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上面是什么人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付政委的一声令下,大群干警冲进了审讯室,七手八脚的解开荷东来的手铐,然后将他小心翼翼的抬出了派出所,抬上了付政委的那辆挂着北A车牌的桑塔纳轿车。而由始至终,另一辆开来的挂有北A车牌的桑塔纳,却一直不见有人走出来。

    至于那一个要死不活的二级警员,则是由治安派出所这边负责将他送去附近的医院。

    “刑局,付政委,现在,现在……”

    这一系列过程中,雷洛始终将心提在了嗓眼处,生怕淀海区那边的人稍微不高兴就把他给办了,眼看着松也松绑了,抬也抬走了,怎么处置他们,也得有个交代吧。

    可付政委跟邢明刚哪里顾得上这帮小角色?目光都聚集在荷东来身上呢,生怕他有一点什么好歹,听到雷洛的问话,邢明刚几乎连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今晚出过警的所有人全部给我停职接受调查!”

    雷洛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巴子,他不过想做出主动承担错误的姿态,让邢明刚多少对他另眼相看一点,也好从轻发落。妈的,邢明刚竟然顺着他的话走,直接拿这句话作为治他们罪的把柄!

    你不过比我的肩章上多一条杠,你得意什么?!雷洛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着。

    接着,付政委与邢明刚再没多顾雷洛一眼,各自坐上各自来时的车,如他们过来时一样,呼啸的离开。

    人去楼空,乱糟糟的派出所终于安静了下来,原本今晚值班的几个干警在听了刚才邢局长的话之后,都很郁闷的看着雷洛,希望他能够出点什么建设性的点子,为他们谋谋福利。

    “雷哥,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啊?那个姓何的,跟这个姓荷的,到底谁跟谁呀?”拍马屁的小胡被今晚的事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禁向雷洛问道。

    雷洛也是一肚子苦水吐不出来,“妈的,我还憋闷呢!老子九点多的时候接到吴所的电话,在电话里他心急火燎的让我赶紧带着人去中华大学的校操场,说那里有学生打起来了,并且还特意嘱咐我,让我对里面一个姓何的学生好一点,说让我不要得罪他。吴所吩咐下来,我自然是带着你们立刻赶去了,也把人都抓回来了,也找到了姓何的那位爷,可天晓得,吴所说的竟然不是姓何的,而是姓荷的!而偏偏那个姓荷的又跟那个姓何的搞对头,我要护着那姓何的就得对付那个姓荷的,哪里知道那个姓荷的才是吴所要找的人,绕来绕去的,真是坑死我了!”

    雷洛有些痛苦的抱着头,这次他真的是挺冤的。

    吴所,本名吴良,是这治安派出所的所长,一般也是他直接下派任务给雷洛,算是雷洛的直属上司。

    今天晚上,吴良正跟上头几个领导一起在外面喝酒聊天,增进感情,喝得正兴,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那个时候吴所酒性正浓,对于电话的内容也是选择性的记了一些,比如把何,听成了荷。

    吴所的职业触觉让他反应出这事挺严重,可是当时他身在饭局,又舍不得走,于是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长期留守后方今晚正值班的雷洛副警长去处理。于是,雷洛才会从吴所口中得知要保护姓何的同学这项指示,也就才出了后面的事。

    “雷哥,那个荷公子来头不小啊,竟然跃过龙副局直接让刑局都出动了,他到底是什么人呐?”马屁胡百思不得其解,不止他,所有留在派出所的干警也都很好奇。

    雷洛叹了口气,“我他娘的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还能搞出这档子乌龙来?”

    赔了工作又没钓到八卦,大厅内的干警都默默的叹起了气,开始琢磨打算着今后的路该如何去走了。

    *********************

    夜深人静,京北军区总医院的值班护士正坐着无聊的看着穷瑶的爱情小说,每翻一页,都要抽出一张纸巾擦擦眼角,然后呼了呼鼻子,再继续。

    尖啸声突然在医院外的空地中响起,值班护士立刻探出身去看,警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开了进来,在最后还跟着两辆军区的车。

    值班的罗主任正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打瞌睡,也被这凄厉的声音给吵醒,急匆匆的套上白大褂就往外面走。

    “付政委!”

    罗主任走出医院大门,就看到付政委从车上下来,立刻挺直行礼。

    “废话少说,快给我救人!”付政委现在心焦火辣的,眼里只有看上去要死不活的荷东来。

    跟着冲出来的救护人员推着轮床,将荷东来小心翼翼的放上去,然后快速的推进大楼。

    “私人病房,好生处理!”付政委立刻嘱咐道。

    罗主任明白的一点头,也跟着轮床跑了进去。

    私人病房虽然是叫病房,但其实是一栋小楼。它是为了接待高层,避免他们在医院受到干扰而专门设立的。其豪华的程度,堪比五星级酒店。

    私人病房急诊室的门外,付政委一脸凝重的坐着,而邢明刚也有些焦急的踱来踱去。

    “付政委,另一辆军区的车跟来的是谁啊?”邢明刚的焦急一半来自于急诊室里的荷东来,另一半则来自于那个一路随行却一次都未现过身的藏在另一辆军区用车里的人。

    付政委摇摇头,“那车一直跟着我,我也不知道是谁。”

    邢明刚眼里闪过一丝愕然,“跟着付政委您来,但付政委您却不知道?”

    付政委道:“上面的人打电话让我过来,我出家门的时候,那辆车就已经停在门口了,所以我也不知道里面坐的是谁。”老实说,付政委其实心里也有些好奇。

    “又是上面的人?”邢明刚心里暗自盘算,他之所以会来,是因为市公安局的蒋副局给他打的电话,而付政委会过来,也是因为上头的人给他打电话。付政委可是中将头衔,他上头的人是谁?难不成是中央层面的?

    一个小小的学生竟然跟中央扯上了关系,邢明刚不敢再妄自揣测推进去的荷东来的身份了,虽然他不能确定姓荷那小子究竟附在了中央的哪一个层面,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姓荷的小子绝对来头不小,他邢明刚惹不起。

    “付政委,您的电话。”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匆匆的跑了进来,邢明刚认得他,他一直坐在付政委的车上,似乎是付政委的秘书。

    付政委恩了一声接过电话,脸色微微一变,立刻走到一边,减轻了声音与电话里的人谈论些什么。邢明刚本想尖着耳朵听听,无奈付政委的秘书则拦在他面前,他只得退回去坐下。

    接完电话之后,付政委依旧是一脸凝重。

    “小刑,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邢明刚忙问:“我走了,就剩付政委您一个人在这,那可怎么行?”

    付政委眉头蹙了蹙,声音有些不耐烦:“让你走你就走,那么多话干什么。”

    触到了霉头,邢明刚只有乖乖的听话,先行离开。

    “还有,把你带来的那帮人也一并带走,一个人都不要留。”邢明刚转身之后,付政委又补了一句。

    连过来的干警都要撤走?邢明刚虽然纳闷,但也只有乖乖听命,他只是警察,可惹不起军区的人。

    等到邢明刚带着淀海区的警车离开之后,付政委才叹了口气,对着那个年轻秘书道:“小林,你也先回去吧,有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付政委,是有什么难事吗?”小林也跟邢明刚有同样的疑惑。

    付政委脸上飘起一丝苦笑,“难事?我只是没想到抬进去的那个小子竟然是他们家的人,唉。”

    *****************

    下章预告:第九章政要“峰会”。届时请各位书友拿好纸笔再好,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