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等死比死更可怕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不是因为今晚搞出了大乌龙,这些呆在小小派出所的警员们是很难有机会见到这些高层官员的,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批小警员内心还是很感谢雷洛,起码,因为他一个人的出错,让他们开了眼界。

    呼啸而至的警车排列整齐的停好,两辆北A的车簇在中央。接着,只听踏踏踏几声,一群干警快速跑了进来,把本就不大的大厅挤得满满当当,一列干警则在门口列队站好,似乎有接管这间派出所的势头。

    一身警装,身姿挺拔的男子昂首入内,肩章上的两星一穗彰显了他绝对的发言权。

    “现在海淀区公安局暂时接管这间派出所。”那男子声如洪钟,底气十足,他锐利的目光直射坐在大厅的学生们,“哪一位是姓荷的?”

    姓荷的很了不起么?我觉得我爹给我的张姓也很好听呐。不少学生心里暗自泛起了嘀咕,这个两星一穗的二级警监,如此大的官,找姓荷的干嘛?

    这么大排场的出现,只为找一个姓荷的,林旭与罗詹士相视一眼,王磊他们也不解的眨眨眼,莫非是荷东来惹上什么麻烦了?但是管不着那么多了,荷东来现在还被这个小眼睛雷洛给关在审讯室呢,不管是不是惹上什么人了,先让这个大官把他救出来再说。

    “姓荷的有,就是……”

    “刑局!你怎么来了?!”

    关键的时刻,处于昏厥状态的雷洛清醒了过来,赶在林旭的话说完之前打断了他,

    邢明刚沉着眉,冷峻的看了雷洛一眼,恨不得当场就踹他一脚。

    “人呢?”邢明刚低声的喝道。

    雷洛脸上很是尴尬,他那几个手下的脸色也很不好,要他直说他刚才把局长心急火燎要找的人绑去了审讯室,并且还扁了他三下,那自己肯定当场就会被邢明刚给毙了,于是他选择了迂回战略,凑到邢明刚耳边小声道:“人我已经单独安置了,局长你放心。”

    听到这句话,邢明刚的脸色才有所好转,满意的低恩了一声,随后大手一挥,指着大厅内的学生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都走吧。”

    “恩,我让他们都写了检讨,也都登记了姓名。”雷洛赶紧汇报工作,以彰显自己工作的细致。

    邢明刚却不想理会那么多,压根没把这当回事。

    这些学生早已经疲惫不堪,累得眼皮都快合上了,现在得到局长特赦,都高兴得要死,一个二个的顿时恢复了精神,向邢明刚表示了感谢之后,飞一般的离开了派出所。

    林旭却很为难,荷东来是为了帮他顶罪才被雷洛给抓进去的,现在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他若是贸贸然的走了,以后也再没脸见荷东来了。

    “你们干嘛呢?还不快走?!”雷洛最怕林旭他们几个添乱,因为他们知道那个荷公子的真正去向,看到他们几个迟迟不走,雷洛不禁有些焦急。

    林旭吸了口气,答道:“我们还有人呢。”

    “人什么人?你要是再不走,以后就别想离开派出所了!”雷洛出言威胁道。

    老实说,他们几个学生哪里有那个胆子敢去招惹警察,而且现在他们也不清楚这帮人过来究竟是帮荷东来的,还是害他的,五个人都很犹豫。

    “林旭,要不咱们先走吧,现在这个情形有些渗人。”舒杰拉了拉林旭的衣袖,很是小声的道。

    的确,这么大晚上了来了这么大一帮区公安局的人,还真是让人容易浮想联翩,没准是要做什么大事。知道得越多死得越早,如果他们再在这里纠缠下去吧,不保证这个局长不会下令把他们给抓起来。

    林旭叹了口气,荷东来,对不起了,不是我们不讲义气,只是形势迫人,只得先走一步了。

    五人郁闷的往审讯室的方向望了一眼,才慢慢的走出了派出所,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等到大厅彻底清空,邢明刚立刻走到门口,摆出一副迎接领导的模样。

    “娘啊,还有大官?”雷洛一看邢明刚这阵势,心里再次一沉,也不由多想,跟着跑到门口迎接起来。

    停在院中的北A车门打开了,一名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从车上走下来。现在正值深夜,可这老人却很是健壮的只穿着军绿色的短袖衬衫。他肩上并无肩章,所以也揣测不出他的身份,只是觉得这个老人很有气场,很有气势,旁人不敢招惹。

    “付政委!”

    这老人走到门口,挤了一屋子的干警们立刻刷刷的举手行礼,身为区公安局局长的邢明刚也是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雷洛就更不用说了,恨不得双手双脚都能举到眉际处。

    那老人回头望了一眼邢明刚,缓缓道:“人呢?”

    邢明刚迅速道:“已经妥善的安置了,请政委放心。”

    “带我去见他。”老人说话简明扼要。

    天呐,若是这老家伙看到他们要找的那小子正被五花大绑的捆着,岂不是要扒了自己的皮?雷洛汗涔涔的看着四周站着的武警,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是!”邢明刚挺身应道,随即转身问向雷洛,“带路!”

    完了,完了,这下我死定了。雷洛的小眼睛飞快的旋转,他只有三秒钟找理由的机会,一定要阻止他们去见那小子。

    “请两位领导先去我的办公室坐坐,我立刻把荷公子带过来!”两秒五的时候,雷洛想出了一个唯一可行的权宜之计,在说话的同时还朝着那个拍马屁的胡警员不断使眼色,意思就是让他立刻去给那个小子松绑。

    “不必了!我自己过去就行,带路吧。”付政委没那么多耐心来享受官僚主义的那一套,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邢明刚可是不敢得罪这位大人物,他目光一冷,宛如刀子似的剜向雷洛道:“马上带我们过去!”

    雷洛这下可不敢再墨迹了,只能咬着牙在前面领路,死就死吧,死也比等死来得强!

    付政委跟在雷洛的身后,邢明刚尾随其后。

    在走到审讯室大门的时候,雷洛真想拼拼运气,看看里面是否还有留守的人员,然后他大吼一声领导来了,然后里面的人就立刻把那小子给松绑了,并好吃好喝的递上。

    当然,这些都是雷洛的异想天开罢了,只要打开这扇门,他就死定了。

    眼看走到的是一间审讯室,付政委眉头立刻沉了下来,而邢明刚整个脸都快跨下来了。

    你妈的,你说的好好安置,就是关在审讯室里?你妈的!你妈的!你要害死老子啊!邢明刚内心激愤的咆哮着,恨不得用目光把雷洛撕成碎片。

    雷洛战战兢兢的扭动门把手,微微使力,门嘎吱一声便打开了。

    打开门,房间里的情景让付政委跟邢明刚都傻了。

    屋内的两个人都坐着,荷东来双手反背着坐在审讯椅上,面色苍白,双目无力的开着,眼神迷茫又空洞,胸口轻轻的起伏着,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嘴角还挂着一缕血痕。而被雷洛命令留下看守荷东来的那个二级警员则是耷拉着脑袋靠着墙角坐着,看上去死气沉沉,没一点生气。

    雷洛被眼前的场景吓傻了,这是怎么回事?邢明刚也被这副惨状给惊骇呆了,怎么会伤成这样子?他可怎么给上面的人交代呀。

    付政委更是惊得心底发凉,气得攥起老拳,若不是他身子还算硬朗,没准会气得爆血管。

    “混账!”

    付政委这声吼,让雷洛双脚一软,差点就跪下了。

    邢明刚愤恨非常,心底凉凉,只怕是过了今晚,不止中华大学治安派出所,就连他手底下整个淀海区的公安局系统都得来场大换血,就连他自己也没把握可以全身而退。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松绑送医院!”付政委一副暴走的神情,吼得连青筋都冒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