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动动我试试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狭窄的房间,光秃秃的四面墙,面前一张冷冰冰的桌子,桌子上还摆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

    可是荷东来他却喝不到,因为他的双手现在被死死的反拷着,动都动不了。

    “唰!”

    桌上的一道强光灯陡然闪动,直直射向荷东来的脸,非常的刺眼,他的眼镜根本没办法睁开。

    房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短短五秒钟,这狭窄的房间里似乎又多了四个人。

    一声厉喝传来:“你叫什么名字?”

    荷东来没有回答。

    “牙口还挺硬,小子,沉默未必是金!”

    雷洛的声音在房间响起,说话之余,又将强光灯挑暗了一些,荷东来才能睁开眼,看清雷洛正一脸痴笑的坐在对面的桌上,而还有四个人背着双手站在他的身后,宛如四个穿着制服的流氓。

    “小子,别试图抵抗了,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别逞什么能。你这样的油号子学生,我见得多了,别把无知当个性来玩,长夜漫漫,我们可有的是时间跟你耗!”一直致力于拍马屁的那个二级警员,趁着雷洛休息的时候,立刻在他的茶杯里添上滚滚的开水,并顺口教训了荷东来几句。

    “咣当”一声,雷洛将一样物件丢到桌上,那是一把扳手,在扳手头上似乎还沾着斑斑血迹。

    “其实你知道,我们大晚上的不休息还要来处理案子,这是很上火的。如果你好好的配合我们,那一切都好说,但如果你还要讲究沉默是金的话,这个扳手会亲自来对付你。”雷洛话语婉转,拿着扳手在荷东来面前晃了晃。

    看到扳手的出现,荷东来已经预料到要发生什么事,公安局里逼人就范的那些招式,他也有过耳闻,只要拿一本书垫在肉上,然后拿这扳手重重的敲打,就保证不会在皮肤表面留下伤痕,但是却能造成持久严重的内伤。

    “我这把扳手曾经教训过很多像你这种不知好歹的人,但在他们尝过扳手的滋味之后,无一例外的都乖乖的招了供。所以,我劝你最好听话合作,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雷洛把玩着扳手,冷笑道。

    “你有那个胆,就动动我试试?”荷东来阴沉着脸说道。

    雷洛当即大怒,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本书放到荷东来的胸前,抬手就要将扳手敲向他的胸口。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荷东来动了。虽然他的手被拷住,可两条腿还是能动的,所以在雷洛迈出大步空门大开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抬起了腿,如猛虎扑食一般迅猛的踢到了雷洛的两腿之间。

    “啊~~~”

    雷洛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双手立刻捂着下身,原本拿在手中的扳手也顺势掉落,正好砸在他穿着皮鞋的右脚上,接着又是一阵哀嚎。

    “雷哥,雷哥。”

    一脚正中男人最痛的部位,就连站在后面摆造型的四名警员都觉得下半身凉飕飕的,四人立刻围过去查看雷洛的伤势,也不知道雷洛的那玩意有没有红肿充血,今后还能不能再举起。

    “你叼毛!”

    一名干警护主心切,冲上去就踹到荷东来的身上,荷东来被踢得连人带椅子摔了出去。

    雷洛下半身已经痛到麻木,鬼知道荷东来这一脚用了多少力气。

    “你TM敢踢我?”

    雷洛气得双眼发红,捡起落在地上的扳手,抡起就往荷东来砸去。

    荷东来现在虽然是倒在地上,但姿势却是像货车侧翻在路边一样,除了被缚的双手之外,身体其实是离开椅子的。

    就在雷洛半弯着身子,手中的扳手重重往下落的时候,荷东来抬起右腿,直接往右一个侧踢,正中雷洛鼻梁骨。同时这一脚也让半蹲着的雷洛失去平衡,他整个人都往后仰翻过去。

    一袭未停,一袭又起。没等雷洛缓过气来,荷东来紧接着两腿蹬地,整个人拖着椅子往前挪,待挪到雷洛身前,又猛地的一脚踢到雷洛的胸口上,本来只是往后仰翻的雷洛受到这股冲力,整个人往后弹了出去。而荷东来也因为没有受力点,也朝后弹了出去。

    “雷哥,雷哥!”

    连着挨了荷东来两脚,雷洛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脑袋一片晕乎。好不容易在手下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两股鲜血也从他鼻腔流了出来。

    趁着这会,荷东来也已经背着椅子躬身站起来了,而且此时就站在雷洛的面前。

    “我就踢你了,怎么的?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吗?那我告诉你,我大名叫做荷东来。你要是不服气,可以打电话叫人,就算你把你们分局局长叫来,我也照踢不误!”

    你妈什么荷东来,老子听都没有听说过。跟着雷洛进来的这四名干警也算是见识过不少角色,但这么狂,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是以前,以雷洛的个性,一定会小心翼翼的调查个清楚,京北这种地方,卧虎藏龙,名不见经传的能人异士比比皆是,没准一板砖拍下去,就能砸中十个小富翁。

    可今天的雷洛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当着手下的面被着被疑犯踢了三脚,这让爱面子的雷洛可以说是颜面尽失,他都不敢保证以后自己还有底气在这帮手足面前逞上司威风。荷东来这话一说出口,原本就愤怒爆棚的雷洛更加怒火滔天,几乎是气的要怒海翻波了,他抡起扳手,直接就往荷东来的脑袋砸去!

    “雷哥,息怒!”

    “雷哥,忍住!”

    这一扳手下去,这小子还能有命活么?雷洛这一举可把房间里的其他四人吓得变了色,全都惊叫着冲了过去,七手八脚的拉住雷洛。

    而与此同时,审讯室的大门也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二级警员慌张得连帽子都跑掉了,急吼吼的冲了进来。

    “雷哥,不好了,不好了。”

    雷洛这一扳手本已势如破竹,不得不发,被四个手下一阻挠,加上这个二级警员一打扰,他心意一乱,反手将这扳手甩向那个冒失的警员,幸亏那个二级警员躲避及时,否则这一扳手直中面门,铁定是个毁容下场。

    老实说,就算没有那四个警员阻止,没有这个二级警员捣乱,雷洛这一扳手也打不到荷东来的头上。因为在雷洛动手的时候,荷东来也在同一时间将椅子放下坐了下来,只要雷洛一靠近,他绝对能赶在扳手落下之前,一脚正中他的心口,让他再挨上第四脚。

    “跑什么跑?你妈的什么事让你丢了魂?!”雷洛拿起袖子擦掉还吊着的鼻血,气恼的吼道。

    那个二级警员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扳手给打蒙了,看着雷洛楞了半天才恍然大悟道:“雷,雷哥,校,校长来了!”

    “校你妈的长,什么校长这么大不了的。”雷洛心里还有气,压根就没有分析手下说的这句话,可话在出口之后,脑袋里却突然一道光闪现,回过头正色道:“校长?是陈云中?”

    那个警员慌不迭的点着头,“恩,就是陈云中。不,不光校长,还有党委书记,副校长,副书记,纪委书记全都来了,车就停在咱们院里,一大堆人正进来呢!”

    什么?这么多人?!

    雷洛吓得张大了嘴巴,虽说他们中华大学治安派出所就在中华园里,但平时,校长,党委书记那些高层人物根本连面都没见过,要知道,这些能够在中华大学做高层的,哪一个不是上头有点政治经济关系的?虽然履历档案看上去干干净净,简简单单,可是仔细的一调查其中的关系,没准就能跟中央的什么人给扯上关系。这些上头都有人的人,大半夜的不在家好好休息着,干什么都往他一个小派出所里跑呢?

    难不成是为了他?雷洛大胆设想,不过就算是为了他也不用紧张,他可是把受嘱托的那个人好好的安置在他的办公室,就算这些什么长什么书记的过来,也不怕会出什么事。不过他雷洛当差这么多年,都没见到过什么大人物,这次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

    整整衣襟,戴好警帽,雷洛稳定了情绪,望着身后的四个人道:“上面的过来视察,马上出去列队迎接!”

    “是!可这小子怎么办?”拍马屁的二级警员又问道。

    三脚之辱,永生铭记,雷洛怨毒的望了一眼荷东来,“把这小子给我看好了!等我迎接完各个领导之后再来处理他!”

    “是!”二级警员身子绷直行了个礼,邪笑着从腰间取下警棍,一下一下的拍打在手掌上。

    “兄弟们,能不能升迁就看这次了,都跟着我好好的表现啊!”

    雷洛就连晚上做梦都梦到往上爬,如今有这么好的一个与上级接触的机会,就算是杀父之仇,他也能暂时放下。

    嗡嗡嗡!嗡嗡嗡!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雷洛摸出一台黑色的诺基亚手机,这手机可是来历不凡,是他在城管队当差的兄弟从一个菜贩子手里缴来送给他的。

    “妈的,这个节骨眼,谁给老子打电话。”

    前一秒,雷洛还不爽的骂道,可当他低头看到手机显示屏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时,兴奋,激动外加亢奋的情绪让他的脸都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