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四章 我是被吓大的?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出了警,审了案,还忙得里外不是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雷洛副警长的写照。

    在昨晚抓人之前,雷洛还以为自己的春天就要来临了,上头亲自下命令对他委以重任,让他可以出警抓人,这明显就是一个升迁的信号!至少,雷洛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可谁知道,他拍了半天的马屁却拍在了马腿上,何跟荷,他傻傻分不清楚。直到邢明刚跟付政委的出现,然后陈云中,景中道那一干中华大学的校领导杀气腾腾的带何公子重新回到派出所,丢下何公子毅然决然的离开之后,他才让他从自己的升迁大梦里醒了过来。

    “MD!这算是哪门子事啊!”雷洛气得将手里的茶杯重重拍打在桌面上,顿时茶杯龟裂开来,茶水从细密的裂口中溢了出来。

    马屁胡不改马屁本色,赶紧拿毛巾过来服侍着,一边擦着水,还一边道:“雷哥,你别生气,都是些小事,等吴所回来了,这事一定能好好解决的。”

    “回来?”

    提到吴所,雷洛就是一肚子气,若不是那该死的吴良含混不清的把荷说成何,他能搞那么大的乌龙吗?搞了乌龙也就罢了,该死的吴良竟然为了逃避责任,都日上三竿了还不过来上班!别以为他是领导就得忍着他,等他朝有一日,他雷洛一定会骑在吴良的头上,拉屎屙尿!

    当然,这些话雷洛也只能心里想想暗爽一下,不过光是这么想想,就已经让他的心里好受多了。

    “那小子还在说他老爹会派人过来把派出所端平吗?”雷洛在马屁胡面前摆起了官架子,官气十足的问道。

    马屁胡点点头,“之前还嚷嚷着来着,不过喊了一晚上可能也累了,刚才我路过的时候,看到那小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一夜,雷洛可被折腾得够呛。满以为邢明刚跟付延庭过来把人带走之后他就解脱了,哪知道转头就看到陈云中他们杀了一个回马枪,还怒气冲冲的把人带了回来。不光如此,那几个校领导还一改离开时的笑脸跟和悦,一个接一个的把雷洛一通骂,搞得雷洛还嘴也不是,不还嘴也不是,在手下人的面前好没面子的。

    终于把校领导送走之后,邢明刚又来了电话,说暂时收回对今晚所有出动的干警停职调查的命令,然后让他把那个何公子扣留四十八小时,所里有什么规矩照上,不能有半点含糊。雷洛自然愿意,憋了一晚上的怨气终于能找个突破口了,哪知道刚把那小子给拷上,那小子就吼了:“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吃了荷东来的亏,这句话还真把雷洛给震慑住了,握在手里的扳手不知该不该下去。倒是一旁的马屁胡温柔体贴,他给雷洛建议说,这事虽然是上头派下来的,但要是出了事,上头也只有把责任往他们身上推,之前的荷公子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与其搞出事来背黑锅,倒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无作为,这小子上头若真是有人,那倒还好,若是没人,等放他出去之后,再找人好好教训一顿,也能给上面一个交代。

    雷洛采纳了马屁胡的建议,把何书帆一顿捆绑关在了审讯室。可那何书帆却一个劲的嚎着,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要是我爸知道了,一定会派人把你们派出所端平的!

    雷洛自然不会理会那小子,我怎么知道你爸是谁?没准就是你家邻居!

    一番折腾之后,天也大亮了,雷洛正等着吴所回来给他汇报工作呢,哪知道这个吴所旷工半天,还不开手机的,根本联系不到他,可把雷洛气坏了。

    “昨晚真是累死我了。”雷洛打了个哈欠,把椅子挪了挪,并对马屁胡嘱咐道:“我现在打个盹,一会要是吴良回来了,立刻过来叫醒我。懂了吗?”

    马屁胡忙不迭的答应下来,临走时,还很体贴的为雷洛带上门。

    双眼一闭,雷洛美滋滋的沉入了梦境。

    “雷洛同志,鉴于你良好的表现,我们决定提拔你成为中华大学治安派出所所长,单位分房一套。组织上为了解决你的单身问题,特别给你指定了一个相亲对象,就是文工团的文艺骨干,你什么时候有空,约个时间跟她见个面……”

    啪!

    一声闷响,本是紧闭的办公室大门从外面被猛烈推开,马屁胡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雷,雷哥,大事不好啦!”

    雷洛梦得正美,冷不丁的被这一声嘶喊惊扰了美梦,怒气冲冲的睁开眼,看到马屁胡就开始骂。

    “你MD急什么急?天还没塌呢,急什么急?”

    马屁胡抹了一把额头冒出的颗颗冷汗,一脸焦急的道:“雷哥,确实是大事不好了!”

    骂了一顿之后,雷洛心情才舒服了点,看到马屁胡慌乱的神色,也跟着重视起来,挺起腰板问道:“怎么了?”

    “外面,外面来了好大一群人,把,把咱们派出所给包围了!”马屁胡一边说一边让雷洛往窗外看。

    雷洛立刻回头往窗外看,只见一群黑压压的人影出现在派出所的小院大门处,而来看起来个个都是来者不善。

    “搞什么的?!”雷洛立刻戴起警帽,“敢到我派出所来翻天?!

    “他们说是我们来要人的。”马屁胡答道。

    “要人?”雷洛的小眼睛精明的转动着,心里隐约有了答案。

    “他们是来要他们的少堂主的。”马屁胡老实回答。

    雷洛眉毛一掀,“少堂主?”长年的警察生涯让他意识到这帮人可能的特殊性质,沉思一阵,立刻喝道:“全警戒备,通报上级,请求增援!”

    “是!”马屁胡立刻接令,跑步下去办事了。

    雷洛整整衣冠,摸着帽子上的警徽,警察的使命感在他心中油然升起,他仿佛觉得自己警帽上的警徽更加亮眼了。

    派出所小院门口乱糟糟的一片,派出所中所有能用的干警已经悉数出动,他们手持警棍,与这一帮整齐的黑衣人对峙着,虽然在人数跟武器上可能比对方差上一截,但是在气势上,他们绝对不能输!

    黑衣人群中领头的是一个黑衣黑裤黑墨镜,但却打着鲜红的红领带的青年。他头发整齐的往后梳,梳得油光发亮。大大的墨镜遮住了他半张脸,使得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但从他微微抖动的脸颊看得出,此人正试图以狰狞的表情吓倒这些警察。

    咚咚咚。

    伴随着脚步声,本派出所中目前的最高执行长官,雷洛副警长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正心弦紧绷的干警们看到雷洛走了出来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纷纷松了口气。而那帮黑衣人看到了雷洛走出来,却发出了阵阵冷笑。

    “恩,恩,你们是要干什么?这里可是派出所!不知道不能非法集会吗?”雷洛清清嗓子,皱着一双小眼睛,粗声粗气的吼道。

    为首的红领带咧嘴一笑,阴阳怪气的道:“我们可不是非法集会,我们是来接我们的少堂主回家的。”

    “对,回家的!”身后的黑衣人们齐声附和道。

    雷洛不屑一笑,“这里是派出所,只有所长,警长跟干警,没有你们说的什么少堂主!识相的,给我赶紧离开!否则,全都铐起来!”

    红领带又笑了,嘴巴张得更加,笑得更夸张,“是吗?我这里可是有三十个兄弟,你们所里连十个人都没有吧?铐我们?哼哼。”接着,红领带脸上的肌肉一沉,低喝道:“废话少说,马上把我们少堂主给放了,否则……”

    “哼哼。”红领带身后的黑衣人们又响起了和声。

    “否,否则怎么样?你以为爷爷我是吓大的?!”雷洛咽了咽口水,掩盖住自己有些惊恐的情绪,努力的挺了挺胸。

    红领带看看左边的兄弟,再看看右边的兄弟,嘴角一歪,邪魅一笑,“不放的话,我们哥几个就不走了!”

    倒!

    雷洛差点被红领带这句话给呛得咳嗽,不走?难道还要我管饭?

    “不光如此,我们每隔一个小时,就砸你们派出所一次,直到你把我们少堂主放出来为止!”红领带的这句话才是关键。

    呸!一帮死混混,敢威胁老子?!雷洛恨不得立刻在他们面前吐一口唾沫,但是接着呢?他能怎么样?还不是只能看着这帮黑小子砸派出所?雷洛憋屈的望望依旧高度戒备的干警兄弟们,强烈的自尊让他不能吞这口气,不能妥协,而兄弟们一双坚毅的眼神也似乎在告诉他,雷哥,要挺住,别趴下!

    “雷哥,算了吧,现在派出所没几个人,硬拼起来,咱们吃亏啊!”

    “雷哥,我还上有老下有小的要养,别把我拖累进去啊。”

    “雷哥,不如你先拖着他们,等上头的增援来了,咱们再动手?!”

    手下们一个个的望着雷洛,希望雷副警长能够听见他们的心声,把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沉思之后的雷洛却粉碎了他们最后的希望,让他们一个个的陷入了绝望的深渊。

    “砸?你们敢砸我的派出所,老子就敢跟你们玩命!”

    咔嚓一声,雷洛迅速的从腰间拿出配枪,瞬间上膛,举起,对准了黑衣人群中排头的红领带。

    “嘶~”

    对峙的双方均发出倒吸冷气的声音,以雷洛这一方最为强烈。红领带看着面前黑漆漆的枪口,脸颊上的肌肉依旧看不出表情的抖了抖。

    “完了!拔出枪,这事就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那一声,以及这一拔,都是出于雷洛的一时头脑发热,但当他冷静下来之后,当他看清眼前的形势之后,他只感觉冷汗正一颗颗的在他额头渗出,顺着脸颊,流遍全身。

    NND,他这一辈子都难得出一次警,可抓回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又是何公子,又是荷公子,现在TMD还搞出了个少堂主?!他雷洛一定是最近对菩萨不够虔诚,菩萨派人来惩罚他了。等这事之后,他一定得买几柱高香,好好的烧一烧。

    “拔枪?你还敢拔枪了?”红领带的脸颊继续抽动,频率越渐加快,仅能看到的半张脸也越来越狰狞。

    雷洛不住深吸气,尽量使自己的双手不要颤抖,而他手下的干警也被雷洛的这一行为逼得无路可退,也只得增强杀气的恨着这群黑衣人。

    “好,既然如此,兄弟们,上!”红领带抬手往前一挥,示意兄弟们展开行动。

    “给姑奶奶住手!”

    雷洛见这帮爷要行动了,吓得两条腿一个劲的抖,差点站不稳给摔倒,却突然从这帮黑衣人的身后传来一声娇叱,一抹白色的飘影也翩然而至......

    ***********

    今天更得迟了点,请大家伙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