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章 你就是颗受精卵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谁都不知道那把水果刀是怎么插入猥琐男的下体的,因为在这拥挤得连只苍蝇展翅都困难的狭小空间里,根本没人注意得到下面的事,而最有可能伤他的就是那个短发女,可刚才猥琐男撞过来的时候,那短发女明明双手都腾空了,根本没有办法用手拿刀去刺他,看着猥琐男倒下,那些以眼神猥亵过短发女的色狼们全都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似乎自己也能感觉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虽然这些人不明白那猥琐男是怎么被刺中的,荷东来却很明白。

    从刚才短发女在被吃豆腐的情况下还抬起双手暴露自己的双峰开始,荷东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头,抬手之后,车上的所有人几乎就将目光聚集到短发女的上围了,这不是更加招色狼吗,荷东来觉得这女的要么是个性工作者,要么就是精神有问题,所以便多注意了她一阵,当然他的目光不只是停留在她的上围,而是途经上围的上下游走了一阵。

    就在司机急刹的时候,那猥琐男用力撞来,在那一瞬间,短发女的双手也没有放下,可猥琐男的下体就已经插上刀了,据目测,短发女差不多有一米七,而那个撞过来的猥琐男估计就一米七二三的样子,根据身体比例,他下体刚好能碰到短发女的隐私部位,这么一撞过来,猥琐男的下体立刻插刀,用脑子想想就明白了短发女的诡计。

    最毒妇人心,果不其然。荷东来越想越心寒,碰上色狼,顾云黛那小妞好歹是直人直面的暴打对方一顿,可这小妞倒好,直接灭了色狼的命根子,连对方以后看《PLAYBOY》意淫的权利都剥夺了。想着想着,荷东来不由多看了短发女几眼,侧面看这短发女轮廓明显,瓜子型脸,鼻头尖尖,在面对这血腥场景竟然连眼睛都没多眨几下,只是冷漠的看着。

    “罗老大!”“罗哥!”

    猥琐男一倒地,公交车上立刻一片喧哗,乘客纷纷就猥琐男被扎事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哎哟,这娃子怎么了?怎么那个地方被戳到了?”这似乎是个江西人。

    “造孽哟,把雀雀戳到了,以后啷个生娃儿嘛。”这是个四川人。

    “发生咗咩事?”这是东广人。

    “what-happen?”海外友人。

    ……

    一时间车内议论纷纷,大伙就猥琐男倒地事件讨论了起来。

    混乱之中,荷东来又望了短发女一眼,她依旧没反应。

    站在左右两边的两人扶起那个猥琐男,左边那个男人指着短发女就大骂一句:“骚货,你妈的干了什么?”

    并没人看到是短发女动的手,左边男这样的指控也显得无凭无据,一个坐着的大妈操着一口浓重的江海口音,扬着一根兰花指道:“喔唷,侬表欺负小姑娘好伐,阿拉都看到了,跟她木半毛钱关系的好伐。”

    “死八婆,管你P事!”见有人帮腔,右边男指着大妈恶狠狠的骂道。

    这大妈并不是欺善怕恶的人,也有倔脾气,右边男一句痛骂不但没让她闭嘴收声,反倒让她胸中燃起了熊熊烈焰,当即叉腰起身,兰花指一个劲的往右边男那边戳戳戳,“小赤佬,侬要晓得尊卑好伐,阿拉混江湖那阵,侬还是颗受精卵子呢!跟阿拉这旮旯耍狠,侬不够资格晓得伐!”

    哗!

    这话一出,车厢里又是一片惊叹声,果然是真人不露相,难不成这个大腹便便,身材严重走样的大妈就是曾经纵横黄浦江的双枪老太婆?!

    这霸气的大妈一发狠,那右边男倒还真偃旗息鼓的不敢吭声了,可众目睽睽被人看着呢,不可能连个老太婆都搞不赢,于是撂了句“走着瞧”的狠话,便转过头去做出处理元凶的模样,冲着短发女大喝道:“三八,你TM不想活了!”

    整件事中,其实都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短发女下的毒刀,但右边男还是把罪责怪到她身上,并抬手就是一巴扇向短发女。

    按理说,美人有难,是个大老爷们的就应该挺身而去,刚才那群看短发女看得起劲的色鬼也应该趁此缴一点观看费,可他们明明看到马上就要发生辣手摧花的惨剧,还是跟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这个时候荷东来如果再不出手,那实在是过不去,可就在他转过身去正要出手的时候,背对他站着的短发女却身体一软,直接倒入了他怀里,也顺势躲过了一巴掌的袭击,不过这倒入怀的暧昧姿势动作,瞎子都看得出两人是一路的。

    车上又是一阵哗然,大部分都是大老爷们的心声:MD,又一窝好白菜被猪给拱了!

    短发女这么一躺,自然把荷东来给推了出去,荷东来也顺了这股力把短发女往身后一撸,挥手就是一拳,如星矢小宇宙爆发一般直击右边男的面门。

    右边男惨叫着退后,刚好压在猥琐男的身上,手掌正好撑在猥琐男下体插着的水果刀上,吱的一声轻响,刚才本来还露出一大截的刀身完全没入下体之中,本已昏过去的猥琐男嘴里哼了一声,昏得更死了。

    “罗哥,罗哥。”

    左边男怒的爆起,扔下猥琐男伸手在裤兜里摸来摸去,可因为车上人挤人,人靠人,他的手臂完全不听使唤,摸了半天只摸出了一枚硬币,等他好不容易摸出一把水果刀,荷东来的手肘早就已经甩了过来,砰的一声砸在左边男脸上,顿时左边男口水四溅,白眼乱翻,耳朵嗡嗡作响,双脚发软就要往下倒。

    轻松搞定了两人,荷东来扫了一眼脸色苍白下体流血不止的猥琐男,他是个很公平的人,这小子猥亵短发女,被她插一刀是完全合理的事,也纯属是自作自受,不过既然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买了单,付出了子孙根的代价,那再要了他的命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于是说了句:“看来得赶紧送他去医院。”

    在驾驶座看来,车厢后面就是黑压压的一片,尿急的的司机开得心急火燎,一边开一边看附近有没有厕所,听到后面时不时的一阵喧哗,心头更烦躁,骂了句:“闹J8闹!”

    虽然是很小声的一句牢骚,可偏偏还是被人听到,并且接了句:“我们没闹J8,只是有人的J8被切了。”

    一提到J8这词儿,司机只觉得膀胱一热,尿欲更强了,眼睛瞥到路边竖起的一个公共WC的标志,立马熄火把车靠在路边,也不打声招呼,就飞一般的奔向可以救他命的WC。

    “司机,你别跑啊,车上有人流血了,快去医院呐!”

    司机下车跑了,车上的乘客全都嚷嚷了起来,这可是末班车,如果司机弃车逃往,那他们可怎么办?车上的乘客全都骚动起来,有些人更是直接跳下车要去把司机抓回来。

    “让我来!”

    关键时刻,那位号称混过江湖的江海大妈从后面拨开了人群冲上前来,端着大屁股啪的一声摆上了驾驶座,脚踩离合器,手提挂空挡,再踩离合器,手提挂一档,最后放下手刹,猛的一脚踩下油门。

    也许是因为吨位问题,使得这一脚油门踩得特别狠,不少挤在门口的乘客更被突然的牵引力甩出了车外。

    “老娘以前是开F1的晓得伐!”

    江海大妈一个急转弯,车子立刻转入右边的街道,车里的乘客也均是跟着弯向全部往左倒。

    “老子的车!”

    本来在厕所放水的司机放到一半就被跟过来抓他的乘客给拽了出去,好不容易解释了他为何弃车不顾,放水成功之后,出来竟然看到自己的车一个漂亮的甩尾,屁颠屁颠的转弯跑了,张牙舞爪的他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便吼:“司机,给我追上前面的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