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五章 前戏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不得不说,选择那一方人作为合作的对象算得上是明智之举,因为他们的办事速度确实很快,当荷东来赶到粮油仓库的时候,大批干警也都已经到达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有的警车都关闭了警笛警灯,悄无声息的停在粮油仓库的入口处。

    一名高瘦的中年警察很是扎眼的站在一众干警之中,他两鬓花白,双眉紧蹙,一脸凝重,直直的望着不远处紧闭大门的仓库。在看到那人肩上的一星一穗时,荷东来确定他便是自己要找的人。

    大批警察出动,这边自然是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在看到一个学生样的少年旁若无人的往这边靠拢,似乎还有要突破警戒线进来之意,两名干警立刻围上去,要赶他离开。

    “现在这边是警方办案,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干警1伸出左手拦住荷东来。

    “请你立刻退到五十米以外。”干警2又严肃的补充道。

    荷东来左右望了一眼,做了个让两人散开的手势。

    少年这无视的一举让两个干警气从心头起,眉头一皱,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立刻亲自撵你走。

    可话还没能开口,却见这个少年咧着嘴笑开了,并向他们的身后挥挥手,以熟络的语气喊道:“龙局!”

    两名干警面面相觑,跟着回头望向正在观察地形的龙副局。

    龙国涛此时正完全沉浸在案情的研究之中,突然听到这一声,立刻回头过去,看到一个少年模样的人正在朝他挥手。

    “怎么回事?”

    龙国涛长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好在他又瘦又干像个小老头,整体感觉冲淡了他时刻挂在脸上的仇怨,还算是能让人接受。注意到这边的动静,龙国涛立刻走过来,询问情况。

    “龙局,这少年想往里面闯,我们已经提醒他了,可他就是不听。”干警1立正站好行个礼,迅速汇报。

    龙国涛有些浑浊的眼珠看了荷东来一眼,这粮油仓库自从废弃之后,附近就鲜少有人出没,现在这边发生了大事,这个少年无端端跑来做什么,当下就多了警惕,忙问道:“年轻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荷东来一脸无辜,“因为是我报的警,作为当事人,自然是应该出现在现场啊。”

    一丝惊讶在龙国涛眼里闪过,随即便趋于平静,荷东来也不禁心叹此人果真是沉得住气,是个能干大事的人。

    得知眼前这个少年就是报案的人,干警2立刻拿出纸笔,准备要给他做笔录。

    “本子给我,我来给他录。”意外的是,龙国涛却亲自拿过记录本,表示自己要亲自给荷东来录口供。

    堂堂局长,竟然亲自出马为一个报案者做笔录,此刻卖力的做基层工作,难道是最近公安系统又要评先进了?想到这,干警1跟干警2下意识的往四周望了一眼,琢磨着周围是不是有记者出没,随时抓拍他们的这次行动。

    接着,龙国涛支开了俩干警,与荷东来站在警戒线处,开始做起笔录。

    荷东来本以为龙国涛会趁机从中探听一些具体细节,可龙国涛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便真的正儿八经的开始做起笔录来。

    该说的,荷东来知无不言,而不该说的,他也是很自然的一笔带过。

    笔录做完之后,荷东来自认为是对答得体,说得天衣无缝,不会引人怀疑,毕竟这次的案子是在自己的主导操纵下发展到这一步的,把自己摆在一个路过医院巧遇绑架案发生的位置,是最好不过的了。

    至于对于里面被绑架的是谁,而实施绑架的又是谁,荷东来当然是不便多说了。想知道的话,一会冲进来营救不就能看到了吗?

    收起笔,龙国涛挥手向荷东来敬了个礼,打着官腔道:“感谢你的及时合作。”

    “警民合作,才能共建和谐社会,应该的,应该的。”荷东来装着傻乎乎的挠挠头,谦虚道。

    “龙局,你快过来看!”

    一直负责侦查的警员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脸上一片红潮,显然是遇到了什么让他兴奋的事。

    绑架这种事一旦邮差池就会威胁到人命,为了妥善期间,龙国涛并没有派人靠近,而是选择了一处高地让他们用望远镜观察仓库中的动静。

    龙国涛立刻走过去,荷东来也随其身旁,能让龙局亲子做笔录的人,众干警可没那个胆子敢拦,也就任由荷东来进到他们的后方据点。

    当龙国涛从下属手中接过远观望远镜,透着仓库的窗户一角看清里面的情景时,他先是惊讶,而后是疑惑,最后是震怒,相当震怒!

    胸口堵得发闷,龙国涛倏的放下望远镜,才敛开的浓眉再次扭曲的皱起。

    刚刚负责观察的干警们也都知道,那个被绑架并且现在正在仓库中备受凌辱的女人正是他们刑局的妻子,虽然他们只见过局长夫人两次面,但是每次局长夫人高调驾到的傲气却让他们记忆犹新,所以能够只凭女人的裸体就认出那是刑局的老婆。

    “龙局,现在怎么办?要不要call给刑局?”这事大条了,下属们立刻寻求上级指示。

    出乎意料的,龙国涛回过头去看了荷东来一眼,似乎是在得到了他的某种指示之后,果断的挥手道:“不用!现在也只是初步判断,受害者的身份并没有确定,不能贸然采取任何行动。”

    “龙局……”

    手下都有些欲言又止,他们选择的这个角度刚好对准仓库的角落,透过望远镜几乎是直接把对角处发生的事看得一清二楚。那个被四个男人压在身下,正遭受无情凌辱的,分明就是他们刑局的老婆。

    妻子被人如此凌辱,若是他们的刑局在场,绝对会来一句:“格杀勿论!”然后他们一众人会立刻冲进去,把这帮恶棍杀个痛快,事后刑局就算是痛心疾首需找人出气,也不便把罪责怪在他们身上。可眼下,他们的龙局却以受害者身份不明为由让大伙按兵不动,这时间越长,刑局的老婆命可就越短啊,要是最后被搞死了,那他们今天跟着出警的这群人不也就完蛋了?

    想到可能发生的后果,不少人额头上都渗出密麻的细汗,后背也是一阵湿凉。

    就在所有人都为这道的命令不满之时,却发现龙局已经走到那个不明身份的小子面前,似乎在跟他商量些什么。

    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在下命令之前竟然需要跟一个小屁孩商量?这小屁孩莫非是副局的智囊团?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少年,干警们都是猜想纷纷。

    其实眼前这种情况,处理起来并不算棘手,只要龙国涛大手一挥,下令冲进去,很快也就能得到解决。不过在考虑到一些不能对外公开的情况之后,就算是甚有主见的龙国涛也得听听其他人的高见。

    重重的点了点头,龙国涛眉毛一竖,大喝道:“全体听令!”

    “是!”在场众人齐声应道。

    “绑匪手上有人质,也不知道他们手上有没有枪,不过,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要保证人质的安全,其次才是将罪犯逮捕归案,一会行动的时候,大家必须小心谨慎,我不想我的队伍有任何的人员伤亡,明白吗?”龙国涛沉着声命令道。

    “是!”众人又是齐声低声道。

    “很好!一队!”龙国涛一声大喝。

    一名两花一杠的干警立刻站了出来,“属下在!”

    “你立刻率领一分队绕到仓库后面,将仓库后方的所有出口全部堵上!”龙国涛再次下令

    “是!”一队队长答道。

    “二队!”

    “在!”另一名两花一杠的干警站了出来。

    “你带领二分队的人全部集合在正门口,将仓库正门给我封住!”

    “是!”

    众人的情绪全都亢奋了起来,因为战斗终于要打响了。

    *********

    高考过后,今天有是令人激动地中考,还是吼一声:所有中考生,干吧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