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四章 大戏开锣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跟林旭一起与罗詹士聊个半个小时的天,然后再把林旭送回了学校,荷东来才慢悠悠的溜达到学校外。

    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何书帆把孙玥芳掳走估计现在也施虐到爽了,荷东来拿起手机,开始实行这整个计划的第三部曲。

    其实从一开始,荷东来就已经酝酿好了这个计划,从他偶遇顾云黛臆测到她的身份开始,他的计划已经在实施中了。只不过后来中途杀出一个孙玥芳,从而导致荷东来将计划的执行程度加重,直接从B级提升到了C+级。

    在他原来的计划里,原本是没有孙玥芳这一环的,只是单单的针对何书帆。可后来罗詹士的跳楼导致事件升级,所以荷东来也使了狠招数重口味,给何书帆上演了一出“电锯惊魂”。

    首先是第一部曲,他故意在何书帆面前讲出自己的舅妈是孙玥芳的话,并且以这样一个残忍的游戏方式让何书帆牢牢记住。何书帆本就是个嚣张跋扈自以为是的人,受此折磨之后自然会大报仇特报仇,那对荷东来他的恨也自然会恨屋及乌的也转嫁到孙玥芳的身上,孙玥芳必定因此受到连累,成为何书帆的一个泄愤口。

    所以,他不会要何书帆的命,并且让顾云黛放了他,同时在放走何书帆的第二天就在公众场合与孙玥芳做出亲昵的举动,目的就是要迷惑众人,让可能会亲自出马的何书帆误会他们俩真的是亲戚关系,让何书帆相信孙玥芳真的是荷东来的舅妈,从而采取打击报复行为,这便是计划的第二部曲。

    不过如果林旭知道了他的这个计划,一定会担心如果何书帆派出的人同时将他跟孙玥芳抓走,那他这计划到最后不是功亏一篑了吗?

    有着精密打算的荷东来自然不会没想到这一点,所以从他一出场,他就没有告诉何书帆他的名字,只是传递了他的舅妈是孙玥芳这一信息,对于何书帆来说,荷东来的身份也自然就成了孙玥芳的侄儿,他就算要抓也只会是抓孙玥芳的侄儿,而不会来抓他压根不知道名字的荷东来,除非何书帆亲自出马抓人,不过拥抱事件就是专门做给他看的,况且亲自出马的机会那也不大,因为何书帆的脚掌已经在生存游戏里受了伤,行走都不便,何况还是参与绑票这种极需脚力的活动。

    所以,目前就只剩下一种结果,何书帆派人抓走了他的“舅妈”孙玥芳以及孙玥芳真正的侄儿袁小龙。

    不过这计划里还是有一点让荷东来比较意外,那就是何书帆的反扑速度实在是太快,这事发生不过才一天,他就立马采取行动了。

    “看来这小子受的罪不轻啊。”荷东来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有一些阴险,也有一丝狡诈。

    接下来就是实施整个计划的第三部曲了,也就是在电话里跟顾云黛说的那样,尽一个好市民的责任,报警!

    如果他荷东来现在不报这个警,那孙玥芳就很有可能会死在何书帆手里了,说不定连带着袁小龙一样没命。他恨孙玥芳,同样也憎袁小龙,他们俩害得罗詹士昏迷不醒的躺在医院里,若是以他当时火气,没准真的就杀掉他们俩了。

    不过这个念头当时在他脑海里也只是一晃而过,他也并没有往深处寻究,因为比起这狗咬狗满嘴毛的办法,他想到了一个更加万全的主意。

    电话已经拨通,荷东来拿起电话笑着道:“大戏已经开锣,城东,粮油仓库。”

    说完,便挥手召了一辆出租,往那个指定的方向行去。

    *************

    此时的粮油仓库里,热浪四溢,糜声阵起。

    立于角落的三个不同角度的三架相机咔嚓咔嚓响个不停,一阵阵的闪光灯闪得人眼影重重,面对眼前如此香艳具体口味颇重的拍摄场面,摄影师虽狂吞口水不止,但依旧还是用颤抖的手指一次次敬业的按下快门。

    含杂着痛苦悲鸣的呻吟声伴随着清脆的肉体碰撞声一次次哼起,孙玥芳的嘴再次被透明胶带牢牢封住,脸上已是湿漉一片,分不清是汗水,泪水还是那所谓的分泌物。她浑身一丝不挂,被扒了个精光,赤条条的被按在散发着腐烂味的席梦思上,四壮男轮番着变换花样,时而三孔齐入,时而捆绑施虐,时而排队上阵,总之,是无所不用其极,将所有脑子里能想到的花样全都用上了。

    而何书帆,则是目睹了这一切。他原本苍白的脸因为眼前这已进行了五十分钟的肉搏战而变得赤红无比,眼里射出浓浓的淫邪之光,浑身发热,下身龙头挺立,如果不是因为他双脚受伤导致行动不便,他也一定会亲自上场。

    糜烂的气味,时有时无的呻吟以及沉重的喘气声,这一切都让何书帆兴奋无比。

    哐哐哐。

    仓库铁门打开,一个还在扭动的麻袋被重重的扔了进来。

    何书帆回头一看,原本已有神采的双眼透出更加兴奋的光芒,他望向走进来的两个胸肌高鼓的光头大汉,用兴奋到有些发抖的语气问道:“抓到了?”

    光头大汉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时的何书帆已经兴奋得情绪有些不受控制,他攥紧双拳,如一个疯狂的偏执者一般大声的道:“上,每个人给我抄上家伙,打!给我乱棒打死这家伙!”

    还趴在孙玥芳身上耕耘以及等待着耕耘的壮男们一听这话,立马提起裤头,从地上随便操起一根木棍或者铁棒,不带一刻犹豫的冲到那麻袋面前,挥棒就打。

    “唔唔唔!唔!唔!”

    木棍铁棒如雨点般落下,这些壮男个个都是五大三粗,身高八尺,力大如牛,挥手这么一棒下去,轻则皮肉红肿,重则皮开肉绽,麻袋里的活物不断挣扎,发出痛苦的哀鸣声。

    何书帆激动的搓着轮椅把手,连下嘴唇被自己咬出血也浑然不觉,望着木棍铁棒一下下的砸在麻袋上,他喘着粗气,电流过脑,快感登顶,比看四猛男群J孙玥芳还爽!

    “打!打!打死他!打死他!”

    何书帆歇斯底里的大叫着,手脚动作过大差点从轮椅上摔下来。在场众人不知道何书帆在一天前所受的非人虐待,自然也无法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只是单纯的听令行事,在他的叫嚷声中打得更加卖力。

    砰!

    在一声格外刺耳的闷响之后,麻袋里的活物停止了挣扎与哀嚎,彻底安静下来。正殴在兴头上的壮汉猛男也随之住手,然后将视线投向快High死的何书帆身上。

    “停下来干嘛?打呀!继续打呀!”何书帆显然还没过瘾,对这帮人贸然停下十分恼怒。

    那个光头大汉答道:“老大,这人没动静了。”

    “把他拖出来,用水泼醒,醒了再打!”何书帆划着轮椅往前靠拢。

    光头大汉二话不说,直接解开麻袋上的绳索,从里面拖出了一个满脸是血,瘫如烂泥宛如死尸的人来。

    光头大汉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哗啦哗啦的倒在这人的头上,将他脸上的鲜血慢慢冲散,可这人依旧没醒。

    “MD,装死?”

    光头大汉将那人从地上揪了起来,正要挥手赏他一个大耳刮子,却听到身后的何书帆说了一声“慢着”,然后便划着轮椅来到了他的面前。

    何书帆盯着这张满脸血污的脸看了好久,然后怒气冲冲的一巴掌打在光头大汉的脸,怒骂道:“废物,你TMD给老子抓的谁回来?”

    光头大汉被打得一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抚着脸委屈的道:“我是按照您的吩咐抓的啊。”

    “按照个P!”何书帆说着又是一巴掌扇到光头大汉的脸上,“老子要你把这骚娘们的侄儿抓来,你瞧瞧你TM抓的是谁?”

    光头大汉再次委屈:“老大,这TM就是那骚娘们的侄儿啊!千真万确啊!”

    “确你妈个P,确你妈个P!”何书帆还想伸手去扇光头大汉的脸,可大汉这次学乖了,早在说话的时候悄悄往后退了一步,让何书帆挥出去的这手落了空,“他侄儿的样子我见过,TMD就不是这个人!”

    与光头大汉一道进来的另一黑胖大汉也道:“老大,确实没错,孙玥芳她没有侄儿,只有他丈家那边有一个侄儿,就是这个家伙。”

    “是这家伙?”

    何书帆再次看了地上的血人好几眼,怎么也无法把这个圆脑袋的猥琐混蛋跟那个折磨他的阴险小人联系在一起。

    划着轮椅到了孙玥芳的面前,何书帆拿起拐棍啪的一声打向她那毫无美感的屁股,顿时一条红色的血痕便印在了孙玥芳的皮肉上,痛得她哼唧了一声。

    “老子问你,你TM到底有几个侄儿?”

    四男上阵五十分钟,孙玥芳早已被搞得神志不清,几欲昏厥,何书帆这么一问,她含糊不清的喃喃道:“一,一个,袁,袁小龙那个畜,畜生,不得,好,死……”

    “老大,这家伙就叫袁小龙。”光头大汉听了孙玥芳的话,立刻说道:“抓他之前,我专门向他同学求证过的,我真的没抓错!”

    听了孙玥芳跟光头大汉的话之后,何书帆这下全明白了,他被那个阴险的家伙给骗了!那家伙压根就不是什么孙玥芳的侄儿!

    原以为这把一定报仇成功,哪知道报了半天的仇,连仇家是谁都没有搞清楚,自己还在那里暗爽了半天,自己的兄弟还在那里辛苦了活动了半天,到头来,TM一点用都没有!

    何书帆已经气得发狂了,手中的拐杖捏得嘎吱作响。

    “贱huo!贱huo!贱huo!”

    怒吼三声,何书帆抬起拐杖,毫不留情的朝孙玥芳打了过去。

    “不好了,不好了老大,警察,警察把这里包围了!”

    可带着震怒的拐杖还没打到孙玥芳的身上,就让他听到了这个绝望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