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五章 你欠我的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抱摔在一起,以一个人肉风火轮的形式,圆润的滚下了旁边倾斜的草坪。

    “混蛋!”

    顾云黛愤怒的抬腿踢中荷东来的小腹,荷东来也正好借势弓身后翻,两人这才分开来。

    当荷东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站起来时,在他们的周围已经站着不少捂着嘴笑的学生。

    顾云黛的白T恤经过这么一阵翻滚,上面沾满了绿色草屑,惨不忍睹,而刚才还柔顺垂直的长发也被搞得乱蓬蓬的,一个好好的阳光少女顿时就变成了一个正宗的疯婆子。

    “笑什么笑?没见过走路摔倒的?再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给挖出来!”顾云黛依旧不改自己的彪悍本色,在最糗的时候还被万人围观,这对于一直顾及自己形象的她来说简直是要命的。虽然荷东来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过所谓形象。

    围观的同学指点嬉笑了一阵,也很识趣的离开。不过一边走,也还颇玩味的谈论这一男一女的滚草地,说到性起,还时不时回头看顾云黛一眼。

    “哼!!”顾云黛揉了揉一头乱发,有些抓狂,感觉到荷东来正在打量自己,一双冷目立刻就朝他甩了过去。

    “姓荷的,姑奶奶跟你没完!”

    这种脾气不好的女人,最好少招惹。荷东来整了整衣服,语重心长的忠告道:“不过一个小丫头片子,别动不动就自称什么姑奶奶的。”

    “管你P事,姑奶奶我喜欢!”顾云黛可是个既不吃软又不吃硬的人,只要她愿意,柿子再软她都懒得张口,可同样的,只要她愿意,就是石头再硬她也敢嚼。总之,她就是一个心情至上一切只为我高兴的女人,也就是传说中男人最捉摸不透的那种女人。

    荷东来白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实在是有些难缠,“行了,我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以后也最好少见面。至于那个事,我办妥了会通知你,没事你不要找我,有事也不好找。”

    “不行!”顾云黛想也不想的道:“你现在是我的贴身保镖,只有我找你,没有你找我!”

    “顾小姐,你好像搞错了。”荷东来强调道:“第一,我没答应过要保护你的安全,从原则上来讲,我们仅仅只是合作上的伙伴,不存在任何私下的情感接触与交流。第二,我很忙,刚才那个阿虎个头高长得壮,又有时间陪你耗,他才是你贴身保镖的最佳人选。请恕我无法奉陪。”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顾云黛野蛮的叉起腰拦在荷东来面前,俨然一副讨债的样子,“这是你欠我的,你必须还!”

    这话也让荷东来来了劲,“欠你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不过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请问顾小姐,我是什么时候欠你了。”

    “就是,就是……”这不过是顾云黛在情急之下随意的胡诌,这个才跟她见过两次面的小子哪里可能欠她什么,就算真的有欠,那估计也是上辈子的事了。被荷东来这么一反问,顾云黛也是急了,这小子欠我的,欠我什么呢?

    猛地一道灵光闪现,顾云黛回忆起刚才两人是抱团滚下草地,抱着啊,几乎是面贴面的抱着啊!这种情况在电视剧里不是一般都有那种情节么?

    “有!你刚才强吻我了!”

    哇!!

    顾云黛说这话时候嗓门忒敞亮,几乎是音传千里,那些走远的,没走远的围观同学全被这句话给拉回来了。

    劲爆啊!大白天的公开调戏良家妇女,并强吻之,这男子不得了,疯一样的男子啊!

    陆陆续续的,走开的学生又慢慢走回来,开始围着观看这里上演的妙龄少女失身记。

    这回合,荷东来败得有点惨,他千计万算都没料到顾云黛会编出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理由。刚才滚成一团的时候他有亲到她吗?明显没有嘛!要是真亲到她,按照女生爱涂抹的习惯,此时他必定会是唇齿留香才对。不过这种事,男方说的根本不算数,只要女方说有你就有,你说没有她们只会说你吃完就走,不负责任!

    荷东来的表情有点尴尬,他虽然活了三十年,但在这一万零九百五十个日日夜夜里,还是第一次被人当做是饥渴的色狼。

    “顾云黛,你可不要逼我。”荷东来低声威胁道。

    她顾云黛是什么人?她可是个为达目的,不惜把命都豁出去的女人,所以面对荷东来的威胁,她不仅没被吓到,反而越战越勇,“我逼你?我逼你什么了?我逼你跟我滚草地了吗?我逼你强吻我了吗?如果这件事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一定告你强J!把你这个色狼的真面目公诸于世,让社会舆论来审问你这个人渣!同学们,是不是?”

    “恩!对!”

    围观众总是这么一群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事情不够烦的人,顾云黛简简单单的两句语言挑拨,竟然让他们心生起共鸣。不少男生看到这么水灵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被欺负,大男子主义顿时激起,纷纷摩拳擦掌,恨不得把荷东来这个幸运的家伙拉出去乱打。

    遇着这么一个少根筋的女人,荷东来是既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冷静有脑子又怎样,遇到一脑残,难不成你还真让她把你拉到同一高度,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用丰富的脑残经验打败你?

    不过他荷东来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既然你这牛B女想跟我玩,那我就奉陪到底!

    见荷东来没吭声,顾云黛以为他被自己的话给堵住了,心中那个舒坦,那个惬意,前两次被堵话之仇就这么报回来了,叉起腰正在得意着呢,可冷不丁的,一团热热的,湿湿的东西突然撞上了自己的嘴唇,两股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雄性气息也喷入了鼻腔。

    “虽然刚才我没有,但现在,我确实是强吻你了。”

    将嘴唇从顾云黛的嘴上移开,荷东来一本正经的说道。

    顾云黛僵在那里,如石化了一样,刚才还热血上头准备痛扁荷东来一顿的男青年们也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得呆若木鸡,四周安静得只剩下秋风扫落叶的声音。

    “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的,我先走了。”

    扔下这句话,也不顾正处于呆滞状态的顾云黛以及围观众,荷东来双手插着袋,踱着步子往中华大学医院的方向走去,边走还边砸吧砸吧嘴,“恩,这小妮子的脸上果然擦了不少小护士。”

    **************

    祝大家伙六一快乐!永葆一颗充满童贞(贞好像打错了?不过没关系,永葆童贞比起永葆童真来得更不易)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