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三章 我也是女孩子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切如常。

    一大早,林旭他们便翻身起了床,为了让荷东来多休息一会,也没叫他起床上课。轻手轻脚的拿起书,蹑手蹑脚的就出了门。

    昨晚的暗杀事件让荷东来累得够呛,趴在床上跟个死狗一样,这会就算是发生大地震都摇不醒他。

    嗡嗡嗡,嗡嗡嗡。

    临睡前将手机放在床头,这个时候在荷东来的耳边震得正欢。

    翻过身盖住头,扰人清梦者,其罪当诛!

    可手机一直不停的震动着,虽然极不情愿,但为了等快点回到梦乡,荷东来还是接了起来。

    电话是永远激情四射的三姐罗亦凡打来的,本来荷东来还睡得糊里糊涂的,被这大嗓门一震,顿时就清醒了。

    “东子,姐姐回香港了。昨天没有去接你,实在是好抱歉呐。对了,你的伤好些了没?”

    声音娇嗔甜而腻,荷东来不禁打了个冷战,“一点小伤,没事的。姐,你有事儿就先忙吧。”

    “怎么是小伤?都进医院了还小伤?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养病,别四处乱蹦跶让我不省心!”罗亦凡很不放心的嘱咐道。

    “我知道了,姐你别担心。”荷东来哭笑不得的答应下来,这罗亦凡还真把他当自己儿子了,有时候他真想对她说:其实我已经三十岁了。

    罗亦凡继续罗里罗嗦的道:“记得要多吃点,你可是咱们荷家的宝贝疙瘩,可不能再出事了。”

    “好,好,好。”荷东来不敢多说,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还有,”罗亦凡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大伯这次会亲自出马,咱们荷家的面子不会白丢,你的苦也不会白吃的。”

    “啊?”

    没等荷东来接话,罗亦凡便又换回甜腻的声音,亲密的向他道了个拜拜,然后飞快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耳边响着的嘟嘟忙音,荷东来发了好久的呆,虽然他这个三姐有的时候脑袋是秀逗了一点,但是对他的关怀他还是感觉到的。

    嗡嗡嗡,嗡嗡嗡。

    握在手里的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荷东来立刻拿起,顺便看了一眼被包成粽子的手臂。

    昨晚林旭他们把荷东来抬去校医室的时候,值班的校医不知跑哪里去了,只有一个清洁大妈正在慢悠悠的扫地。

    没校医,可手上的伤总得治吧。于是五个大老爷们死马当做活马医,亲自动手帮荷东来包扎。

    五个大老爷们粗手粗脚,五双手齐齐上阵,粗鲁的动作与拙劣的技术,让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口再度活血,痛得荷东来呲牙咧嘴不住吸气。

    痛在手臂,但却感动在心上。看着一帮笨手笨脚的大老爷们,荷东来感觉温暖无比。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五个人总算是把荷东来的手臂包扎好了,虽然包成了粽子,但这种东西是卖疗效不是卖长相的,能够保护伤口就好。

    回忆结束,荷东来拿起电话,摁下了通话键。

    “死变态,你耳朵聋了?这么久才接?”一个集泼辣,野蛮,暴力于一体的女人声从听筒里飙了出来,震得荷东来的耳朵直嗡嗡。

    “顾云黛?”荷东来感觉有些意外。

    “正是姑奶奶。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昨晚上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姑奶奶我一个人收拾残局,你知道姑奶奶我忙到多晚吗?你知道姑奶奶的黑眼圈又重了多少吗?”电话那一头的顾云黛依旧是一副姑奶奶的派头,喋喋不休道。

    我是招谁惹谁了?不过就是想好好睡个觉,怎么这些女的就是不如他意呢?

    荷东来的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耐着性子问道:“这么一大早打电话过来,你不会就是要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废话吧?”

    “废话?”很明显,电话那头的顾云黛有些发飙了,“这是废话吗?你撇下我一个人一走了之,大晚上的,我一个女孩子……”

    不知怎的,听到顾云黛说自己是女孩子的时候,荷东来竟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疯狂起来堪比母老虎,野蛮起来连八匹马都拉不住的人竟然自称女孩子?

    “你笑什么?!你笑什么?!”顾云黛又发火了。

    “行了,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荷东来的宝贵时间可不是拿来耍嘴皮子的。

    那头的声音戛然而止,片刻之后,只听到顾云黛小声的嘀咕道:“对了,我是有事要说,是什么事来着?”

    荷东来翻了个白眼,开始怀疑让这女的帮他办事究竟靠不靠谱。

    “我想起来了。”思索之后,顾云黛终于反应过来了,“昨晚上发现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荷东来立刻打起了精神。

    “你还记得昨晚我们最先遇袭的荒地吗?昨晚我派人去搜了一圈过来报告说那里压根就没有发生枪战的痕迹,一个空的子弹壳都找不到!还有被我撞飞的那个壮汉,在周围也根本找不到他的尸体。干干净净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顾云黛也正经起来。

    荷东来眉头一皱,“哦?看来昨晚我们真是命悬一线。”

    “这话怎么说?”

    “从我们离开荒地到上了快车道的这段时间,有人去了荒地,搬走了尸体,并且地毯式的清除了所有的痕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及时的弃尸,清洗痕迹,很明显昨晚的暗杀行动是一直有人在暗中监控着。如果我们昨晚晚走一步,遇上了那批人,相信我们都没机会见到今早的太阳了。”想到昨晚的事,荷东来还是一阵后怕。

    被荷东来这么一分析,顾云黛也觉得有些道理,深吸了一口气,为今天还能呼吸到新鲜空气而感恩。

    “看起来这次你惹上的人是要将你赶尽杀绝,你可要小心了。”计划如此周密,行动如此谨慎,这样的暗杀要是再来个第二次,这顾云黛只怕就没这次这么好的运气了。

    “那怎么办?”顾云黛也急了,“我还不想死,我才十八岁呀!”

    “你堂堂一个龙头千金,难道还找不到能保护你安全的人?”黑社会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能打跟不怕死的人,而这两点也是身为保镖的基本素质。

    “要不你做我的保镖贴身保护我吧?我昨天看你挺能打的!”冷不丁的,顾云黛却冒出这么一句话。

    荷东来一愣,“我?贴身保护?”

    “你个死变态可别想歪了,我说的贴身只是鉴于我每天呆在学校的这段时间。我现在是堂堂正正的好学生,不可能随时随地背后跟着几个小弟吧?所以我在学校的时候,安全就交给你了!”顾云黛以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

    虽然听上去是美女的请求,但在顾云黛的嘴里却变了味。

    “给我一个我必须答应的理由。”荷东来没有跟她直接争辩,倒是饶有兴致的问道。

    顾云黛鼻子一哼,颇为得意道:“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也同样不答应你让我帮你办的那件事!”

    顾云黛口中的那件事自然是昨晚答应处理雷洛跟何书帆的那件事。

    果然是小孩子的威胁,真不给力呀。荷东来淡淡一笑,“是吗?不过你好像没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啊。你不帮我没关系,大不了我自己出手一样搞得定,可你就惨了,那帮人可是随时随地都在惦记着你的小命,你可是每一分钟都处在危险之中啊。没准,现在就有杀手躲在你家门外,准备伏击你呢。”

    “哼!你,你以为这就能吓到姑奶奶吗?姑奶奶不会自己派人去查吗?”话虽如此,但从顾云黛的声音里已明显听出了怯意。

    荷东来一本正经道:“我可没吓你,昨晚的阵仗你也是见到的,个中的利害关系我也给你分析过,如果你想多活几天,那就别那么多的废话替我把事办好,这样我也能尽快帮你查出谁是幕后黑手。否则,我们下次见面的地方很可能就是殡仪馆。”

    也许是荷东来严肃的口气过于慑人,也可能是电话那头的顾云黛意识到事态与自己的性命息息相关,在听完荷东来的话之后,她竟然收起了之前的野蛮姿态,乖乖的回答了一句“那好,我听你的”就迅速挂断了电话。

    忙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荷东来呆了呆,这小妮子态度变得也太快了吧。

    不过纵使有万千疑惑,万千不解,都敌不过他此时想要投入周公怀抱的强烈欲望。随手扔开手机,扯过被子,迅速进入梦乡。

    可就在荷东来做着美梦的时候,他的兄弟们此时却遭遇到了比天塌下来更加恐怖的事。

    **********************

    不好意思,这一章到晚了。

    下周继续分强推荐,求票求票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