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一章 男人之迷人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熙熙攘攘的车道,密集得连个能插人的缝都没有,司机正精神力高度紧张的开着车,冷不丁的看到一个人突然冲了出来,吓得他立刻踩死刹车,迫使飞驰的车子立马停住。

    嘎吱!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夜空,四股白烟从车底冒起,因强烈摩擦而发出的焦糊味也弥散了出来。

    咔嘭!

    前面正在行驶的车辆突然停下,后面跟着的车也刹不住车的冲了上来,一辆辆车子头尾相撞,转眼间就追尾了七八辆,喇叭声响成一片。

    “疯小子,你在干什么?”

    姜薇仪甩掉手中的半截烟,赶紧跑了过去。

    荷东来依旧保持着双臂伸展的动作,眼前乱糟糟的场景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姜薇仪急跑的冲到他的面前,因为穿着高跟鞋还刹不住脚的差点扑倒在他的怀里,不过现在的姜薇仪根本顾虑不到那么多,一心只想着把这个小疯子快点拖到马路边上来。

    七八辆车撞在一起,撞成了一条弯曲长蛇,车主们怒不可遏的开窗出来大骂,如传递一般从后至前的传了上来,最后全部汇集到始作俑者突然刹车的出租车司机这里,气得那个本来就有些干瘦的中年人青筋都爆出来了。

    “我cao你大爷,你眼瞎了,怎么走路的?”干瘦的司机怒气冲冲的从车里走下来,一副要把荷东来活吃的神情,后面追尾的司机们也一个跟着一个的下车过来,为他们车子讨要赔偿。

    荷东来像奸计得逞一般冲着姜薇仪得意一笑,让姜薇仪不解的一愣,随后就听到这个疯小子一本正经的说了句现在有车可以载你回去睡觉了,让她差点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这个疯小子不要命的冲进车行道,就是为了给他拦下一辆车来送她回家?

    出租车里的乘客也跟着走了出来,发生如此严重的连环追尾事件,看来一时半会也处理不完,趁着出租车司机下车讨要说法,那乘客鬼祟的车里钻出来,混进了人行道,省下了计价器上显示的五十一元人民币。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一肚子火气,姜薇仪冲着荷东来怒吼道:“你是不是嫌命太长,活得不耐烦了?要想死的话直接上高广中心去,从那上面跳下来才叫一个爷们!”

    “不去,我还没活够呢。”

    荷东来死皮赖脸的来了句,顿时就把姜薇仪的满腔怒气全部浇灭,望了一眼来势汹汹的出租司机,无奈的问道:“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荷东来二话不说的就走到出租车司机面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接着就见这个司机往后看了一眼上前讨要赔偿的车主们,从荷东来手里接过一样东西之后,便乖乖的回到出租车上开着车到了姜薇仪的面前。

    “车有了,你的愿望实现了,可以回家睡觉了。”荷东来绅士的为她拉开车门,笑眯眯的道。

    “你怎么?”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荷东来就摆平了要过来拼命的出租车司机,这让姜薇仪很是吃惊。

    荷东来呵呵一笑,“别问那么多了,快上去吧。”说着,就推她进车,出租车当即发动,扬长而去。

    虽然姜薇仪不知道荷东来到底用了什么办法,但是通过车后窗,她清楚的看到在荷东来一番话之后,那群讨要说法的车主纷纷上了自己的车,然后驾驶起他们各自的座驾离去,三分钟之后,堵成麻花的交通便完全疏通了。

    真正迷人的男人不只在于他的帅气,不只在于他的多金,也不只在于他的体贴,而是在于在有任何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能够冷静沉着的提出解决方案,拥有处理能力的男人。很明显,荷东来就是属于这种帅气,多金,体贴,又能解决突发事件的男人,所以他是迷人的,所以他让姜薇仪有了心跳加速的感觉。

    等回到了酒店,宴会已经接近尾声。对于自己仅穿着衬衣回来,又消失了一段很长的时间,荷东来给出了他本想去买一套干净衣服,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家合适的店子,最后只遇到一家干洗店,便将西服丢在那里干洗之后再去取的解释。

    荷国梁已经先行离席,在离开之时他从连少婷那里要了荷东来的电话,并也留了一张自己的名片给荷东来,说是以后可能有事要商量。新郎官汪子嘉喝得是云里雾里,许岚便让汪子雨便掺扶着他先撤去了今晚洞房的酒店,春宵一刻值千金,主角都已撤退,满座宾客也没理由留在这里耽误新娘与新郎欢聚的时刻,便也依次散去。

    在招呼着宾客离场之后,汪德涵邀请荷国栋这个今天才结成的新鲜亲家去他家杀两盘象棋再回去,手痒难忍的荷国栋也就带着孙碧芸坐上汪德涵的车走了,连少婷晚上依旧住在荷国栋家里,荷英英连夜赶回深城,荷苇苇,荷芹芹也是各回各家,荷东来想回学校去看看林旭他们,晚上就在学校住,在回学校之前吩咐酒店打包了几个菜,给林旭他们带回去。

    还没走到1843的寝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林旭霸气十足的一声吼:“哈哈哈,你们死定了,老子是三同!”不用猜也知道,这四条货又玩上诈金花了。

    现在的战况进入白热化阶段,林旭,王磊,舒杰,孙志博四人面前分别摆着三张没揭开的牌,他们中间摆着一堆由角票堆起的小山丘,四个人饥渴的盯着面前这堆总金额最多不超过三十的角票,大气都不敢出。

    诈金花的暗牌打法,在不看牌的情况下投注,输赢都是双倍。现在四人皆是暗牌,自然是紧张到死,完全是听天由命。

    “开!”

    林旭指着王磊一声喝,然后帅气的翻开自己面前的三张牌——JQK,三张红心,同花顺!

    “哈哈哈,虽然不是三同,但也是排行第二了,钱是我的了。”林旭说着就要把钱往自己这边揽。

    王磊眉毛一棱,“我还没开呢,赢什么赢?”接着,三张牌一翻,大笑者立马变成了他,“哈哈哈,我才是三同!我才是!”

    林旭的脸当即垮了下来,“这TM都可以?”

    结果自然不用猜,最大的牌握在王磊手上,这一把的胜利者自然是他,数着面前一堆角票,王磊笑得合不拢嘴。

    “哥几个,学校可是严禁黄赌毒,你们要不要玩得这么夸张啊,我在楼梯口都听见你们嚷嚷了。”荷东来提着一个大塑料袋,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东子,你怎么回来了?”虽然输了钱,但看到荷东来,林旭还是很高兴的。

    荷东来将塑料袋打开,将里面堆放的四个饭盒摆了出来,“我带了些好吃的过来,来,尝尝。”

    “真香!东子你真够哥们的,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饿了。”王磊不顾形象的舔了舔嘴唇,打开饭盒就伸手去抓。

    四个饿死鬼玩了一下午的扑克,连晚饭都忘了吃,受到菜肴香味的鼓动,才意识到腹中有多么饥渴,根本顾不得去拿筷子,直接的用上手了。

    “香,真香!可有肴无酒,遗憾呐。”舒杰舔了舔手指,无不可惜的道。

    孙志博抓起一张卫生纸擦了擦,打开柜子捣鼓了半天才找出一瓶经典的红星二锅头摆到舒杰面前,“喝!”

    “二锅头?”王磊双眼冒光,重口味的湖北人怎么可能错过二锅头这种刺激的玩意,当即扭开瓶盖咕噜就是一口。

    “孙志博,你小子太不够意思了,竟然偷偷藏了好久不拿出来给哥几个分享,我们鄙视你!”林旭从王磊手里抢过二锅头,仰头也来了一口,“嗯?怎么这酒的味道有点怪?你是不是买到假酒了?”

    “嘿嘿,我好喝一口,可酒量却不咋地,总是一口倒,所以每次买了酒我就倒半瓶,再掺半瓶白开水进去。”孙志博老实的道。

    “暴殄天物!”三人忍不住齐喷他,幸好他倒的只是半瓶二锅头,要是他拿出来的是瓶XO,这三人一定去扁这败家子一顿。

    在荷东来正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时,手机却响了。

    “喂?”

    “荷公子,上次你让我帮你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