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二章 二姐夫的心意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这么一折腾,荷东来还真觉得累了。脑袋刚一沾上枕头,就毫无知觉的睡去了。

    直到阳光透过窗户照进病房,荷东来才悠悠的醒来。

    伸了个懒腰,窗外的景致已经大亮。

    咚咚咚,有人敲门。

    随口答了句进来,荷东来便起身小小的活动一下。

    雷洛那三扳手还真够给力,休息了这么一晚上,还隐约有些疼痛。

    房门推开,一个俏丽的小护士端着白瓷托盘走了近来。军区医院对于员工的质素要求很高,对于护士们的首要条件就是不准化浓妆,不准擦香水,讲究自然美。当然,为了保证医院护士的质量,军区医院聘请的护士个个都长相不弱,大多都是长相甜美的小家碧玉。一身素装裹着,还真透着几分可爱玲珑之感。

    “你醒了?”护士向荷东来投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拿起托盘里的药盒递给了荷东来。

    药盒里是三颗胶囊,荷东来接过药盒,将三颗胶囊放进嘴里,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呀?你不喝水就吞胶囊,很容易卡在喉咙里的。”护士被荷东来这野蛮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从暖水瓶里倒了一杯水递给荷东来。

    这是荷东来吃药的习惯。以前他工作忙的时候,就连吃饭都吃三口搞定,莫说是这吃药了。只要分量不多,他就把药丸塞进嘴里,直接往里吞。

    护士关心的语气以及动作让荷东来心弦一动,自从跟兰欣颖分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异性的关心与关怀。其实,在兰欣颖跟汪子雨闪婚的半年前,他就感觉到两人的感情转淡,经常打电话给兰欣颖,她都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在哪里,虽然荷东来有怀疑过,但想到兰欣颖单纯的个性,又让他离开否定,直到兰欣颖与汪子雨手牵手的出现在他面前,说要结婚。

    荷东来接过水杯,领了护士的好意,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然后露出灿烂的微笑,柔声道:“谢谢。”

    这护士也是刚进医院不久的小护士,很少与这么阳光的帅哥病人打交道,不禁小脸一红,有些慌乱的收回水杯。

    看到小护士的小红脸,荷东来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容易脸红的女孩子都很可爱,这个小护士确实很可爱。

    在荷东来的笑声中,小护士的脸越来越红,终于承受不住,端起托盘逃般的离开了病房。

    逗走了小护士之后,看看外面的天色也不早,荷东来换上昨天孙碧芸给他带来的干净衣服,收拾一下准备出院。

    昨晚上阵仗虽大,但京北军区总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们并不知道荷东来的身份,不过能住进军区总医院的私人病房的,身份地位都不必言说。他们还接到通知,只要荷东来愿意,他可以随时出院,如果他有任何需要,他们都必须尽力满足。

    所以现在荷东来要离开医院,也不需要办手续,空着一双手,就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

    派出所有领导专走的后门,总医院自然也有。

    总医院有两个大门,一个供普通人进出,而另一个则是供重要并且需要保密的人物进出。荷东来出了私人病房的小楼,拐个弯走往接待重要人物的大门,远远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S320停在那里。

    车牌没什么特别,典型的京P车,荷东来也没做多想,直接从车子旁边走过。

    “东东。”

    路过之时,车内的人开了车门,竟然是荷芹芹的老公,荷东来的二姐夫宁德华。

    “二姐夫?你怎么过来了?”印象中,自己跟这个二姐夫基本上是属于无交集的那一类,就算是亲戚也是属于最疏远的关系,对于他的出现,荷东来还是颇有些意外。

    宁德华如司机一般为荷东来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邀请他上车。

    荷东来也没有拒绝,正好省去了他的打的费。

    车子发动,离开了军区医院的大门口。

    “二姐姐她们休息得还好吧?”荷东来首先开口道。

    宁德华笑道:“她们都还在家睡着呢。”

    荷东来看看表,这个时候不过才九点多,昨天晚上她们可是近五点了才回去,还在睡也是正常的。不过这宁德华同样也是跟她们一样的时间回去,这么早却专程跑来医院接它,俗话说,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这个二姐夫,是有事找他吧。

    “二姐夫,你过来接我,是有事想跟我聊聊?”荷东来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宁德华微微一愕,随即又笑道:“你二姐姐她们还没起床,大伯他一大早也到军区去了,我想你可能又会想早点回学校,所以就过来送你一程。而且二姐夫跟你平时也很少见面,正好趁这个机会聊聊。”

    转弯又抹角,宁德华就是不承认是专程找荷东来有事的,荷东来也懒得戳穿,便顺着他的话开始聊了起来。

    宁德华的车技不错,一路开得又稳又快,在交通有号称“首堵”的京北市,竟然都能一路畅行。

    “东东啊。”

    沉默了半刻,宁德华又开了口。

    终于忍不住要开口了吧。荷东来心里想着,可脸上还是一副无辜的表情,“怎么了?”

    宁德华舔了舔嘴唇,“你知道二姐夫是京影的名誉校长吧?”

    荷东来点点头,“知道。”

    “二姐夫那里呢有几个比较不错的女学生,是我以前战友的亲戚,我那个战友想托我给她们找一点兼职的工作,你看可不可以给你爸说说,让他帮我捣鼓捣鼓。”宁德华说得很小心,一边说,还一边空出眼睛来观察荷东来的态度。

    不错的女学生?还战友的亲戚?你坑爹呢!荷东来可不是白痴,立刻就听出了宁德华这话的意思,京北电影学院,他可对这地方很熟悉,这里可号称是交际花的温床,二奶们的学堂。能够从这里面混出名堂的,哪一个不是舍得面皮,在那方面的功夫有几下的?宁德华这么一说,荷东来就知道他口中那几个“战友的亲戚”已经爬上了他的床了。

    不过,帮她们找兼职工作,需要出动荷国柱么?什么时候京北市长还负责帮市民找工作了?

    “找我爸?”荷东来瞪着一双眼睛,疑惑的问道:“这种事我爸在负责吗?”

    宁德华嘿嘿一笑,“你只要帮我转达一下就成了。你也知道,你爸是个大忙人,要联系他通常十天半个月也没结果,所以东东麻烦你了。”接着,宁德华往西装内包里一掏,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荷东来,“这个是二姐夫的一点心意,你看你常年不在国内,二姐夫也没机会关心一下你,这个就算做是二姐夫的一点补偿。”

    荷东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宁德华,自己的二姐夫还真是艳福不浅呐,众所周知,京北电影学院,江海戏剧学院,中影戏剧学院是汇聚了全国九成美女的三大院校。这三所学校的校领导,哪一个不是在花丛中飞舞的?家里的那个实在是寒碜,每天在外面又能遇见很多愿意**的花蝴蝶,如果说如此宁德华都能坐怀不乱,那荷东来只能怀疑是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男人嘛,特别是家里又满足不了他花花肠子跟刺激的男人,没一个是干净的。

    荷东来接过宁德华递过来的信封,一副忠人之事的模样道:“放心吧,我有时间就给我爸说一下。”

    宁德华笑着粗眉弯弯,兴奋道:“东东谢啦,事成之后,我请你吃饭。”

    “别,都一家人,说这话不外了嘛。”荷东来轻拍了拍宁德华的肩膀,俨然一副好哥俩的样子。

    将荷东来顺利送到中华大学的门口之后,宁德华还跟荷东来寒暄了半天才离开,说的也无非是一些什么保重身体,有事就给二姐夫打电话之类的话,但也时不时的提醒荷东来,让他一定要给他老爹传达一下。

    荷东来做出一副乖巧晚辈的样子,在送走了宁德华之后,便立刻拿出了宁德华给他的那个信封。

    找工作这么小的事为什么非要找荷国柱呢?荷东来皱起眉头思忖了起来。

    宁德华虽不及荷国柱,但身为教委副书记的他依靠自己的人脉关系,随随便便都能解决他那几个“战友亲戚”找工作的事。怎么会一定要荷国柱出马才能解决呢?

    荷东来看着拿在手里的信封,这个信封里装的东西越贵重,就表示荷国柱在这件事里充当的角色越是不可取代。

    荷东来拿起信封往手里倒了倒,只听咣当一声,一个闪光的金属物落在了地上,随后一张纸条也飘然落下。

    蹲下身捡起地上那个金属物,赫然是一把奔驰的车钥匙。

    接着荷东来又拿起那张纸条,上面洋洋洒洒的留了两行字。

    “东东,这是二姐夫的一点心意,一定要收下。车子停在你们学校的停车场里,到时候直接开走就行了。”

    奔驰车?这家伙真大方!十年前,奔驰车在国内绝对算得上是顶端好车,就刚才宁德华开的那辆奔驰S320,在当时的报价就是120万。这宁德华为了帮别人找一兼职,随手就送他一辆奔驰?这件事可没那么简单!

    收好车钥匙,撕掉纸条,荷东来慢慢走向校门,看样子,确实需要找个机会跟他老爹荷国柱好好聊一聊。

    当荷东来穿过主干道,出现在18—04—03的宿舍门口时,只见宿舍的门口大开着,里面的东西乱糟糟一片,像是被人恶意乱翻过一样,林旭跟罗詹士此时正在卖力的收拾屋子。

    “东子?你回来啦?!”

    无意的回头一瞥,竟看到荷东来站在门口发愣,林旭激动得立马丢掉手中的东西,扑了过去,狠狠的抱住荷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