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四章 别想离开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作为五行帮的直属分堂口,古臣基一直坚信,只要不是眼睛瞎到极点的人,是不敢来招惹他们的,而金花花卡拉OK厅也确实如古臣基想的那般,从开张开始,一直顺风顺水的经营至今,除了偶尔一些在帮里的身份地位高过他的领导下来这里找乐子,他要低眉顺眼的装孙子之外,其余时间,古臣基都像是朝阳路的老大,无人敢惹。所以在他听到手下慌慌张张的说有人砸场子的时候,第一时间并不是气愤紧张,而是望着戴凌红笑了起来。

    作为一个发展成熟的帮派,算得上是个小头目的基哥相信,现在的五行帮不必亲自砍杀,不必亲自出马,单凭名头,就有足够震慑住外界的能力,这也使得古臣基在这一带一直过得是自由自在,惬意非凡。

    “敢到我这里来砸场子,那小子肯定是不简单!”古臣基说这话的时候并无褒赞之意,尽是浓浓的轻视。

    “不,不基哥……”

    进来报告的小弟正要解释,就被古臣基不耐烦的打断:“行了,既然是过来送死的,那我就成全他!小红,走,咱们出去会会这人,哈哈哈。”

    狂笑一声,古臣基拉开包厢门走了出去。

    金花花卡拉OK厅共有两层,下面是大厅公唱区域,二楼则全是包房,这样的规模在十年前也称得上是大手笔。刚走出包厢,古臣基就听到楼下乱糟糟的一片吵杂,灯光也是大亮,立刻加快脚步,从楼上走了下去。

    目光穿过楼梯间,刚才还在楼下唱歌的人已经离场了,整个一楼黑压压的挺了好几十号兄弟,他们正堵在门口,似乎是在阻止谁的进入。

    “怎么回事?”

    宏亮的声音响起,刚才还围簇成一堆的古惑仔刷的一下让开一条通道。

    古臣基上身着紧身黑色长袖T恤,下身穿褶皱泛白牛仔裤,脚丫子夹着双拖鞋,脖子上挂着一条巨粗的黄金链子,他本是一脸嚣张外加不屑的朝着肇事者这边走来,可是当他的一众小弟为他让开一条道让他看清过来挑事的人是谁的时候,刚才还胜券在握的表情荡然无存,心猛的一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铁青。

    古臣基原本以为,过来砸场子的不过就是一些在别区混得不咋地的小混混因为眼红妒忌不平衡才过来滋事挑衅,对付这样的人,他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吩咐他手下的小弟一哄而上群扁之便可,他哪里会想到,过来的会是一顶顶镶嵌警徽的大盖帽。

    “基哥,是警察,警察上来查……”

    刚才那个急慌着进来报信的小弟紧随着跟了出来,本想提醒古臣基小心,可出来才发现两边的人已经交上锋了。

    古惑仔跟警察自古就是天敌,但说到古惑仔真的是有多怕警察,这还有待商榷。出来混的,就做好准备迟早有一天会因果报应的蹲进局子里,心里早就踏实的埋下了伏笔,不管是这个总是传话传不清楚的小弟,还是现在这一群围在一起准备随时干架的兄弟,他们都有这个觉悟,而身为这金花花卡拉OK厅的掌柜兼一干小弟老大的古臣基,觉悟更是不低。

    老大出现,众小弟更是个个摆出狰狞的表情,同时往前再踏了一步,要将这帮过来的警察彻底逼出门去。

    “我说,你TMD过来干什么?我这里关你P事啊?”古臣基怀抱双手,盯着站在最前排的那个一星一杠的警察压根不屑的道。

    那个一星一杠的三级警司被古臣基这句话说得咽了咽口水,顿时语塞。

    “雷洛,带着你的人立马给我滚回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见对方无言,古臣基更是直接下起了逐客令。

    雷洛心头很憋屈,相当憋屈!他好不容易得到一天假期,马屁胡亲自张罗着给他安排了一系列精彩的夜生活,可是一个如催命符的电话让他立刻回了岗,带着在派出所值班的所有干警,直接就冲往了这里。

    牺牲大好春宵出警办案,竟然还要被一个小混混冷嘲热讽,雷洛的脸刷一下气得发红,怒喝道:“你再说一句?!”

    “再说就再说,”古臣基嘲戏眼神往身边的小弟扫了一眼,小弟们也跟着哄笑了起来,“你TM一个淀海区校派出所的小警长,这大晚上咋咋乎乎的跑我这城西区规管的辖区来,算是怎么回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狗拿耗子那个什么来着?”

    “多管闲事!”

    众小弟口径一致,分贝巨大的齐声喝道。

    古臣基说得没错,内西直门确实是属于城西区的管辖范围。

    “是有人在我们派出所报警,我们才过来处理的!”

    身为警长的雷洛自然不能输掉气势,也毫不示弱的摆出理据道。

    跨区出警,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只需要在出警之前跟本区的负管警局打个招呼便可。

    “是吗?”古臣基刚才还扬起的戏谑眼神瞬间一沉,恶狠狠的瞪着雷洛道:“那,你告诉我,是哪个白痴家伙跑去你们地盘报警的?”

    雷洛很郁闷,因为这个报警的家伙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随雷洛而来的马屁胡也被今晚这莫名其妙的出警搞得茫然一片,本来已经走到“小甜甜”的家门口了,可雷洛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立刻大变,拉着马屁胡就往警局跑,五分钟之后,就带着所有在派出所值班的干警冲到朝阳路这边来,现在他们这方只有五个人,却要面对对方几十号人,光是听数字,都让他双腿怵得发颤。

    “今晚你要是不把那个报警的当事人给我带过来,你们就别想离开!”古臣基呼喝着下了恐吓令。

    “对!别想离开!”

    几十号人往内围拢了一圈,又往雷洛他们逼近了一步。

    雷洛咽了咽口水,手心额头都是汗,心里那个苦那个悲,这不是把他往绝路上逼嘛?不是说会没事的吗?只需要他出警就可以了吗?可现在他该怎么解决这几十号人呢?雷洛脑袋疼,疼得耳朵都微微耳鸣了。

    身后的四个干警都不由自主的握住警棍,同样满头是汗。

    在朝阳路吃瘪的警察不在少数,何况还是淀海区的警察,就算是死在了这里,恐怕也没人会知道。

    战事一触即发,就如弓箭已被拉至满月,上弦的箭已不得不发。古臣基冷笑的看着满头冒虚汗的雷洛,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今晚就让你们警察看看我们的厉害!

    “哎呀,不好意思,路上塞车,来晚了,来晚了。”

    正在这紧张的时刻,一个面带微笑的少年拨开外面围观的人群走了进来,直接走到嚣张跋扈的古臣基面前,“小基,你刚才不是在问是谁报的警吗?现在我告诉你,就是我。”

    古臣基望着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脸色变得像是吃了牛屎一样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