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七章 就怕他不死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孙玥芳现在的心情,那一定是有恃无恐。

    罗詹士从楼上跳下去之后,王主任在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报告了孙玥芳。在孙玥芳的要求下,王主任没有报警,只是派了一队人去医院守着,免得这件事流传出去。

    跳楼的事,在中华大学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每一次都被学校的领导们及时的掩过去了,所以才没有流传出去。这一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不过坐在孙玥芳对面的袁小龙却没他舅妈那么淡定。在看到罗詹士的身体如麻袋一样从高空坠落的时候,他几乎吓得尿了裤子。他原本不过想给这些人一点教训,赶他们出学校罢了,没想到竟然搞了人命。

    “舅妈,现在该怎么办?”袁小龙紧张的搓着手,就快搓出火了。

    孙玥芳推了推眼睛,镇定自若的道:“你别担心,王主任已经在处理了。”

    “可万一他死了呢?那可是十五楼啊,这么跳下来还有活头吗?”想到那高度,袁小龙的心就哇凉哇凉的。

    孙玥芳不悦的白了袁小龙一眼,她可是处理这种事情的老手了,只要人不死,赔点钱,慰问一下,很快就能搞定。就算是死了,也可以把责任推到学生身上,贴上什么想不开,有压力,得抑郁之类的标签。何况罗詹士的父母不过是广西那种穷地方的普通工人,就算是得知自己儿子死因有异,又能怎么样?这个世界,平头百姓的小命是不值钱的。

    孙玥芳并不担心自己如此作孽会遭什么报应,因为她有一个有权势的老公,仅这一点,就能保她一辈子平安的作威作福了。

    “我就怕他不死,死了才好。他死了,把自杀的责任推给他自己,然后校方出面表示理解的赔点钱,事情就圆满解决了。要是没摔死,摔个半死不残的那就要难办一点。”孙玥芳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只是在谈论一个蚂蚁的生死一般。

    听了孙玥芳的话,袁小龙也被她的信心感染,开始慢慢的宽了心。就是,那罗詹士不过是个小地方的穷学生,跟他一起被开除那些家伙也都是没什么关系的外地人,就算是死了人,也不可能有本事把他怎么着。再说了,有他叔叔在呢,谁有那个能耐动他?

    “孙主任,麻烦了。”正在此时,教务室的房门被推开,一个保安神色异常的跑了进来。

    孙玥芳皱了皱眉,不悦道:“什么事麻烦了?”

    那保安看了一眼袁小龙,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

    “直说。”孙玥芳看出了他的顾忌,让他直接说。

    保安点点头,“王主任,王主任在医院被人给劫了。”

    “劫了?你把话说清楚一点!”孙玥芳本来以为这保安是因为罗詹士救治无效死了而慌张,哪知道他竟然说堂堂的王主任在学校被人劫了?

    保安喘了口气,慢慢道:“我们正在医院守着,可突然冒出来一个少年,看样子是咱们学校的。他一出现就把我们给打趴下了,然后王主任出面阻止,他不但不听,还拿刀子把王主任给劫持了。我们没有办法,只好退出来了。他们,他们去派出所报警了,我过来问问孙主任你现在该怎么办?”

    “谁让你们去报警的?我不是说过不要报警吗?”孙玥芳愠恼的一掌拍向桌面。她并不是害怕警察,而是觉得麻烦,这种事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处理,把警察牵扯进来,她还得花时间去周旋不是?

    “你说的那个少年是不是长得挺高,还长得挺帅的?”高、帅是荷东来留给袁小龙最直观的印象。

    人,会对自己没有的东西加倍关注,所以长得不高又不帅的袁小龙自然很容易记住别人有而自己不具备的东西。

    保安顿了一下,作为男人,虽然他很不想承认别的男人比自己帅,但无可否认的是,那出手的小子确实挺帅的。

    “恩,是挺高,挺帅的。”

    一回想起荷东来当着众人面揭穿他偷东西,袁小龙就一肚子的火。你以为他袁小龙会缺钱?你以为他袁小龙屑去偷别人的钱?不,他不缺,他也不屑。他只是嫉妒!他嫉妒林旭那么受欢迎,一进寝室就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而他袁小龙却没有。

    那个林旭算什么呀?不过是个小康家庭,一个月才两千块钱的生活费而已,凭什么跟他比?他就见不惯林旭过得好,就见不惯林旭过得舒心,所以他偷了他整个月的生活费!看他丫的还能每天乐呵呵的笑得出来!

    “MD,就是那个混蛋!就是他!那家伙跟他们是一个寝室的!舅妈,我正想问你呢,你怎么没有把他也开除掉?”想到荷东来当日嚣张命令他的样子,袁小龙就恨得牙痒痒的。

    孙玥芳想了想,脑子里对1843的另一号人有了一点印象。

    “既然你们报了警了,这事就让警察处理吧。没事你就先出去。”孙玥芳对保安吩咐道,毕竟这次开除事件算得上是她跟袁小龙两个人的报复行动,她可不想搞得人尽皆知。

    保安点点头,很识趣的离开了办公室。

    保安离开办公室后,孙玥芳立刻翻出学生入住名册,手指滑到18-04-03后面一栏的时候,赫然停止在一个名字下面。而这个名字正是荷东来。

    “你说的是这个荷东来?!”孙玥芳的脸色有微许异样。

    袁小龙低头看了看,“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反正1843里没被开除的那个就是那小子!当时他横得要命,说什么要我两天之内滚出中华大学,我呸!他以为他的话是圣旨,说了老子就会听了?舅妈,那天晚上这个人也应该参与了斗殴事件,一定也要开除掉!”

    “恩,他确实是参与了斗殴。”孙玥芳的脸色有些不正常,因为她已经回忆起这个荷东来就是当日手持陈云中校长的亲笔介绍信过来入学的那个迟到了一个礼拜的男生。

    本来这次校领导对于那晚的斗殴事件并未明确的做出要处理的指示。但因为袁小龙的关系,孙玥芳主动向纪委书记景中道提出要维正校规校纪,必须要处理几个当晚参与斗殴的学生。景中道也没有反对,只是让孙玥芳酌情处理,意思就是记个过之类的就可以了。不过景中道却提醒孙玥芳,让她注意千万不要处理一个叫荷东来的学生,具体原因为何他也没有多讲。孙玥芳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当时也未作细想,因为得到景中道的授权,她便可以大大方方处理袁小龙要报复的那几个学生了。

    现在被袁小龙这么说来,这个荷东来能够手持校长的介绍信来报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出让袁小龙两日之内滚出学校的雪花,参与了斗殴又能得到校领导的力保不被处理,现在还胆敢拿刀威胁学校领导,这个家伙,要不就是个人人避而远之的疯子,要不就是个背景深不可测的人物。

    孙玥芳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惹上了这个人,她会很麻烦。

    “啪!”

    刚才那个离开的保安突然折返回来,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办公室,脸上写满了惊恐。

    “怎么了?”孙玥芳心正慌得厉害,这保安冒冒失失的冲进来,也把她吓得心头一沉。

    保安指向门外,结结巴巴的说道:“好……好多的车!有……有大人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