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五章 汪家逸事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今日的天坛,北天门,西天门,东门,南门四大门全部关闭,独开东天门一处。同时,今天天坛也拒对外开放,拒绝任何游客参观,因为今天在这里,将会举行一场前所未有的婚礼。

    三辆婚车缓缓的从东天门开入,沿途也全是军人守岗,防卫严密得可以说是连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这就是邹享宁所谓的低调的奢华,这种婚礼恐怕也只有顶尖的官家子弟才有福消受,荷东来不由的想着。

    荷东来与汪贝子坐在一起,一路上汪贝子都是安静的望向窗外,荷东来也是顾着想些事情,一路走来,两人也没有什么交流。

    婚车开到丹陛桥头便停了下来,三辆婚车的车门同一时间打开,荷苇苇扶着邹享宁从车上慢慢下来。

    红色的地毯延伸铺满了整条丹陛桥,桥的左右分列着两列表情严肃的军人,待邹享宁走了出来,位于桥头的一名头发花白的矮胖男人立刻迎了上去,笑呵呵的挽起她的手。

    不必猜也只知道,这位头发花白的男人正是邹享宁的父亲邹向前。

    邹向前今年已近六十,与前妻育有一子,后与荷苇苇结合,三十七岁喜得爱女,自此之后仕途一帆风顺,步步高升。

    邹向前一直觉得邹享宁的出生是上天赐予他的福泽,所以加倍疼爱,对荷苇苇的感情也多少有些爱屋及乌的成分,因此荷苇苇也很疼惜能维系他们夫妻关系的邹享宁,将所能给的一并都给她。

    “东来,贝子,这次辛苦你们了。”

    邹向前向荷东来与汪贝子道谢。

    汪贝子甜甜一笑,说了几句幸福的吉利话,荷东来也是抱起双拳,祝福邹享宁幸福美满,唐涵涵,钱茵河她们三个更是比较实际,说一会只要记得把花球扔给她们就行了。

    邹享宁左手挽着荷苇苇,右手挽着邹向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甜蜜,沿着长长的红地毯走向通往幸福的婚姻殿堂。

    黑色西服的荷东来挽着白色礼服的汪贝子跟在身后,颇为登对的他们走在一起,倒更像是这场婚礼的主角。至于唐涵涵她们,则是拿着相机在后面不断的照相,至少相片的主角,除了作为新娘子的邹享宁之外,自然少不了她们交口大赞的荷东来。

    走完了丹陛桥,穿出了鎏金宝顶单檐蓝瓦圆攒尖顶的皇穹宇,经过神奇的回音壁,再穿过两扇牌坊之后,便进入了天坛之南的圜丘坛。

    圜丘坛的圆形石坛附近已经布置成了婚宴场地,朵朵粉红的婚球缀满了三层圆形石坛的汉白玉石柱,在第三层的顶层石坛上,一个巨大的拱形花门竖在正中央,一名衣冠楚楚的男子正绅士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他美丽的新娘出现。

    伴随新娘的入场,在场宾客都响起了掌声,婚礼进行曲也随之响起。

    望着站在高处的新郎,藏不住的幸福已经快从邹享宁的眼里溢出来。

    戴着眼镜的汪子嘉儒雅帅气,风度翩翩,有着青年俊才该有的一切资本,单单从外形上来看,与邹享宁相配,着实是有些委屈他了。

    今年二十八岁的汪子嘉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学成归国之后便进入汪氏企业,年纪轻轻的他有着相当敏锐的商业触觉,在进入公司短短五年内就替公司发展了两个大项目,青年俊杰之名,当之无愧。

    当邹向前把女儿的手放到汪子嘉手中,并嘱咐他要一辈子疼惜她的时候,荷苇苇已经难以自持的流下不舍的泪水。

    古人将单数称作阳数,双数称作阴数。在阳数中,数字9是“阳数之极”,表示天体的至高至大,叫作“天数”。古人认为九是阳数之极,表示至高至大,皇帝是天子,也至高至大,所以整个圜丘坛都采用九的倍数来表示天子的权威,有“九五之尊”之意。

    所以,在这九五之尊祭天之地举行婚礼,是不是也代表着,荷家的子女有当世公主太子之地位?

    婚礼采用的是西式,听闻还是专从西班牙大教堂里请来的神父为两人征婚。一段誓词之后,两人交换戒指,伴随着一个深情拥吻,荷汪两家正式联姻。

    “老荷,以后咱们就是亲家了。”本来在江海出差的汪德涵也专程飞回京北参加孙子的婚礼,这位年近八十,但依旧精神爽朗的老人正是汪氏企业的掌舵人。

    荷国栋叉着腰,中气十足的道:“汪老头,我可警告你啊,要是你的孙儿敢欺负我家享宁的话,我荷国栋一定重披战袍亲自过来宰了他!”

    “要宰我孙儿首先得过老子我这关!”汪德涵也挺起腰板,俩老头较上了劲。

    “行了你们俩,大喜的日子说什么宰不宰的。”孙碧芸没少给荷国栋白眼,可这直肠子重火气的老头就是不知道收敛。

    今天过来的都是荷汪两边的家里人,没人外人,没有媒体,场地由军方牢牢把控,保证了所有出席宾客的安全。

    礼成之后,新郎汪子嘉牵着新娘邹享宁的手开始一一向宾客敬酒,唐涵涵钱茵河李长星三位姐妹忙着与荷芹芹,罗亦凡她们聊得开怀,余安潮,宁平选两位年轻人则与汪贝子在一起,专程从厦门赶回来的荷英英,也与老公余必平一起出席了婚礼。

    至于没能赶来参加婚礼的荷国梁,荷香莲,荷国柱三人,也是送来了花牌与相当拿得出手的礼金。

    而荷东来在连少婷的介绍下,与汪家的人也一一的熟悉。

    汪德涵早年丧妻,这么多年来身边不乏主动献身的殷勤女子,下到模特明星,上到名媛政要,汪德涵也乐意游走花间,留下了一段段广为流传的风流韵事,也许是对亡妻难以忘怀,汪德涵虽三十年风流,但却始终未有续弦。

    亡妻为汪德涵留下一子名俊仙,汪俊仙遗传了其父所有的优点,是汪德涵事业上的得力助手,可惜天妒英才,三十岁不到的汪俊仙惨死于一场车祸,幸好汪家列祖列宗庇佑,汪俊仙生前为汪德涵留下了子嘉子雨一对男孙,汪家这才不至于断了香火。

    许岚是汪俊仙发妻,也是汪子嘉与汪子雨的生母,她原本是台湾当红影星,一次宴会与年轻的汪俊仙邂逅,两人一见钟情,三个月之后便嫁入汪家,而后淡出影坛,息影在家,专心做起了汪俊仙背后的女人。

    在汪俊仙死后,许岚更是一心一意抚养两子成人,尽心尽力,无怨无悔,汪德涵对这个媳妇自是没话说,待两子成人后,便将汪氏企业旗下百分之十的股票转到许岚名下,同时也授权她负责打理汪氏,对她多年的辛苦表示感谢。

    所以汪氏一门虽是大家,但家谱比起荷家来可是简单得多。

    “哎哟,我这个老东西不中用了,每次你给我讲你们家有几口人我都脑瓜仁疼。许岚,你快给我拿个本子,我好好记下来,以后免得路上碰着了亲戚还认不得。”汪德涵拍了拍小脑袋,对一旁的媳妇许岚打趣道。

    许岚也顺着公公的话道:“好,等一会我就去给您抄个荷家的家谱来贴您书房墙上。”

    “那倒不必,比如这小子,我就能认识。小帅哥!”汪德涵冲着荷东来竖起了大拇指。

    荷东来谦虚一笑,“汪爷爷你过奖了。”

    “你鼻准丰隆,眉似巨龙,眼神充足,耳大垂圆,绝对的人中之龙的面相!可惜的是我们已经结了亲家,否则我一定把贝子嫁给你!”汪德涵神采奕奕的道。

    不曾想到老一辈的还有如此幽默直爽的一面,看来这个亲结了以后,荷国栋是有伴了。

    “汪老,岚姐,恭喜啊。”

    说话间,一个身材高挑,仪态万千的女人端着香槟过来向汪德涵许岚敬酒,浓妆艳抹之下还颇有几分姿色,不过荷东来总觉得在哪个地方看到过她。

    “心如,今天你也过来了啊。”

    汪德涵端起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许岚也将杯中的香槟喝了一半。

    这个名叫心如的女人嘟着嘴娇嗔道:“荷家办喜事,我怎么可能不出席?莫非汪老你不欢迎我过来?我可不依。”

    “哈哈,哪有的事,办喜事,人多才开心呐!”说完汪德涵将手中的空杯递给侍者,“你们聊着,我这个老的先失陪一下。”然后就跟许岚去了另一边。

    待汪德涵与许岚离开之后,那个女人又充满诱惑的笑望着连少婷,“荷太太,也同样恭喜你。”

    连少婷淡淡一笑,得体的答了句:“谢谢。”

    “这是东东吧?都长这么大了!”这女人注意到了连少婷身边的阳光少年,夸张的惊呼道。

    “东东,快叫赵阿姨。”连少婷依旧笑着道。

    赵阿姨,赵心如?难怪荷东来觉得这女的这般熟悉,没想到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京城第一名媛赵心如!

    说到名媛赵心如,不在京津圈混的人不一定知道是谁,但如果提到十年后差点将国际影星张曼怡逼入绝境的油漆门的赵心如的话,那几乎是人人尽知。

    也难怪荷东来会觉得这女人面熟,油漆门当红的那一阵,他可没少在各大媒体网站上见到这女人,一个半老徐娘整天对着媒体攻击张曼怡,梨花带雨委屈万分的揭发她的种种丑事,如跳梁小丑一般把私人恩怨大摆上台。不过比起十年后的她,现在的赵心如看上去确实要顺眼一点。

    “别叫赵阿姨,把我叫老了,你爸都说我年轻呢,给个面子喊我一声姐姐就行了。”赵心如妖娆的摸摸盘发,语带暧昧。

    这女的话里有话,显然是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