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六章 凑个热闹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在来的途中,金世龙对这个未来姑爷是充满猜测,作为顾云黛的忠实拥趸,金世龙自然要掂量哪种男人有资格配得上顾大小姐,哪种男人才有资格成为顾大小姐的终身伴侣。所以,当荷东来的脸与他脑海中构想的未来姑爷契合时,他除了不信,还是不信。

    金世龙恨向戴凌红,刚才这小子在电话里口口声声称古臣基要对他们五行帮的未来姑爷不利,所以他连顾云黛都还没来得及知会一声,便带着兄弟杀了过来,可眼下,要他相信这个曾经与他有过口舌之争的小子就是他们五行帮的未来姑爷,金世龙宁肯顾云黛单身一辈子。

    未来姑爷?

    雷洛跟那四个小警员也愣住了,不过说这小子是未来姑爷,雷洛倒觉得是有那么点可能,上次斗殴事件,连邢明刚跟付政委这样的大官都亲自出马来救他,而且当日这小子一句话,就能让他安全的离开,如果是没点身份,没点背景的,敢出这么大排场吗?

    马屁胡同样也有雷洛的觉悟,同时也暗暗庆幸当日审讯之时没有出手对付这号低调的牛逼人物,否则现在只怕这少年只需轻轻动根手指,就能将他人道毁灭。剩下的仨干警也都不同程度的表示自己祖辈是烧了高香,没有得罪到这位姑爷,不求能高枕无忧,至少不用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

    古臣基取下耳后夹着的一根黄鹤楼,旁边的小弟立刻围着手递来火,深吸一口,慢慢吐气。没错,他一直顾忌这小子的原因就是这层身份,上次在可餐秀,戴凌红就是给他说这小子正跟顾云黛热恋,如无意外,毕业之后,两人就会直接完婚。但如果古臣基知道这话的前半部分是戴凌红的误解,后半部分是他的猜测的话,一定会被气到爆血管。

    金世龙的出现倒是让荷东来有些意外,没想到红领带挺有眼力见,看到情况不妥,会懂得立马叫援军过来,便向戴凌红投了些许赞许的目光。

    “哎哟,咱们又见面了。”荷东来微微笑,举着手向金世龙打了个招呼。

    “去你的哎哟,老子叫金世龙!”金世龙脸色很难看,这家伙是不是跟大小姐有一腿他不知道,但如果这家伙真的想上大小姐,他金世龙一定出马打断他的那条腿!

    金世龙的贸然到来,让本来即将激化的场面顿时冰冻到零度,古臣基看了看已没有斗心的小弟们,脸色变得铁青。

    “金世龙,cao你爷爷,你TM过来到底什么事儿?”

    “你妈的嘴巴给老子涮干净一点!老子刚才说了我是过来接姑爷的,你是耳朵被毛塞住了,还是满脑猪屎听不懂人话?”金世龙寒刀一提,直接对上古臣基。

    “喂喂喂,你们别吵啊,我可是来收债的,你要接我,还得再等会。”荷东来笑盈盈的看了金世龙一眼,然后拿着借条又上前一步,“怎么样?你是付现还是刷卡?”

    收债?金世龙满头雾水,这小子是什么人,问古惑仔要钱?

    古臣基目光凶狠的看着荷东来,咬牙切齿道:“要钱没有,要命一堆!有本事你今天把我这边窝给端了!”

    “恩,我被吓到了。”荷东来身子抖了抖,但谁都看得出来那是他装的,十足的演技派,然后他无奈的耸耸肩,对雷洛道:“雷警长,刚才你也听到了,他说要么我们端他们的窝,要么杀他们的人,你觉得哪个划算?”

    要么端窝,要么杀人?还选一个?雷洛四人都傻眼了,就算是端窝杀人,他们四个人也干不动这在场的几十号人呐。

    “小子,你TM别得寸进尺!”

    被一个小少年给逼成这样,古臣基心头实在是憋火,加上此刻头上正被缠着的两圈纱布包裹住的伤口,让古臣基对荷东来更是恨入骨髓,看他的眼神都变得血红血红的,理智也完全被仇恨吞没,什么姑爷,什么大小姐,此时都给他滚到一边,狂怒之下,扑上去对着荷东来就是一拳。

    金世龙本来对荷东来也没什么好脸色,可毕竟此人可能是大小姐的最爱,就算救不了他,也不能够让他伤着,看到古臣基的拳头挥来,条件反射下就举起砍刀,猛的劈下去!

    古臣基压根没想到金世龙会真的抡起砍刀来砍他,等到砍刀挥到半空才知道这在五行帮中有“第一狂人”之称的家伙确实是名副其实,当即就伸回了手,翻转身子往后躲,可收脚时太过慌乱,右脚踢在了左脚上,身子回转一个,当即一个踉跄,若不是他身后的一众小弟适时的做起了人墙,只怕已经狗吃屎的摔在地上,不过他往后这一摔,那一众围护他的小弟则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往后倒。

    “哎哟,哎哟。”

    几十号大老爷们被一个接一个的压滚在地,那造型别提有多难看了,在外面围观的隔壁或者邻街的娱乐场所的小弟都指着这狼狈的场面大笑起来,心里别提多顺气了,谁让你们抢了我们的客源?该!

    以牙还牙本是荷东来最爱做的事,可眼下金世龙替他出头了,他也都懒得再动手,笑笑的向金世龙以示谢意的一抱拳,然后踱步走向古臣基。

    金花花的小弟们在听到未来姑爷的名号之后,基本已经被卸去了战斗力,他们不动手得罪基哥,最多东堂口不混混西堂口,可要是得罪了大小姐的男人,东堂口西堂口都TM是五行帮的堂口,这后果孰轻孰重,他们还是能权衡的。

    所以现在看到荷东来走了过来,本来已经慢慢爬起来的小弟们又再度装作没站稳的倒下,尽量避免与这未来姑爷的正面冲突。

    “小基,考虑清楚没?真的不还钱吗?”荷东来再问了句。

    “还你MB!”不甘心的古臣基在荷东来靠近之际,再度抡起拳头向荷东来砸去。

    “咚!”的闷响声起,荷东来也已五指一紧的反拳击去,两个拳头砸到一起,中间似乎还夹杂着骨头折裂的声音。

    很明显,基哥的拳头比起受过职业训练的荷东来还是差上那么一点点,一拳下来,就见基哥表情痛苦的捂住那只手,而一班手下见到大佬受伤,并没有舞刀弄棒的过去找荷东来报仇,而是个个目光游离的左右摇摆,选择无视,几个坚信威武不能屈的小弟算是比较有良心,骂骂咧咧了几句,可也没有考虑用行动来为基哥泄愤。

    “小基,你别挣扎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钱呐,你躲不掉的。”荷东来真心劝导道。

    “三万多啊,你以为我一个月能赚多少?上面抽水又多,我这个月能多拿到一万都已经算我本事了!”

    这话一出,众兄弟都疑惑的望着古臣基,见自己无意间把话说秃喽嘴,古臣基赶紧收嘴道:“你缓我几日,等我有钱了,再给你送过去。”

    “那可不行,我现在也等着钱用呢。”荷东来表示很为难的问向金世龙道:“按照你们五行帮的规矩,欠债不还钱怎么办?”

    金世龙没想搭理荷东来,不过看到古臣基这霉催的德性,倒也是来了兴致,便答道:“按照帮中规矩,若内部有成员长期拖欠债务不还者,警告一次,杖责三十,警告之后若依旧不归还者,断其四肢,弃之荒野。”

    “恩,先警告,再处罚,这规矩好。那今天这算是第一次警告,杖责三十,那,咱就打咯。”荷东来左右望了一眼,没找到合适的棍子,目光定格在金世龙手里的大砍刀,“把你这刀借我用一下。”

    金世龙一愣,还是把砍刀递了过去。

    苗头貌似有点不对,古臣基撑手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往楼上跑,可突然自己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死死的压在了地上,然后“唰”的一声,他那条自诩时尚的发白牛仔裤就从后被扒拉到双腿间。

    这一幕发生得很突然,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古臣基那白花花的屁股,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你想干嘛?”

    当众露臀,古臣基又羞又急,面红耳赤的拼命挣扎,可无奈荷东来已经一下子坐在了他的背上,任凭他怎样挣扎,也无法遮掩他破成两半还长满疙瘩的大屁股。

    拿刀,脱裤,难不成是要?

    外面的在看热闹,而里面跟着古臣基混的小弟们心都已经凉了半截。

    荷东来高举起锋利的砍刀,淡淡一笑:“既然作为你们的未来姑爷,也算是你们帮中体制内的人,那就用帮规来解决吧。”

    话音刚落,手上的砍刀便迅速落下,不少小弟也同时闭起了眼,不忍看到基哥的小基基被当街斩首。

    “啪!啪!”

    清脆的拍打声不绝于耳,闭起眼的小弟们听到这声音都慢慢的睁开了眼,只见荷东来正横着刀身,左一下,右一下的打在古臣基的屁股上,每打一个,他的屁股就会留下一个红红的刀印,不一会,本来的白花花已变成红彤彤。

    “记得欠债要还钱,记得欠债要还钱……”

    每打一下,荷东来还一边“好心”的提醒,这场面俨然是家长在教训不听话的孩子,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再次被雷。

    谁都不曾想到事件会发展到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雷洛没有想到,古臣基没有想到,金世龙更是想不到。荷东来这一次次的一起一落,一次次的清脆于耳,不仅冲击着古臣基的心,更是让那帮对古臣基寄予了厚望的小弟们心凉到了极点。

    人的心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本来已经是哀莫大于心死了,可当心真的死到最低点,偏偏就能来个触底反弹。一众小弟由刚开始的畏惧,到目睹了自己的大佬被人如此羞辱,心中本已经熄灭的火蹭的一下猛燃起来,甚至于比以前更烈。三十次起落之后,这一众小弟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大喝一声,悲愤的就要过来跟荷东来他拼命。

    “哟,大晚上挺热闹的嘛,我刚好也来凑个热闹。”

    可关键的时候,一个慵懒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使得这一众小弟的动作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