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十一章 只有靠你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比如眼前的这个摩托男E。

    “虎哥?你说的是瞎眼虎?”摩托男E的一句话让顾云黛的瞳孔瞬间扩大。

    摩托男E不敢怠慢,立刻点头。要知道他的腿还被压着呢,在荷东来跟顾云黛面前,就是一只瓮中鳖。

    得!听了摩托男E的这话,荷东来算是搞清楚了,今晚这帮人不是来杀他的,是来要嚣张跋扈的顾云黛的命的。

    可顾云黛随即脸色一沉,抬高了巴掌“啪”的一下打在摩托男E的脸上。

    “你当我是白痴吗?就是给瞎眼虎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动姑奶奶!”

    在之前,顾云黛一直坚信这帮突然出现的人是来要荷东来的小命,而自己只不过是因为无辜的上了他的车而遭受牵连。但现在听到这粉刺男的话,已经明确了自己才是这帮人目标的事实。她顾云黛就想不通了,虽然平时自己是嚣张了一点,霸道了一点,可是她很确定没有跟任何人结下会彼此要命的仇怨。更何况,这个人还是瞎眼虎。

    摩托男E右脸一片红,一双眼很是委屈的看着顾云黛,他这回是真说的实话,真是虎哥让他过来的呀!

    “现在怎么办?”好久,顾云黛才收回了杀气腾腾的眼神,颇为无奈的看着荷东来问道。

    虽然顾云黛疯狂易癫,但搞出人命却还是第一次,现在问清了事件的主谋人,那下一步,下一步该怎么办?

    可荷东来却白眼一翻,双手插袋的道:“他们要杀的是你,我怎么知道?”

    “你!”刚才还并肩作战的战友突然翻脸不认人,顾云黛顿时就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荷东来,就差眼珠儿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了。

    瞥见顾云黛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大男子心理作祟的荷东来又心软了,“现在死人了,第一,你可以找警察过来收拾......”

    “不能找警察!!”

    “不能找警察!!”

    话还没说完,顾云黛与摩托男E就同时叫了出来。

    荷东来又翻了一个白眼,“等我把话说完。既然不愿意找警察,那你就让中午出现的那批人把这家伙抓回去,慢慢审理。”

    “中午那批人?什么人?”顾云黛心里一惊,开始装傻。

    荷东来淡淡一笑,“别装了,你的那点破事我都知道了。快点叫人来吧,这快车道上可是有监控机的,再晚了,警察就来了。”说完,便把自己的手机直接甩了过去。

    听了荷东来这话,顾云黛也不再犹豫了,接过手机就拨了一串号码,说完之后又把电话丢给了荷东来。

    荷东来将手机放回裤兜里,然后默默的走到摩托男E面前,只见他一张哭脸望着自己,似乎在求荷东来放过他。可是荷东来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稳准出拳,正对他的太阳穴,拳响过后,摩托男E的脑袋便耷拉了下去。

    “今晚出了太多的意外了,这会儿终于有时间跟你聊聊正事了。”荷东来吹吹发红的拳头,走到顾云黛身边说道。

    顾云黛这才猛然回忆起自己为何会上他车的画面,脸上立刻结起一层冰霜,低喝道:“你还知道什么?”

    你这是突然读档呢?荷东来被顾云黛瞬息万变的情绪逗得想发笑,不过既然她问了,他也直言不讳道:“龙头千金还真是不好做呢。”

    龙头千金四个字让顾云黛脸色瞬间发白,可她很快稳住了情绪,“龙头千金?你以为看黑帮电视剧呢?”

    本来荷东来之前并不确定,但天助他也,发生了今晚的追杀事件,这才让他坚信了自己的猜测。

    荷东来从裤兜里拿出刚才顾云黛使用过的手机,“刚才你打过一个电话,我现在只要按下重拨键,然后以你的名义跟电话那头的人对上几句话,一切就自有分晓了。”

    顾云黛心里那个悔,都怪刚才太心急了,忘记删除号码了,让这死变态抓住了把柄。

    “是,就算你猜对了,又如何?”争辩不过,就索性认了,顾云黛眼中寒芒一闪,这死变态难道要拿这件事来威胁自己?

    “不如何,不过想跟你做个交易。”荷东来装作无意的把玩起手机。

    “说!”顾云黛没有耐心。

    荷东来清清嗓子,“出动你的人,把中华大学治安派出所的雷洛给我逮出来,还有目前被关押在审讯室的何书帆。”

    “何书帆?”顾云黛一愣,疑惑的看向荷东来。

    “你认识?”

    顾云黛摇摇头,“我为什么要帮你?你说是交易,我帮你搞定这两个人,我能得到什么?”

    “你能得知今晚刺杀你的主谋!”荷东来诡秘一笑,“看起来你并不相信那粉刺男口中的虎哥会是策划行刺你的主谋,我可以帮你找到。”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类人最擅长的就是找料,你凭什么觉得能跟我作交换?”这宗交易在顾云黛看来根本没有可做性。

    荷东来道:“堂堂的龙头千金遭人刺杀,这个刺杀你的幕后黑人必定有实力硬抗你背后的势力。而既然他们敢下手,也就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摆脱干系,试问,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你如何利用你手里的资源查出幕后黑手?”

    荷东来的分析不无道理,刺杀她的人肯定知道她的身份背景,也肯定知道她身后的势力。

    “而且,”荷东来又补充道:“这些人能够一路跟随你到荒郊,想必已经跟踪了你很久,充分的掌握了你的行踪。能够如此准确获取你的行踪,我想,在你们内部极有可能出现了内奸,你把这事交给内奸去查的话,只能加速你的死亡!所以,这件事交给身为局外人的我帮你去查,绝对是上上之选。”

    内奸?!顾云黛心弦再度一动,若是真有内奸存在的话,那这内奸的目标一定不会是自己一个人!

    “既然你有帮我查出真凶的能耐,搞定区区两个人这样的事应该没有难度吧?为什么你自己不出马,反而要我帮你?”顾云黛眯起眼睛,虽然荷东来今晚几次舍命相救,但还是不能对他信任,谁让她认定了他是死变态呢。

    自己出马?

    没错,以荷家现在的实力,把整个京北市翻个边都是轻而易举的。可五个月之后呢?他京北市长的老爹,位高权重的红二代,也就是外界戏称的太子D却要面临被砍头的厄运!

    俗话说,山雨欲来风满楼,虽然现在看上去表面是波澜不惊,但太子D倒台这种巨大的政治变动铁定会提早就有风吹草动。荷东来刚回国不久,与京城的势力圈接触很少,没准现在其实已经是波涛暗涌,危机重重。现在的荷家极有可能正处在危机的边缘,这个时候,任何的一个举动都极其容易落人口实。所以,能少把荷家牵扯进来,就少牵扯,之前他提出要自己解决雷洛跟何书帆,也是这个原因。

    “因为这件事只有靠顾大小姐你才能够办到。”荷东来自然不可能告诉顾云黛实情,只是用一种非你莫属的语气说道。

    “好,成交!不就是帮你对付两个人嘛,没什么难度。”显然这话正中顾云黛下怀,她挥挥手,愉快答应下来。

    不愧是小丫头,真好糊弄。荷东来咧嘴一笑,“痛快!不过我不是让你对付他们,而是把他们给我抓住,具体的事宜,这样......”

    然后,荷东来凑到顾云黛的耳边,给她讲了自己的计划。

    “你小子够毒啊!”听完荷东来的计划,顾云黛也不禁竖起了拇指,由衷的佩服起来。

    “这是我的号码,办好之后通知我。我得到消息之后,自然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荷东来抓起顾云黛的手,快笔在她手上写下一串号码之后。

    当红领带带着一众黑衣手下开着车呼啸赶来的时候,正看到一个黑衣帅气的男生跟他们的大小姐站在一起,身边翻着三辆大卡车,两个头盔男躺在地上,不远处一地的鲜血与残骸。

    红领带快步跑向荷东来,抬起拳头就要动手。

    “你TM给我住手!”顾云黛横眉冷对,一声呵斥。

    红领带手一软,不解的望着顾云黛,“大小姐,这小子,这小子......”

    “废什么话,没看到这一地的渣滓啊?快点给清理!”一群愣头愣脑的大老爷们!要是没有这死变态,她只怕是见不到明早的太阳了。顾云黛实在是懒得跟他们多说,脸色都没有好过,语气凶凶的吼道。

    红领带愤恨的恨了荷东来一眼,似乎有发泄自己被骂的不满情绪,然后带着跟来的手下,开始清理乱七八糟的现场。

    “那个红领带,你过来。”荷东来怀抱双手,冲着忙得正欢的红领带喊了一声。

    红领带太阳穴的青筋一鼓,迫于顾云黛的压力,还是乖乖的走了过来。

    “干嘛?”

    “送我回学校。”荷东来淡淡道。

    “什么?!我送你!!!”红领带一听就急了,声音立马扯高八度,“凭什么?”

    荷东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幽幽的指了指身旁的顾云黛,红领带顺着一望,就如见到猫的老鼠,吓得一板。

    没有任何悬念的,在顾云黛的眼神威胁之下,红领带只得乖乖的打开开来的本田车车门,并像迎宾一样恭请荷东来上车。

    对于红领带这种服务,荷东来很满意,慢慢的走到车门口,抬起头与顾云黛四目相接,做了个电话联络的动作,便钻进了车里。

    车头调转,“呼”的一声,狂奔而去。

    顾云黛吐了口气,扭了扭脖子,正想抒发一下总算轻松了的感叹,可旋即脸色一黑,眉头紧蹙,恶狠狠的盯着载着荷东来离去的本田车大骂道:“你这死变态!把这里的烂摊子全丢给了我,自己TM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荷东来坐在车上,正感受着窗外吹来的凉风,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