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六章 不报警就不好玩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当荷东来接到林旭那通带着哭腔的电话时,他的整个脑袋几乎都快炸开了。

    匆匆的赶到中华大学医院的时候,长长的走廊上已经筑起了一道人墙。林旭,王磊,舒杰他们正被这道人墙隔离在最里面。在上来的时候,荷东来就发现这一层楼似乎是被单独隔离起来了,整层楼一个医生护士都没见着。

    “站住!你不能进去。”一个模样冷峻的保安见荷东来欲往里闯,立刻喝道。

    荷东来二话没说,猛的向前一挺,下盘使力顺着腰部传上,将那挡路的保安直接给撞开了。

    “小子,你要干嘛?”

    这突然到来的少年竟然二话不说就动手打人,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保安们顿时觉得脸上无光,立刻蜂拥而上,从四面朝他袭击。

    双臂被身后的保安反绑住,但荷东来并未挣扎,而是将身体的重心移向后背,用力靠向身后的保安。

    紧接着,荷东来的身子倾斜至45°角,同时将肘顶向那保安的胸膛。

    那保安被荷东来的手肘顶着,想使力又使不出来,只得伸脚来勾他下盘,而此招正中荷东来下怀。在保安的右腿钩住之际,荷东来立刻旋转身体,将保安的双臂反绕至自己肩头,然后躬身前倾,如柔道中的过肩摔一般将保安狠狠的摔在地上。

    CQC基本技能之二——摔投!

    突然一个人被摔了过来,其他保安都来不及躲避,跟保龄球瓶一样,纷纷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力给撞得东倒西歪,也便无暇顾及荷东来,任由他突破了重围。

    “林旭,发生什么事了?”

    荷东来直接跑到坐在最里面的林旭面前,急切的问道。

    林旭双手握拳的坐在那里,他只觉得眼前一片刺目的鲜红,脑海里满是罗詹士浑身是血的样子。听到荷东来的声音,才抬起头来,脸上写满了不知所措。

    “东子,大罗,大罗他……”

    见到连乐天开朗的林旭竟露出了这种表情,荷东来更加感到事件大条了。

    “王磊,你说,发生什么事了?”王磊舒杰他们坐在林旭的旁边,脸上同样挂着惊魂未定的表情。

    王磊的眼中还透着些惊恐,他颤巍的说道:“大罗,大罗是自己跳下来的。他,他是自杀。”

    “自杀?”荷东来的脑子一懵,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一般,“大罗怎么会自杀的?”

    紧接着,孙志博便将孙玥芳开除他们以及如何折磨罗詹士的事详细的告诉了荷东来。当然还有他们会被开除的真正的人为原因。

    “这一切都是那个可恶的袁小龙搞的鬼!”舒杰愤怒的往椅子上一锤,“如果不是他,大罗也不可能会自杀!”

    “要是大罗有什么三长两短,一定要找他填命!”孙志博怨恨的诅咒道。

    王磊何尝没有想杀死袁小龙的冲动?可是,相比袁小龙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生死的能力,他们能做些什么?就算被他害了,也只有把苦水往肚里吞。

    “同人不同命。”王磊有些颓废的摇摇头,随即望了一眼依旧亮着红灯的急诊室,“只只有希望大罗吉人自有天相,这次能够逢凶化吉。”

    “袁小龙!袁小龙!我要杀了那个畜生!”

    一直沉默没做声的林旭突然狂吼了起来,他失控的一跃而起,一张脸因愤怒而变得有些狰狞。众人见势不对,立刻把他拦了下来。

    “林旭,冷静点,你冷静点!”王磊跟舒杰一人钳制住林旭一条胳膊,使他无法乱动。

    “东子,东子,你要为大罗报仇啊!不能便宜了那小子,不能便宜了他!!!”林旭狠拽起荷东来的衣襟,双手因为激动而不住颤抖。

    荷东来抓住林旭的手,此刻从他的面部表情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正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怕自己一激动,会忍不住拿刀去砍了袁小龙。

    “你放心,我曾说过要袁小龙在两天之内滚出中华大学,现在就是兑现这个许诺的时候了!”荷东来双目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如果之前他还没能利用这副躯体的身份来很好的装逼的话,那么这一次,他是已经做好大开杀戒的准备了。

    荷东来的高调出手惊动了一直在角落里打电话的王主任。看到自己带来的保安一队如一盘散沙般的倒在地上,王主任心头大骇,他立刻走到荷东来的面前,以命令的口气道:“这位同学,这里现在已经被我们保卫科封锁了,其他人一律不得进入,请你马上离开!”

    “滚开!”荷东来充满杀气的双眼炯炯的盯住王主任,满腔的怒火就快从眼睛里冒出来了。

    荷东来的这幅表情着实惧人,王主任感到心头一窒,胸口发闷,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可王主任毕竟是个成年汉子,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一个少年吓倒,那他以后也没脸做这个保卫科主任了。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次,如果你执意要留在这里,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话间,已经有不少保安围了过来,他们拔出了别在腰间的警棍,只要荷东来再敢动手,他们也就不管的豁出去了。

    “东子,别冲动,忍一时风平浪静,你就先走吧。”眼前的形势不容乐观,这帮保安摆明是要将学校有人跳楼的事捂严实了,舒杰是个识时务的人,所以他首先劝荷东来。

    荷东来冷眼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王主任,嘴角诡异的挂起一抹冷笑。随即,他迅速移身,左手搭住了王主任的膀子,右手在腰间一抹,直接抵在王主任的脖子处。

    王主任还没能反应过来,就见他周边的保安都露出惊恐的表情。接着一袭寒意从颈处传来,他才发现一把军用刀已经悄然贴上了自己的脖子。

    “你,你,你要干什么?”

    堂堂的保卫科主任,竟然被学生劫持,这传出去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如果是以前,王主任想的肯定是这些。可现在,自己的小命正被别人捏着,自己正命悬一线,他可再顾不得什么面不面子的问题,只想着用什么方法能让这位英雄放过他。

    从认识的第一天起,荷东来留给1843一众人的影响就是个极有义气的谦谦君子形象。在他们心目中的荷东来是成熟的,是冷静的,同样又是热血的,是够兄弟的。他们从没想过如此冷静的一个人会疯狂的拿刀威胁学校领导,所以,现在的他们很震惊,已经惊呆了。

    荷东来不是不疯狂,不是不胆大,只是前世的那些小心谨慎的日子磨平了他的个性,敛起了他的本性,让他抛弃一切低三下四的去迎合生活。

    可重活一遭之后,他发现一切都变了,他不再需要去迎合任何人,不再需要像前世一样的瞻前顾后,甚至于所有的人都要仰视他。特别在昨晚遇刺之后,他感觉被压抑在深处的那个疯狂的自己已经渐渐的苏醒了。

    “把这帮人给我撤了!”荷东来冷冷的下了第一道命令。

    凭什么你叫我撤我就撤?王主任有些不死心的挣扎道:“我劝你放下你的刀,一切,一切就还有得商量。”

    “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刀子又在王主任的脖子处重重的挤压。

    “好好好,走,你们快走!”千言万语抵不过刀子一动,原本还试图挣扎的王主任在冰凉的感觉传来之际彻底放弃了抵抗,张牙舞爪的让保安赶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东子,不能让他们走啊,他们会去报警的。”林旭已经料到这些保安离开后会去的地方,本来在之前王主任就已经准备报警,可是打了个电话之后便莫名其妙的改变了主意,用脚丫子想想也知道他那个电话打给了谁。

    荷东来撤下手里的刀子,在王主任的脑门拍了拍,冷笑道:“报警?我就是要他们去报警!否则这场戏就不精彩了!林旭,王主任交给你们帮我看着,我也要去打个电话。”

    在如此强大的气场下,荷东来已经拥有了本次事件的绝对统领权。威胁绑架王主任这罪名已经成立,他们1843几个难兄难弟开除之事也已成定局,反正都是个死,何不轰轰烈烈的死一把?几乎每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叛逆少年心中,都会有一个玩命欺负校长和教导处主任的光荣梦想。现在,无疑就是实现这个美好梦想的最佳时机!

    转身走到拐角处,荷东来掏出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二姐夫,上次你不是说要我爸帮你一个忙吗?现在可能遇到了一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