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四章 辱!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在林旭十八年不算跌宕的人生阅历里,今天绝对是如临大敌的一天!

    当一大早,1843这帮人乖乖的坐进阶梯教室,翻开课本,拿起笔,竖起耳朵准备接受知识的洗礼时,保卫科的王主任却亲自带了一列保安进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林旭,罗詹士,王磊,舒杰以及孙志博像犯人一样押解离开。

    从阶梯教室出来,一直走到了教务处,五个人都还是一脸茫然,莫名其妙。

    教务处很安静,只有一个盘着发,戴着黑框眼镜,穿着一身黑色工作制服的中年女人操着双手,一脸冰冷的坐在最里面的位置上。

    王主任一行人将林旭他们送到教务处之后并没有离开,这举动让1843的这群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哒哒哒。

    伴随着高跟鞋的敲击声,那个冷漠的中年女人慢慢的向五人走来。而这个女人,对于林旭他们,甚至是整个中华大学的学生来讲,可是太熟悉不过了。

    “孙,孙主任。”

    这个严肃的中年女人正是令所有中华大学的学生闻风丧胆,并对其恨之入骨的教务处主任孙玥芳。

    狠,毒,恶是孙玥芳处罚学生的三大特点。狠是指处罚狠,毒是指说话毒,而恶是指行为可恶。

    许多人猜测孙玥芳是冷血动物,也有人猜测她是长期在那方面得不到满足而导致心理畸形严重变态。因为她的许多行为,根本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能做得出来的。

    狠,孙玥芳很狠。中华大学校规严明,对于违规的学生也会因其不同程度做出相应的处理。可是这个孙玥芳则完全凭自己开心,轻则记大过,重则开除学籍。有不少好事八卦学生统计过,中华大学每一年从孙玥芳手里被剥掉学籍的学生,至少都有十个!

    毒,孙玥芳相当毒。都说做人一定要积口德,否则下辈子会遭报应,可这孙玥芳老师却坚信自己没有下辈子,所以这辈子乐此不疲的出口责人,伤人,毁人。孙玥芳说话毒是不分男女的,她可不会因为违规的学生是女生就怜香惜玉,有的时候反而更毒更狠。王磊听说,曾经大三有一个学姐,晚上跟男朋友约会而彻夜未归寝室。第二天,这个孙玥芳主任便把那个学姐拉到了广播室,开着广播骂她,说话极其难听,言辞极其恶劣。骂完之后,那个女生就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好在广播室在三楼并不算高,这才捡回一条命。

    如果说以上这两点已经足够彰显这位煞神主任的变态,可比起第三点恶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如果要在孙玥芳的恶前面加上一个定语,那一定是令人发指了。

    狠毒处罚,毒辣的言语侮辱这些只是开胃菜,孙玥芳最中意的其实还是令人发指的恶毒行为。

    孙玥芳不止喜欢折磨犯错的学生,还喜欢折磨犯错学生的家长。特别是家中无背景,生活处于二三线家庭的家长。

    对于许多来自贫困地区贫困家庭的家长来说,读书几乎是让他们的孩子脱离贫困的唯一出路。而许多贫困家庭的孩子也深知这一点,所以相当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也就更加的专注,更加的刻苦。中华大学每年面向全国招生,吸取的是全国最顶端的尖子生,这里面就有三分之一是来自一些贫困地区但成绩优秀的贫困学生。一旦这些没有背景,在京北城里没有依靠的贫困学生犯了校规,那他们不止会受到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甚至于连带他们的家长也会受到同样的折磨。

    虽然孙玥芳搞得学生怨声载道,也有不少学生向校领导反应过,但上面却始终没对孙玥芳做出任何处理,这从侧面更加助长了孙玥芳的嚣张气焰。

    孙玥芳看了一眼面前这五个人,脸上挂着一丝不冷不热的笑容。

    林旭他们可是听过孙玥芳的名号,被这变态女突然召见,铁定没什么好事。

    办公室里站了一堆人,可谁都没有说话,使得房间里气氛浓重得有些诡异。

    “林旭,爸爸是国企员工,妈妈是小超市老板,你每个月有两千块的生活费。”半晌之后,孙玥芳走到林旭面前,慢吞吞的开了口。

    这还是他们几个第一次听到孙玥芳的声音,音调高亢但声线却有些偏低。

    “恩。”林旭虽然表面平静的点点头,但心潮早已泛起波澜,孙玥芳怎么会把他的家庭跟他的生活了解得这么清楚?

    “王磊,你爸是车间主任,你妈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每个月的生活费八百块。”孙玥芳又走到王磊面前,缓缓说道。

    王磊身子一抖,哆哆嗦嗦的嗯了一声。

    “舒杰,爸妈离婚,跟着你妈生活,你妈没工作,后爸是个小生意人,生活费一千五。孙志博,爸爸是医生,妈妈是教师,生活费一千。”孙玥芳又相继说出舒杰跟孙志博的家庭状况。

    两人也是一愣,但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至于你嘛。”最后,孙玥芳走到罗詹士的面前,不冷不淡的笑容已经变成了冷笑,“罗詹士……”

    此时的罗詹士已经涨红了脸,双手狠命的揪着裤子。

    “孙主任,你就直说了吧,这次你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看着罗詹士这个样子,林旭立刻为他解围道。

    可孙玥芳并没搭理林旭,继续道:“罗詹士,父母都是纺织厂工人,父亲还有糖尿病,需要长年医治,本来你连学费都交不起的,但好在你有个能干的姐姐,这才让你顺利的进入了中华大学,并且每个月负担你八百块的生活费,怎么?我有没有说错?”

    说完,孙玥芳还一副求证的模样让罗詹士回答。

    如果不是孙玥芳说出来,林旭还从来不知道罗詹士有个姐姐。

    “够了,不要说了。”罗詹士低着头,小声的说道,他的语气近乎哀求。

    可有变态之称的孙玥芳怎么会顾及学生的情绪,她怀抱着双手,做出一副尽力回忆的模样,“你这个姐姐也挺不错的,在你们那么小的地方,每个月不仅能给你爸提供一千块的医药费,还能给你这个弟弟提供八百块的生活费,老实说,现在的妓女真有那么好赚吗?”

    孙玥芳这话一出,林旭他们几个脸色全变了,而站在办公室里的几个保安更是忍不住小声笑了起来,王主任立刻咳嗽提醒,那几个小保安才收住了笑意。

    眼角隐约闪动着泪花,干瘦的身板也因为愤怒有些微微发抖,可尽管如此,罗詹士还是只紧握着拳头,痛苦的咬住牙关,将这巨大的屈辱硬吞了回去。

    孙玥芳的话如尖刀一般插到了罗詹士的心坎,也插到了林旭,王磊,舒杰,孙志博他们的心坎上。

    “孙主任,你太过分了,这是学生的隐私,你凭什么到处说?!”可愿意站出来为罗詹士说话的,只有林旭一个人。

    孙玥芳也不生气,只是冷笑一声:“隐私?笑话!我身为教导主任,全面的掌握学生的信息是必须的,这也方便我因材施教,根据学生不同的家庭来因材施教。你说是不是,罗詹士同学?”

    这女的TMD简直是个婊子!林旭在心里怒骂一声,“你说够了吧?说够了我们要去上课了!”说完,拉住罗詹士的胳膊就要走。

    王主任等人见状立刻退到门口,显然是不准他们出去。

    “哼,看来你们马上就要滚的份上,我原谅你刚才的无礼。”孙玥芳对王主任他们挥了挥手。

    滚?王磊一听也奇了,“孙主任,你把我们找来到底是什么事?”

    这个同样也是舒杰,孙志博想问的。

    孙玥芳坐回了办公桌,摊开桌上的一份文件,“林旭,罗詹士,孙志博,王磊,舒杰同学,于2000年9月25日参与斗殴事件,严重违反校纪校规,且在校内造成恶劣影响,经研究决定,对以上同学做出开除学籍处理,即日生效!”

    桌上的文件一念完,五人都僵硬在那里,望着孙玥芳,露出震惊的神情。

    孙玥芳继续道:“你们这样的学生我见多了,惹是生非,到处惹事,就算毕业之后,也不过是揣着我中华大学的本子混迹市井,做社会的渣滓。现在我开除了你们,对你们,对学校都有好处。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混,去打,不会有校规管束你们,而学校,也不会因为你们这些渣滓而蒙羞。”

    “主任,求你了,不能开除我。主任求你了。”孙志博首先哀求道。

    舒杰也立刻道:“孙主任,我知道这次我们做错了,请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王磊也请求道:“孙主任,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要是我被退学,我爸一定会打死我。”

    孙玥芳则只是看着他们,这群学生越是哀求,她心头越爽。

    “参与斗殴的又不只是我们五个人,凭什么只开除我们?”五人当中以林旭的家境最好,就算是被开除了大不了去别的学校,但是如果是这样背着黑锅的被开除离开学校,他很不爽,是极其的不爽!

    孙玥芳冷哼一声,“在作出处理决定之前,校方是仔细调查过的,谁应该负主要责任,校方都是一清二楚,容不得你质疑。”

    “凭什么我们就是负主要责任了?何书帆那边的那帮人你当他们死了?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惹出来的!你TMD这个教导主任是在怎么当的?”既然要被开除了,林旭也用不着再忍她了,猛的一拍桌,发泄着对孙玥芳的怨愤。

    “你要干什么?”保安立刻拥了上来,将林旭推开,林旭的暴脾气可不是盖的,几番推搡之间,差点跟保安打起来。

    孙玥芳挂起了运筹帷幄的笑容:“你们这些狗急跳墙的学生我见得多了,连你们都对付不了,我这十几年的教导主任就白做了!”接着孙玥芳颇有意味的望着一直没出声的罗詹士,“罗詹士同学,被退学是件大事,其余这几位就算退学之后,我想他们的家庭也应该能帮他们找到另一所学校继续就读,可你的家庭就有点……”说到这里,她还故意的顿了一下,“要不我借你电话,先提前给你爸爸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