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人马出动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雷洛是个很好的同志,虽然他平时鲜少出动,立功也少,但他并未因此而放轻积极学习的心。身为副警长的他,每日在办公室里研究京北市公安局的人际网络,以及背诵上面各个高层的电话号码,他相信有朝一日,自己的这些努力是有回报的,这不,现在显示在手机屏上的电话号码,他就能瞬间反应出来是来自何人。

    “龙副局!”再次挺胸收腹头抬高,雷洛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淀海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龙国涛,雷洛的顶顶顶头上司。

    副局长话很干脆,直问道:“你今晚上是不是抓了一群学生回去?”

    “是的,是的。”雷洛不住深呼吸,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冷静。

    “那其中有没有一个……”

    龙副局的话还只开了个头,雷洛就立刻反应过来是为何事,立功心切的他立刻插嘴道:“龙副局你放心,那边交代的人我现在正好好的安置在办公室,丝毫没有怠慢。”

    电话那头停顿了片刻,“你确定?”

    雷洛毫不犹豫的点头,“确定!”

    嘟嘟嘟。

    得到雷洛肯定的回答之后,龙副局便立刻挂断了电话,没有再给雷洛说晚安,早点休息之类废话的机会。

    接完顶头领导的电话,雷洛将手放在胸口,还能感觉到隔着肉皮子下那颗骚动狂跳的心。

    “呼,刚才是龙副局打来的电话!龙副局!”雷洛得意的往身后的手下炫耀,几个手下也嘿嘿的笑了几声,表示为雷洛感到高兴。

    看来那个姓何的小子确实是来头不小,一会一定要好好跟他聊聊。龙国涛的电话更加确定了雷洛的猜想,开始盘算着能够在何书帆的身上寻找可以晋升的突破口。

    副局长很重要,但校长他们也同样不能怠慢。快步的走到大厅,只见四男一女五个中年人已经进了屋,他们统一穿着黑色西服,系着红色领带,原本拿着纸笔在写案发过程的学生们纷纷站了起来,都垂着头,不想让校领导看清他们的脸,随这些校领导过来的五辆座驾也就停在大厅外的派出所小院里。

    “陈校长,郭书记,蒋书记,周校长,景书记,这么晚了还劳烦你们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呀。”看到这五位神色肃穆的人,雷洛立刻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朝他压迫而来,紧张得他两只手直搓裤腿。

    大厅内的这四男一女赫然就是中华大学校长陈云中,党委副书记蒋阳,副校长周克军,纪委书记景中道以及党委书记郭英美,中华大学的最高层全都在这里了。

    陈云中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书卷气是五人中最浓的,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学生,向雷洛问道:“这些就是今晚参与了斗殴的学生吗?”

    雷洛赶紧点头,“对,都在这里。”

    烫着一头大波浪的女书记郭英美在学生群里看了一眼,雷洛立刻就臆测出她的本意,赶紧凑到几位领导的耳边,低声道:“重要的那位,我已经做好了安置,还请几位领导借一步说话。”

    听到雷洛这么说,刚才还皱着眉的几位领导这才轻松下来,脸色也明显有所好转,看到这几位领导的变化,雷洛更加好奇被他藏在办公室里的何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雷洛背着双手,很是权威的冲着站着的学生道:“大家坐下,继续把之前吩咐你们的东西写好,写好之后就交给这位胡警官。”雷洛隆重介绍了拍马屁的二级警员,对他“委以重任”。

    听到雷洛的话,学生们才重新坐到长凳上,拿起纸笔,刷刷的写起来。

    “来,几位这边请。”

    这边的派出所并不大,格局也很简单,从大厅往左,是审讯室,从大厅往右,就是一片办公区,雷洛的办公室就是其中。

    “就在里面了。”雷洛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前,心里有些激动外加澎湃。

    陈云中与其他几位校领导互相对视着点了点头,然后让雷洛把门打开。

    扭动房门把手,办公室的门吱扭吱扭的打开了。何书帆正坐在雷洛的办公椅上,两条腿高高的放在桌上,拿着一张报纸,翻来覆去的看着。在他身边,摆着一大堆的零食,一杯浓茶正冒着烟。

    听到有人进来,何书帆也没放下报纸,直问道:“雷警长,你的事办完了吗?”

    “何公子,你们学校的校领导来了。”雷洛立刻提醒道。

    何书帆这才折下报纸,往门口望了一眼,然后站起身来,用算是夹杂了些客气的语气笑道:“原来是校长啊,这么晚了,你们还专程过来?”

    陈云中嘴角的肌肉轻微颤动,你以为他是吃饱了撑的,这么大一晚上,秋风夜凉,谁不想在被窝里呆着?要不是那个夺命追魂电话,他现在铁定是沉浸在温柔乡里,哪里会来这里受罪。其他几位校领导也基本上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听到何书帆说这句话,面部肌肉都有些颤动。

    “雷警长,现在我们要带他走,你安排一下。”陈云中径自吩咐道。

    这么快就要带他走了?他还没来得及跟这何公子联络一下感情,谈论一下他以后的工作情况呢。

    “呵呵,行,没问题,这事就包我身上了!”可不愿意也得愿意,以何公子的身份,就算是扣留在派出所也得是VIP包房才像样不是?

    “今晚出手伤人那小子,你们查明白是谁了吗?”党委书记蒋阳是个标标准准的国字脸,不笑的时候,煞是威严,加上他的声音低沉,面无表情的说这么一句话,听上去就很有震慑力。

    “查明白了,那小子也认了,是他先动手打人的,我们已经将他扣下来,正积极审问呢。”雷洛忙不迭道。

    陈云中满意的恩了声,“等你们解决了之后,让他不用再回中华大学了。”随后向党委书记郭英美道:“郭书记,麻烦你把他的学籍给除了。”

    郭英美点了点头。

    “那还有几个帮凶呢?哦,我说的是伙同那小子一起打人的那几个人,他们怎么处理?”雷洛又问道。

    “景书记,你看怎么处理?”陈云中问向一直没说话的纪委书记景中道。

    景中道是个有点发福的中年人,脸上圆乎乎的,看上去很是和蔼,他开口道:“其他几个人的话,每人记一个大过,就不开除学籍了。”

    从心底来说,陈云中并不想一次性的就开除这么多学生,毕竟能进他中华大学在全国都算得上是佼佼者,因为打个人,就这么被开除了,他也觉得可惜。不过主谋却不能放过,毕竟是要给上头的人一个满意的交代。

    “那还有什么事吗?”郭英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再问道。

    雷洛立刻赔笑,“没有了,没有了。”

    “那好,我们走吧。”郭英美走到何书帆的身边,对他微微一笑,然后亲昵的挽起他的胳膊,带着他走出了办公室。

    “没事吧?”蒋阳的脸上也展出了难得的笑颜,对何书帆嘘寒问暖。

    其实何书帆有些疑惑,不过见几位校领导确实是过来找自己的,也坦然道:“没事,雷警长挺照顾我的。”

    “那就好,那就好。”陈云中笑着回头向雷洛道:“雷警长,今天晚上谢谢你了。你们这里有后门吗?”

    “当然有,这个当然有!”这帮校领导如此高调的带走何书帆,被外面大厅的学生还有手下看到了必定会议论纷纷,有些事,该低调还是要低调,该暗箱操作就得暗箱操作,这个道理,他雷洛是明白的。

    将校领导连同何公子从后门送走,目送他们上车发动开离派出所之后,雷洛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如无意外,今晚这事要是被所长知道了,一定会夸我的。”回味着陈云中的夸奖,雷洛美滋滋的想着。

    “雷哥,接下来该怎么办?”手下看到雷洛心情大好,忙寻求上级指示。

    雷洛摸摸平滑的下巴,“接下来自然是先处理审讯室里的那个罪魁祸首咯。老子刚才还没打够呢,一会要再去多补几下。今晚上你们也辛苦了,一会你们也动手玩玩?”

    手下一听雷洛这话,立刻懂了其中的含义,也嘿嘿的笑了起来。

    嗡嗡嗡!嗡嗡嗡!

    裤兜里的手机再次震动,雷洛立刻拿起,显示屏上又是另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雷洛立刻接起。

    “MD你刚才放走的是谁?!”电话那头的人勃然大怒,震得雷洛的耳膜差点脱落。

    雷洛心情正好,被人莫名其妙这么一吼,先是一愣,随后也跟着爆起了粗口,“你大爷的,老子放走谁关你屁事!你知道我是谁吗?信不信老子过来拷了你?你TMD谁呀你!”

    “邢明刚!”电话那头冷冰冰的吐出这三个字。

    刑,邢明刚?听到这三个字,雷洛如凉水浇头,浇了个透心凉,因为淀海区公安局局长,他的顶顶顶顶顶头上司的名字正好也叫邢明刚。

    “刑,刑局?”雷洛嘴唇发抖,舌头也打起结来。

    “刑你妈!老子问你,你刚才放走是什么人?”听口气,不难想象,在电话那头的邢明刚已经暴跳如雷了。

    雷洛早被邢明刚的名号给吓傻了,呆呆道:“是何公子啊,上,上面的人指明的何书帆公子啊。”

    “何你妈!上面的人要你放的是荷公子,不是你妈什么何公子!给你两分钟,你马上去给老子查清楚,晚一秒钟,老子都让你乌纱不保!”

    嚷完这一通,那边已经愤怒的放下了电话,听筒这头只剩下嘟嘟的忙音。

    此时的雷洛手脚冰凉,傻愣的看着手下。

    姓荷?TMD不是应该姓何吗?什么时候钻出来一个姓荷的?!

    “妈的还给老子发什么呆,还不快下去查查谁是姓荷的?!要是出事,你我都活不了!”惊恐之后转为大怒,雷洛张牙舞爪的冲着手下大吼,还在发呆的手下便一溜烟的跑去了大厅。

    很快,手下便拿着一张清单匆匆跑来,交到雷洛手中。

    “雷哥,大厅里的人都没有姓荷的。”

    清单上洋洋洒洒的列着一大堆人的名字,其中有姓林的,姓罗的,姓张的,甚至还有姓女的,可通篇就是没有一个姓荷的。

    “怎么会没有?废物!”

    雷洛恼怒的将单子一扔,亲自跑往大厅。

    “你们谁姓荷?”

    大厅里的学生们早已疲累不堪,听到雷洛的话之后,他们只是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无人应答。

    “我再问一次,你们中有谁是姓荷的?!”雷洛都快哭了,上头的人要他找姓荷的公子,可妈的这些学生却没有人告诉他谁是姓荷的。

    坐在一起的林旭,罗詹士,王磊舒杰他们不知道雷洛要找姓荷的做什么,也犹豫着要不要暴露荷东来就是他口中问的那个姓荷的。

    “告诉我,谁是姓荷的?”雷洛的声音已经有些哭腔,现在的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死神在向他招手,要将他拉入无尽的阿鼻地狱。

    雷洛的反常反应让林旭很好奇,似乎是在找救命稻草一样,犹豫了半刻,林旭开了口,“我们当中确实有姓荷的。”

    “有?是谁?是谁?”林旭的这句话宛如天籁,让垂死的雷洛瞬间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林旭身旁的罗詹士指了指后方,“刚才被你带进去的那个人就是姓荷的。”

    哦,带进去的。原来已经带进去了。雷洛松了口气,原来那个姓荷的他已经专门单独安置了,上面问起来,他也不会不好交代了。

    松懈之际,雷洛却看到他身边手下惊恐的脸色,而拍马屁的二级警员小胡更是吓得脸都青了。

    “啊!!!!!”

    短暂的空白之后,雷洛吓得惊恐的叫了起来,因为刚才他只带了一个人去审讯室,那么面前这个四眼仔所说的被他带进去的姓荷的,岂不是就是那个被自己连砸了三下的沉默是金的小子?

    冷汗在头顶与背后迅速蔓延,雷洛只觉得全身冰冷,双脚颤抖不止,快连呼吸都没有力气了。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而此刻,尖啸的警报声在派出所的小院中响起,只见一辆辆挂着京OB车牌的警车呼啸的开进了小院,更甚者,雷洛看到,在这一堆警车里,还有两辆北A的车混于其中。

    我的人生,就此终结了吗?

    脑海里出现这个念头之后,雷洛两眼一抹黑,直挺挺的栽倒了下去。

    “雷哥,雷哥,你醒醒呐,这些人还要你来接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