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二章 黑珍珠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不是听到这个麻木冷漠到无人性的声音,荷东来还真把答应过顾云黛的事给忘了。

    内心小小的鄙视了一下自己,没把美女的嘱托当回事稍微内疚了一下,心里也顺便向顾云黛说了句对不起,然后给屋里的哥几个找了个招呼,拿着电话出了寝室。

    “这东子秘密电话挺多的啊。”王磊舔了舔指尖,跟其他几人说道。

    舒杰诡谲的一笑,眯着眼把几个人头拉了过来,神兮兮的问道:“这么偷偷摸摸的,东子该不会是搞外遇了吧?”

    “搞外遇?”听到这爆炸性的新闻,王磊的耳朵立刻就尖了起来,“你知道内幕?”

    “得了你们几个,别瞎猜猜。”林旭往嘴里塞了条肉丝,扯过一张纸巾擦擦手,“感情问题属于别人的私事,你们俩大老爷们别那么八卦。”

    孙志博也呵呵的接嘴:“大家同一屋檐下,关心一下也实属正常。”

    林旭抛了个白眼过去,“有那闲工夫,你们还不如把自个儿的单身问题解决下。”

    王磊丧气的叹了口气,“这我还想呢,可咱们中大出了名的男多女少,阴阳失调,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又都跟东子搞上了,你叫我们几个怎么不哀怨?话又说回来,上次那个疯丫头陈白鹭不是嚷嚷着要让东子过不安生吗?怎么没动静了?”

    “听你这意思,好像是期待那丫头过来找东子的麻烦?”林旭幽幽的盯了王磊一眼。

    “上次听那女的的择偶标准,我的亲娘嘞,能满足她那条件的还真是个极品人渣,那姑娘可是铁了心的想往火坑里跳啊!”舒杰也啧啧的感叹着接了句。

    “看那女的在课堂上那么跟班主任较劲,我还真以为是个疯子呢。不过,”闷骚货孙志博在此时露出淫邪口水状,“你们有没有觉得咱们班的班主任很正点?”

    “正点!绝对正点!”王磊跟舒杰同时竖起了大拇指,脑海里还回绕着沈溪柔的圆臀一扭一扭的模样,眼睛嘴角同时冒光。

    看不下去这仨猪哥发春,林旭狠狠的给了仨一人一个爆栗,“吃你们的吧!”

    “哟,装正经呢?这年头,不对女老师抱点幻想的男学生,要么不举,要么取向有问题,林旭,你是属于哪种呢?”王磊阴阳怪气的笑问道。

    “王磊,你怎么说话呢?谁说林旭不举取向有问题了?你没听到昨晚他做梦时一声声‘美女,美女’的哀嚎吗?”舒杰也开始挤兑起林旭来。

    “林旭应该是想一直保持处男的圣洁,准备在新婚之夜才献给他心里那个冰山女神。”孙志博再次闷骚接话。

    三人欢愉的说着,全然没注意到一直没吭声的林旭,当他们感觉到四周弥散出浓浓的杀气时,罪恶之手已经伸向他们的颈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出一阵咔吧咔吧的声响。

    “啊!!!”

    凄厉的嚎叫响彻天际,连正在门外说电话的荷东来也吓得手里的电话差点掉地上。

    掏了掏耳朵,确认没事,荷东来才拿起电话道:“把你查到的情报说一下。”

    “是。”电话那头的冷漠女应道:“根据我们手头上掌握的信息,当晚袭击你们的人应该是由桂丁虎指使的。”

    “瞎眼虎?”听到桂丁虎这个名字,荷东来下意识的就喊出了这个名字。

    冷漠女沉默了一秒钟,然后道:“桂丁虎曾经在一次火拼事件伤了一只眼睛,后来也是有了瞎眼虎这么个叫法。”

    没想到那个摩托男没有骗他们,人果然是这个叫瞎眼虎的人派来的。

    “这个瞎眼虎是什么来头?”

    冷漠女道:“桂丁虎,男,汉族,辽宁人,生于1967年,中专学历,五年前来京发展,现在是新安集团中层。”

    “新安集团?”

    新安集团,这个旗下有着新安网络通信公司,新安酒店企业有限公司,安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新西北矿物有限公司等等子公司的企业集团是京北的纳税大户,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国优秀企业”,旗下每一间公司的资产都是天文数字。如果荷东来记得没错的话,01年在京北市崛起的,将长堰街那一片改建成大型购物中心新安地产就是这新安集团旗下的子公司。

    不过一边是为国家增加税收的良民企业,一边又是专搞歪门邪道的黑社会组织,这么一正一邪,一白一黑的两个团体,会因为什么原因杠上?

    想那顾云黛在听到摩托男说出虎哥这个名字后脱口而出便说出了瞎眼虎的名字,这其中究竟有何恩怨,作为当事人的她一定清楚。

    虽然荷东来很想直接就问这个冷漠女,新安集团跟五行帮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会让一个白道商人大着胆出手去干掉一个**千金,不过想到这个人是荷国栋介绍的,他还是不想留下太多他在跟黑社会打交道的线索,所以便收住了话,点到即止。

    “对了,怎么国庆节你们都不放假?”心念一起,荷东来立刻就换了个话题。

    兴许是荷东来转换话题的速度过快,电话那头愣是半天没有回音,直到三分钟之后,才听到冷漠女来了句:“我们的工作不分节假日。”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很蠢,但荷东来还是问了,“你们是什么部门?”

    “无可奉告。”

    意料之中的回答。

    “那你怎么称呼?不可能以后咱们联系的时候我总是喂喂的叫你吧?”荷东来厚着脸皮又问。

    “无可奉告。”

    “这是你的名字?”

    “……我的代号是黑珍珠。”

    “黑珍珠?好名字。”荷东来呵呵一笑,顺便调侃了她一句,“珍珠妹妹,多谢你提供的情报了。”

    电话那头只是沉默着。

    “好了,我也不逗你了。”这冷漠女声音冷漠,连性格也是难起一丝波澜,再逗她也不会有趣味,荷东来也感觉到一丝无趣,“珍珠妹妹,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帮我查一下。”

    “荷公子请说。”

    “我想你帮我查出天上客这间会所的幕后老板是谁。”

    天上客这件事就像麻雷子一样搁在荷东来的心上,时时刻刻让他难以安然,赵心如的出现,让荷东来明白了自己对荷国柱的那股怨念,他是恨,恨荷国柱对连少婷的不忠,恨他对连少婷这十几年的冷落,但一事归一事,看着这个挂名老爹死,他确实是狠不下这个心,再者,荷家几兄弟的权势地位层层相扣,很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层紧密的关系网其中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造成荷家金字塔的溃塌。

    “我想你尽快给我答复。”荷东来做出了补充,五个月的时间弹指一挥间,必须要加快进度了。

    “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跟黑珍珠结束了通话后,荷东来立刻拨下了一串号码,当他把听筒放到耳边的时候,竟然感觉到自己莫名的兴奋了起来。

    “喂,顾云黛,我是荷东来。”

    顾云黛正畅快的开着新买的跑车惬意的奔驰在快车道上,听到电话里头那个冤家的声音,眉头一皱,“找我干嘛?”

    “找你要一个人的电话。”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要我给就给,我不是很没面子?”顾云黛冷哼一声,怪腔怪调的道。

    打这个电话,荷东来就已经做好了跟这傲娇女无聊对话的准备,虽然打口水仗很无聊,但荷东来却来起劲来,听到呼啸的风声从电话里传来,荷东来调侃道:“顾云黛,如果你不怕你现在骑着的座驾在几分钟之后又被射成马蜂窝,那你尽管得瑟。”

    “哼!别拿这事来威胁我,每次都玩这招,累不累啊你?”嘴上虽然硬着,但心里还是有些犯怵。

    “招不在新,管用就行。古臣基是你手下的人吧,把他电话给我。”

    ************

    昨天家里水管爆了,笔记本泡水里了,存稿那些,唉,后果大家也应该想到了,啥都不说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