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六章 请你去兜风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派出所的围困顺利解除之后,那在百米之外的中华大学教学楼的危机也跟着解除了。

    保卫科的王主任在接到通知之后,松了口气,吩咐学生们可以离开教学楼去食堂就餐,刚才还处于紧张的校园又恢复了往日的活跃。

    春眠夏倦秋乏力。吃过了中饭,18-04-03的一众人便浩浩荡荡的回到寝室,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起了午觉。昨晚上的事搞得大伙都没睡好,脑袋一沾到枕头,呼噜声就打得震天响。

    荷东来也倒在床上,合着眼睛正准备休息一会,可裤兜里的手机又兀自的震动起来。

    小声的离开了寝室,荷东来来到走廊上,接起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没有回音。

    “喂?”荷东来又耐着性子问了声。

    可电话那头依旧没有回音。

    又是无聊的骚扰电话,荷东来正要挂断,电话那头却有声音了。

    “是,是荷东来同学吗?”电话那头是个女声。

    这声音有点熟悉,荷东来答道:“是我,你哪位?”

    “我,我是兰欣颖。”电话那头的女声终于鼓起勇气报上了自家姓名。

    兰欣颖?听到这个名字,荷东来就觉得自己的心头一颤,“你有事找我?”

    兰欣颖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听说昨天晚上你们被抓进了派出所,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林旭他也很好,你不用担心。”听到兰欣颖这么问,荷东来就知道她又是想侧面打听林旭的情况,虽然心头有些小酸,但还是如实答道。

    “不,我不是……”兰欣颖却立刻否认,然后柔柔道:“其实,我是有点担心你。”

    担心我?荷东来觉得自己脸颊一红,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兰欣颖这句话。

    她为自己担心,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表白吗?

    可是上次跟她见面,她不是认定了自己只是猎艳的富家子,不是明确表态没有闲心陪他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不是说她来京北是要为自己的前途奋斗吗?怎么今天就改主意,诉说起关切担心来了?

    “哦,谢谢。”荷东来只得如此回答,虽然他昨天才向兰欣颖做了“表白”。

    兰欣颖那边可能感觉到荷东来的冷淡,言语之间也有些悻悻,只道:“那就没什么事了,你好好休息吧,下午见。”

    说完之后,兰欣颖正要挂电话,荷东来却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荷东来到中华大学不过两天时间,由于学校里配备手机的学生并不多,所以他的手机号基本是只有家人才知道,可这兰欣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的?

    听得出来电话那头的兰欣颖笑得有些尴尬,“是我去向教务处的老师要来的。”然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不错,自己报道的时候确实是在教务处大妈那里留了一个自己的联系电话。

    兰欣颖亲自打电话过来只为确认自己是否安好,这行为着实是令荷东来心里暖暖的,可不知怎的,对于兰欣颖这通电话,荷东来却又感觉到有那么一种处心积虑的味道。

    下午,荷东来并没有随林旭他们去上课,只是一个人呆在寝室休息。一来,他要为晚上的行动计划一下,二来,他想要避开兰欣颖。

    本来是决定回来报复兰欣颖的,可是到了她真的主动迎上来的时候,荷东来却条件反射的选择了排斥,搞得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什么。

    夕阳渐渐西下,荷东来看看时钟,六点十分,时间差不多了。

    当瘦长分针指到八的时候,下课铃声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大堆学生从教学楼大门鱼贯而出,四面八方的涌向各处,他们的年轻与激情将本已是暮时的夕阳都衬托得有活力起来。

    而一抹白影也夹杂其中,只见她形单只影的喁喁独行,一脸冰霜的冷漠表情似乎要将全世界所有人都排斥在外,她的世界只容得下她一个人。

    余辉在她身后留下了一道被拉长的身影,她一个人往前走着,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那么的寂寞。

    “美女。”

    顾云黛只想一个人静静的走一会,尽管她已经尽量低着头,已经尽量摆出能杀死人的冷漠表情,可还是无法阻止这些雄性荷尔蒙分泌过盛的雄性生物向她搭讪的无聊行为。秀眉一皱,立刻冷着眼回头望去。

    余晖下,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穿着干净的黑色衬衫站在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旁边,正挥舞着手向她打招呼。他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两边嘴角往上翘起,很是好看。而且他望着自己的那种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全然没有其他男生搭讪时的饥渴跟猥琐。

    虽然第一印象还不错,可顾云黛并不是外貌协会,并不会因此为这个陌生男子加分,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总算是让我碰到你了!荷东来放下正挥舞的手,向着不远处的白衣女跑了过去。

    看到这个男生向自己跑近,顾云黛还是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可脸上依旧是荣辱不惊的死人表情。

    “嗨,你好。”荷东来很友好的道。

    待荷东来走近之后,顾云黛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阴沉。

    “原来是你!”顾云黛冷口黑面的说道。

    荷东来一愣,摸不着头脑道:“你认识我?”

    “哼,死变态跟踪狂!”顾云黛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听顾云黛这么一说,荷东来就明白了,一定是中午他们跟着这白衣女跑出去的时候被她给看到了,所以就误会们是跟踪狂了。

    荷东来笑着摆摆手,一副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的样子,“你误会了,我们不是跟踪你,当时我们是看到派出所那边有事,所以才……”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顾云黛的脸色越来越黑,黑得就像是得了黑化病一样。

    乖乖,这小妮子还真是有些难缠。荷东来无奈一笑,可他无心的这一笑,在面前这个白衣女眼里却多了另一层含义。

    “承认了吧!你个死变态跟踪狂!”笑了吧?笑了吧?还好意思说你不是跟踪狂,心虚了吧,怕了吧?忍不住承认了吧?敢偷窥姑奶奶,活腻了你?!

    荷东来望着白衣女已经气得有些歪了的脸,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好歹他现在也是个三十岁的男人,可不会跟一女学生置气。

    “OK,我不认为我是个正人君子,所谓窈窕淑女,人都好逑,遇上美丽漂亮的女人,跟过去多看两眼也不犯法吧?”荷东来摊了摊手,俨然一副他做的是全天下男人都会做的事的表情。

    红潮攀上了顾云黛的粉颈,一直蔓延到她的脸颊。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敢出言调戏过她了,因为调戏过她的人全都不在这世上了,眼前这人是吃了雄心还是豹子胆,竟然敢对她说如此轻佻的话。

    严格说来,荷东来的话并不算是轻佻,不过对于多年无人敢出言轻戏的顾云黛来讲,这些话确实算得上是轻佻了。

    “我想请你一起去兜风,赏脸吗?”荷东来优雅的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至于这车是从何而来,自然就是他的二姐夫的那点“心意”啦。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跟你一起去?!”顾云黛冷笑道。

    荷东来装作思索的摸摸下巴,然后道:“就凭你想安安稳稳的在这学校读书学习,不受你手下的打扰……”

    荷东来故意拖长了“扰”字这个音,做出饶有趣味的样子看着白衣女。

    “你还知道些什么?”顾云黛果然紧张起来,整个人也不由的往前跨了大步。

    “不如我们上车慢慢谈,你不就知道我还知道些什么了吗?”荷东来一副欠打的样子再做了个请的手势,显然他抓住了这白衣女的把柄。

    顾云黛虽心中万般不愿,可为了探听这来历不明的小子究竟知道什么,只得上了车。

    荷东来奸计得逞般的一笑,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

    看得爽的话就在书评区吼一嗓子吧,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