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七章 仇人见面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冤家总是路窄,在林旭从包厢里走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推门而入的这一众人。

    仇人见面总是眼红,林旭瞪着一双眼睛,拳头也握得咯咯作响。

    “林旭,你认识他们?”荷东来注意到林旭不妥的神色,低声问道。

    “不光是认识,刚才我们还跟些家伙干了一架呢!”

    不光是林旭,王磊,舒杰,孙志博也都蠢蠢欲动起来,几个都捏起拳头,蓄势待发。

    “为什么?”河荷东来又问,没想到他出去这段时间,林旭他们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

    “还不是为了他心中的女神。”王磊冲着林旭努努嘴。

    “女神?”一提这个,荷东来似乎有点明白了。

    那十几条人进来的时候,也一眼看到了林旭他们几个,脸色也猛然沉了下来。

    “东子,你带着王磊他们先走,这事跟你们无关。”

    “走什么走,你还要跟他打吗?你一个人干得动他们十几号?”王磊有些气愤,林旭这话分明是不把他当兄弟。

    “你就不怕再被孙玥芳逮住个斗殴的罪名,再把你给开除了?”

    王磊舒杰知道之前在教务室的时候他们表现得很不地道,林旭说这话也是无可厚非。况且大家都是少年郎,本就怀着一腔热血,朋友有难,岂能袖手旁观?如果这一次他们再做了缩头乌龟,一走了之,只怕以后他们也没那个脸再跟林旭称兄道弟,也更没脸住在1843里了。

    王磊,舒杰孙志博三人没有说话,也没走。倒是荷东来,已经迈着悠悠的步子,往门口走去。

    这小子忒没义气了!竟然一个人开溜?!王磊,舒杰几个在心里暗骂荷东来,没想到1843里最没种的竟然是他!

    荷东来倒是无所谓继续走着自己的路,就在他要与那十几个男人擦肩而过时,为首的一个穿着皮夹克染着一头红毛的男人却拦住了他,“你跟他们是一路的?”

    “是又如何?”荷东来仰起脸,一脸鄙夷的神色。

    “哟,你还叼起来了,信不信老子……”红毛嘴里的“给你一巴掌”还没说出口,旁边的一个男人便凑到他耳边瞧瞧低语了几句。

    这个男人荷东来也认识,就是那天带了大群人包围治安派出所的红领带。

    听完戴凌红的话,红毛的脸色变了变,疑惑的看了一眼荷东来,便不再理会他,领着身后的十几号人,直接朝着林旭他们走去。

    “大爷的,你丫的刚才不是叼到天上去了吗?现在怎么萎了?”红毛伸出一根食指,极其嚣张的在林旭面前点点点点,点点点。

    林旭黑着一张脸,双拳捏紧,王磊,舒杰几个也跟林旭站成一排,摆出能与之抗衡的架势。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在大厅吃饭的客人也就寥寥几个,可餐秀的大堂经理立刻就注意到这互相对视的两派人,看样子,进来的这一批是来者不善,得想办法把这两批人给哄出去,他这可餐秀刚新装修了不久,要是砸坏了,自己的饭碗铁定报废了。

    “对不起,本店已经没有吃的了,请几位换一家用餐。”大堂经理立刻走过去,直接对红毛说道。

    红毛不耐烦的将大堂经理往旁边一推,他正骂得起劲呢,你TMD少烦我,接着继续点着他的食指,对着林旭他们继续骂道:“小兔崽子,连老子的事你也敢管,你TMD活得不耐烦了。”

    坐在这两派人附近的食客已经很识趣的付了钱走人,这两边要是火拼起来,他们也就是无辜的牺牲品。不一会,整个大厅就被完全清空。

    火药味越发浓重,再不阻止,他们可餐秀就要完了。大堂经理立刻朝离门口最近的迎宾小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把附近的保安叫来。可迎宾小姐还没推开大门,先是听到一声玻璃瓶的脆响,接着便传来一人痛苦的嚎叫声。

    大堂经理也被看傻了,他没料到一直站在远处看上去事不关己的小子会突然操起个啤酒瓶子砸到那个红毛的头上。那红毛结实的挨了这一下,顿时头破血流,人也晕乎乎的要往下面倒。

    “你妈的,P话一大堆,要打就打,啰嗦什么?”

    荷东来扔掉手中只剩半截的啤酒瓶,大喝道。

    几人见荷东来突然发难,脸上均露出喜色。林旭更是兴奋得大吼一声,他就知道荷东来不是那种兄弟有难就置身事外的不义之徒。

    眼见荷东来已经出手,其他人哪里还敢犹豫,狂吼一声,冲了上去。

    孙志博平时看上去最是斯文,可这会儿他却毫不含糊,爆喝一声,搬起一张凳子就扔了过去,王磊则是一把扯起两边桌上的桌布,撸起大批碗碗碟碟,使劲往那帮人身上砸,舒杰也展现了他平时不易见到的野蛮一面,冲进人群抡起拳头就是一通乱打,宁愿自己被挨好几拳,也一定要打中对方。最凶悍的还是林旭,他学习了荷东来的那一招,操起桌上的酒瓶子,见一个砸一个,见两个砸一双,桌上的酒瓶用光了,更是直接冲到吧台去拿没开封的酒。

    荷东来则是最为专业,一招一式都没落空,掀桌,踹凳,摔盆,砸碗,叮咛桄榔的搞得人仰马翻。好不热闹的群雄混战,好好的一个装潢精美的餐厅,被这几人砸得没了原样。

    一帮少年郎,热血激情,四处飞扬。

    餐厅的服务员吓得全都躲到吧台后面,大堂经理更是急得泪都快飙出来了,一边让服务员出去叫人,一边呼喝着让他们集体住手,然而大家正打得热火朝天,服务员也忙于躲命,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他只得眼巴巴的望着被砸得稀烂的大厅,独自断肠。

    一众人们顾着打砸踢踹,早把刚才被荷东来砸得摇摇欲坠的红毛搁在一边不顾了,浑浑噩噩的红毛在人堆里被推来踢去,又是拳又是腿的挨了好几下打。

    挨了一顿拳脚,倒是把红毛给打清醒了。他恼怒的掀开挡路的人,直直的朝人群中的荷东来扑过去。

    荷东来立刻回身,大喝一声:“慢着!”

    红毛被吼得一愣,便停在那里。

    “你的头在流血,还是先止血吧。”荷东来指了指红毛的后脑。

    “你妈的,还不是拜你所赐!”一提这,红毛怒气上头,又扑了过去。

    “慢!”荷东来手掌一竖,然后指指红毛的后面,“有人来了。”

    “有你妈的人!”红毛压根不管,飞起就是一脚往荷东来踹去。

    荷东来侧身躲开,刚好移到一张桌子边,也不知是他运气好还是这红毛难逃啤酒瓶劫,这张桌子上正好又摆着一个空的啤酒瓶子。

    红毛抬脚又来,荷东来帅气的提瓶便打,嘭的一声砸中红毛的头。

    “啊~~~”红毛抱着头痛苦的蹲下去,缕缕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出,这下要是再不止血,恐怕就真会没命了。

    “基哥,基哥。”

    一个小弟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

    “你看,我说来人了吧,你不信。”荷东来操起双手,笑着道。

    连挨了两瓶子,被唤基哥的红毛已经晕得不能再晕,被这小弟一扶,便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看上去甚是小鸟依人。

    “基哥,找到少堂主了!找到少堂主了!”

    小弟的脸一片兴奋,配合着他怀中鲜血涂脸的红毛基哥,总给人一种这小子幸灾乐祸的感觉。

    少堂主?

    原本还浑噩的基哥立马清醒过来:“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去呀!”

    “哦!哦!”小弟立刻扶起基哥,在大厅中大喊一声:“兄弟们,人找到了,我们马上过去!”

    正陷入酣畅打斗的众人立刻停下了手,脸上均是喜色一片,寻找少堂主,可比教训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仔要重要得多。

    基哥恶狠狠的盯着荷东来,今天他是吃瘪了,这两瓶子下来,他还真是没把握能干倒这家伙,加上刚才戴凌红给他提的醒,要动这小子,也得搞清楚情况再说。

    “小子,来日方长,老子秋后再跟你算账!这几天你最好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基哥喘着气,一根食指依旧冲着荷东来指指点点。

    荷东来耸耸肩,反指了指基哥的后脑,“如果你再不去包扎,只怕明天你的脑袋真的就能系在裤腰带上了。”

    林旭几人看着基哥狼狈样,默契一笑。

    “我们走!”基哥白眼一翻,脚下也是一软,在他还没晕倒之前,强撑着下了命令。

    上头下了命令,手底下的人也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撤退。这帮小崽子太猛了,打起架来个个都不这么不要命,幸亏他们入行比较早,否则现在哪里有他们混的?特别是那个拿酒瓶子砸的那位,太缺德了!

    如来时一样,大批人推开玻璃门陆续的走了出去。拜舒杰所赐,被揍得一脸乌青的戴凌红在离开时还恋恋不舍的冲着荷东来点了个头,算做是打了个招呼。

    林旭几人看到这帮人离开,心中均是松了一口气,同时他们也注意到戴凌红朝着荷东来那带着恭敬意味的点头,对这位豪气的室友更是充满了好奇。

    “慢着!”

    正当这十几条人陆续撤离的时候,荷东来却突然叫住了他们,也让林旭他们本已经放下的心重新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