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十年成一梦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十年的感情,还抵不过你们一个月的相处?”

    “他能给我豪宅,给我最好的生活。可你能给我什么?”

    “兰兰,你......”

    京北市中奥马哥孛罗大酒店宴会厅中,何东愣愣的望着那一对站在前方高台上的新郎新娘,思绪不断,感慨万千。

    新娘那美如春桃的脸,曾经是何东最美丽的向往,是他今生最不舍的眷恋。可是现在,他的向往,他的眷恋却变成了别人的,永永远远变成了别人的。

    在兰欣颖提出分手的那天晚上,何东几乎是喝下了一生的酒,十年的风风雨雨,就在那个富家公子的金钱诱惑下,华丽的落幕了。

    “东子,别看那女的了,省得恶心。”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叫林旭,是何东的好兄弟。

    何东有些苦涩的笑了笑,端起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东子,你可别又醉了,今天我们可不负责送你回去。”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罗詹士从何东手里夺过了酒杯,递给了一旁的侍从。

    何东拍了拍两个好兄弟的肩膀道:“你们别担心了,我已经想明白了。既然落花无情,流水也不必再苦苦追寻,顺其自然吧。”

    林旭见何东想法顿开,也很是欣慰,笑道:“我还以为东子你为了这女的就此沉沦了呢,还好,我们意气风发的东子又回来了!”

    罗詹士也道:“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明明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要请我们来参加她的婚宴?这不存心要东子你尴尬嘛!”

    何东扯着嘴笑了笑,露出一丝苦涩。

    主持台上,一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恋人正在群众的注视下结为秦晋之好。新郎一身黑色燕尾服,新娘一袭白色婚纱裙,黑白搭配,看上去是那么登对,那么和谐。何东默默注视着两人的含情脉脉,静静的转身离去。

    “东子,要走一起走。”林旭匆匆的跟了出来。

    “对呀,你都不在了,我们俩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罗詹士也走了出来。

    何东静静的走着,没有说话。林旭跟罗詹士也大概能猜透他现在的心情,也只是默默的走着,没有说话。

    “你们说,女人是爱钱呢,还是爱人?”半晌之后,何东没头没脑的冒出了这句话。

    林旭知道何东心里还是放不下兰欣颖,毕竟十年的感情,要让他在一个月忘记得烟消云散,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看着好兄弟憔悴的面容,林旭就恨不得打死那个挖墙脚的贱男跟那个水性杨花的荡女。

    罗詹士叹了口气,搂住何东的肩头道:“东子,别想了。那个女人那么绝情的对你,你这样又是何必呢?大丈夫何患无妻?”

    林旭也跟着打气道:“对,怕什么。现在我们三兄弟一条心,风风火火的经营着公司呢。虽然比不上那个汪子雨,但至少也算是事业一族。要女人,多得是!”

    汪子雨?提起这个名字,何东就烧起一把怒火,就是这个人称京城四少之一的富二代抢走了心爱的欣颖,利用金钱手段抢走了他爱了十年的女人!

    何东捏紧了拳头,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把汪子雨踩在脚下!

    一路顺行到地下停车场,在两位兄弟的劝说下,何东的心情好了不少。没了女人,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少了谁就没办法转动。林旭跟罗詹士懂,何东也懂。

    因为今天是汪子雨的婚礼,地下室满满当当的停着各款好车。捷豹,阿尔法,兰博基尼,比比皆是,林肯,保时捷,克拉斯勒,琳琅满目。相比之下,何东开来的丰田威驰就显得有些寒酸。不过这车是靠他自己双手挣来的,比那些所谓的富二代,官二代,红三代吃软饭要来得强得多。

    “以后我们三兄弟一条心,打垮汪子雨家的企业公司。”

    猛然的,前面亮起了两道刺眼的光,三人才发现前面一辆黑色的座驾横在了中央。

    “劳斯莱斯?了不起么?我呸!”林旭不屑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现在他是越看有钱人越不爽。

    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五个黑衣人,慢慢的朝着何东他们走来。

    看到这个势头,何东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何东先生。”

    洪亮的声音,在何东听来再熟悉不过了,这个人就是那个抢走他心爱女人的汪子雨。

    “汪子雨?”何东冷然道。

    “哈哈哈哈。”来人嚣张的笑了起来,“不错,正是我。何东先生你好耳力啊。”

    汪子雨依旧穿着婚宴上的那身黑色晚礼服,胸口的胸花在何东看来十分刺眼。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四骚之一的汪大少呀。真是不好意思,劳烦你汪大骚亲自欢送我们。”林旭对汪子雨没有好脸色,说话的口气也很冲。

    “貌似我们跟你不熟吧。”罗詹士也接着道。

    汪子雨微微一笑,儒雅的气势显尽,“难怪兰兰说你们野蛮,今日得见,确实很野。”

    “兰兰,我叫你兰兰。”

    “你好讨厌。”

    “就这么定了。除了我,谁也不可以叫你兰兰,这是我的专用词,只有我何东才能这么叫你。”

    “嗯。”

    往事一幕幕,如电影一般在何东的脑子里快速闪过。他记得与兰欣颖的月下誓盟,他记得兰欣颖的害羞婉转,他记得自己的心满意足。只是这美好的一切,都已经化为的虚无,永远的消散在空气之中。

    “轰”的一声,何东只觉得一直辛苦压抑的情绪被汪子雨的这句兰兰给彻底激发了出来。顿时,他所有的痛苦,挣扎,愤怒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捏起拳头,就朝着汪子雨跑了过去。

    汪子雨不慢不急,只是一点头,他身边的几个黑衣保镖就围了过来将他挡住。

    林旭跟罗詹士见势不妙,立刻拉住了何东。

    “东子,别急,他们看来是有备而来的。”看来这个汪子雨带着这么多保镖下来,是有目的的。

    此刻的何东愤怒爆棚,根本管不了什么目的不目的,他只想狠狠的揍汪子雨一顿,揍得他面目全非!

    “何东先生,现在你是不是很气恼啊?看着心爱的人出嫁,可新郎不是你,那种感觉很微妙吧。”汪子雨的笑变得有些狰狞,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儒雅与修养。

    何东一怔,心里突然开始明了,“那请柬是你给我们的?”

    汪子雨慢悠悠的道:“不错,是我。你觉得以兰兰跟你现在的关系,她会主动请你吗?就算兰兰再绝情,也不可能让他的前任相好见到这幅场景吧。”

    “汪子雨,你丫的混蛋!”林旭紧咬牙关,这汪子雨实在是欺人太甚。

    罗詹士按住了林旭,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汪子雨依旧面带笑意,很是悠闲的样子:“听说何东先生你办一个小公司,对吧?”

    何东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汪子雨。

    “是有如何?我们三联科技公司迟早要打垮你们汪氏企业。”林旭气恼不过,愤怒吼道。

    汪子雨点点头,嘴里还发出啧啧之声,“打败我?哈哈哈,你很搞笑哦。”

    接着汪子雨冲身旁的保镖挥了挥手,保镖从车后备箱里扔出了一块招牌,那招牌正是何东,林旭以及罗詹士的心血——三联科技公司!

    “汪子雨,你,你做了什么?!”一直冷静的罗詹士再也忍不住了,这间公司是他们三个的生命,几乎倾注了他们全部的心血,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搞破坏。

    “那只是一个注册资金五十万的小公司,垮了也是属于战略失误,不关我的事啊!”汪子雨很是无辜。

    “你TMD!老子杀了你!”林旭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如果今晚不杀掉这个汪子雨,他这一辈子都会恨自己。

    “混蛋!”罗詹士几乎是暴怒,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他一定把汪子雨打成肉酱。

    可是,汪子雨的保镖很快就制住了两人的攻击,将汪子雨护在身后。

    “汪子雨,我们并无宿怨,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林旭跟罗詹士都在汪子雨手中,何东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愤怒的质问。他与汪子雨毫无交集,甚至于在兰欣颖跟他分手之前,他从未与汪子雨见过面。

    汪子雨冷笑一声:“你想问为什么?那好,我告诉你,因为你搞过我的女人!你动了我的东西!但凡动过我东西的人,我汪子雨都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在你的心里,兰兰只是一样东西?”何东眼中的戾气慢慢消散,神态竟也变得平和起来。

    汪子雨不以为然道:“女人,对于我来说,就是玩具,拿来玩的。何况,她还只是我的玩具之一。”

    何东很冷静,此刻的他表现得有些不正常的冷静。他面无表情,心境平和,没有任何的多余感情因素,双手插袋的朝着汪子雨慢慢走去。

    有保镖在身,汪子雨根本不会惧怕何东,何况此刻的何东并没有发火,看上去很没有战斗实力。

    “动你东西的人是我,你放了他们。”何东淡淡的说道。

    汪子雨又笑了起来,“放了他们?哈哈哈,你觉得可能吗?他们不蹲个判个十年八年的,是不可能出来的。”

    何东再朝汪子雨走近了一步,“那我,也是同样的下场吧?”

    “不!我肯定不会让你跟他们一样的。”汪子雨顿了顿,突然大笑道:“你起码要判二十年!哈哈哈哈。”

    何东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兰欣颖的笑脸浮现在他脑海里,曾经的温柔浓情,曾经的缠绵绯意在脑海里交织闪现,他的心突然回归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何东出乎意料的反应反倒让汪子雨愣住了,他的冷静,让汪子雨完全摸不着头脑。汪子雨的保镖亦然。

    就在一切都似云淡风轻之时,突然间,何东的眼里闪过一丝凶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掏出一把尖刀刺向汪子雨。只要这一刀下去,一切都能结束。

    “东子!”林旭跟罗詹士看到何东疯狂的举动,都惊恐的睁大了眼,连同他们身边的保镖也都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结束了吧!

    何东心里突然有一种释放的轻松。汪子雨,就算是你毁了我,我也要拉着你一起去死。

    就在刀尖离汪子雨仅半寸之时,一把如铁钳的手捏住了何东的手腕,接着一个翻转,何东就重重的摔倒在地。

    汪子雨整了整衣服,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何东,面对我这个柔道高手,你做这种事真的是太小儿科了。”

    这一摔,几乎让何东彻底绝望,那种来自于异世界的摧毁感让何东无法承受,冰冷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心,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呐!

    “我要杀了你!”

    公司是他的心血,何东不容许任何人毁了它。兰欣颖是他爱的女人,他不容许任何人亵渎她。林旭跟罗詹士是他最好的兄弟,他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他们。在汪子雨转身的那一瞬间,何东爬了起来,举起尖刀,刺了过去。

    “咚!”

    后脑传来一阵麻木的感觉,视线中的汪子雨越来越模糊。最后,意识完全陷入黑暗,何东就这么倒了下去。

    “汪子雨,你这个混蛋,我就不信这个世界没有王法!”林旭看到何东被保镖一棍子打晕,气恼的大吼。

    “王法?”汪子雨眉头耸了耸,“在京城,我汪子雨就是王法!把他们带走,我要他们这辈子都呆在班房里!”

    ****************

    呃,有人会觉得以上的内容很幼稚,但我只能说一句:以上内容纯属真实,如有虚构,纯属雷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