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一章 最终惩罚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依照荷东来的判断,眼前这位清爽短发的陈白鹭小姐如果不是个神经病,那就一定是刚受了刺激导致思绪紊乱,胡言乱语。

    荷东来看着这以野蛮都不足以形容的陈白鹭,良久无语。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兴许是觉得一直是自己在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陈白鹭住了嘴,反问向荷东来。

    荷东来冷笑一声,“陈小姐,你的话说完了吗?如果没有话要说,我就先走了。”

    “喂,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明白了没?”陈白鹭再次强调道。

    林旭一阵恶汗,好个小妮子,刚才的话她还真是当真在说了。

    被这小妞说烦了,荷东来也没了好声气,冷然道:“陈小姐,我很忙,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疯。如果你的胡话已经说完,我就要先离开了。”说着摆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陈白鹭再次抓住荷东来的胳膊,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繁文缛节,凶巴巴的道:“胡话?难道你没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若是你不照办,我会让你永无宁日吗?”

    荷东来被这话逗笑了,“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让我永无宁日。哥几个,咱们走!”

    招呼起一直被冷落的兄弟几人,荷东来拨开陈白鹭拉住的小手,带着毫不在意的神情,潇洒的离开了走廊。

    “臭东西!”陈白鹭怒的一跺脚,“我都忘了问这家伙的名字了。”

    既然被赶了出来,下午的课1843这群人也不打算去上了。折腾了一个上午外加一个中午,几人都是累得够呛,买了一大堆零食冲回寝室,倒在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起来。几人都没料到干一场架会消耗如此多的体能,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第二天上午。

    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好在食堂依旧在供应学生们没有吃完的早饭,所以被委托购买早饭的孙志博便买了整整二十个白面馒头,带回寝室去给那帮饿鬼解馋去。

    “恩,香啊,还是白面馒头香。”

    林旭啃了一口馒头,就了一口咸菜,吃得津津有味。

    其他几人也是狼吞虎咽,那吃相不亚于蝗虫肆虐田间,放肆疯狂,一双双饿绿的眼睛看起来就吓人。

    五个馒头下肚,林旭满意的一抹嘴,然后道:“今天有课没有?”

    旁边的王磊顺手就拿起了誊抄的课程表翻了翻,“巧了,今天刚好没课。”

    “那就好,一会咱们去看看大罗,我昨天找了不少笑话,正好念给他听。东子,你看看。”林旭被桌上拿起一本杂志递给了荷东来。

    荷东来也是饿慌了,看都没看就点头道:“不错,不错。”

    匆匆忙忙吃过早饭,林旭跟荷东来就往医院去了。王磊舒杰孙志博他们三人想去温习一下昨天错过的C语言,所以荷东来也没勉强他们,只跟林旭两个人去了医院。

    “唉,人情冷暖呐。咱们寝室里就东子你一个人够义气!”林旭抱着脑袋感叹道:“不过东子,我怎么觉得你对我跟大罗特别的仗义呢?”

    因为你们是我相交十年的好兄弟啊!荷东来心头默默的念着这句话,可嘴上却是说:“人生得一知己已是难得,何况我还同时得了俩,自然是珍惜非常了。”

    “这话我爱听。”林旭笑着摆摆手指头,可随后又道:“可咱们才认识几天,就能定了是否是知己?”

    荷东来神秘莫测的一笑,“你相信前世今生吗?我们是上辈子命定的兄弟,所以这辈子也依旧要做一世的好兄弟。”

    林旭手肘撞了撞荷东来的胸膛,笑骂道:“去你的。”

    一阵说笑,两人便已经来到医院,就在他们走进医院大厅的时候,荷东来却注意到一个头戴丝巾还戴着一副硕大墨镜的女人正鬼鬼祟祟的在收费处心不在焉的左右张望,而那个女人看起来又很是熟悉。

    “林旭,你先上去,我等一下再过来。”荷东来突然对林旭说道。

    林旭疑惑的望了荷东来一眼,“东子,我说你怎么每次都要单独离开一下子啊。我给你说,你每次离开都会错过特精彩的事。”

    荷东来笑道:“行啦,有你这个绘声绘色的播音员在,什么精彩的事我领略不到?你先上去,我出去一下就来。”

    林旭点点头,“OK,那一会见了。”

    目送林旭上了楼梯,荷东来才慢慢的往收费处的方向走去。

    那个鬼鬼祟祟付款的女人已经先荷东来一步走出了大厅,荷东来走到付款处便说道:“我来给2015的罗詹士缴住院费。”

    窗口里的老护士刚拿起桌上的报纸,听到荷东来的话后眼皮都没抬一下,“怎么又是这人,刚才那女的不是才缴过嘛。”

    果然如此,荷东来得到了需要的情报,转身便往大厅外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跟了出去。

    “孙主任。”

    果然,那个包着头巾的女人还没走远,荷东来立刻叫住了她。

    那女人一听后面有人喊话,立刻停下了脚步,疑惑的回头望,正好望见一个似熟非熟的阳光少年。

    “你叫我?”此时包得严严实实的孙玥芳警惕的问道。

    荷东来双手插袋,摆出人畜无害的少年笑脸慢慢的往孙玥芳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道:“走那么快干嘛。”

    这话说得,当两人真是认识了很久似的。

    孙玥芳皱着眉打量了这少年好久,她应该是在哪里见过这人,在哪里呢,在哪里呢。

    荷东来已经走到了孙玥芳的面前,他笑着道:“孙主任,你忘了?还是你帮我办的入学手续呢。”

    入学手续?对了!这人,这人不是拿着陈云中亲笔介绍信过来还跟她侄儿子袁小龙有仇的荷东来嘛?

    以前孙玥芳给这小子几分薄面,是因为她位处教导主任,陈云中介绍过来的人,她必定要给几分面子,可现在,她已经下课了,她已经停职接受调查了,没准这辈子都没指望再踏足教育界了,这个时候,她会怕谁?就算这小子的老子是教育部部长,她都不怕!

    “我们不熟吧,你叫我什么事?”孙玥芳冷言冷语道。

    荷东来笑呵呵的凑到孙玥芳跟前道:“孙主任,今天你是过来给罗詹士缴住院费的吧?”

    “你怎么知道?”孙玥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失态,又改口道:“我为什么要给他缴费?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只不过是过来买点药而已。”

    荷东来依旧摆出一张笑脸,甚至于还很是亲切的拍了拍孙玥芳的肩膀道:“你逼得罗詹士跳楼这件事我可是知道一点,你就别否认了。”

    有邢明刚在,孙玥芳不担心跳楼这件事会盖不住,所以这次上面也不过是让她停止调查外加支付罗詹士住院的全部费用,可现在看起来,她面前这个少年似乎知道不少内情,而且似乎更有那这件内情在威胁她的意味。

    孙玥芳心头一凉,认真的看着荷东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荷东来的笑容依旧没有散去,“不想干什么,这楼嘛,跳也跳了,谁也没证没据的,难不成还真去法院告孙主任你不成?我呢,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想孙主任你配合我一下,配合一下,你要乱动哦。”

    说完,荷东来慢慢的将双手搭上孙玥芳的肩头,然后竟然将脑袋靠到她的肩膀上。

    这玩尽暧昧的举动让孙玥芳一愣,呆她反应过来之后,荷东来已经起了身。

    “孙主任,谢谢你的配合。”荷东来将孙玥芳靠过之后,微笑的冲她挥挥手,飞快的跑进了医院大厅。

    这,这算什么事?

    清醒过来的孙玥芳气得直跺脚,可人都已经跑远了,这便宜就算被鬼给占了吧!只不过没想到竟然还有年轻男学生会对她起色心,看来她还是有销路,还是有老来俏的可能嘛。

    怀着羞愤又满足的心情走到开来的座驾旁,孙玥芳刚刚打开车门,一只脚还没有跨进去呢,只感觉到身后一股压力往下压了下来,同时后面的车门也被打开,一个压低帽檐的男人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提了出来扔进了后面车座上,然后另一个不知哪里窜出来的男人也迅速的挤进后座,再利索的关好后车门。随后那压低帽檐的男人就进了驾驶座发动了车子疾驰而去。

    这一幕可以说是超光速的发生了,两个男人出现得很快,离开得也很快,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十秒。医院停车场里的守车师傅只听到一阵轮胎急促摩擦的声音,抬头只看到有一辆小汽车飞驰的离开了停车场,根本不知道在三十秒之前,停车场里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