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九章 扯起鼓皮唱大戏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一列黑色的汽车长龙从中华大学的主西校门进入,浩浩荡荡一直延伸到教务大楼。

    本已被十辆警车占据的停车处早没有空位容纳下这么多的汽车,而一直维持着秩序的干警们也根本不敢上前去制止这一列洋洋洒洒开进来的车,因为这条车龙所有车的车头车尾都清一色的挂着00排头车牌。

    00开头的车是来自何处,只要百度一下就会知道。而奋斗在体制内的干警们更加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明白得不能再明白。打从他们见到这颇具规模的车队挂着那个代表着特殊身份的牌子之后,所有人都僵在那里,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而刚刚到来的陈云中,周克军以及景中道三人对这条车队也全然不陌生,市委大院的车集体奔赴中华大学,想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排头的第一辆车直接朝着被干警们控制的包围圈开进来,干警保安立刻指挥学生腾出位置,让车子能够顺利的开进来。

    “陈校长,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出动这么多警力?”

    第一辆车的车窗摇下,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长得很是和善的中年男人向陈云中问道。

    陈云中一见这人,立刻就迎了上去,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学校没出什么事。是这样的,为了增强学生的法律意识,我特地请淀海区的公安朋友过来宣讲犯罪知识讲座呢。这不,讲座刚刚讲完,正准备走。”

    “哦,那他们还不快走?你们这边的停车位有点小啊,我后面可还跟着一大堆的车呢。要是把车停在路边上,你不会罚款吧?”

    “怎么会罚款呢?我这就让他们把警车挪开。”说完,陈云中望着周围的一众干警道:“立刻把你们的车开走,别占在这里。”

    干警们一听这话,立刻三两一组的上了一辆警车,从另一边的出口开出去,停到离教务大楼不远处的操场里。

    那个和善的男人看了看现在停车处仅剩的三辆车道:“只怕会还差三个车位。”

    陈云中立刻明白了这人的意思,与周克军,景中道互相点头暗示,也上了车,将车开到了操场上。

    见此状,中年男人才满意的将车窗摇上去,开入了停车区,将车泊好。

    紧接着,后面跟着开来的汽车也挨着一辆辆的停了过来,足足二十辆车将教务大楼前边专设来停车的空地挤得满满当当,保安们负责围起的圈子也足足扩大两三倍。

    这么多来自市委的车出现在学校里,自然是相当引人注意。不一会,过来围观的学生更加多了起来,连正在负责保洁浇花的校工们都忍不住过来凑热闹。这边立刻呈现出这样一副画面,以保安为界的圆圈内部是黑压压的一堆车,而圆圈外部则是黑压压的一堆脑袋。

    从二十辆车里走出来二十位神情严肃的领导,虽然京北已是九月末,但秋老虎的威力犹在,不过才十点钟,烈日已经穿透云层照射人间,光芒直射在二十位领导的脸上,他们也只是微微抽了抽嘴角,丝毫没有进入教务大楼避暑的意思。

    停好车的陈云中,周克军,景中道立刻赶了过来,与这突然天降的领导们会晤。

    “杜主任,教育局的领导大驾怎么也不事先跟我打个招呼啊?”陈云中走到刚才那个和善中年人的面前,笑着与他握了握手,但明显这个笑容有些不自然。

    杜松林,京北市委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京北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今年不过三十七岁,已经算得上是京北教育局的二把手了。而跟随他过来的其他成员,陈云中也快速打量了一圈,尽数是来自于淀海区教育局与市教育局的。

    教育局的人要过来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收到?陈云中,周克军几人心里直犯嘀咕,难道他们是听到了风声,为那个学生跳楼的事而来的?

    “哎呀,陈兄,不是我不通知你,我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说是让区教育局跟市教育局一起对淀海区的学校进行突击检查。你们中华大学又是所有学校的典范表率,所以我们便率先过来了。”杜松林依旧摆出和善的笑脸对陈云中道。

    陈云中,周克军,景中道瞬间心头一凉。突击检查?好好的,早不检查,晚不检查,偏偏在学校发生了命案的时候过来检查,你以为我陈云中是白痴,会相信这种鬼话?!

    尽管心头吃惊,但三大校领导还是挂着标准的官方表情,与杜松林敷衍的交待起来。

    下面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躲在楼上的孙玥芳跟袁小龙自然也注意到了。就算自己的老公是局长,孙玥芳在此时也不敢含糊,立马拉着袁小龙就跑到了楼下。

    “杜主任,好久不见。”孙玥芳托了托眼镜,拿出自己自认为最识礼最淑女的姿态。

    杜松林笑眯眯的望了她一眼,微微颔首。

    “这是我的侄儿,袁小龙。小龙,这是杜主任。”孙玥芳立刻把袁小龙介绍出去。

    “杜主任好。”袁小龙拿出少年郎该有的活力本色,尽力卖乖的叫着。

    杜松林依旧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

    袁小龙往周围看了一眼,发现此时不少围观的学生看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还有不少女生也试图在这边的人群寻找自己。他颇为得意的摆出了一副得瑟的笑容,那笑容仿佛在告诉世人,你们都给我看好了,我可是认识教育局领导的人!他还对我笑呢!我是有背景的!

    不管教育局此行是何目的,都不可能把来的目的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景中道发福的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大伙辛苦了,请去楼上的会议室,我们好好汇报一下学校的情况。”

    周克军也立刻道:“既然是检查工作,我们也会好好配合的。具体事宜,还请到楼上详谈。”说完,三人不由自主的做了个请的姿势,准备等候杜松林以及这一干教育局领导移步。

    “不急!”可意外的是,杜松林则是摆了摆手,笑呵呵道:“主角还没来呢,我们怎么能喧宾夺主呢?”

    主角?陈云中与周克军面面相觑,区教育局与市教育局联合进行的突击检查,现在连市教育局的二把手都出动了,怎么说主角还没到呢?难不成市教育局的最高执行官要亲自出马?

    一直镇定的陈云中开始紧张起来,这些年他一心扑在教育上,虽然无功,但也无过。他在任期间,从未为学校抹黑也从未影响到学校声誉。本来指望着能够平安到退休那天,哪知道今天却遇上这么档事。虽然他跟市教育局的教育委员会主任打过交道,但也只是属于见面能点头打个招呼那种关系,要是主任真的出手,他也只有乖乖受审的份。

    想到这里,陈云中无比怨念的恨了一眼孙玥芳,如果他因此下台,孙玥芳也一定要跟着死!

    嘟嘟嘟。

    话正说着,一辆同样挂着市委车牌的黑色广本缓缓的开了过来。围观的学生们迅速的让开一条车道,让这辆看上去普普通通,但车牌却光芒万丈的广本停入了教务大楼的停车区。

    不过学生们让开的车道并没因为广本开进来而合上,反而继续保持着,因为在这辆广本的后面,还很高调的跟着一辆挂着普通车牌的黑色奔驰,型号S320。

    “呵呵,这下,主角才到了。”杜松林看着过来的两辆车,笑呵呵的走了上去。

    陈云中,周克军,景中道,孙玥芳包括袁小龙一众也丝毫不敢怠慢,在广本车还没熄火的时候,便围了过去。

    首先进来的广本打开了车门,一个看上去有些颓废的男人从副驾驶座上走了下来,看到朝这边迎过来的几人,明显的一愣。

    而正准备迎上去的陈云中,周克军,景中道,孙玥芳以及袁小龙在看清这个颓废的男子之后,也是一愣,几人更是有半晌停在那里,止步不前。

    “王主任?你怎么从那个车上下来?”孙玥芳大惑不解,这王主任不是应该在医院看护控制场面吗?怎么会莫名其妙的上了教育局的车?

    在几人发愣的期间,一个四十出头的胖男人已经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

    杜松林直径走到这个胖子面前跟他握了握手,“老哥呀,你怎么才过来呀?”二人的关系看上去格外亲密。

    那胖子有些怨恼的笑了笑,“哥我还不是为了过去接你的人?”接着回头看了一眼后车厢黑漆漆的窗户,凑到杜松林跟前问道:“让哥去接人,你也不给我说是谁,现在可以给我说了吧?”

    杜松林神秘莫测的转转眼珠,笑而不语。

    看着杜松林跟这位神秘男人勾肩搭背,又看了一眼那辆00开头,号码也极为排前的广本,还有那辆神秘莫测,一直停在后面的不见人下来的奔驰,陈云中,周克军以及孙玥芳等人有一种紧张得都快窒息了。

    看到陈云中他们站在后面发愣,杜松林便把这胖子介绍给他们,“我老哥吕翰林,中央教育部的副部长,是我的大学学长。”

    中央教育局都派人过来了,这恐怕就是杜松林说的主角了。

    面对市教育局跟区教育局的领导们尚且还能保持镇静,可得知眼前出现这个有些猥琐的胖子是来自中央的,连陈云中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人也不免有些诚惶诚恐。

    几乎所有在圈子外看戏的学生们,都听清楚了杜松林的这句话,一下子都变得目瞪口呆。

    中央的人儿啊,那可是只有在新闻联播上才能看到的啊,现在竟然如此立体的出现在眼前,学生们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疯狂窃窃私语。

    “哎,中央的人呐。好胖啊!”

    “长得跟曾子伟似的。”

    “恩,确实有点像!”

    在场的教育系统的大佬们自然知道这吕翰林是何方神圣,从他下车之后,就一直在不断赔笑。

    “这次检查还要吕部长您亲自过来,实在是辛苦了。来,请上楼,咱们去会议室慢慢谈。”陈云中一众人也同样赔着笑,为胖胖的吕翰林引了一条路。

    吕翰林也不客气,像是跟走进自家后院一样,东瞅瞅,西望望,最后又敲了敲广本车的后车厢玻璃,一直紧闭着的车门缓缓的打开了。

    看样子,这个吕翰林还不是真正的主角,坐在后车厢里的大佬才是。陈云中心头想着,一边已经跟周克军景中道他们眼神作了交流,等这位大领导下来便第一时间上前打招呼。

    而围观的学生们此时也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广本车的后车门。

    四个看上去既没官气又没财气的年轻人慢慢的走下了广本,很明显这四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阵仗,所以当成百上千道视线投射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脸瞬间变得血红。

    “喏,他们就是我们要等的主角了。”杜松林指着下来的四个年轻人,向陈云中介绍道。

    由于震惊,孙玥芳的五官此时已经扭曲在一起,她甚至开始觉得天在旋地在转,脑袋发懵,胸口发闷,因为这四个杜松林口中所谓的真正主角,不就是在一个多小时前被他开除的林旭,王磊,舒杰跟孙志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