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三章 进进出出一下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子女的心态以及习惯,与自小生活的家庭环境是密不可分。从父母关系和睦,家族关系温馨的家庭里走出来的子女,大多都有积极向上,乐观开朗的个性,但如果自小生活在父母失和,争吵不断的家庭环境里,那么子女也多少会沾染上偏激、悲观的性格,严重点更可能养成一些不健康的习惯,而陈白鹭,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出了她家之后,荷东来一直没离开站在门外,也听见了陈白鹭与陈云中的争吵,知道了这对父女之间的问题,也能够明白为何陈白鹭会在课堂上激怒沈溪柔,然后让荷东来扮成人渣去她家,她的目的一是为了发泄对沈溪柔插足的不满,二则是为了气一气陈云中,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想以任何夸张的行为来致使他人产生情绪反应的行为的人,都多少有些自卑的感情在里面。

    一时间,荷东来的心里对陈白鹭升起了同情,这样一个从小没有得到完整家庭关爱的人,跟自己不是很像吗?

    等到陈白鹭哭累了,哭厌了,两人才下楼。

    陈白鹭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眼睛也哭得肿肿的,荷东来好心的递了一张纸巾给她,不料陈白鹭却并不领情,反而与他拉开了距离,充满敌意的看着他。

    “你别误会,就一张纸。”荷东来把纸巾往她面前蹭了蹭。

    “人渣,别靠近我!”陈白鹭厌恶道。

    人渣?荷东来一怔,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小妮子把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当真了,颇有些无奈道:“那不是你让我帮你忙的吗?”

    “帮忙?”这下换陈白鹭一头雾水,“你是说你刚才是故意在我爸他们面前那样说的。”

    荷东来一摊手,“否则你以为是怎样?”

    陈白鹭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荷东来一番,“我以为就是你说的那样。”

    荷东来只是一笑,然后把纸巾塞到陈白鹭手里,“不过没想到班主任竟然会是你的,后妈。”

    “呸!她爱做谁的妈做去!”陈白鹭不满的往地上啜了一口,然后指着荷东来威胁道:“我警告你,今天的事你不准给任何人说,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你可是校长千金,我还得在这学校混个三四年呢,得罪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荷东来很识时务道。

    听了荷东来的回答,陈白鹭这才满意,哪知道某人的下面一句话却让她差点喷血。

    “你爸跟你后妈怎么认识的?”

    陈白鹭瞪了荷东来一眼,脚下也狠的一跺,正好踩在荷东来的脚上。

    “哎哟喂。”

    “叫你话多!”

    两人这会正打闹着,顾云黛此时可是一头雾水了。

    今天是长假的最后一天,顾云黛专门早早的回了学校,准备去找荷东来一起吃晚饭,顺便追问一下关于那群杀手的事,电话一通,顾云黛刚刚说了个喂字,却就听见荷东来在那边吼了起来:“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周一陪完你,周二周三一直到周末我都要陪不同的人!”

    “你凶什么?”被这突然的一唬,顾云黛愣了半天竟忘了发脾气。

    “妈的,老子陪你又要出力又要出精子,我陪别人好歹还有钱拿,还能蹭饭吃,你有什么啊?!”

    听完这句,顾云黛的脸唰一下就红了,“姓荷的,你在说什么?!你什么时候用你的那个什么子陪过姑奶奶?”

    “别哭了,你哭个P啊,你才初二,担心什么啊,根本不会怀孕的好不好!”

    怀孕?顾云黛气得嘴唇抖动,怒不可遏的道:“荷东来,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初二?什么怀孕?”

    “你不要以为跟我上过床就是我的女人了,别说你不是chu女,就算你是chu女,我也不稀罕,哥睡的女人多了去了,一个个的负责,你要累死我呀!”

    甩下最后这句话之后,荷东来华丽丽的收了线。

    chu女?负责?顾云黛气得浑身发抖,太阳穴冒青筋,这小子是活腻味了,竟然污蔑她顾大小姐不是chu女?!

    顾云黛心有不甘,加上满腔怒气无处发泄,立刻重拨打过去准备报仇,可荷东来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了。

    “荷东来,你这个混蛋!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就不知道姑奶奶我是谁了!”

    不过顾云黛有顾云黛的成熟之处,虽然她脾气不好,又有些冲动,但至少还算是有脑子,等她静下心来之后,她发觉荷东来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怪怪的,基本上没一句是针对自己的,一般情况下,人在面对不可说的困境时,才会说出莫名其妙的话来引起对方的重视,譬如一个男的说他要给孩子喂奶,一个女人说她把另一个女人的肚子给搞大了之类的,荷东来刚才说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不是代表他现在也处于危险,无法自救?想到这里,顾云黛立刻杀往男生宿舍楼,想要探个究竟。

    顾云黛刚刚走到男生宿舍楼门口,一回头,竟然看见荷东来跟着上一次跟自己在食堂吵过架的那个短发女似乎有说有笑的往这边走来了。

    亏得自己还为他担心呢,没想到他正跟其他的女人有说有笑的,他跟这个骚蹄子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荷东来也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顾云黛,陈白鹭自然也看到了,不过陈白鹭目前心情并不怎么好,所以经过顾云黛身边的时候,直接无视了她。

    “你——”新仇旧怨,再加上被人无视,顾云黛当即就要发飙。

    荷东来见状不妙,赶紧开口道:“你是过来找我的?”

    “你想得美!我又没吃饱了撑着,找你干嘛?”顾云黛气咻咻的道。

    “哦,既然没事找我,那我就先进去了。”说着,荷东来就从铁门走了进去,他身后的陈白鹭竟然也有迈步跟进去的架势。

    “喂喂喂,这里是男生寝室,你再怎么饥渴,也低调点好吧。”顾云黛觉得自己说的这话有些酸溜溜的。

    就算陈白鹭现在再难过,也听得出顾云黛的话是冲着自己说的,当即就反击道:“我还有得饥,总比某人强,想饥渴都还没机会呢。”

    “你——”顾云黛平时威风跋扈惯了,可每次总是栽在陈白鹭的手上,上次的怨气还没消,这次她又吃了一大瘪,也怒了:“一个女人,在男生寝室里进进出出,进进出出,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陈白鹭轻哼一声道:“荷现在是我男朋友,刚才还去我家,见了我爸妈呢,而且我们早同居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再进进出出一下,有什么关系?”

    “男朋友?”一听这词,顾云黛的脑子嗡一下就燃起来了,“荷东来,这个不要脸的是你的女朋友?”

    “贱人,你骂谁不要脸?”陈白鹭也怒了。

    “骂你,就骂你不要脸!”

    “贱人,你闭嘴!”

    “不要脸,你就是不要脸!”

    ……

    两女人叉着腰,在男生寝室门口大骂了起来,而在她们俩身边,站着一名高大帅气的阳光男,所以,所有人都自然而然的把这一幕理解为两靓女为争男大骂出口。

    第二天,这件事几乎传遍了整个学校,连大二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们都知道有两个漂亮的学妹,为了一个学弟不顾形象不理仪态的出口成脏,不少学长更是慕名而来,想要一睹这个一脚踏两船而不湿脚的学弟的神威,而不少学姐也闻风而动,想要看一看是何等的帅哥能有如此的魅力。

    而对于当事人的荷东来,在事发当晚,1843的几兄弟就要求他讲出当时的完整过程,以及讲述他为何会毫无绅士风度的站在一旁不劝架,对此,荷东来给出的解释是:“女人是水做,男人是泥做的,如果泥非要搀和到水里,结果只能变成一团乱的水泥,所以泥想要全身而退,最好不要跟水扯上关系。”

    听此解释,1843几兄弟均是表示有道理,而后也得出以后见到女人吵架最好不要去干涉,免得引火烧身的结论,而事件中的另一位当事人陈白鹭小姐,在荷东来发表观点的时候,正蹲在椅子上吃香蕉,然后对他给出的解释,不屑的扔下俩字:“谬论!”1843的几兄弟也不敢做声,生怕这位大姐会突然发难,用超音波功轰炸他们的耳朵。

    望了望吃香蕉吃着正欢的陈白鹭,几兄弟颇为担忧的道:“东子,你真把留寝室里住啊?要是被宿监发现了,可是会被开除的!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哥几个都是没开过荤的雏儿,要是半夜起来上厕所,一个没把持住,那个,后果不堪设想啊。”

    荷东来无奈的瘪了瘪嘴:“开除倒不会,不过她非要跟着来,我也没办法,她说要是我不肯,她就告我们1843集体强J她。”

    众人猛抽一口凉气,这妞,不愧是计算机系的,还懂资源共享的道理。

    “可长期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毕竟男女有别,平时咱都不好脱衣服了。”林旭担忧道。

    “是啊,舒杰还爱裸睡,今晚睡觉,我估计他连内裤都得穿三条。”王磊也一本正经的爆料。

    荷东来道:“放心吧,估计没几天就军训了,她呆不了多长时间的。”

    “可谁知道军训什么时候开始,老实说,我真挺紧张。”说这话时,孙志博又看了陈白鹭一眼。

    突然,陈白鹭阴测测的出现在荷东来的身边,舔了舔舌头,用一种像是看见美餐的眼神望着其他几人,“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