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八章 给你一个机会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在校门口约莫等了十来分钟,顾云黛才气喘吁吁,小脸粉扑扑的朝荷东来跑来。

    “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啊,我们在里面吵翻了天,你竟然连个P都不放就一走了之了?!”顾云黛气得直骂荷东来不仗义。

    荷东来倒很无辜,“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我一大男人搀和什么?再说了,这是你们俩之间的问题,也应该由你们自己去解决。”

    “你——”顾云黛气得直跳脚,显然荷东来离开之后,在陈白鹭那里收气不少。

    “见过没风度的男人,没见过你这么没风度的男人!”说完又鼓起腮帮,转过身去不见他。

    荷东来还是第一次看到顾云黛这个表情,也许是因为之前的彪悍与疯狂都太过深入人心,导致他见到顾云黛的这个反应之后很是不适应。

    “没想到飞扬跋扈的顾大小姐竟然是个傲娇?”荷东来很是不可思议的道。

    “傲娇?傲娇是什么?”听到这个新鲜词,顾云黛勉为其难的回过脸打听道。

    这是十年后才兴起的新兴词,顾云黛不知道纯粹正常,不过要他解释说傲娇就是平常说话带刺态度强硬高傲,但在一定的条件下会害臊地黏腻在身边的意思给顾云黛听的话,那他肯定是疯了。遂挑选了一个比较中立的词道:“傲娇其实就是可爱的意思,嗯,可爱。”

    可爱?顾云黛一听这话,脸唰的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不过看得出来,虽然羞涩但她还是很开心,身子也微微回转,开始正面对着荷东来。

    “看在你还算说了句人话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顾云黛不自然的摸了摸耳朵,显然荷东来的夸赞对她很受用。

    这顾云黛真是个小傲娇,荷东来看着她有些犯窘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嘟嘟嘟。”

    熟悉的银灰色宝马X5开了过来,并示意的鸣了三声喇叭。

    “车来了,走。”

    可脸上的红潮与羞涩不过持续了一秒,当顾云黛看清来人之后,脸上立刻罩起一层冰霜,变脸之快,令人咋舌。

    开车的依旧是阿虎,今天的阿虎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看上去极有派头。看到荷东来坐上车,阿虎的脸色明显顿了顿。

    上车之后,三人很快便一路无语的来到了金氏水产行。

    “咦?今天门神不在了。”四周望了望,不见上次在门口守着的金世龙。

    阿虎跟着下了车,语气不好的道:“我哥进货去了。”

    “哦,原来你们是俩兄弟,我就说怎么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模一样,一个龙又一个虎,瞎子也知道是兄弟俩了。

    进了铺面之后,阿虎照例还是将卷帘门关了下来。

    “这次该是这个门了吧。”荷东来指着左边的大冰箱道。

    顾云黛没说话,只是命阿虎把冰箱推开,然后走进了蓝色的木门。

    本以为出了门也还会是拐拐扭扭的胡同,可从这木门走出去,竟然直接就到了一间小四合院里,在这四合院中央,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正被绑在一根柱子上,面向太阳,接受炙烤。

    “已经烤了整整两天了。”顾云黛指了指那被绑着的男人。

    荷东来道:“我吩咐的都做过了?”

    顾云黛嘴角浅笑,挥了挥手,两名手下便拿出一包盐,直接敷在那半身赤裸的男人身上,接着便听到那男人痛苦的闷哼。

    “很好。”荷东来笑着点点头,“那就差不多了。”

    顾云黛再一挥手,那两名手下便退了下去,整间四合院便只剩下他们四个人。

    荷东来背着双手慢步踱到那男人的面前,“雷警长,好久不见了。”

    被绑着的雷洛一脸憔悴,一天没喝水的嘴唇都已经裂开了,他看了面前的荷东来一眼,当即就吓得起了一身汗。

    “你,是你。”

    雷洛一直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被人绑票,他身为执法人员,一不沾黄,二不涉赌,二不贩毒,而且他长年没出警,连跟社会江湖上的人打交道的机会都没有,怎么会惹上仇家,他想死都想不明白。

    可当荷东来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明白了,一切的谜团都解开了。

    “荷公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威胁要打你三扳手的,我不该滥用私刑的,是我不对,是我混蛋,你大人有大量就放了我吧。”

    没等荷东来发言,雷洛抢先认了自己的罪责。

    “雷警长,你别紧张。”荷东来灿烂的给了雷洛一个笑容,安慰他道。

    “不不不,这是我的错,真是我的错,我真的知错了,这两天我痛定思痛的自我反省过,我真的错了,荷公子,你就饶了我,饶了我吧。”

    雷洛的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荷东来越是无意他就越紧张,他被抓来的这两天,每天天不亮就被拉出来,扒光上衣绑在柱子上不给吃不给喝的面对太阳晒上一天,等到夕阳西下之后再拿着一个馒头跟一瓶矿泉水被关回去,第二天又是如此。

    不仅如此,他还得忍受刚才那样的小混混时不时往他身上撒点盐,脱掉他的鞋袜在他脚底放块冰之类的惨痛折磨。这两天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痛苦渡过了二十年。

    在不远处的顾云黛跟阿虎看到雷洛如此乖巧的向荷东来求饶,也都有些小意外。

    荷东来摆摆手,“雷警长,你别激动,我今天过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放你走的机会。”

    “放我走?什么机会?”雷洛扯着沙哑的嗓子激动问道,如果再让他在这里呆上几天,他非疯了不可。

    荷东来笑了笑,“你想走就必须答应我。”

    “好,好,好,我答应,我绝对答应。”雷洛慌不迭的猛点头,只怕是如果他不答应的话,刚才那两个小混混又会拿出一桶盐往他身上撒。

    “那就好,你答应了可以了。”

    说完,荷东来就从裤兜里掏出随身带着的军刀。

    看到锋利的军刀,雷洛吓得都快哭了。只见刀锋在他眼前一闪,绑在身上的绳子顿然松动,整个身体已快僵硬的他也就直接坐到了地上。

    “好了,你可以走了。”收起军刀,荷东来向雷洛做了个请的手势。

    雷洛慌然的看了一眼荷东来,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顾云黛与阿虎两人,生怕他们在出口处藏了什么埋伏,只要一出门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更加惊恐。

    “真,真的可以走?”

    荷东来将军刀放进口袋里,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我给你的机会你已经抓住了,你当然可以走。”

    雷洛整个人都是云里雾里,“我抓住什么机会了?”

    “这个可是你亲自好好好的答应下来的,这就是你抓住的机会呀,当然如果雷警长你以后改变主意的话,我还是会再把你请回这里来的的。”

    说完,荷东来便向顾云黛使了个眼色,顾云黛又一挥手,刚才那两个手下再次上场,将一个黑色头罩戴在雷洛的头上,将他押出了这个四合院。

    “好了,这下总算是搞定了。”荷东来拍了拍手,伸了个懒腰,这两天他确实是累坏了。

    “阿虎,你送他回学校。”顾云黛命令道。

    荷东来被顾云黛的主动搞得有几分茫然,这小妮子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阿虎对荷东来本就几分不爽,现在顾云黛竟然还让他开车送他,心头更有怒气,可碍于顾云黛在场也不便发作,只得道:“大小姐,我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叫你送你就送,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在五行帮的地盘还有人敢杀我不成?”顾云黛怒气冲冲的道。

    “可今天早上你还收到两颗子弹,我担心你的……”阿虎很是委屈的道。

    “说够了没有?”顾云黛不耐烦的打断道:“让你做你就快去做!”

    尽管不愿,可阿虎还是只有乖乖的送荷东来走,“走吧,荷先生。”

    荷东来看了顾云黛一眼,笑得颇是意味深长。

    等阿虎跟荷东来走后,顾云黛才在已经空无一人的四合院里说了声:“出来吧。”

    声音过后,一个光头汉子跑了出来。

    “阿龙,照下来了吗?”顾云黛问道。

    金世龙拿出两张清晰的正面照片道:“大小姐,你放心,绝对是清清楚楚。”

    顾云黛满意的嗯了声,“好,你立刻下去给我打听一下这个家伙,记住,此事要悄悄进行,除你我之外,我不想有第三者知道。”

    金世龙忙道:“放心吧大小姐,我一定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