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章 极品人渣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这是此刻荷东来脑海中浮现的两句话。

    就在两个小时前,他也用同样的方式夺走了顾云黛的一个沾满小护士的吻,可现在,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妮子却夺走了他一个吻,而且还是湿的!

    半刻的寂静,静得连鸡毛落地都能听得到。男生们无比嫉恨的看着这香艳的一幕,而女生们则是无比吐血的看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因为她们都知道,她们的室友陈白鹭压根就没有男朋友。

    林旭几人也都看呆了,他们都清楚的听到这小妮子说他们几个都是她的男朋友,那她吻过荷东来之后会不会过来吻他们?他们可全都是清新少男吻啊,是要留到新婚之夜跟心爱的人享用的。

    “陈白鹭,你疯够了没有?”

    沈溪柔被陈白鹭这放肆的举动气得不轻,脸色血红,小手猛拍桌,她径自从讲台上走了下来,野蛮并且充满暴力的将两人拉开。

    两人的嘴唇均是湿漉漉一片,荷东来下意识的抹了抹嘴巴,却无意间给沈溪柔留下了一个下流,下贱的色痞印象。

    “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怒不可遏的沈溪柔已经完全丧失了为人师表的冷静,指着教室门,如泼妇骂街一般,狂躁的冲着荷东来嚷道。

    余兴未了的陈白鹭似乎还没玩够这场游戏,一下就拦在了荷东来的面前,也来了劲,“沈溪柔,你凭什么让他滚?”

    教室里的学生们此时全进入了观影模式,这沈溪柔跟陈白鹭,摆明是贴错了门神,有旧怨。

    “老师,我们还需要出去吗?”关键时刻,林旭很不识趣的弱弱问道。

    沈溪柔瞪着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对着这五位男生一阵扫射,“出去!你们全都给我出去!”

    “哦。”林旭又是一声应道,推开椅子,准备往外面走。

    “你们不许走!我不准你们走!”

    陈白鹭拽住林旭的衣服,一张小脸也气得红扑扑的。

    沈溪柔都快气得翻白眼了,她作为一班之主任,这才是她第一天上课,竟然就有学生这么不给她面子,以后她还怎么为人师表,怎么管理这帮学生?

    林旭他们可是刚从被开除的险境下来,可不敢像这个夸张的陈白鹭小姐一样耍浑,几人都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出去,试着将求助的目光射向荷东来,却发现荷东来这个时候正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看着这一师一生对掐。

    形势不容乐观,站战势也是一触即发。大伙都为这不计后果顶撞的短发陈白鹭小姐捏了一把汗,要知道虽然大学比不上中学那么严格,但随意顶撞老师,可是分分钟都有可能被记上大过一件。

    这是一场熟女与少女的对决,也是一场风情万种与花样年华的对决。林旭以前只知道公牛斗起来挺狠,没想到母牛,哦不女人斗起来也是气势逼人。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下文的时候,怒气值刚才还爆满的沈溪柔突然软了下来,似乎是心力有些疲乏,冲着陈白鹭挥了挥手,“行了,你们都回座位吧。”说完,转身就要回讲台。

    看戏众都颇为失望,原本以为有一场好戏可以看,看看到底是三十岁的蜜糖厉害,还是十八九岁的纯净水更牛,可结果都还没揭晓,戏就这么草草的落幕了。

    “你刚才不是还让我们滚吗?怎么现在又让我们回座位了?你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得听吗?不!我偏不!”

    峰回路转,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闹剧即将结束的时候,夸张的陈白鹭再次爆出惊人之语,表明了自己与名字温柔,长相温柔可个性并不温柔的沈溪柔老师完全相悖的立场。

    荷东来也很愕然,这陈白鹭好像真的是在没事找事啊。

    “陈白鹭,你够了啊!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再这么莫名其妙,我们只有去教务处解决了!”也许是不胜其烦,沈溪柔下了最后通牒。

    陈白鹭双手一操,完全摆出太妹的样子,不屑道:“教务处的主任都下课了,去教务处找谁去?你不是说要听老师的话嘛?现在我就听给你看,我们马上就出去,绝不碍了您的视线!”不由分说的,陈白鹭拉起荷东来的手,就把他拉了出去。

    林旭几人也与荷东来共进退,都推开椅子,跟着跑了出去。

    教室里再次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沈溪柔的身上,陈白鹭的高调立场确确实实是太不给她这个班主任面子了。可令人意外的事又来了,只见沈溪柔拿起课本,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C语言的起源与发展”九个大字,若无其事的开始讲解课本上的知识。

    情绪恢复之迅速,表情变化之快速,恐青霞曼玉都无法与其匹敌。对于沈溪柔这一举动,众学生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这沈老师,实在是——牛!

    这一边,刚才还在课堂上与沈溪柔“据理力争”的陈白鹭出了教室就立刻变了脸,她一把揪起被自己强行拉出来的荷东来的衣衫,一脸凶狠的喝道:“混蛋,你知道刚才那是我的初吻吗?”

    跟出来的林旭几人听到这句话只觉一倒,刚才不是这小妞主动把初吻献给荷东来的吗?

    荷东来表情也有些错愕,大概是被突然变脸的陈白鹭给问懵了,沉默了片刻才冒了句:“原来那是你的初吻呐?”

    林旭几人又是一倒,这两人是怎么了?要玩谁最幼稚的游戏吗?

    “说!你要怎么赔偿我?!”陈白鹭双手死命的揪住荷东来的衣领子,厉声质问道。

    荷东来眉头一耸,“小姐,你可要搞清楚,刚才是你主动把嘴凑上来的,就连舌头也是你自己主动伸进来的,怎么现在找我要损失来了?”

    哇!!伸舌头!!林旭几人都瞪圆了眼睛,有着各种的羡慕嫉妒恨,这小子未免也太好命了,不光遇到一个小姑娘主动献吻,献的TMD还是舌吻!

    陈白鹭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搭配着她清秀的面庞,晶莹剔透的皮肤,咧起嘴时露出的一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综合起来一看还真是挺漂亮的。

    “我不管,你吻了我,就是我的男人,你必须对我负责!否则……”陈白鹭踮起脚以手肘试图扼住荷东来的脖子,“我随时要你的命!”

    这十年前的女孩是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顾云黛是这样,这个陈白鹭又是这样,荷东来记得2000年的时候还没有《我的野蛮女友》这部戏啊,这些女的是受的谁的影响。

    倒贴,还是要人命的倒贴!王磊几个眼睛都羡慕红了,他们记得前几天荷东来才在大半夜的跟兰欣颖来了个深情拥抱,他们几个更是连嫂子都喊出口了,现在冒出个女的非要他负责任,那兰嫂子怎么办?难不成两个都要了?可重婚是犯法的啊!几人心情复杂,不知不觉就从眼羡嫉妒变成为荷东来考虑如何安置**家属问题。

    “哦?你这是拿着逼着我要你了。”荷东来觉得有些喜剧的摊摊手。

    陈白鹭脑袋一抬,全然没有女性的羞涩,“对!你吻了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了!”

    嘶~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古有白素贞为报千年恩主动求偶,今有陈白鹭为讨吻债主动求偶,历史真是有惊人的相似,看来命运的齿轮已经转动起来了。

    “陈小姐,自重一点好吗?”荷东来也算是接触过形形色色的女人,这一类说得好听点是直爽耿直,说得难听点是将廉耻视无物的女人,他还真是没怎么见过。

    陈白鹭眉头一皱,往后退了一步,直直的望着荷东来,那语气似在命令又似在威胁的道:“从今以后,你就我陈白鹭的男人!你必须三天两头在外面乱搞女人,你也必须卑鄙无耻毫无道德,你还必须出尔反尔是个人渣。总之,你就必须是个下流,无耻,龌龊,贱格,欺善怕恶的臭男人!否则,我会让你永无宁日!!”

    我的妈!这陈白鹭姐姐喜欢这么重口味的男人,能满足她要求的可以说是男人界的奇葩,贱人中的极品,林旭几人面面相觑,完全搞不懂陈白鹭这异于常人的口味。这样的人,莫说是做男朋友,就算是做同桌,相信大部分女生都恨不得立马拍死他!

    “记住了!下个礼拜我就带你回家见我爸,顺便谈一谈我们的婚事。”

    啥?婚事?

    这话一出,林旭他们几个只感觉头顶乌云压顶,耳边雷声滚滚,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荷东来,幸亏这女的只吻了荷东来一个人,否则,他们几个也都得跟着她回家去和她爸谈论婚事了。

    *************

    今天高考第一天,为所有考生加油,怀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