三的军训在大学教育里占有的比重是多少。

    令人意外的是,校长陈云中竟然没有出席动员大会,荷东来记得前世在信息技术学院军训的时候,动员大会就是那年过六旬的老校长亲自主持的,看来陈云中昨晚被陈白鹭气得够呛,哦不,严格来说是被自己跟陈白鹭气得够呛。

    有陈白鹭这尊大佛杵着,昨晚上1843的所有人全都没睡好,当然荷东来除外,毕竟他心智成熟得多,二来,他也不觉得陈白鹭这丫头能搞出什么事来,更不觉得他的室友会对陈白鹭心怀不轨,再加上他的睡眠质量一直不错,所以眼睛一眯,再一睁,天就亮了。

    一夜未寐,林旭他们几个精神状况很差,在周克军,蒋阳他们相继发言的时候哈欠不断,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铁定就地而眠了。

    大家同属一班,所以陈白鹭此刻也站在离荷东来不远的位置,看这小妮子脸色憔悴,黑眼圈浓重,估计昨晚上也是一夜未眠。

    看着打着哈欠的室友以及困恹恹的陈白鹭,荷东来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一点?

    唰!

    突然间,后背传来一阵凉意,荷东来打了个激灵,竟然发现顾云黛正站在邻班的区域里,恨恨的盯着他。

    荷东来嘴角弯起两道弧度,抿着嘴冲顾云黛笑着。

    顾云黛本专注的恨着荷东来,哪料到这小子会突然对她笑,还笑得这么意味颇深,当即顾云黛的心就狂跳不止,血液直往头上涌,脸蛋也不知不觉的发热红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她只得立刻回过头,深吸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搞定顾云黛之后,荷东来又感觉到自己被另外一个人注视着,可等他找到这来源时,他的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

    兰欣颖站在三班的区域里,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荷东来,在发现荷东来也看着她的时候,立刻就收回了目光。

    自从上次的林旭约会事件之后,荷东来就再也没有兰欣颖的消息,不知她是不是依旧利用的优势发光发热,热衷游走在各种有志的青年群里,看她刚才看着自己的奇怪眼神,荷东来估摸着,难道她对自己还没死心?

    “下面请赵营长为大家讲几句话,大家鼓掌!”

    正在这时,景中道讲完手中的讲稿,为新生们隆重介绍那个少校军官,掌声也热烈的响起。

    赵军赫起身走到立式话筒前,虽然朝着一众新生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但谁都看得出他眼神里带出的轻视跟不屑。

    “切,得意个什么劲,还不就是一个莽夫?你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呢!”看到这赵营长的态度,王磊不爽了。

    “恩,恩。”赵军赫清清嗓子,“我希望你们有严以律己的觉悟,在我的军营里,是不会因为你是学生就对你客气的!”

    新生们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这个铁面营长看起来似乎很严厉的样子,一些本来还抱着军训就是走走过场心态的学生心头也是咯噔一下,听这个严肃的赵营长这么说,他们这后半个月的日子别想好过了。

    荷东来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严肃的赵营长,近四十岁的男人,却没有四十岁男人的豁达,对待大学生似乎有一种天生的鄙视,将所有的学生归结为上不了战场的少爷兵。不过这些都可以理解,经过炮火风雨洗礼过的男人,对于那些因为一点小伤就咋咋呼呼半天的小男生是看不上眼的,他们也更愿意称自己为爷们。

    撂下这干巴巴的一句话,赵军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神情,冷眼扫视着一众他看不上眼的少爷兵。

    兴许是觉得场面有些尴尬,几人当中唯一的雌性党委书记郭美英摆出她自以为最诱惑的笑容走到话筒前,极尽所能的抒情煽情,像是在送这一群进校不过一个月,还没有完全从高考中抽离出来的学生仔上战场一样,只可惜学生们的不满情绪被刚才那个赵营长目中无人的态度给激发了出来,所以任凭郭英美说得再好,再动听,他们也是不为所动。

    动员大会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直到周克军喊了一声气势上不输给那个臭屁赵营长的“解散”,学生们才按照顺序依次离场,也许是为了做给臭屁赵看,证明学生兵也算是一只纪律部队,在离场的时候,三千多人都保持了充分的教养与心态,不急不缓,不慌不忙的慢慢离场,除了没有穿军装,行正步,高甩手之外,气质跟面貌上都颇似军人。

    前脚刚跨出体育馆,就能听到学生们叨叨的对那个臭屁赵营长的埋怨声,林旭,王磊他们也掺和进去发泄了几句,不过终究他们都不是烂舌八卦之徒,所以把肚子里能倒的苦水倒了之后,也就心满意足的离开,像是已经用语言把那个臭屁赵对他们的不屑与轻视扭正了一样。

    上午动员会,下午就领衣服被套,打包走人,时间安排得很紧,所以吃过午饭,计算机系的学生便全部集合在计算机学院,由负责的老师将衣服,棕垫以及被套发给大家。也许是为了让大家能够尽早融入到军训的氛围内,负责老师规定所有的学生有三十分钟的时间跑步回寝室收拾要带走的东西,如果超时不能完成的,他会嘱咐教官,让他们在以后的半个月内,每天多跑一千米。

    负责老师原本以为这样可以激发出学生们的竞争意识,使得他们不愿意落于人后,哪知道新世纪的学生有更良好的心态,最绝妙的办法,那就是在老师吩咐下来之后,大家全都不为所动,不回寝室,也不收拾东西,就站在那里等半个小时耗光,既然不离开,也不就不存在回来,那三十分钟的限制也就更无从谈起了。面对此景,负责老师只得无语一笑,便忙碌的去准备离开的其他事宜。

    下午三点,十几辆绿皮卡车轰隆隆的开进了中华大学,在老师的安排下,换好迷彩军装的学生登上了卡车,下午没课又经历过军训的学长学姐们都跑出来看热闹,更有不少人起哄的为学弟学妹们打气:“学弟学妹辛苦了。”

    被学长学姐们围观,登上卡车的学弟学妹们自然不会示弱,唰的一下举手敬礼,口径一致的吼道:“为人民服务!”

    一呼一喝的场景,让现场负责的老师们都忍俊不禁。

    一辆辆装满学生的卡车接二连三的离开了学校,直到三个小时之后,中华大学才恢复了它往日的安静。

    卡车敞着篷,拉风的行驶在京北的大道上,引得路人不住围观,以为是哪里有军事行动,派出了这么多少年兵,还不时有人向他们敬礼致敬,表示人民解放军最辛苦。

    军训地点是平昌区阳坊镇西贯市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63960部队,弯曲的山路,笨重的卡车走起来很是吃亏,司机开起来小心翼翼,坐在后面的学生更是被颠簸得厉害,有一些自小娇生惯养的家伙,被癫得七荤八素,狂吐不止。

    如果换在十年后,这些学生就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因为被外界调侃成“越来越不像军训的军训,越来越没有意义的军训,越来越贪图安逸的军训”的中华大学军训,从04年开始,就变成在校园里军训了,虽然后面也有几届是在大兴区的军训基地去军训的,但是根本和在部队里感受原滋原味的军旅生活没得比。

    西贯市村是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而63960部队附近更是荒野一片,学生们怀着激动又紧张的心情进入了部队,对于军训这档事,女生们比较担心,男生们则是激动万分,因为军队就是个培养雄性荷尔蒙的温床,在这里,他们可以肆意的撒下男儿汗,肆意的展现他们的男儿本色,可当教官将他们带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刚才还鸡血沸腾,踌躇满志的男儿汉们全都变成了苦瓜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