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七章 跟古惑仔的买卖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来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喝喝茶吧。”慵懒的声音又道。

    随着这声音的到来,外面靠在一起的围观人群也慢慢散开,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道。

    看都不用看,金花花卡拉OK里的众人就知道,TMD又有人来了。

    几十号发难的小弟循声望去,只见刚才还颇为显眼站在门口的雷洛他们已融入黑压压的一片,因为此时的门外出现了一大片警察,而为首的正是前几天刚跟荷东来见过面的淀海分局副局长龙国涛。

    马屁胡迷惑外加不解的看着黑鸦鸦的这堆人,这才多长时间,怎么人来了一拨又一拨?

    如果说金世龙的突然造访是为了过来接五行帮的未来姑爷,那这群淀海区的警察到来又是为了什么呢?难不成是公家出钱,集体过来找乐子的?

    “龙局长?稀客呀。”古臣基迅速的提起裤子,顾不得屁股上火辣辣的疼,拱起双手,表示欢迎。

    龙国涛背着一双手,威风凛凛的走上前来喝道:“去你的稀客!我可不是过来光顾你们的!”说着,目光射向金世龙那一众手持大刀的大汉,“怎么?要砍群架?是不是觉得咱淀海区的同仁没资格管你们城西区的破事儿?”

    “龙局,误会,误会呀。”古臣基可以不把雷洛当回事,但龙国涛的面子却是一定要给的,因为以他现在的段位,还不足以跟副局级别的差佬叫嚣。

    “误会个屁!全部给我放下武器,男左女右的趴墙上站好!”龙国涛厉声喝道。

    一听这过来的大官要求清场,刚才还驻足围观的群众们一溜烟的散了一大半,只有几个有把握置身事外的小油条还有恃无恐的站在外头,准备看金花花接下来上演的好戏。

    “凭什么?”金世龙持着大刀不甘问道。

    龙国涛瞥了金世龙一眼,从这个高瘦的中年人眼里射出一丝令人不怒而威的金光,只听他正义凛然的道:“现在我怀疑你们非法集会,威胁恐吓他人,欠人财物不还,还聚众持械伤人,我命令你们马上趴墙站好!”

    一声令下,随金世龙过来的大汉乒乒乓乓的扔下手中的砍刀,他们不过是跟过来压场子的,没必要跟警察杠上,而金世龙也将砍刀扔在地上,为了这个未来姑爷进局子,怎么想怎么不划算。很快的,几乎所有的人都站在了左边,在上面古惑仔,后面警察的格局里,仅有一人站在中间。

    “这位同学,你告诉我,这些人是不是威胁你恐吓你了?”龙国涛走到荷东来面前,装作全然不认识他的样子道。

    这里为什么会突然杀来大批淀海区的警察,古臣基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荷东来说没有,这群警察顶多呼喝骂咧一番便会散场,如果荷东来说有,他们都全得进局子里呆着去,不管会不会被定罪,光是保释就得花他一大堆钱,就算上头的愿意来保释他们,可这笔保释费肯定是他自己出了,想到那么大捆钱有可能白白的打了水漂,古臣基的心都疼得滴出血来。

    今晚是在金花花里纸醉金迷,还是进拘留所去喂蚊子,全凭荷东来一句话,所以在荷东来还没开口之前,古臣基就已经沉不住气的喊道:“没有的事,因为我要还这位小兄弟一笔钱,所以才喊这么多人过来看着场子的!小兄弟,你说是不是啊?”说完,还朝荷东来使劲眨眨眼。

    注意到古臣基的眼神,荷东来也很识趣的配合道:“是的,他们并没有威胁我,只是要还我钱而已。”

    “同学,你确定?”龙国涛深深的望着荷东来,强调的问了一次。

    “嗯,我确定!”荷东来笃定的点点头。

    “既然当事人都这样说了,那估计是报案的人理解错了。”说罢,龙国涛朝古臣基跟金世龙喝道:“你们马上把这些人给我撤掉,否则告不了你恐吓伤人,也能告你们非法集会!”

    金世龙不屑的瘪了瘪嘴,他可不怕这群吃皇粮的,不过他出现的任务本就是保这未来姑爷的平安,现在警察出马了,谅古臣基也没那个胆子敢动他,所以便领着自己的带来的大汉们散去了,至于散落一地的砍刀,金世龙就当是送给荷东来的压惊费了。

    “你的人呢?”金世龙已经散去,龙国涛将目光投向古臣基的那一班小弟。

    古臣基今晚是认怂了,他压根没料到这小子能够把分局的局长给引来,颇为无奈的朝众小弟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行散去。

    然后,龙国涛也带着一众警员散去,当他提出要送“受害人”荷东来回去的时候,荷东来却表示还有一些话跟小基单独说。

    很快,刚才还人满为患的金花花,就只剩下古臣基,荷东来以及在门口守着的雷洛四人。

    自打遇上这小子之后,本来只在最底层的雷警长却连着跟淀海区的两大局长来了个激情碰撞,亲密接触,他们那个所长吴良,虽然是一所之长,可平时要跟两大局长会面也只有在开区域大会的时候,哪能像他一样,不仅得到局长们的亲自授话,还能随同局长一道出警,现在想起来,这一切都是拜这荷姓小子所赐,心头对他的暴晒之仇也没那么深。

    古臣基与荷东来面对面站着,一个神情凝重,一个笑意频频,古臣基见识过荷东来的厉害,就算现在是一对一,就算门外没有雷洛他们四个守着,他也不敢对这小子再下手了。

    默默叹了口气,古臣基转身就要往楼上走。

    “小基,干嘛去?”

    对于小基这个称呼,古臣基已经麻木了,头也没回的道:“哼,我去给你拿钱!你小子厉害,连分局局长都TM给老子喊来了。”

    “过奖,过奖。”荷东来谦虚笑道。

    “我TM不是在夸你!”一个没把持住,古臣基又暴走的怒吼起来。

    荷东来怒了努嘴,没由来的突然感叹了一句:“这年头,生意确实不好做啊。”

    你知道生意不好做,TMD还狮子大开口的宰我?古臣基心头咆哮道。

    “虽然你是古惑仔,但好歹也算是个生意人。不如这样,咱们来做笔生意如何?”荷东来提议道。

    刚把右脚迈上第一层楼梯的古臣基听到这话动作也慢了下来,没好气的问了句:“什么生意?”

    “我投本钱,你来具体实施。”

    “投多少?”一听到钱,古臣基眼睛都冒出光了。

    荷东来伸出三个手指头。

    “三十万?”古臣基瞳孔缩了缩。

    荷东来笑着摇头。

    “三百万?”古臣基瞳孔继续拉长。

    荷东来还是笑着摇摇头。

    “三千万?”古臣基已经有些惊恐的捂住了嘴巴。

    荷东来笑着道:“不,我投三万。”

    如刚刚升起的太阳被乌云笼罩,古臣基切的一下就翻了个白眼,“你投三万,连开个小卖部都不够,搞什么鬼生意?”

    荷东来眯眯一笑,“怎么你觉得我是想出钱跟你开小卖部?”

    “不是小卖部那是什么?我做过市场分析,目前做食品业是稳赚不赔的,你投资进来,我们一块合伙,我保证你三年利润翻两番,五年就能融资上市!”古臣基充满希翼激情四射的道。

    虽然身为古惑仔,可古臣基一直想成为一名商人,他的家里堆满了厚厚一叠《商界》,每出一期,他便会仔细的阅读整本书,圈出书中的观点,结合当前社会环境加以分析,然后得出结论,例如两年前他觉得捣鼓大米赚钱,去年又觉得承包瓜田地赚钱,到现在,他又觉得只有做食品才能做大做强,总之,以他的话来说,他天生就是经商的料,因为他有敏锐的市场触觉。

    荷东来对他的市场触觉敏不敏锐不感兴趣,他只知道这家伙是误会他的意思了,“你觉得我会跟古惑仔合伙开小卖部?”

    古臣基老实的摇摇头。

    “这就对了嘛。你们古惑仔的优势是什么?无外乎就是烧杀抢夺,**掳虐,既然我选择跟你合伙做生意,那自然是会利用到你们的优势,卖食品,需要烧杀抢夺吗?”

    古臣基又摇了摇头。

    “这不就结了?”荷东来两手一摊,然后从包里拿出两个信封,“这里有两个选择,你随便挑一个,资料跟做法都在信封里面,完事之后,你欠我的三万多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妈的,要他杀人就直说呗,打什么官腔说什么合作做生意?古臣基无比鄙视的接过两个信封,不过杀一个人就可以抵了那三万块,这笔买卖还是挺划算的。

    “没问题,你说别的不行,杀人放火我随便招呼!”古臣基拍着胸脯保证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你可别不照办咯,否则下次我过来就不光是打你屁股这样简单了,按照帮规,是要直接把你大卸八块。好了,等你好消息,拜拜。”

    挥了挥手道别,在雷洛四人的护送下,荷东来潇洒的离开了朝阳路。

    看着荷东来离去的背影,胸中的愤怒让古臣基直接一口浓痰吐地上,嘴里还骂咧道:“狗崽子,等这事了了,看老子不要你的命!”

    骂完这句,心里好受多了,拆开其中一个信封,里面放着一小截绳子跟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涂着红口水正在大笑的女人,照片背面附带着两个地址,一个是京北市的,另一个则是他都不知道的偏远地区。刚才荷东来说过资料跟做法都在里面,那他留下这一截绳子就是提醒他要绑了这女人,而下面留的那个冷门的地址,自然就是要把这女人拐去这个地方。

    搞拐卖,太容易不过了,何况拐卖女人还能挣一笔钱,就这个了!

    古臣基小心翼翼的将照片跟信封收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打开了另一个信封,这个信封里同样也是一张照片,照片后面也附着一个地址,不过这地址却让古臣基有点头大,因为上面赫然留着的是中南海,而信封里还放着一把小刀,那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古臣基杀了这照片上的人,当古臣基将照片翻过来一看,吓得差点没昏过去,因为照片上的这个中年男人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七点黄金档,不是与贫农亲密握手,就是与外国元首热情会晤,老百姓们虽然都认识他,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见过真正的他。

    “狗崽子,我就是再有本事,也没那个胆去杀主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