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一章 去我家吃饭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江海大妈驾驶着公交车一路狂奔,无视路上所有的红绿灯跟交警,用她的话来说:反正车又不是阿拉的,阿拉爱怎么整就怎么整。

    一辆硕大的公交车浩浩荡荡的开进医院门口的院里,把所有的医护工作者跟病患们看得目瞪口呆,虽然猥琐男可恨,但毕竟他已经付出了血的代价,所以一车的乘客也都秉着慈悲为怀的心把昏死的猥琐男抬下车,放上推出来的轮床上。

    公交司机姗姗来迟,这一追花了他七十块的打车费,给钱给得他心都痛了。司机跳下出租车指着大妈就要骂,可话还没说得出口,大妈便先发制人的甩了一句“阿拉赶时间呐,你再不上来,阿拉投诉你晓得伐”,车上的乘客也有些不耐烦起来,跟着大妈一起嚷嚷着让他快上来开车,人多势众,众口难驳,司机只能将一口闷气吞回了肚里,晦气的坐上驾驶座,开着公交车开进了原本的公交线路中。

    在中华大学附近的街道下车之后,在人群里,荷东来很快找到了林旭,王磊舒杰他们四人,至于在车上被他英勇救美的那个短发女,则是被车上乱糟糟的人群挤得没见着踪影。

    同乘一辆车,刚才车上猥琐男见血的事林旭王磊他们自然也知道,下车之后就吱吱喳喳的开始说着车上的见闻,因为跟荷东来他站得远,所以他们都没见到是荷东来出手救的那个悲非礼的女人,多颇为叹息的感叹:如果他们当时站在那女的附近一定会出手相救,没准现在已经能领着被救下的女人回家了。

    荷东来摇头笑了笑,要是你们把那样一个狠毒的女人领回去,没准可是贻害你们家万年,思来想去,荷东来都有些想不明白,这十年前的女人什么时候一个个的变得这么狠毒了,顾云黛是这样,这个短发女又是如此,怎么当年的自己没发现呢?

    明年就收假了,所以晚上回校的学生也渐渐多起来,拐了个弯,荷东来他们也加入了回校的大部队。

    “东子,东子。”

    正边走边思考的荷东来突然被林旭的胳膊肘撞了撞。

    “怎么了?”荷东来疑惑抬头,看到林旭正朝前指了指。

    哥几个也随着林旭指示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短发白裙的女人正笑吟吟的朝他们迎上来。

    “陈白鹭?!”

    透着校门口的路灯,几人看清了来人的脸,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个神经病是来找谁的?”

    陈白鹭的二百五,几个人都是见识过的,看到她朝着这边走来,王磊,舒杰,孙志博他们三人都不由担心起来。

    “东子,你的准女友来了,看来你有事要忙了。”林旭拍拍荷东来的肩,怪笑道。

    看到过来的陈白鹭,荷东来先是一怔,随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陈白鹭走上前,看了林旭他们一眼,随后指着荷东来道:“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这女的是癫的,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王磊,舒杰,孙志博相视一眼,便心领神会的拉起准备围观的林旭先走。

    林旭本想留下看看情况的,可转念一想,再怎么东子也是个纯正的大老爷们,不至于连个小娘皮都解决不了,所以,也就跟着王磊他们先走了。

    “怎么说刚才我也在车上帮你解过围,不说句谢谢就走,有些过不去吧。”荷东来笑着向陈白鹭问道。

    陈白鹭柳眉一竖,“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已经很尽量的避开你了。”

    荷东来摸摸鼻子,“因为你身上的香味,再加上你侧脸的轮廓。”

    “哼,你观察挺仔细的,怎么着?把我的脸映你脑子里啦?看上我了?”刚才还斯斯文文一脸清秀的陈白鹭突然操起双手,斜着眼瞥向荷东来,抖着右腿,流里流气的问道。

    “看上你那倒不至于,只是知恩图报是做人之根本,我救了你,最起码你得向我说声谢谢吧。”

    陈白鹭哼了一声,“那是你多管闲事!”

    “……”

    得,还真是多管闲事了。

    “你要是不出手,我可以直接把那个流氓的手给废了!”陈白鹭端起下巴,恶狠狠的道。

    纯暴力女!

    荷东来颇有些无语。

    “喂,你吃过饭没?”突然,陈白鹭转移话题问了这么一句。

    这么一提,荷东来也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咕噜了一声,今天在天坛晃了一天,只吃了两个煎饼果子,正餐都还没来得及吃呢。

    “还没有。”

    “走,到我家吃饭去!”

    去你家?

    荷东来脑子一懵,没由来的回忆起上次陈白鹭说的那句下个礼拜去她家谈婚事的话,一口凉气顺着鼻腔灌入肺部,这疯子该不会要动真格的吧。

    “走哇!”陈白鹭已经迫不及待的拉起荷东来的袖子把他往学校里拖。

    “等一下,”荷东来反拉住陈白鹭的手,“去你家,怎么往学校走啊?”

    陈白鹭没那个耐心解释,只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小姐,如果你真的要带着我去你家谈论什么婚事,那恕我不陪你疯。”荷东来挣开陈白鹭的手,一本正经的道。

    陈白鹭似乎预料到荷东来的回答,只问:“你确定?”

    荷东来点点头,“确定。”

    “好!你要是不去,我就告你强J,反正我也不是chu女了,到时候一检查,一验伤,我就全赖到你头上,说你是做的!你信不信?!”陈白鹭五指一握拳,成竹在胸的威胁道。

    威胁?你这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吧,荷东来付之一笑,双手一摊道:“如果你觉得开心的话,随你啊。”

    “我真的会告你强J的!”见荷东来不为所动,陈白鹭又加重语气强调一遍。

    荷东来点点头,表示确实相信她的话,“嗯,请便。”

    “你!”

    软硬皆不吃,陈白鹭急了,刚才脸上还挂着的成竹在胸荡然无存,随即脸色一变,一把抓起荷东来的手,声音也低了几度,“就当你帮我个忙,去我家吃顿饭,行不行?”

    这小姑娘果然是有什么猫腻,没准上次在课堂上公然跟沈溪柔班主任闹起来也是有什么内情,荷东来被这小妮子逗起了好奇心,加上现在她的态度还能接受,觉得帮一帮倒也是无所谓。

    “既然是帮忙嘛,那就……”

    话还没说完,陈白鹭就拉起荷东来的手往学校里走,一直走到学校的教职工家属院里,荷东来这才知道原来这陈白鹭是中华大学的教师子女。

    教职工家属院里只有五栋楼,陈白鹭带着荷东来上了三单元的四楼,掏出钥匙,打开了右边402的防盗铁门。

    房门一开,一股饭香就飘了出来,闻得荷东来肚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爸,我回来了。”

    陈白鹭将荷东来拉进屋,走到客厅一个正在看报纸的中年男人面前。

    接着,那中年男人放下半张报纸,露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

    “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