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七章 挖人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杰伦,台湾华语流行歌手、着名音乐人,是2000年后亚洲流行乐坛最具革命性与指标性的创作歌手,唱片在亚洲的销量超过2700万张,有“亚洲流行天王”之称。他突破原有亚洲音乐的主题、形式,融合多元的音乐素材,创造出多变的歌曲风格,尤以融合中西式曲风的嘻哈或节奏蓝调最为着名,可说是开创华语流行音乐“CHINA风”的先声。杰伦的出现打破了亚洲流行乐坛长年停滞不前的局面,为亚洲流行乐坛翻开了新的一页。

    这是十年后,主流媒体对于杰伦的一致评价。

    2000年11月13日,一张名为《JAY》的国语专辑横空出世,就是这张专辑在亚洲掀起了一股R&B的飓风浪潮,使得一个名叫杰伦的小子走进人们视线,使得众多歌星也随即纷纷效仿。而后,杰伦又凭借自己对音乐的领悟力,在R&B曲风中融合了极富特色的CHINA风,其独特的音乐素材、特殊的歌唱技巧以及强大的歌词创作团,为他形成一种强烈的个人风格,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词曲原创人在华人音乐界的空间。

    除了改变亚洲音乐界格局之外,杰伦也是台湾艺人吸金榜上霸居榜首的常客,这样的人绝对是荷国梁发展台湾地区新人的最佳选择。

    现在是2000年10月1日,距离这位未来的亚洲小天王发碟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荷国梁如果想要入手,只有这一个月时间。

    “阿尔法公司?”荷国梁想了想,“不就是吴明宪开的嘛?那么个渣渣小公司,能有什么好资源?”

    吴明宪,台湾着名综艺大哥,前世荷东来也看过一些他的节目,杰伦便是吴明宪一手培植出来的,后来每每采访的时候,杰伦都经常提起他的恩师吴明宪,说如果没有宪哥,就没有他今天的成就。

    “二伯,你想不想培养一个亚洲天王出来?”荷东来没说二话,直接问道。

    亚洲天王?荷国梁眉毛一掀,香港有个四大天王,虽然名声是挺响,但说到影响力方面却还是局限于本土,要说培养一个能在整个亚洲都有号召力的人出来,那荷国梁还真有想过,韩国的李秀满都有野心让一个叫宝儿的小姑娘为他开阔海外市场,他荷国梁怎么就不能铸一个亚洲天王出来?

    “别说是亚洲天王,就连世界天王我都想搞一个出来!”荷国梁满腔激动,眼神灼灼的道。

    荷东来嘴角勾笑,“那就得了,只要你签了杰伦,我保证你在两年之内看到成效!”

    如果说第一张专辑《JAY》只是R&B风格的音乐在市场试水的话,那第二张专辑《Fantasy》则是真正获得市场回报的一张了,这张专辑在2001年一经推出,几乎是火遍全台湾烧红大陆,荷东来还记得当年他们计算机系的男男女女几乎是人手一盘杰伦的磁带,天天播,日日放,就连校园广播播新闻的时候,都拿着他的歌当背景音乐,也是这张专辑将杰伦推到小天王的宝座上,让他真正意义的红了。

    吴明宪的阿尔法公司也因此鸡犬升天,利润翻番,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变成了颇有名气的唱片公司,才有了资金推出后来一系列的新人。

    十年前的唱片业因为香港音乐市场的低糜开始有些渐入颓势,各大唱片公司都不敢贸然投资,只得靠着一些大牌出精选集圈钱,推新人,几乎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可荷国梁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了商机,他相信在这谭死水在他的操控下一定会泛起微澜。

    “此话当真?”自信是可以感染人的,荷国梁原本并没有觉得荷东来可以给他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可看到他此时自信满满的表情,荷国梁竟然有些心动了。

    荷东来道:“绝对当真!如果二伯你觉得我是信口雌黄,我们大可签下一纸契约,如果签下杰伦让你损失了,你损失多少,我赔多少!”

    荷东来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低,保证了只有他跟荷国梁两个人听见。

    “这倒不必。”荷国梁倒很大方,“赚了自然好,赔了也无所谓,就当是帮我的外甥捧了一个朋友,我明天就回台湾去见见这个叫杰伦的。”

    “不过杰伦现在是吴明宪的人,你们宝金丽唱片要签他可能有点麻烦。”荷东来又担心起另一件事,现在离专辑发行只有一个月时间,那这个时候专辑里的歌曲也肯定已经录制完成,如果杰伦在这个时候转投新东家,那这些准备好的曲目势必不能再用,到时候能不能写出跟第一张专辑一样好的作品还是个未知数。

    “这你不用担心。”荷国梁夹了颗花生米扔进嘴里,全然没把这当做个事,“阿尔法就是个小铺面,开着也挣不到钱,我要出钱买,吴明宪也没理由掖着藏着不卖,买下来之后,我就把它整合成制作中心,专门负责这个杰伦新专辑的发行。”

    将阿尔法唱片公司收购,使其变成自己的,就算杰伦要发唱片,那他创作好的歌曲还是可以直接拿来用,

    荷家的人个个都是狠角色,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买断。不过后来吴明宪在利用杰伦把阿尔法做大之后也是将其卖掉套现,虽然现在卖是少赚了很大一笔,但吴明宪也绝对不会亏。

    这就是重生者的优势,先人一步知,先人一步做,能把所有对自己有利的资源牢牢的握在手中,也能在谈笑之间,就改变某个人的命运。

    “二姥爷,你真偏心,一过来就只顾着跟小叔叔聊天,你别忘了,你还有我跟余安潮两个侄孙女呢!”对于荷国梁的一直无视,宁平选有意见了。

    荷国梁跟荷东来聊得正高兴,被宁平选这么一打扰当即皱眉,“你个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我跟你小叔叔是在商量正事!”

    “小叔叔还是个学生呢,你们有什么正事可以谈的?还不如跟我和余安潮两个谈。”宁平选嘟囔了一句。

    余安潮倒是没什么意见,她知道荷国梁他们这个年纪的多多少少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荷家后辈里只有荷东来这唯一一个男丁,荷国梁会如此对其偏爱,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他人也对荷家这一状态早已见怪不怪,都各自的吃着饭,与就近的亲朋聊天。

    此时,一个身着燕尾服的男人挽着一位穿着肉色晚礼服的大眼睛美女缓缓进场,引得全场不少目光注视。

    “那个不是姜薇仪吗?她怎么过来了?”宁平选指着那个大眼睛美女说道。

    整桌人也都循声望去。

    “家宴竟然请些小明星过来,简直是不成体统。”荷国梁鄙夷的道。

    荷东来抬头望去,那个正挽着当红影星姜薇仪的男人不正是他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汪子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