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章 初登天上客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天上客,雨会所,花都人间以及名门盛宴是京北最着名的四大豪华夜总会,是有钱人的聚集场所。在这里面,一夜少则消费七八千,多则可是几十万。有钱人在里面挥金如土,纸醉金迷,在他们的眼中,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根本就不是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而其中之一的雨会所,正是汪氏企业旗下的产业。汪氏企业的掌舵人汪德涵更是以自己宝贝孙子的名字为会所命名,而他的孙子正是荷东来恨之入骨的人汪子雨。

    不过,这几间夜总会并不算顶端的存在,因为真正的富豪豪门还有社会名流都鲜少出入其中,他们会加入专门的私人俱乐部,也就是传说中连酒杯都是镶银镀金的京城五大会所。

    这些都是荷东来的记忆,他自小生长在英国,对于京城的五大会所也只是有所耳闻。这几大会所光是入会就需要上万美金,每一年还必须缴纳近十万的会员费。这在十年前,对于平民百姓来讲,简直是天文数字。

    “荷东来,我们真的要进去?”林旭一行人站在街口,远远的望见前面灯红酒绿的大招牌,犹豫的问道。

    荷东来挥挥手,笑道:“以后叫我东子就行了。对,这天上客就是我们今晚要去嗨皮的场所。”

    长得最黑的王磊咽了咽口水,“东子,你知道这天上客是什么地方吗?只怕我们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咯。”

    舒杰也同样表示怀疑道:“我听说这里面连一瓶矿泉水都要卖五十的。”

    “放心,我既然能把你们带进去,自然也能把你们顺利带出来。”荷东来很自然道,这些夜总会再厉害还不是在他老爹的地盘上,一切皆在掌握中。

    罗詹士跟在荷东来的身后,面前的繁华灿烂让他看花了眼睛,他这辈子都没有进过这样高档的场所,也重来不敢奢望有机会能进去一窥究竟,可眼前,荷东来却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他的心即渴望又担忧。

    “东子,我们知道你有钱,但是可以嗨皮的地方还是有很多的,我们节约一点好不?”林旭由衷的道。

    荷东来顺手将胳膊往林旭肩膀上一揽,笑道:“行了哥们,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今天我做东,你们客气就是不给我面子。废话少说,我们杀进去!”

    回头拉起罗詹士的胳膊,六个人浩浩荡荡的往天上客杀去。

    荷东来并不是败家子,十年北漂的经历让他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能不浪费就不浪费。老实说,像天上客这种地方,以前他们三兄弟创办公司的时候连门口都没进去过,因为那里面的高消费不是他们能消费得起的,他们辛苦打拼,可不想把钱用在这些奢华享乐上面。

    不过现在形势逼人,这个地方分分钟都关系到荷国柱的地位以及荷家的命运,所以也只有咬牙大出血了。

    金碧辉煌,豪华超然。

    这是荷东来走到天上客大门口的第一印象。

    闪亮的彩灯熠熠光辉,霓虹灯牌光影闪烁,门童跟迎宾小姐站姿齐整的分站在大门两边,见到有人过来,立刻媚笑着迎上去,因为能够进入到这里的人,包包里的钞票都还是有些厚度的。

    一辆辆宝马,奔驰停进了专门的停车场,一辆辆排列整齐,宛如一大型的车展会。

    “六个人。”

    荷东来冲着迎宾比了个手势。

    迎宾小姐们穿着统一的宝蓝色青花旗袍,凸显出绝好的身段。她们都很有素质,并没有因为荷东来他们六个一身学生打扮而有所怠慢,这偌大的京城,有背景有势力的人太多了,他们经营夜总会的更是深深的明白这一点。

    “六位请跟我这边走。”

    进了大门之后便是一个极其宽敞大厅。天花板上吊着硕大的水晶灯,听说是纯水晶打造的。地面铺着土黄色的地板砖,两条旋转型的楼梯位于大厅中心,荷东来他们六人跟着迎宾小姐从这楼梯上到二楼。

    一上到二楼,一股糜烂的气息便迎面而来。相比一楼大厅,二楼的灯光就打得很暗,整层楼以夜光蓝为主调,透着琉璃铺的墙面折射出奇异的光芒。

    踩着柔软的羊毛地毯,若不是在这种公共场所要注意形象,林旭真想把鞋子脱掉赤脚踩上去。

    二楼分为公共大厅跟包间,大厅与包间呈井字排列,大厅在中心位置,包间则以井字排列着。

    “请问几位是在大厅还是需要包间?”迎宾小姐温柔的问道,身上也散发着淡淡的脂粉香。

    王磊他们哪里到过这种环境,都顾着瞅新鲜了,罗詹士也是局促的四处打量,不时整整衣服,极其担心因为自己的这身衣服会被这位迎宾小姐瞧不起。

    荷东来心里也是有些小慌张,毕竟他也很少混迹这种超高档的娱乐场所。

    “要一个包间。”吸了一口气,荷东来做了选择。

    迎宾小姐甜甜一笑,“现在只剩下VIP房间,我们这边的VIP包房分为青铜,白银跟黄金三种,请问六位是需要哪一种?”

    “白银吧。”

    迎宾小姐又是一笑,长臂往右一伸,“请跟我来。”

    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荷东来他们到了房门号B-205的白银包房。

    当房间门打开的那一刹那,荷东来能清楚的听到身后的孙志博他们吸了一口凉气。

    这间排名第二的白银包房足足有近七十平米!超豪华的装修,镀金的琉璃墙面,乳白色的澳洲纯羊毛地毯,高档的意大利真皮沙发,就连唱K的电视也是价值不菲的三十寸液晶显示屏。

    “六位请先坐一下,我去叫DJ过来为你们服务。”迎宾小姐依旧挂着甜甜的笑容,微微敬个礼,便轻盈的退了出去。

    林旭不可思议的按了按真皮沙发,“妈的,真豪华!”

    王磊跟舒杰也不住感叹:“真是腐败的绝佳场所啊!”

    孙志博亦是摸着镀金的琉璃墙面发出啧啧声。

    屋内的陈设也让罗詹士看花了眼,他小心翼翼的拿起桌上摆放的酒杯跟纸巾盒,如托千金一样细细观察。

    荷东来倒是习惯了里面的环境,随意的坐下,然后四处观察了一番,这一次他不止是进来玩乐,更重要的是要探取一点信息。

    “不好意思,久等了。”

    黄莺般的清脆声音响起,房门由外被推开,飘进淡淡的茉莉花的香气。

    三个穿着统一紫色包裙的小姐走了进来,她们的脸上同样挂着商务式的甜美笑容,进屋之后,径自就坐在了荷东来他们一行六人中间。

    这三个小姐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但均是浓妆艳抹,画着浓眉,涂着口红。当然,他们的化妆风格只是停留在十年前,跟十年后的化妆技术还是有点差距。

    “呃,你们?”林旭看着突然进来的三个女人,很是疑惑。

    “几位小哥好,我是潇潇,她是瑶瑶,她是静静,今天晚上由我们来为你们服务。”名叫潇潇的女人声音甜甜的介绍道。

    小姐陪聊陪喝,这是夜总会的特色,你想打发她们走都不可能。因为每一个过来陪酒的小姐都会收取服务费,夜总会也自然不可能放过这样好的赚钱方式,所以,美酒加美人是夜总会的标准配置。

    “我们不需要你们陪,我们自己玩就行了。”青葱的王磊显然受不了这样的阵势,立刻就拒绝了。

    潇潇跟瑶瑶掩嘴一笑,“别逗了,你们六个大老爷们能玩出什么花样?长夜漫漫的,没有美女作陪,时间很难熬的。”

    “行,你们留下吧。”荷东来知道这里面的规矩,主动坐到那个叫潇潇的女人身边。

    林旭一愣,与老实的罗詹士对望一眼,对荷东来的举动感到相当吃惊。

    “还是这位小哥懂生活知情趣。”潇潇也自然的凑到荷东来身边,将头在他肩上靠了靠,“几位小哥要喝点什么酒水呢?”

    “一切由你定。”荷东来很自然的笑着答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哦。”潇潇诱惑的咬了咬下嘴唇,扭着屁股走了出去。

    相比荷东来对女人的淡定,林旭,罗詹士以及王磊舒杰孙志博他们就很稚嫩了。这也难怪,现在的荷东来是有着三十岁心灵的十八岁少年,比起他们这一群真的只有十八岁的少年,自然是要成熟稳重,对付女人也更有办法得多。

    瑶瑶跟露露也分别坐到林旭跟罗詹士,舒杰跟孙志博中间,笑眯眯的问道:“几位小哥是第一次到这里吧?看你们年纪这么小的,满十八岁了吗?夜总会这种地方可是不准未成年入内的哟。”说着,还颇有调戏意味的点了点林旭的鼻子。

    这一点让林旭浑身如触了电一般,整个后背都起了一层凉气,他下意识的往后移了移,想躲开这魅力女人的勾引调戏。

    荷东来笑着望向瑶瑶跟露露道:“美女,你们出去帮一下潇潇小姐吧,早点把酒水拿进来,我们也可以早一点开喝呀。”

    露露呵呵笑道:“还是这位帅哥沉得住气。好吧,我们就先出去帮忙,等一会再来陪你们。”

    说着,露露跟瑶瑶便手挽手的扭着屁股也离开了包房。

    “呼,吓死我了。”林旭用吓这个字来形容刚才的心情。

    王磊道:“东子,看样子你是经常来这种场子啊,这么镇定的。”

    荷东来不禁苦笑,他都三十岁的人,遇事要是还像他们一样,那还怎么混?

    之所以同意让那三个小姐留下,一是因为这确实是推不掉,二来还可以试着从她们嘴里套点料出来,虽然可能问不出个什么,但至少他发问了,那几个小姐再怎么也得说点什么出来。

    “对了林旭,你跟兰欣颖是怎么认识的?”想到兰欣颖提起林旭的羞涩表情,荷东来心里还是有些稍微泛酸。

    “就是入学那一天,我在校门口碰见了她,见她一个弱女子提着两个大箱子,便顺手帮她提了一程,再送她到寝室,替她铺好了床铺,最后还给她买了点日用品。”林旭大而化之的将当天的事讲了一遍。

    “哦,就是咖啡厅的那个美女呀!”舒杰恍然大悟,朝着林旭挤了挤眉:“林旭,看样子她对你有意思哦。”

    林旭不以为然道:“我跟她就见过那么一次,你乱讲什么。”

    “一见钟情你听说过没有?没准她对你就是一见钟情呢。”孙志博也跟着打趣道。

    荷东来摇了摇头,林旭呀林旭,你果然是个粗线条,你不知道最能让女生心动的就是你这种粗线条的男人柔情细心的那一刻吗?难怪兰欣颖提起林旭会是那个表情,当一个弱女子独在异乡,有一个男人给她依靠,对她施予援手,任谁都会对这个男人升起好感的。

    “不过说来也怪,我今年运气特别的好,我根本就没有报中华大学,却莫名其妙的接到了中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还是在中华大学开学之后接到的,真是奇怪。”林旭一直都很好奇这件事,甚至于他在接到通知书的时候,一度怀疑这是某诈骗集团的最新手段。

    “恩?你也是?”闷葫芦罗詹士在这个时候也开了话匣子,“我倒是报的中华大学,可是因为地域劣势,差了调档线二十分,本来我是被信息技术学院录取的,可也是在中华大学开学两天接到了电话跟通知书,搞得我也莫名其妙的。”

    “不会吧?你们两个是踩到狗屎了?这么好命?!”王磊一脸不可思议的道:“我为了考中华大学,高三那年几乎脱了一层皮,你们两个是存心打击我的么?”

    荷东来只是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口袋里的电话陡然震动起来,荷东来拿了出来,银色的诺基亚8850。

    “哇,东子,你够牛逼,诺基亚的手机呀!”林旭一看,眼镜都冒起了金光。

    2000年的时候,手机并没有达到十年后人手一部的状态,那个时候更多人则是用BBCall,也就是俗称的Call机,能够买得起手机的人,是极少数。

    诺基亚手机是2000年才进入大中华地区的,当年推出的8系列更是走的高端商务路线。

    “东子!”

    电话刚接起,里面就传来一个熟悉亢奋并中气十足的声音。

    “大伯?”荷东来听出来人的声音,装作无意的走到房间的角落处。

    “哈哈,东子,第一天上学还习惯吧?对咱们国家的教育方式还满意吗?”‘

    荷东来乖巧的答道:“没问题,习惯的。”

    “你别占着,让我跟东子说两句。”话筒的那一头传来孙碧芸的声音,在她的这声威胁之后,荷国栋乖乖的把电话递了过去。

    “喂,东子啊,怎么样啊?学校还可以吧?还习惯吗?钱够花吗?有什么事就给你大伯母说啊!”孙碧芸一口气甩了一堆问题出来。

    虽然都是同样的问题,但是听得荷东来心里暖暖的,他从不曾被人如此挂念过,鼻头一酸,眼眶里不仅泛起了泪光。

    荷东来便把回答荷国栋的话又再回答了一遍:“大伯母,我很好,学校也很满意,钱也够用,没什么问题的。”

    孙碧芸连恩了两声,话筒里又听到罗亦凡跟荷芹芹争吵着谁该下一个跟荷东来通话的声音,荷东来叹了一口气,掏了掏耳朵,“大伯母,我这会在外面有点事,信号不是太好,等我闲下来再打给你啊。”

    说完不由分说,便挂断了电话。若是这样接着下去,后面还排着罗亦凡,荷芹芹,余安潮,宁平选,一个接一个的,今天晚上他就只有顾着接电话了。

    刚挂断一个电话,电话又震动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串陌生的号码,荷东来疑惑着,还是接了起来。

    “喂,请问找哪位?”

    电话那边沉吟了半刻,一个低沉的浑厚男音传来,“小东,听说你回京北了是吗?”

    这个声音?好像是……

    “爸?!”

    脑袋一片亮光,荷东来脱口而出。

    ****************

    这一个电话,便是将东子带入另一条真正属于他的道路上了,以后的东子,还能有这样安逸的时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