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八章 留个条子再走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小子,我保证,你只要再多说一句,老子一定马上做了你!”基哥脸色惨白,但还是保持着自己的古惑仔之威。

    荷东来举着手在眼前挥了挥,“咱们两派人马联合砸了这可餐秀,这赔偿方面也该是五五分吧。诶,这位经理,现在搞得你们餐厅变成这样,你说,需要赔多少?我们一边一半。”

    林旭,王磊几个瞬间傻了眼,谈赔偿?这小子在搞什么鬼?是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正躲在吧台后面的大堂经理本来眼瞅着这场大战可以因为其中一帮人的撤离而结束,悬着的心才刚刚放下,哪知道这个引发战祸的罪魁祸首竟然又重新把他扯进了战局。讨要损失赔偿?他也想啊!可这两边都不是好搞的爷,他就是有两个胆子也不敢呐!可现在,他是骑在了虎上,也被迫吃了豹子胆,不敢要也得要了。

    基哥的手下皆是一惊,今天可真是开眼了,以前他们收债讨租的时候,不要命的也见过不少,可今天这位,他们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见过不要命的,没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

    “你说啥?”基哥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将捂着后脑止血的毛巾愤怒一扔,“你给我再说一遍?!”

    荷东来不急不缓的拿出手机,“再说一遍没问题,如果基哥你需要,我可以亲自,或者是让淀海区公安局的刑局长说给你说,十遍,二十遍,乃至三十遍都没有问题。”握着手机的手在基哥面前晃着,“基哥,你需要吗?“

    “你拿邢明刚来吓我?”基哥眼睛瞬间瞪得溜圆,若要问古惑仔的天敌是何人,那绝对非警察莫属了。不管这家伙有没有能力叫来邢明刚,他都真心的不想得罪他,因为如果戴凌红的话不假,那惹了这小子就相当于背上了一颗定时炸弹。

    荷东来挥动手指摇了摇,“我可没有吓你,我只是在尽一个好市民的义务。你们这么大一堆人聚在这里又砸烂了这家餐厅,我随时可以打电话报警说你们非法集会和故意损坏他人财物。”

    “好了好了,经理,你说,砸烂的这些需要多少钱?”基哥现在是真的赶时间,他没那么多时间跟荷东来瞎磨。

    大堂经理被逼上梁山,既然这位爷主动提出赔偿,那他也不客气的受了,毕竟这餐厅的损失费如果不是这两边的人出,那就是他背了。

    “算,算下来,把刚装修的费用以及餐厅内部设施的损失,还有存货的损失……”

    “废你妈什么话,直接给个整数!”基哥气得青筋都爆出来了,脑袋也因为瞬间的充血而有些晕眩。

    “五,五万就可以了。”大堂经理闭着眼说出了这个数字。

    “好,五万。”荷东来掏出钱包,“按照五五分,一边二万五。经理,刷卡机还能用吧?我先把我的二万五给出了。”

    大堂经理迅速接过金色的卡片,快速的在刷卡机上操作上了,因为他害怕时间一过,这小子就会立马后悔。

    输好密码,签上字,二万五的补偿费用就划入了可餐秀的账户上。

    在场的都被荷东来这视金钱如粪土的行为深深的震撼了,二万五啊,那可是工薪阶层一整年的工资啊!这小子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的就付了,太妖孽了,太TM有钱了吧!

    “基哥,接下来该你了。”收好卡片,荷东来礼貌的向基哥伸出手。

    此时基哥都已经快晕过去了,他只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去找到少堂主,然后去医院包扎好脑袋,那他肯定见不到明早的太阳。

    桌上慢慢出现了打火机,水果刀,钥匙串,开瓶器等等等等有的没的东西,基哥费尽心力的掏了好半天,才从身上衣服裤子的四个兜里掏出一个烂到不行的钱包。

    钱包一开,里面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张纸币,连一张老人头都没有。身旁几个小弟见状,心头立刻大骂,好你个基哥,说请我们来这可餐秀大搓一顿,连钱都不带够,摆明又想餐后借尿遁让我们付钱啦。这么缺德,活该挨两瓶子!

    此时此刻,小弟们的心里不禁都为荷东来砸的这两瓶子喝彩起来。

    “今天我钱没带够,你们有没有啊?”作为一个大佬在手下面前展示了没钱的窘境,基哥脸上有些挂不住,苍白的脸色也透出一点红。

    小弟们第一时间捂住钱包,纷纷摇头表示没有。

    “你你也看到了,我们没带那么多钱。经理,我打个欠条给你,等我有钱了,再过来还给你。”就算老子敢打借条,你TM敢来要钱么?

    大堂经理也充分的知道这一点,让他打欠条,还不如不要他的钱。

    “既然你没有,那就……”

    经理话刚说一半,荷东来就拦了他的话:“那这样,你的二万五我帮你付了,欠条你直接打给我。”

    说完,荷东来再次将金卡递给经理,经理接过之后二话不说爽快的划走了二万五,心中一阵舒坦,这五万块的损失费总算是凑齐了。

    “打给你?”基哥连P都还没放一个,二万五的债就背上身了。

    荷东来点点头,从吧台拿出纸笔,快速的写下一张借条,然后放到基哥的面前,“基哥,我知道你赶时间,所以我也不多说什么话了,九月二十五日,欠款二万五,每天八分利。”

    “八分利?你TM穷疯了吧你?”基哥愤怒了,小弟们愤怒了,就连大堂经理都愤怒了!

    这小子太会搞生意了,竟然借砸店时间放起了高利贷来了?难不成这小子家就是做财务公司的?这么专业?大堂经理死死的盯着荷东来的脸,想要记住他的容颜,没准以后自己需要钱的时候会去找他。

    “当然,你可以现在签,也可以一会在邢局长的见证下签,两种选择,由你决定。”荷东来大气的操起手,慢悠悠的道。

    话已至此,多说已经无益。就算他基哥想告这小子一个私放高利贷的罪,但以他的背景,进了局子也一定是先被那帮警察给整治一顿。不就是二万五嘛,老子背得起!等老子把少堂主找到,立下大功,到时候就算你有再大的背景,也难逃堂主赐你一死!

    “哼,签就签。”

    基哥洒脱的拿手指沾上血,在白条上龙飞凤舞写下古臣基三个大字。然后便带着手下一众小弟走了,不过走的时候,古臣基看荷东来的眼神无比怨毒与凶残。

    这场五对十七的战役就这样奇迹般的获得了胜利,在荷东来操纵下这云淡风轻的结尾,也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东子,你小子够野!”林旭第一个向荷东来竖起了大拇指,这小子不是他的兄弟,根本是个传说!

    王磊也走过去轻捶一下荷东来的胸膛道:“东子,我真是服你了,敢当着那么大帮混混面前跟他们的老大谈条件,竟然还让古惑仔给你打了个欠条,厉害,实在是厉害!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唤呐!”

    “呸!什么叫咬人的狗不叫唤?有你这么形容人的吗?”舒杰也打趣道:“我长这么大,这是第二次见到这么大的阵仗,第一次,就是上午那帮教育局的领导过来。今天,真是丰富多彩的一天。”

    “没出息!这就丰富多彩了?”孙志博笑骂着给了舒杰一个白眼,“不过刚才的情景,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后怕。幸亏有东子在场,要不是他在场,我们铁定是要脱层皮呀。”

    “东子,你到底有什么背景身世啊?竟然能随意叫动淀海区的局长?”林旭有些羡慕的道。

    荷东来摆摆手,“哪里有什么背景。那帮混混平时做的就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最怕的就是警察。我不过是底气稍微足一点,那家伙就怕了。所以呀,我也只是运气好,你们就别再一个劲的猛夸了。对了,我还没问你们,究竟你们是怎么惹上这群家伙的?”

    林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略有愧疚道:“这事都怪我。中午我跟他们几个回寝室,路过正好遇到上次我们看到的那个美女被这群家伙围着,好像是在骚扰她。所以我就冲过去,推搡了那家伙几下,王磊他们见了,也跟过来帮忙。本来是要打起来的,可是那个美女只随便吼了一声,那帮人就住手了,本来想英雄救美的,最后反倒被美给救了。这次,你们也是被我给连累了。”说这话时,林旭的表情也有些尴尬。

    原来如此啊。荷东来心头一笑,这帮人要是敢动顾云黛,那才是怪事呢。

    “不过我有点担心,你看那个基哥走的时候那个眼神,东子,你今天帮我们出头,我担心他们会回来找你的麻烦呐。”一向冷静的孙志博忧心忡忡道。

    “放心吧,没事的。他们安分守己倒还好,如果不然,我这张欠条那可是会发挥应有的用途的。再说了,不是有句话说得好,有困难,找警察,如果他们真对我不利,我直接一通电话,到时候自会有人收拾他们。”荷东来脸上露着笑容,可眼神里却充满了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