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三章 咱们兄弟心连心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轰——”

    引擎轰响,一辆黑色跑车如箭般从后面射了上来,轻而易举就超过了正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的顾云黛。

    “MD,连姑奶奶的车也赶超!”

    顾云黛怒骂一声,歪着脖子夹起电话,双手灵活操纵方向盘,将油门踩死,车子猛的冲了上去。

    “喂喂喂,小妞,你可小心点,大晚上的别出什么事才好。”电话那头的荷东来自然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好意提醒一句。

    “呸!姑奶奶我技术好着呢!”

    话还没说完,顾云黛就吓得猛踩起刹车,刚才她太着急赶超了,都没注意到前面是个大弧度弯道,这么一冲,差点撞到车道两旁的护栏上。好在她技术过硬,立刻反打方向踩刹车,车子这才一个甩尾,只是轻轻蹭了护栏一下。

    哐!

    这一声也自然从电话这头传了过来。

    “顾云黛,你没事吧?”

    顾云黛嘴角一歪,“怎么?担心我?”

    荷东来倒也没解释,“是啊,我担心你死了没人告诉我古臣基的电话呢。”

    “姓荷的,你给我去死!”顾云黛暴怒的骂道,若不是这个时候她正全神贯注的追赶着前面的跑车,以她的脾气铁定把手机从车窗给扔出去。

    “行了,别废话了,快把古臣基的电话给我。”

    “我不知道古臣基的电话,就算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前头那辆黑色跑车的车灯已出现在视野之中,顾云黛心头一喜,拿起电话说了句“我只知道他在朝阳路混的,你自己慢慢去找吧!”然后便把电话扔到一旁的副驾驶座上,专心致志的追赶起前面那欠扁的跑车。

    疯女人!

    荷东来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虽然没搞到古臣基的电话,但至少知道了他的地盘,现在也才九点多,缤纷多彩的夜生活才开始,荷东来决定亲自去朝阳路走一遭,试着把古臣基找出来。

    西直门,朝阳路。

    这个著名的“发廊足疗一条街”,算得上是京北城最乱的地区。

    金花花卡拉OK厅是一间中档规模的娱乐场所,就开在朝阳路中段,虽然门面不算大,规模不算宏,但识货的人都会不远万里的找上门来,因为这里前靠洗脚城,后依按摩房,在里面唱歌唱累了,顺便叫上几个外卖美眉过来搞搞按摩,玩玩洗脚,岂不是快哉?

    除了是朝阳路的镇路之宝外,道上混的人都知道金花花卡拉OK厅是五行帮在西直门的一个堂口据点,五行帮不但控制着朝阳路的服务业,西直门地区运营的大量黑车、黑摩的也都由他们直接操控,可以说五行帮垄断了西直门地区的所有娱乐场所以及物流服务。

    而负责金花花卡拉OK厅这个堂口的老大正是之前出现在可餐秀,并与荷东来其了纠葛的古臣基。

    在金花花卡拉OK厅的一件豪华包间里,头上缠了两圈纱布的古臣基正横卧在沙发上,左右两边分坐了一名穿着暴露的小姐,正左一口右一口的往他嘴里喂着切成块的苹果。

    几乎是同一个地方被玻璃瓶子连续砸了两下,古臣基基哥当时差点就翻白眼撅过去了,好在他命大福大,在血流光之前找到了少堂主,这才使得他没有因公殉职,还得到了堂主的嘉奖,特批这个月减免收取他们堂口百分之二十的保护费,虽然百分之二十不算多,但蚊子肉也是肉啊,所以基哥今天特别得瑟,时不时摸了摸鼓起的下身,颇为得意。

    不过想到那个砸了他俩瓶子的小子,基哥又不是那么爽了,心头盘算着等找个机会,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小子给挖出来,然后绑在柱子上,让他的小弟一个接着一个的抡他!

    “基哥。”

    戴凌红毕恭毕敬的走了进来,胳肢窝里还夹着一本黑色记事薄。

    古臣基挥了挥手,两名小姐便知趣退下。

    “基哥,这是本月的账目,请过目。”

    古臣基嗯了一声,颇为大气的接过账簿,粗略的望了一眼,这古臣基连小学都没毕业,除了认识0到9十个数字之外,这本子上记载的都看不懂。不过在小弟面前必须维护做大佬的尊严,就算不懂,古臣基还是仔仔细细的把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挨个看了一遍,确认没有把1写成2,没有把2写成3之后再交还给戴凌红。

    “小红,做得很好。”古臣基摸了摸裤兜,满意的道。

    太阳穴两边的青筋鼓了鼓,小红,小你妹的红,戴凌红暗骂了一句,随后道:“那基哥,这个月会不会多给兄弟们分一些花红?”

    “花红?”一提钱,古臣基就立马翻脸,“现在西直门几家卡拉OK厅,就咱们金花花还亏损着,我正愁着怎么向上头交代,你们竟然还来问我要花红?”秉承着打一耳光揉一揉的原则,古臣基又缓了缓语气道:“现在咱们正处于困难时期,要求不能那么高,你让兄弟们再熬一熬,等下个月有了余钱,我一定给兄弟们发奖金!”

    说是这么说,最后还不是全进了你的腰包?戴凌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因为之前办事不利,他戴凌红也不至于被下放到古臣基手下。

    古臣基也不是蠢货,知道着戴凌红是堂主直接派下来的,虽然派下来之后要认自己做老大,但对于这个曾经是堂主的人,古臣基偶尔还是会顾忌到他的感受,“小红啊,你从上面下来不久,不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啊,咱们这个堂口当年在西直门这片是最细最不起眼的,多亏了我,哦不,我们这一班弟兄们,才把金花花卡拉OK厅发展到如今规模,其中的辛酸,你是不知啊。就拿这次的事来说吧,少堂主失踪,咱们烈火堂出动了下面十三个堂口的兄弟,最后还不是咱们找到了?为什么别的堂口的人都找不到,只有咱们堂口的人找到呢?这就是配合呀!就是咱们兄弟心连心呀!”

    古臣基继续拉扯一些恶心肉麻的话,不过戴凌红压根没听到耳朵里去,直接打断了他:“基哥,不过貌似现在这事出了点岔子。”

    “岔子?这事能有什么岔子?”基哥满脑子都是他鼓鼓的荷包,根本没当回事。

    “我听说,少堂主被抓到局子里去了。”戴凌红凑到古臣基耳边,小声道。

    “什么?”古臣基闻言色变,“少堂主进局子了?”

    “我一在局子里当差的兄弟说的,听说是淀海区的副局长亲自出马抓的人,好像是少堂主找人轮了中华大学的教导处主任。”戴凌红继续说着打听来的消息。

    “你MB,中华大学的教导主任不是那区局长邢明刚的女人吗?少堂主疯了吧?轮条子的妞?”古臣基有些不可思议,虽然心里还是暗暗感叹了句虎父无犬子。

    “谁知道呢?”戴凌红装着无意道:“这件事我是听那兄弟说的,现在堂里应该没几个兄弟知道这事,基哥,你说如果你有办法把少堂主从局子里弄出来,这可是立了大大的功劳,到时候堂主没准把整个西直门区的堂口都让你负责了!”

    古臣基舔了舔嘴唇,这事确实诱人,不过他要是有那个本事,也早就爬上去做大了,不过在小弟面前依旧不能丢面子,古臣基拍拍胸脯道:“这事,我一出马,绝对的小菜一碟!小红,你小子不错嘛,这事没有告诉别人吧?”

    戴凌红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手拱成了喇叭对着古臣基的耳朵道:“这事,我一般人不告诉他。”

    说完,两人便互相的会心一笑,不同的是,戴凌红是不屑的笑,而古臣基是可惜的笑。

    叮咚,嘭!

    外面突然响起吵杂声,古臣基与戴凌红正要出去看个究竟,只见一个小弟未敲门就冲了进来,慌慌张张的道:“基,基,基哥,外面,外面有人砸场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