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二章 袁小龙的舅妈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莫名其妙被推进车里,孙玥芳还茫然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身旁坐着的壮男拿出一个头套罩在她的脑袋上,她才有些隐约反应过来——自己被绑票了!

    孙玥芳活得四十来年,这种事还是头一遭遇到。且不说她无人敢招惹的个性,就说她堂堂淀海区公安局局长的老公,也是无数心怀九九的小人物不敢随意招惹她的主因。可眼下,似乎这群绑架她的人并不在意她老公的身份,更是不在乎她彪悍的个性。

    孙玥芳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回神之际,第一时刻便大骂了起来:“王八羔子,你们要干什么?想动姑奶奶你们有那个胆吗?有胆吗?”

    坐在后排按住孙玥芳的壮男朝前排戴帽子的男人使了一个眼神,那戴帽子的男人立刻冷喝道:“臭婆娘,你再吼一声老子要了你的命!”

    孙玥芳可是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人,你只要比她更强更横,那她也只有蔫下软声细气了。虽然还搞不清楚这帮人掳走她的目的是什么,但她明白,如果自己再不识时务的大喊大叫的话,一定免不了受苦。

    于是孙玥芳也镇定下来,愤然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老子管你是谁,我们老大要你,我们只是负责抓便是了。”坐在后排的壮男端起一只脚压在孙玥芳身上,放肆大笑道。

    知道我的身份?孙玥芳心头一凉,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是要抓她,看来这群人是不怕她那个公安局的老公,也不再在乱嚷嚷,声音也低了一截,“你,你们抓我干什么?”

    戴帽子的男人冷笑道:“你自己去问你的好侄儿吧。”

    侄儿?孙玥芳心头凉了半截,袁小龙又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了?

    坦白来说,孙玥芳对这个侄儿并没有多少好感,毕竟袁小龙是她老公邢明刚那边的亲戚,她呢,也不过是一个挂名的舅妈,跟袁小龙算不上有多亲。她之所以要帮袁小龙整治林旭他们,纯粹是因为权力在握的心理作祟,她迷恋利用权责去整治别人的快感。当然,现在她已经为自己的这一病态行为付出了代价。

    MD,那袁小龙在外头惹了事,害得老娘背了黑锅,孙玥芳的心头痛恨的臭骂着她这个侄儿。

    前一刻还抱着侥幸心理的孙玥芳此刻彻底慌了,再不敢摆出高姿态的给他们对话,好声好气道:“既然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那,那这事还是可以商量的嘛。”

    “我呸!”戴帽男朝窗外吐了口浓痰,“有毛好谈的?”

    道上的规矩,孙玥芳还是懂一些,仍故作镇定道:“大哥,大哥,你别火,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说你妈!你给老子闭嘴!”这女的一上车就开始叽叽喳喳,后排的壮男已经被她磨烦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你要是话再多,老子就在车上办了你!”

    但凡绑票,非财即色!

    财,她有;色,她曾经也有。如果这两个大老爷们以及他们口中的老大是看中了她的财,那这一切还好办,但如果看中的是她的色的话,这……

    “大哥,你们是要钱吧?要钱好办,你们随便把我放到建设银行的门口,我立马提给你们。要多少提多少。”这些年,她跟邢明刚还是各司其职的搜刮了不少能利用的肥水,十万八万的,她还是能拿得出手。

    “你TM给我闭嘴!”壮汉实在是不耐烦了,掏出一卷透明胶带,滋滋滋的扯开,隔着头罩就把孙玥芳的嘴巴给封了起来,未免她再多话,一连缠了七八圈。

    “钱?我们老大有的是钱,会要你的臭钱了?呸!”

    车子飞速的行驶着,很快就驶出三环,开到了一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郊外仓库。

    戴帽男下车走到仓库的铁门外扣了扣门,然后大铁门便“哐哐哐”的打开,戴帽男又回到车上,将车子开了进去。

    “哐哐哐”

    车子进去后,锈迹斑斑的大铁门自然是再次关上了。

    一片黑的孙玥芳被推下了车,毫不怜香惜玉的被扔在地上。她常年不沾阳春水的手一碰到地板,就摸到一股滑腻腻的东西,黏黏的,湿湿的,不用看都知道很恶心。

    “老大,人带来了。”

    孙玥芳的手被反绑着,只听到刚才一直压着她的壮汉在向谁汇报工作。

    “把她的头罩掀起来。”

    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然后脚步声便向孙玥芳这边来,唰的一下拉开了她的头罩,眼前顿时恢复了光亮。

    “啊。”

    绑在嘴上的胶带也因为头罩的拿起而强迫的撕开,痛得孙玥芳不禁呻吟起来。

    “骚娘们,你TM浪叫什么?”戴帽男一把揪起孙玥芳的头发,恶狠狠的道。

    拿开头罩,孙玥芳才看清自己的处境。一目了然的仓库的一角孤零零的摆着一个又破又旧的席梦思床垫,在这床垫的四周则是摆放着三台架起的大相机,一看就是平时经常拍艺术照的阵势。

    孙玥芳心中已有不好的预感,再看看站在她四周的几名人高马大,胸肌肥硕的壮男,周身一阵冰凉。

    “孙女士,久仰久仰啊。”

    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年拖着轮椅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而他正是刚才那个慵懒声音的来源。

    “你,你是?”在看清那两人口中的老大竟然只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孙玥芳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少年的两只脚上都打着厚厚一层石膏,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一双空洞失魂的眼睛只是直勾勾的望着孙玥芳。

    “袁小龙是你的侄儿吧?换言之,也就是说你,就是袁小龙的舅妈?”少年确认的问了一遍。

    果然是袁小龙那个小畜生惹的祸事!孙玥芳恨不得把袁小龙给千刀万剐,扔进油锅去炸!要是今天她有个什么好歹,一定不会放过袁小龙的,就是邢明刚出面力保都没用!

    孙玥芳很想说她不是,她真的不是,可对方已经找上门来,如果她否认只怕是死得更快,不过这人是个少年,好好开导一下,没准能让她化险为夷,忙道:“小弟弟,如果袁小龙有什么地方找惹到你,阿姨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年轻人嘛,偶尔的磕磕碰碰是有的,不过有一句话不是叫一笑泯恩仇吗?再大的矛盾再大的仇怨,只要好好说,总能解决的嘛。”孙玥芳也不知道自己叽里呱啦的在说些什么,说得是语无伦次,毫无逻辑。

    少年并没理会孙玥芳的这一通没用的废话,只道:“这样你就是承认你是袁小龙的舅妈咯?”

    孙玥芳不知这小子问话的缘故,顿了半刻之后,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一抹诡异的淫笑浮现在少年脸上,他拍了拍手,“那就好了,确定了人那就没错了。兄弟们,咱们可以开始干活了。”

    一众壮男听后也都挂着赤裸裸的淫笑,更有几人搅动着舌头往孙玥芳走了过去。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孙玥芳无助的呼喊着,身为女人,她了解这种表情的潜台词的是什么。

    可这无力的呼声很快就淹没在壮汉们的淫笑之中,一个壮男将孙玥芳扛起啪的一声扔到了角落的席梦思上,同时抓起她的衣领往下用力一扯,她那件新买的Dior衬衫也顷刻间成了废品。

    “骚娘们,这么大岁数还穿黑色蕾丝,骚huo!真骚!”

    壮男一把拉下孙玥芳的内衣带子,也迫不及待的解开自己的裤头,按住孙玥芳的肩膀,猛的扑了上去。其他几个壮男也松开裤头,排在后面,一脸淫笑的等着挨个挨个上。

    “兄弟们,角度摆好了,我要高清的。”

    面对此景,少年的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原本空洞无神的双眼也因即将到来的好戏变得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