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八章 开胃菜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一辆辆挂着公安局标识车牌的警车从校门鱼贯而入,直奔向教务大楼前的空地。

    孙玥芳在见到一脸慌张的保安之后,也本来担心是来者不善,可看到这阵势就放心下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些都是她老公派来的。

    袁小龙看到楼下整齐有序的停着密密麻麻的十辆警车,也跟着舒了口气,这些人是他舅舅派人的无疑了。

    学校里平白无故的多出这么多警车,自然是激起了学生的好奇心,纷纷跑往这边来围观。不过这些赶过来的警察们有序的将整个教务大楼围住,不准任何闲杂人入内。

    在最后一辆打着京OB车牌的警车开进教务大楼前的空地时,所有在场维持秩序的警察的精神也随之一震。

    一个严肃的中年男人从这辆姗姗来迟的车内走下来。他一身便装,看不出官职大小,但从他器宇不凡的气质来看,一定是公安局的高层。

    “这人长得好正气啊!”

    “他虽然没穿警服,但肯定是个大官。”

    “恩,是大官!”

    学生们开始议论起来,对这个最后出场的压轴人物进行全方位的点评。

    中年男人下车之后并未多作逗留,直奔向教务大楼三楼的教务室。

    “医院那边治安派出所的人已经过去控制了,没什么问题。”一路走着,身边的警察不断汇报着情况。

    中年男人只是静静的听着,没做回答。在走到三楼教务室的门口时,他对着跟上来的干警们点头暗示,手下们便很识趣的退下去了。

    “舅舅你可来了!”进屋关上门以后,袁小龙高兴的迎了上去。

    “你怎么现在才过来?”而长期以冷若冰霜的脸示人的孙玥芳也难得有了一丝娇嗔。

    来人正是孙玥芳的丈夫,袁小龙的舅舅,淀海区公安局局长邢明刚!

    邢明刚吐了口气,颇为无奈道:“那个学生没事吧?”

    看房间里就他们仨人,孙玥芳也直言不讳的道:“死了才更好!”

    “你就不能改改你这说话的语气?你说这是第几个学生了?我帮你收拾的烂摊子还不够?!”如果邢明刚没记错,这已经是三年内他为孙玥芳专程跑的第五趟了,不知道他的这个败家媳妇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有所收敛。

    随后,邢明刚望着袁小龙道:“你怎么在这里?这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事已至此,袁小龙也不加隐瞒,把那次在咖啡厅发生的事向邢明刚说了一遍。当然,这出自于他之口的前因后果,势必是会略去他偷钱的那一段。

    “他们冤枉我还不够,还要我主动退学,实在是太过分了!他们打架在先,舅妈开除他们在后,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舅妈也只是严格执行校规,没错的。”袁小龙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见邢明刚似乎有责怪孙玥芳之意,便又主动帮她推责。

    邢明刚无力的挥挥手,“行了行了,细节的事我不想知道,总之我现在已经让淀海区公安局直接负责这事了,这事流不出去,你也就安心吧。我也向陈云中他们打了招呼,估计一会他们就会过来。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舅舅,还有一个人想请你……”袁小龙不甘心的依旧想连荷东来也扳倒。

    “好了!我忙着呢!”邢明刚心底烦透了处理这些破事,他堂堂一个大局长,平时要处理的事情就有一大堆,自己的老婆侄儿不但不能替自己分担,反而事事让他不省心。

    “我在这个位置上拼死拼活的奋斗,可你们除了给我找麻烦还做了什么?”做局长的个中辛苦,只有邢明刚他自己知道。

    见邢明刚摆出教育的嘴脸,孙玥芳也不满了,“你凭什么说我们?不过是让你帮了点小忙,你就这里拉那边扯。你也会说了,你好歹也是一局长,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你这个局长还有什么出息?!”

    “哼!”邢明刚怒的一甩袖,甩门而去。

    他并不是吵不赢孙玥芳,而是懒得跟他吵。已经同床共枕了二十年,早TM看腻味说腻味了。现在邢明刚是能少跟她见面就少见,能少说话就少说。再说了,门外还有手下的人在等着呢,要是知道局长跟老婆关着门吵架,传出去多难看。

    很快,邢明刚坐上了来时的车子,在学生们的议论围观中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

    世界上没有不漏风的墙,有人从教务大楼楼顶上跳下来,自然就会有人看到。而现在学校又停了这么多辆警车,更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根本无需脑子想。

    “听说跳楼的是大一新生,计算机系的。”

    “又是计算机系?计算机系还真是事挺多的,前几天晚上不是才打过群架的嘛,怎么又搞跳楼这一出了?”

    “谁知道呢?不过肯定跟孙变态有关!”

    “为什么?”

    “听他们计算机系的人说跳楼的学生在跳楼之前被孙变态召见了,之后就从楼上跳下来了,这显然又是孙变态的杰作嘛!”

    “原来如此!这老女人是嫌上次那女学生从楼上跳下来没摔死不过瘾是吧?如此作恶,咒她生儿子没P眼!”

    “对!没P眼!”

    学生们口中的孙变态自然是此时高高在教务大楼三楼上的孙玥芳。孙玥芳的罪恶行径,可谓是人神共愤,天怒人怨,早期更有不少同学扬言要凑钱找人去给她点教训。不过这些都只是他们在愤怒之下的义气之语,最终都没能转为现实。

    至于那个可怜的被逼跳楼的同学,他们也只能寄予一丝哀悼,希望他能够保住小命。

    嘟嘟嘟。

    几声喇叭响,三辆黑色的丰田车缓缓的开了过来,干警们立刻指挥学生让路,为车里腾出一条空道。

    车子停稳之后,校长陈云中,副校长周克军以及纪委书记景中道分别从车中走了下来。

    在接到邢明刚的电话之后,陈云中立刻联系了周克军跟景中道,与他们一道赶回了学校。学生跳楼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对于善后工作的处理他们也是驾轻就熟,他们要做的就是协助邢明刚派去的人处理伤者或者死者,然后把消息牢牢封锁住,就可以了。

    看了一眼周围密密麻麻的围观学生,陈云中冲着协同干警维持秩序的保安点了点头,保安们便立刻明白了校长的用意,开始命令学生停住围观,立刻离开。

    不过八卦之心不能停,加上可能分分钟会闹出人命,面对保安的驱赶,学生们都不愿离开,有些人只是象征性的推推后,待保安离开后又立刻围了上来。

    “算了,由他们吧。”周克军倒觉得无所谓,只要不让学生见到受伤者,围观一下下也没有什么问题。

    陈云中嗯了一声,三人便朝着教务大楼走去。

    就在这时,身后却又响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

    陈云中等人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刚才还围成人墙的学生们纷纷自觉的让开一条道,一辆黑色汽车朝这边慢慢的开了过来,而在它的后面还跟着一列的黑色汽车,一辆跟着一辆的绵延得几乎看不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