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二章 陪你还要出精子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荷东来真的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陈云中跟陈白鹭,竟然是父女!

    陈云中将手里的报纸放到茶几上,全然失去了以前的儒雅,目光充满敌意的看着荷东来,这让荷东来不由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则笑话,大意就是一个人问一个父亲,说是以后他女儿带男朋友回家他会怎么办?那个父亲很平静很淡定的说:“既然是带男朋友回家,那我一定要好好跟他喝几杯,吃完饭后还会亲自送他下楼,然后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一把拎住那小子的衣领,大喊一声,抓流氓!”

    这就是父亲对女儿的态度,这个作为在这世上最爱女儿的男人,当自己的最爱遭到别人入侵的时候,抱有敌意是很必须的,现在陈云中的眼神就跟荷东来抢了他的宝贝一样。

    “爸爸,这是我的男朋友,你叫他,叫他小荷就行了。”正要介绍的时候,陈白鹭才发现自己连荷东来的全名都没问,只是上次在食堂时得知了他的姓氏。

    男朋友我可不做的啊,一会被你老爹眼神杀死我多划不算。荷东来看了陈白鹭一眼正要澄清,却对上陈白鹭哀求的眼神,然后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她用力一拧,这小妮子,又来软硬兼施这一招。好吧,来都来了,这戏就陪你演下去,顺便也看看,究竟你是为何总要我扮你男朋友。

    “伯父你好。”荷东来很快入戏,摆出了女婿上门的排头。

    陈云中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老古板,好歹也在校长的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了,就算今天不是见女婿是见学生,起码也得摆出亲切的面容。

    “小荷你好啊,来,坐。”陈云中排排旁边的沙发,示意两人坐下。

    陈云中家并不大,也就两室一厅六十平米的样子,不过好在整体布置得很温馨,所有家具一应俱全,比起教职工大楼的外面看上去要好得多。

    陈白鹭拉着荷东来在陈云中身边坐下,就迫不及待的往荷东来怀里钻,全然无视陈云中这个家长在场。

    “咳,咳。”陈云中轻咳两声,提醒陈白鹭检点一点。

    荷东来也觉得有点尴尬,想要把陈白鹭推开,可陈白鹭就像是八爪章鱼一样粘在他身上,他又不好做得太明显,只得干笑两声。

    “爸,你咽炎又犯了吗?看来她可没把你照顾好啊,是她在做饭吗?”陈白鹭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她?荷东来也顺着看向厨房,也倒是,从一进门就闻到饭菜香味,陈云中又只是坐在这里看报纸,那屋里竟然还有一个人,可能是陈白鹭的妈妈,但是又见陈白鹭只用她这个词来代替,这个人似乎又不应该是她的妈妈。

    “小鹭回来啦,菜已经做好了,老陈,快过来吃饭了。”一个悦心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乍一听,还挺耳熟。

    一阵淡淡的幽香伴着饭菜的香味从厨房飘来,一个身材高调的女人穿着一件稀松平常的居家服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虽然穿着大喇喇的居家服,但依旧掩饰不住她凹凸有致玲珑曼妙的身材,竟然将这居家服穿出了晚装的味道。

    目光由下慢慢飘上,直到最后定格到女人的脸上,荷东来才惊讶的发现当时陈白鹭与班主任沈溪柔在课堂上争执的真相。

    陈云中今年已经五十多了,结合到陈白鹭的年龄,他的夫人再年轻也得有四十了,可眼前这个美艳动人的女人顶天了不过三十五,所以陈白鹭不可能是她所生。再到最后看清了她的脸,想起当日陈白鹭在课堂上说的那一席话,瞬间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内情。

    既然沈溪柔是陈云中第二个老婆,当时陈白鹭说用尽手段破坏的别人家庭,指的可能就是沈溪柔拆散她父母,做了第三者的事。

    端菜出来的沈溪柔自然也看到了荷东来,表情瞬间尴尬,因为她认出这小子就是当时陈白鹭在课堂上与之接吻的男生,但尴尬仅持续了一秒,就恢复正常。

    “沈老师。”见对方注意到自己,荷东来立刻起身打招呼。

    沈溪柔点点头,示意三人快上桌吃饭。

    三菜一汤,很是丰盛。

    沈溪柔夹起一条鸡腿递向陈白鹭的碗里,“小鹭,来,多吃点。”

    可陈白鹭对沈溪柔却始终像是没看到一样,端着碗朝向荷东来的方向一侧,沈溪柔夹起的鸡腿就直接落到了桌上。

    兴许是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沈溪柔只是自然的伸回筷子,没说什么。陈云中也是埋着头吃饭,没有说话,气氛很是诡异。

    “什么饭嘛,一定都不好吃。”陈白鹭扒了一口饭,闹脾气的摆下碗筷,然后挽起正在吃饭的荷东来,娇滴滴的道:“荷,拿一根烟给我嘛。”

    “吃饭的时候抽什么烟?”一直没开口的陈云中皱着眉头开了口。

    “我喜欢。”说着,陈白鹭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包大前门,荷东来保证这烟不是他的,自从戒烟之后,他就再也没抽过烟,包里也不可能放着烟,不过陈白鹭这一举倒是让他明白了陈白鹭带他回家来的用意。

    火苗起,烟头燃,陈白鹭惬意的吸了一口,享受般的慢慢吐出烟圈。

    “荷,朱莉是不是还在医院门口等你啊?”没由来的,陈白鹭冒了这么一句话。

    没等荷东来回答,陈白鹭自顾自的又说起来,“那女人也真是的,不就是打个胎嘛,非得要你出现,不出现就要死要活的,真是脑袋有病了。不过荷,你就睡了她一个晚上就让她怀上了,你的身体还真够健康的。”陈白鹭啜着一只手指,意味深长的笑道。

    已经能隐约听到陈云中沉重的喘息声,荷东来知道陈白鹭说的这些说是在故意激怒他们,虽然他不完全了解个中原因,但能使一个家庭分崩离析,家庭成员不和睦到这个地步,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否则陈白鹭也不会不顾廉耻的说着这些话,为的就是激怒陈云中跟沈溪柔。

    沈溪柔咬了咬嘴唇,勉强往嘴里送了一两颗饭粒,深吸一口气,荷东来知道她是在尽力克制情绪。

    “荷同学,你跟小鹭是在交往吗?”果然,沈溪柔开始转移话题。

    荷东来自然不会否认。

    “你们交往多长时间了?”沈溪柔又问。

    这次荷东来也学着陈白鹭演足表情,一副深情的望着陈白鹭道:“半个月。”

    陈白鹭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可能是没想到荷东来竟然会配合他演戏。

    半个月就带回家,这成何体统?!沈溪柔恨铁不成钢的暗骂道,转头看了一眼陈云中,见他依旧是波澜不惊的一张脸,心头更急了,你这死老头,没见你女儿摊上了个混蛋吗,你哑巴了,都不知道吭声的吗?

    此时,荷东来的手机突然响了,荷东来“唰”的掏出手机,全没退一步去接电话的举动,只见他听了一阵之后,突然吼起来:“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周一陪完你,周二周三一直到周末我都要陪不同的人!”

    陈白鹭看着荷东来,目瞪口呆。

    等下他又道:“妈的,老子陪你又要出力又要出精子,我陪别人好歹还有钱拿,还能蹭饭吃,你有什么啊?!”

    陈云中的脸已变得铁青,沈溪柔也紧捏着筷子在发飙的边缘。

    也许是荷东来觉得这些料还不够猛,紧接着又道:“别哭了,你哭个P啊,你才初二,担心什么啊,根本不会怀孕的好不好!”

    陈白鹭的眼睛都已经瞪直了。

    “你不要以为跟我上过床就是我的女人了,别说你不是chu女,就算你是chu女,我也不稀罕,哥睡的女人多了去了,一个个的负责,你要累死我呀!”

    嚷嚷完最后这一句,荷东来才收线放下电话,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念叨着不就是上个床吗,多大点事啊。

    砰!

    如果在此种情况下,还不会有任何所动的话,那陈云中这个做老爸,要么不是陈白鹭的亲爹,要么就是个变态。他勃然大怒的扔下筷子,霍然而起,指着荷东来,大骂道:“你这个畜生,给我滚!马上给我滚出去!”

    “滚就滚,我还不稀罕呢!”荷东来也是一副暴脾气的模样,把筷子往旁边一扔,然后蹬开身后的椅子,望着陈白鹭道:“看到了吧,你爸就是这么对我的,咱们俩,完了!”

    说完之后,做出怒气冲冲的样子,荷东来甩门而去。

    留在屋内的陈白鹭没有在第一时间配合荷东来,已经她已经被荷东来刚才那几句电话震得风中凌乱,无法思考了,如果那是真的话,这人真的是畜生!

    “荷,荷!”片刻之后,陈白鹭才回过神来,慌忙的就要追出去。

    “陈白鹭,你给我站住!你还要不要脸,那种人你也贴过去?”陈云中拉住陈白鹭的手,喘着粗气骂道。

    陈白鹭丝毫不怵的扬起下巴,“要不要脸是我的事,不劳你费心!你从小到来都没管过我,妈死的第二年就带了这么个女人回来,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说我不要脸?”说着陈白鹭挣脱了陈云中的手,“他是畜生,他是人渣,他是有很多女人,但至少他睡我的时候他是爱我的,否则,也不会在我身上耸动得那么用力!”

    “混账!”

    陈云中暴怒的抬手就是一巴掌,幸好沈溪柔眼尖拦了下来。

    “老陈,别气坏了身子。”

    “滚!你给我滚,我陈云中就当从来没有你这么个女儿!给我滚!”

    陈白鹭依旧倔强的仰起小脸,“我肯定会走,我会去找荷,住在他寝室里,以后再也不需要你费心了。等我走了,你就可以跟你的狐狸精在家好好逍遥了!”

    “滚!”

    幸好陈云中没有任何心脑血管疾病,否则铁定被气得爆血管。

    陈白鹭拉开大门,不带半点眷恋的走了出去。啪的一声房门关上之后,陈云中捶打起自己的胸口,恼恨道:“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女儿才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

    “老陈,别自责了。”沈溪柔扶着陈云中到客厅坐下,她何尝不是痛心疾首,嫁给陈云中之后,她一直把陈白鹭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看到女儿堕落如此,她怎会不心痛?

    “是我疏于对她的管教,一直也没管过她们母女,她恨我是对的,是对的。”对曾经自己的那些所作所为,陈云中很后悔。

    沈溪柔靠在陈云中的身边,看来,她需要去找个姓荷的学生聊一聊。

    可他们并不知道,其实陈白鹭现在就在门外,正靠在荷东来的肩上,小声嘤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