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八章 CQC的觉醒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刚才的那声发自内心的呻吟让顾云黛苦心经营十多年的大姐大形象毁于一旦,她心中的那个怒,心中的那个愤,咬牙切齿的正要用手后肘去攻击荷东来男人最痛的部位时,车子竟然再次一震,无数的玻璃碎片从驾驶座的窗户上纷扬的四射开来。

    荷东来的身子未动,还保持着下曲压住顾云黛的动作,他躬着腰将顾云黛压在自己身下,然后慢慢的往副驾驶座边移动,一只手捂住她的头,另一只手依旧毫无意识的摆放在她的突起上,在她身上形成了一个半包围。他表情严肃冷峻,一对剑眉皱在了一起,显然是遇到了严重的事态。

    顾云黛正要暴走,可是看到荷东来的表情,她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猛然抬头,却诧异的发现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三辆黑色桑塔纳,正呈半包围将他们的奔驰车给包围住。车窗外,一个大汉手拿一根巨粗的木棍做着挥动的动作,显然驾驶座的车窗是被他给砸烂的。

    看到这里,顾云黛明白了,原来是这大汉要袭击他们,荷东来害怕她受伤,这才把她给拽了过来,并不顾轻重的往她身上压。

    顾云黛的心怪异而复杂,她正试图咀嚼一下对荷东来的态度,只听荷东来一声大吼,然后,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右边倒,荷东来的身体再次重重的压了下来。

    “哐!哐!哐!”

    三声剧响,车子也随之狂震。

    大汉手中木棍狠狠的落在车前玻璃上,将车前玻璃打得稀巴烂,碎裂的玻璃渣子落到紧紧贴合的两人身上,因为荷东来挡在顾云黛的身上,所以一条细长的玻璃片弹飞进来,将他的手臂拉出了一条血口子。

    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此时此刻,脑袋一片混乱的顾云黛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姓荷的,你别拦着我!”顾云黛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她可不能被人当瓮中之鳖这么欺负,敢动她的人,那就只有一个死!

    荷东来抱住顾云黛的头,按下座椅调节键,副驾驶座的靠背缓缓往后倒去,荷东来抱住顾云黛奋力往后滚,两人便滚到了后车厢的地上。

    一阵翻滚,也改变了两人原本男上女下的体位,变成了女上男下。

    “MD,你们死定了!”顾云黛一声冷喝,撑着荷东来的肩膀从他身上起来,手脚同时动了起来。她利索的爬回了驾驶座,点火,倒车,根本就没来得及刹车,便直接一脚油门轰到底,车子如箭一般射出去,直撞向砸玻璃砸得正欢的大汉。

    那大汉没料到车子竟然会突然动了起来,并直接朝自己撞过来,以车子现在的这种速度,他铁定是会被撞成两截,可现在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只听砰的一声响,随即车子猛烈一震,大汉便被车子直接撞飞,在空中飞了两秒钟才落地。

    “你们这帮混蛋!姑奶奶撞死你们!”顾云黛眼神血红,呀呲欲裂,处于疯狂状的她此刻毫不冷静,只一门心思的要撞烂前面那三辆桑塔纳车。

    “小心!”

    突然间,荷东来却从后车厢冲了出来,他一手握住方向盘,猛力的往右拉,另一只手则将顾云黛往一旁拉。而就在顾云黛的身子刚刚倒下的那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如暴风般向着车子冲击而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更是差点让顾云黛昏厥过去。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三辆桑塔纳车门大开,子弹铺天盖地的射来,不断冲刷着本已千疮百孔的奔驰车,顿时硝烟四起,火药味滔天。

    这里是荒郊野外,离市区更是远,就算现在这里发出枪声,也不会有人听到过来援救。

    枪扫持续了近三分钟,才停了下来,此时的奔驰车几乎已经不成车样了。

    三辆桑塔纳车附近满是弹壳,空气中硝烟味浓重得像是划一根火柴就能引起爆炸一般。枪声停止,周围也恢复了一片寂静。

    六个身穿黑衣黑裤并且脸带黑色面具的人从桑塔纳车上走了下来,在他们的衣服上都印着一条金龙。

    六人相互对对眼,人手一把枪,慢慢的往奔驰车走去。

    奔驰车因为子弹的袭击还冒着缕缕白烟,六人都相信在如此扫射之下,车上的人是不可能还活着了。

    “咔~~哐当!”

    排头的黑衣人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刚一打开,车门就哐当一声落地。

    原本是关掉的车门都给打掉了,这奔驰车是有多悲壮啊。

    车内也是狼籍一片,座椅上也是处处弹痕,连底下的棉花泡沫弹簧都给打出来了,可却不见人影。

    排头开门的那个皱了皱眉,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五人,将目光锁定在后车厢的车门上。

    往里这么一探,果然在后车厢躺着两个一黑一白的男女。那男的压在女的身上,手臂上到处都是血,那女人的白衣服上也沾着不少血迹,看他们毫无起伏的胸口,应该是已经死了。

    虽然心里是如此猜度,可六人并没有放松警惕,满意的互相点点头,然后拉开了后车门。

    可以说是电光火石间,也可以说是风驰电掣间,就在排头的这个黑衣人拉开车门的那一刹那,一只铁拳从车内弹了出来,正中那黑衣人的面门。

    排头的黑衣人连哼都还没得及哼一声,就这么被这一拳击昏。

    身后的五人同时一愣,在条件反射的驱使下,他们第一时间举起了枪,可一道黑色的身影却从车内刷的一下蹦出,他抓住前排黑衣人的握枪的手,用力把他拽向自己。其余的四个人见状,正欲开枪,只听一声娇喝,然后一抹白色的身影从车内弹出,一个漂亮的侧踢,将正傻着发愣的黑衣人一脚踹翻。

    这突然发难的一黑一白的两男女自然就是大难不死的荷东来跟顾云黛!

    幸好当时顾云黛去撞桑塔纳车的时候,荷东来出手阻止了,并将她拉到了后车厢扑身压在了她的身上,两人这才能够躲过枪扫,现在才能够绝地反击。

    被荷东来握住了枪的黑衣人立刻靠后保持平衡,荷东来随之上前一步,以左脚钩住那黑衣人的右脚,下盘使力,那黑衣人立刻失去平衡往后反跌,荷东来则顺着向前的自然力,一拳击中黑衣人的下巴。这股强力顺着下巴直冲黑衣人大脑,只见他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CQC的基本攻击技巧——一拳击!

    如果不是遇到这袭击事件,也唤不起荷东来对于CQC的记忆!

    在荷东来的印象中,所有的豪门子弟从小就要学习自卫自护的功夫,因为他们特殊的身份,所以他们必须学会保护自己,而荷东来自小就被要求学习CQC。

    CQC,全称Close-Quarters-Combat,是一种军方使用的近身格斗术。适用于丛林、灌木、或室内战斗,不能使用枪支时。也可用于对付恐怖分子在建筑物内或飞机上挟持人质的场合。这种技巧的产生,就是为了应付在非常近的距离内与众多敌人搏斗的情况,或是不知道敌人会从哪个方向攻来的情形。这是一种绝对的格斗技巧,当离敌人很近时,根据具体情况选择使用匕首、枪支,或赤手空拳的与之搏斗。

    “傻愣着干嘛呢,这边还有几个呢!”顾云黛看到荷东来收拾完那个时候竟然站在那里发愣,她这边可是一人对着三把枪呢,危险得要命,那小子还有闲心发呆?

    融合了脑海中对于CQC的所有记忆,荷东来俯低转身,抱住了一个黑衣人的腰际,接着下盘使力,钩他的腿,然后膝盖上顶,轻而易举的将其撂倒。

    “偷袭?!”荷东来目光一寒,抬起右脚,狠狠的踩在那人的鼻梁上,只听呼天抢地般的哀嚎声,那人身子扭曲的捂着鼻子,疼得在地上四处打滚。

    “咔啦!”

    子弹上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荷东来余光往身后一瞥,只见一个黑衣人在他身后,拿枪指着自己,正欲开枪。

    荷东来立刻侧面反身,在身后那个黑衣人的食指还没碰到枪扣的时候,前腿猛的往后一弹,以自己的后背顶住他,然后将身体的重心移向后背,反手抱住那人的双臂,身子往前倾,右腿同时钩住那人的腿,手与脚同时发力,旋转身体,那个黑衣人就如飞饼一样的给甩了出去。

    “小子,厉害啊!”

    顾云黛正揽着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脖子,看到荷东来这漂亮的格斗技术也不由的称赞起来,接着她手发力,把黑衣人往后一扯,然后右腿高抬,不顾走光的危险,狠狠的踢向黑衣人的胸口,那黑衣人顿时只觉胸口发闷,眼睛一黑,昏了过去。

    顾云黛的打架技术可不像荷东来是经过专业系统的训练过,她是在一点一滴的实战经验中累积而来,所以她知道在何种状态该用何种攻击方法,比别人更来得出奇制胜!

    五人放倒,仅余一人。

    在目睹了这一黑一白的黑白双煞彪悍势头之后,虽然剩下的那人手中有枪,可他却根本不敢再做反抗,跌跌撞撞的跑回桑塔纳车中,“吱——”一声,车子发出轮胎急转的声音,往前急窜。

    “想逃?”顾云黛寒光一闪,回头向荷东来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迅速的奔入另一辆桑塔纳中,开火,提速,直追那一辆逃逸的桑塔纳。

    当顾云黛开着桑塔纳飞一般的离开了这荒郊之后,一辆隐于草堆深处的本田车悄然的开出,坐在驾驶座上那个戴着墨镜的男子露出一丝不寻常的冷笑。

    **************

    书上首页了,书评区也越来越热闹了。小雨欢迎书友们提出不同的意见,也会根据书的不足适当采纳,但是有涉及到人参公鸡的,必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