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漫漫长夜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京北公安局中华大学治安派出所内的大厅中央挂着一个硕大的静字,在屋两侧搭着两条长长的木凳,两排学生耷拉着脑袋蔫蔫的坐着,看上去毫无生气。

    林旭,荷东来,罗詹士以及王磊舒杰孙志博他们亦在其中,与那个自称何少的嚣张少爷面对面而坐,那何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挺直了腰板坐着。

    “嚣张什么,一会有你好受的。”林旭不屑的看了一眼何少,嘴里念念道。

    中华大学校规严明,严禁学生斗殴更是校规之首,一旦发现有学生私自斗殴,一律开学处理。现在坐在大厅里的这群人都是今晚参加了斗殴的人,全都面临被开除的命运,所以一个二个的低垂着头,怕得要死。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荷东来环视了一圈看上去很懊恼的众人,心里笑说道。

    罗詹士坐在荷东来的身边,双手早已汗涔涔,只见他不断搓着双手,面色发青,嘴里不住的小声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一双温热的大手拍了拍肩,罗詹士顿时望去,正好迎上了荷东来那一张灿烂的笑脸。

    “别紧张,没事的。”荷东来低着声,小声安慰着罗詹士。

    “啪!”

    突如其来的一声响,惊得众人一个激灵,只见一个肩章上别着一个花的二级警员傲气的拿手中的警棍在凳子上猛敲了敲,看到两排学生吓得一抖,心里很爽。

    “说过不准交头接耳!没听见吗?”

    学生们互相看了一眼,又垂下头去。

    哒哒哒。

    大厅外的走廊传来刚健有力的脚步声,前一秒还一脸傲气的二级警员立刻正色,挺胸收腹头抬高的走到大厅门口,端正的行起了一个礼。

    “雷哥!”

    一只穿着漆皮鞋的脚刚刚跨进大厅门槛的时候,那个二级警员便嘴甜甜的喊道。

    接着,之前在学校操场指挥抓人的那个一星一杠的三级警司便拉风走了进来,目光四十五度睥睨了坐在大厅里的学生一眼,在他的眼里,这些学生俨然一副丧家犬的模样。

    这位走进来,人称雷哥的人名叫雷洛,与闻名一世的香港五亿探长雷洛同名。不过这个雷洛可没有那个雷洛一样好命,能敛五亿港元养老,相反,自从经过培训之后授予了他三级警司的职位,升他做了个副警长之后,五年内便再无提升,连一些后进局的毕业生都升到了二级警司,爬到他头上去了,他的心里别提有多纠结了。

    按照官职,雷洛在所里可以说是地位最低的,除了一些刚进局的毛头小子给他几分面子,喊他一声雷哥之外,其他人对他根本是不爱搭理,雷洛憋屈,郁闷,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带队出动过了,他一直沉寂的心都快要憋得变态。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怜悯他都遭遇,让他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遇到了这群私自斗殴的学生,他那一锅粥的不满情绪在今晚终于有个突破口可以发泄出来了。

    雷洛长着一双精明的小眼睛,可是这双精明的小眼睛却没能助他升迁,反倒上面的人因为他眼睛小,给了他一个獐头鼠目影响队容的名号,让他一直升不了职,被压在最底下。

    “你叫什么名字?”雷洛注意到一直挺直腰板坐着的何少,大声问道。

    何少瞥了雷洛一眼,傲气的哼了一声。

    “我们雷哥问你话呢,你小子敢装听不到?”那个二级警员卖力的拍着马屁,手拿警棍指向何少。

    何少皱起了眉,“你知道我是谁吗?不想死就给把我警棍放下!”

    雷洛一听何少这么一说,心里定了定,往他面前走了几步,声音有所轻缓道:“你,叫什么名字?”

    可能是看在雷洛的态度还算好的份上,何少这才慢吞吞略带得意的道:“我姓何,单人旁的何,何书帆就是我了!”

    “何?何书帆?”雷洛听到这个名字,眼睛立刻就亮起来,一把抓住了何书帆的胳膊,明显有些激动。

    坐在对面的林旭他们看到雷洛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上头果然有人!

    兴许是注意到了形象,雷洛清了清嗓子,放开抓住何书帆的手,一本正经道:“现在我要分开审讯。”接着将头转向与何书帆坐对头的林旭他们,“是你们跟他动手的吗?”

    林旭虽然冲动,但还是知好歹,收敛起情绪,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冲了,声音平和的恩了一声。

    “把这家伙给我带到审讯室去!”雷洛指了指林旭,示意拍马屁二级警员把他押走。

    “慢着!”单独审讯是暗箱操作,你要在里面做什么都可以,荷东来可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去受苦,再说了,那个姓何的摆明是过来比关系的,这里这些人除了他还有谁能跟那个姓何的对抗?于是自己挺身而出,站了出来,挡在林旭的面前。

    “他是我指使的,是我让他去打人的。”荷东来站起身来,比雷洛高半个头,一双目丝毫不惧的盯着雷洛。

    “你?”何书帆冷冷一笑,“那,这位警长,你就把他拖去审讯室审审吧。”

    何书帆的这句话如命令一般,让雷洛不禁立正站好,随后头再一甩,那个二级警员就相当识相的将荷东来带去审讯室。

    “东子,你…..”荷东来的挺身而出,让林旭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同时也为他的安危捏了一把汗,恨不得自己能够威力大爆发,把他救出来。

    荷东来被带下去之后,雷洛再望向其他人道:“其他人都给我老实的呆在这里,每人去领一张纸,把案发过程给我详细的记录下来。”然后望向何书帆道:“至于你,就先去我的办公室坐一会,等我审完了那小子之后,我们再慢慢谈。”

    何书帆很满意雷洛的态度,笑眯眯道:“好,那你给我泡点好茶,我在办公室等你。”

    接着,就出现了雷洛一副小人献媚的模样搀扶着何书帆往他办公室走去的场景。虽然他极力想把自己搀扶的动作表现得自然一点,可依旧掩饰不住他内里就透着猥琐的气质。

    “官官相护!呸!”王磊等也是热血青年,对于这种腐败的事自然是见不惯,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

    孙志博拉拉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大动作,来到这里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罗詹士望着荷东来被带走的位置,跟林旭一样是心急如猫爪,只求他不要出事,安然无恙才好。

    而跟着何书帆被带来的那群人则是一脸笑意的望着这几人,等着看荷东来被暴打一顿扣留在审讯室,因为得罪他们何少的人,是不可能有好果子吃的。

    于是,在这寂静的长夜里,一群热血沸腾的少年们就这样各怀鬼胎的坐在派出所的大厅里。

    *******************

    爬上了新人榜,收藏涨得快,但是票票还是不给力,加油吧!少年,跟我一起写出华丽的乐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