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一章 五个人五条命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疯狂肆虐的秋老虎终于在九月的最后一天稍加收敛,早晨推开窗户,便感觉到一股凉爽的秋风迎面出来,舒神醒脑,甚是惬意。

    1843的各位统一换上了长袖衫,林旭也基本不记得昨天晚上喝酒之后回来在寝室疯闹的事,一切如常,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教学楼,宿舍楼都贴出了通知,十月一日到十月七日是法定的国庆假日,学校放假七天,收假之后,今年的大一新生便会参加新生军训,而军训过后,中华大学,京北大学以及人民大学这三所京城名校将会三校联合举办新生的文艺汇演。对于这班新生来说,十月是个相当繁忙的月份。

    中华大学的学生天南地北的来自全国,所以在这放假的前夕,校方也很体谅学生们归心似箭的心情,在最后这一天也没有安排课程,让学生们也各自收拾着行李,随时可以离校。

    王磊他们在寝室里卖力的收拾着行李,而荷东来则悠闲的坐在床下喝着牛奶,看着经济时报,冷不丁的,裤兜里的手机又乐呵呵的蹦跶起来。

    “东子,放假了没?”

    拿起电话,里面就传来荷国栋那中气十足的笑声。

    荷东来吸了一口奶,“嗯,放了。”

    “那好,一会有人去接你,你就跟着他一道回来。”荷国栋笑呵呵的,像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一样。

    荷东来又吸了口奶,“大伯,国庆节这几天我想……”

    “想不回家?”荷国栋的声音陡然变厉,“你想都不要想!必须乖乖的给我回家来!”

    “呃。”荷东来准备接话。

    “东子,别推脱什么了,你要是不回来,你大伯母非得处分我不可,我又得有几天吃不着肉了。”突然荷国栋又小声小气的向荷东来“哀求”道,听声音是捂着话筒的,估摸着孙碧芸这会就离他不愿。

    “呃。”真是一对老活宝,荷东来汗了汗,只有答应下来,“好,我一会就回来。”

    挂完电话,荷东来转身就迎上林旭的脸,很是歉意的道:“林旭,可能我就……”

    林旭很体贴的道:“没事,这七天大罗就交给我了,你就安心的回家去吧。”

    因为荷东来住在京北,所以之前也就决定在这七假期里由他来照顾大罗,林旭他们都各自回家。可现在荷东来被强令回去,也就没那么自由能去照顾罗詹士,林旭刚才听到了荷东来说话,兄弟有事,他自当挺身出马,所以照顾罗詹士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林旭的身上。

    “林旭,辛苦了,我一有时间就来跟你换班。”林旭对兄弟确实没得说,荷东来颇为感动。

    “东子,还有我们呢。”

    话刚说完,王磊他们这边也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向荷东来说道。

    荷东来原本就没想让王磊舒杰他们帮手,一学期难得放个假,大家又都思乡情切,他实在是没办法要求什么。而且,论起关系亲疏来,他们也要远一些,强人所难的事,荷东来是不会干的。

    “你们几个也要留下来?”林旭半眯着眼,很是怀疑的道。

    舒杰把打包好的衣服又翻了出来,“咱们1843,五个人五条命,兄弟有难,四方支援。照顾大罗的事,我们也有份的。”

    “你们不回去了?”林旭还是不相信的道。

    孙志博也很表态的将收好的包袱扔回床底下去,“不回去了,这七天,我们几个都留下来陪你照顾大罗!”

    “嗯,我也是。”王磊更是坚决的拿出火车票,嘶的一声撕成两半。

    “你个完蛋玩意!”林旭气得骂了王磊一句,“票你不要可以退嘛,你撕了这不是浪费钱吗?”

    舒杰跟孙志博也都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学着王磊把票子撕了。

    王磊也知道自己冲动浪费了百元钱,悔得直锤心窝子。

    对这三人的表态,林旭还是很满意,操着双手靠着荷东来道:“东子,你看到了啊,这帮家伙说要留下来照顾大罗的,既然大罗有他们在,那我就回去了。”

    “这——”

    孙志博跟舒杰一愕,都说不出话来。

    见两人尴尬的表情,林旭才展颜笑说道:“放心吧,我逗你们玩呢,既然都已经说了1843同进退的话了,我当然也会留下来了。这个国庆节,咱们就在祖国的首都过了!”

    “嗯,就这样决定!来京北这么久,我还没出去逛过呢,这次一定要好好玩玩。”王磊也附议道。

    “那在领略京城风光的之前,我先教你们玩玩四川的麻辣特色!”林旭一脸诡秘笑意的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当当当当,我来教你们耍诈金花!”

    林旭是正宗的四川崽儿,成都人,平时说起普通话也是带着浓重川味的川普,可能是因为四川地区爱吃辣的原因,所以林旭的性格也跟四川的辣子一样,火辣奔放,激情四射。

    “你在哪里买的扑克牌?”看到那一小盒方方正正的东西,舒杰两眼立刻冒光,不难看出,这家伙平时也爱玩两手。

    “楼下那个隐秘小卖部啊。”林旭往门外指了指,“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咱们楼下有个小卖部哦。”

    舒杰憨憨的挠挠头,“嘿嘿,我还真不知道。”

    “别废话了,诈金花快点诈起呀!”王磊是来自于同爱食辣的湖北,所以也是个急性子。

    五个人当即就地而坐,玩起了这个来自于四川的特色扑克游戏。

    “三个K,三同,三同!”

    “我是金花,顺金咯!”

    “我还有一对J。”

    “东子,你怎么有四张牌?你小子作弊!”

    ……

    ……

    于是,在整层楼的人都在忙碌的收拾着行李的时候,1843里的这五个妖孽却悠闲的玩着诈金花。

    从上午一直搏杀到下午,五个人可以说是杀得昏天黑地血流满床,最终在林旭一副大杀四方的漂亮顺金中完美落幕。

    鏖战将近五个钟头,五个人都快饿扁了,随手将牌一扔,就冲出学校去找吃的。

    “耍得真过瘾,JQK红桃顺金杀得你们话都说不出来了,安逸。”

    林旭嘴里叼着一杆大前门,惬意的飙出了四川话。

    “最后一把虽然是你赢了,但赢得最多的还是东子,一个人就赢了将近二十把,你看,我现在输得连烟钱都没了。”舒杰叹了口气,翻了翻自己空空如也的荷包。

    “烟钱没了,哥给你。”林旭大气的把身上揣着的大前门扔给了舒杰。

    “我赢得最多,看来中午这顿我是逃不掉了?”荷东来笑着问了句。

    “那是当然!”四人摆出明知故问的表情异口同声道。

    虽然已经是中午时分,但还是有不少学生陆续离校,人流本来是走得挺顺畅,但走出校门后就围成了一堆,似乎正在围观什么。

    “哇,加长林肯!”

    刚走出校门,林旭就眼尖的看到这些学生们围观的对象,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正停在校门外的停车区域内,车是崭新的,还没有上牌,看样子这车基本上刚买来就开上街了。

    相较于汽车达人的林旭,其他几个人对汽车就没有那么多研究了。虽然不了解,但林肯的大名还是听说过的,所以也顺着林旭的指引,颇为眼羡的多看了几眼。不过民以食为天,现在他们的五脏庙正闹腾着,这加长林肯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匆匆的看了几眼,王磊便拉着正在犯花痴流口水的林旭从这林肯车旁绕了过去。

    还在围观的一众学生对荷东来他们不懂欣赏的离场表示很不理解,只能认作这是一群从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市民,而不少认出林旭王磊他们就是教育局领导亲自指认的侄儿时,也有些幸灾乐祸,你背景再硬又如何,还不是个眼界狭隘的井中鳖?

    可就在王磊拖着林旭经过林肯车的时候,一直紧闭着的林肯车门突然打开,一个明艳照人的中年妇人从车上走了下来,随后,身穿制服的司机也从驾驶座出来跑到那个妇人的身边。

    “东东。”

    这是那位妇人下车后说的第一句话。

    对于这辆加长林肯,荷东来压根就没多留意,在他生活的环境里,什么加长林肯,加长悍马,加长劳斯莱斯他是从小见到大,于他来说,根本不值一嗮。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从车上走下来的高贵妇人,直到他听到这位妇人的呼喊。

    当荷东来回过身去,看清那位妇人的脸时,一种包含温情的暖流在他心里缓缓淌着,这股暖流扯动了他心中的思念,使他忍不住下颚发紧,鼻头发酸,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妈——”

    四目相接之后,荷东来喊出了这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