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七章 害怕吗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车子飞快的驶离了淀海区,驶出了五环的城区内。

    从白衣女上车之后,两人就没有说过话。

    “认识一下吧,我叫荷东来。”荷东来主动打破了僵局。

    白衣女却充耳不闻,将脸别向一边,只看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

    虽然讨了个没趣,但荷东来还是淡淡一笑,“你跟我上车的目的不是顾着看窗外的风景吧?”

    这话一出,白衣女果然转过脸来,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冰冷,“快说,你还知道什么?”

    “我连你的名字都还不知道,怎么聊深层次的话题呀?”荷东来似笑非笑道。

    “顾云黛!”白衣女没耐心的甩出了自己的名字,随后迫不及待的问道:“说,你还知道什么?”

    “顾,云黛,不错,好名字。”荷东来却自顾自的品味起了顾云黛的名字。

    顾云黛眉头一沉,伸手迅速的握住方向盘,用力的往右猛转,车子立刻失去平衡猛地往右边冲去。

    车子现在正行驶在交通密集区,这车子的突然一转向,直直的就冲向邻车道的车辆,幸好荷东来反应快,立刻反手回扳,在后面紧跟的车子上来之前,顺利回到了车道上。

    “顾云黛,你想做什么?!”荷东来还有些余惊未消,他没料到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顾云黛竟然这么不要命。

    “哼,就你这水平也好意思开车上街?”顾云黛不屑的嘲讽道,俏脸阴沉中还掺杂着一丝阴险的笑意,“接下来的你可看好了!”

    刹那间的,顾云黛身子移到荷东来身边,右脚踩上荷东来踏着油门的脚,下力猛踩,车子像是突然间被人往前拽了一下似的,朝前猛冲。

    就在车头即将追上前面车辆的车尾时,猝防不及之下顾云黛竟然又来了个急刹,幸好荷东来扣着安全带,否则只怕他整个人都要贴到车前玻璃上了。

    “怎么?害怕了?”顾云黛松开踩着荷东来的脚,笑了起来,那笑容看上去疯狂得可怕。

    看到顾云黛这种疯狂的笑,荷东来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一向冷静的他也紧张得出了一身汗。

    这女的,真是疯狂!

    “说吧,你知道些什么,我没有什么耐性的。”看到荷东来有些变色的表情,顾云黛心里舒服多了。

    荷东来没有说话,只是专心的盯着车前方,顾云黛以为荷东来是吓怕了,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一路猛踩油门,荷东来驶着车子开到了荒郊,四周都是深不见地的荒草地,偶尔路边立着一根路灯杆,路灯也是坏的。

    以为把我带到荒郊野外我就会害怕吗?顾云黛不屑一笑,这小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荷东来再次猛踩油门,速度飙升至最高,这荒郊野岭,一没交警,二没红绿灯,不管他飙多快都没人管。

    顾云黛也感觉到荷东来的突然提速,不过她却压根没当一回事,心里正暗嘲姑奶奶飙车的时候,你不知道还在哪里吃棒棒糖呢,就听到一声尖利无比的刹车声。

    “吱~~”

    尖利的刹车声响起,着轮胎与地面的剧烈摩擦产生了一股浓浓白烟,一股焦糊的气味飘进车里,荷东来跟顾云黛两人整个身子往后缩,以刚才荷东来飙出的速度与惯性,在这种地面到处都是石子跟沙砾的不平路上根本刹不住,车子朝着正前方的路灯杆快速的冲去。

    脚下猛地用力,同时荷东来也立刻拉起手刹,刚才还走直线的奔驰车突然间来了两个三百六十五度的大旋转,在车右侧离路灯杆仅仅几公分距离的时候,车子却突兀的停了下来!

    车子旋转时,带动着地上的沙粒尘埃四处飞溅,刚才是好好的一辆崭新的奔驰轿车,现在沾了一身的泥。

    车子停稳,荷东来嘴带笑意的转头去看顾云黛,只见她面色涨红,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表情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左肩。

    好男不跟女斗,荷东来是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自然是不会跟小女生一般见识。可是面对恶女那就另当别论了,刚才这顾云黛的所作所为无一不彰显自己的疯狂自私,更是不顾其他人的安危只图自己高兴。这样的人明显是缺管少教,既然她的家长不愿意管教她,那他荷东来愿意替他们管教!

    刚才的急刹漂移,使得车子往外方向侧滑,两人绑着安全带,挤压之下,肩膀处都有或多或少的瘀伤。荷东来穿的长袖衬衣还好,可这顾云黛只穿了一条无袖的白色长裙,安全带可以说是直接作用在她白洁的肌肤上。虽然她再彪悍,再野蛮,可毕竟还是个女孩子,细皮嫩肉的左肩被安全带给勒出了一道血红的印记,疼得她直皱眉。

    “你害怕吗?”荷东来借用顾云黛之前戏谑他的话,反戏之。

    顾云黛阴沉着脸,眼神犹如冷如骨髓的寒冰,她死死的盯着荷东来,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混蛋!”顾云黛突然大骂一声,一下子朝荷东来扑了过去。

    以顾云黛蛮横的性格,荷东来也料到她会有这手,身子微微一侧,将她拦腰抱住,随即往后一拖,整条胳膊便压在顾云黛的身上,使她躺入了自己怀里,一只大手正不偏不倚的放在顾云黛上围那一团突起处。

    刚才还恶狠狠扑过去的顾云黛没料到荷东来反应会如此迅速,被他的胳膊一拦,拽住了往下按,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倒入了荷东来的怀里,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也正好落到了自己上半身最敏感的部位。

    死变态!死变态!

    现在的顾云黛卡在荷东来与车子的方向盘之间,半分可以回旋身子的空余都没有。她的俏脸红得发紫,恨不得立刻拿刀把这混蛋死变态的手给剁了!然后拿去喂狗!

    “混蛋!死变态……”怒不可遏之下,顾云黛只得破口大骂,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发泄的途径。

    “闭嘴!”

    可荷东来似乎并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此时着落的位置,低喝一声之后,还颇为用力的挤压了两下,示意让顾云黛保持安静。

    顾云黛哪里被人如此待过?她那个地方莫说是被人摸,就连平时走在路上有人盯了一两眼,她也会立刻冲上去插那色狼的双眼!何况现在还是被人又摸又按的。只是,为什么他那只大手挤弄的时候竟然会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嘭!”

    一声巨响,车子猛然一抖,躺在荷东来身上的顾云黛似乎还感觉有些碎玻璃片飞了进来。

    顾云黛欲挣扎着起身看个究竟,只见原本坐着的荷东来却突然俯下身来,那只本就压在她敏感部位的大手也因此承受了身体的重量越发的用力按下,使得顾云黛无法自持的的呻吟了一声。

    而就在这呻吟声响起的同时,只听到“哗啦”一声,驾驶座的玻璃窗整个被由外砸烂,被砸碎的玻璃碎片往车厢内四处溅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