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罗詹士的苦衷(大章求票票!!)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咖啡厅里充斥着浓浓火药味。

    林旭与荷东来僵持着,互不相让。

    罗詹士的脸上写满了茫然,疑惑,惊讶。他很好奇,这个看上去衣冠楚楚的陌生人为什么会愿意出这么多钱来为自己解围。

    “罗詹士,你命好哇,竟然有人要保你。”林旭拖了把椅子在荷东来对面坐下。

    服务员知道店里来了大买主,也很识趣的不出来搀和。位于全国首府的中华大学,什么藏龙卧虎的大人物没有?就冲着钱的名义,也不能得罪这位看上去就像是公子哥的人。

    荷东来淡淡一笑,“说吧,你要怎么对付我?”

    “小子,我喜欢讲义气的人。我不管你是冲着什么目的保这小四眼,但如果你要保他,就是跟我们1843整个寝室的人作对!”林旭说着,他身后的那五个少年也大步迎了上来,杀气腾腾的望着荷东来。

    1843?

    “你们都是住在18-04-03的?”荷东来到的时候,18-04-03号房已经入住了七个人,莫非那七个人就是眼前的林旭他们?

    林旭道:“不错!我们五个人连带坐在你身边的小四眼都是住在1843的!所以,这是我们的内部恩怨,如果你执意要搀和进来,你的对手就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我们一屋人!”

    林旭试图用人数来从数量吓倒荷东来,振臂一挥,五个人站成一排,气势汹汹。

    荷东来没有心情去看林旭的阵容表演,因为以罗詹士的个性是不可能得罪别人的。他还记得有一次,有人踩了罗詹士一脚,他竟然去向那个踩他的人道歉,事后问他原因,罗詹士竟然说害怕那人找麻烦,他在京北无亲无故,若是被那人讹上了,自己根本没有那个人力跟财力去解决。

    这就是罗詹士,一个小心翼翼生活在大都市里的人,卑微而谨慎,如这个世上所有只求安稳一生的小人物一样。

    回忆起种种往事,荷东来一阵心酸。都是少年郎,都是社会的一员,凭什么就要有高低贵贱之分?凭什么从出生就定下了这个人在社会金字塔的地位?看着罗詹士那有些唯唯诺诺的脸,荷东来的心如猫抓般难受。

    “内部矛盾?”荷东来冷笑一声,“一个连被人踩了脚都要主动承担责任道歉的人,能成为你们整个寝室的公敌?”

    林旭“哗啦”一下拉开椅子,盯着罗詹士,以厌恶无比的口气道:“没用的东西!被人踩了脚都没有脾气反驳,你竟然有胆子在寝室里偷我的钱?!”

    偷东西?

    荷东来身子一怔,林旭说罗詹士偷东西?讲求做人问心无愧的罗詹士竟然会偷东西?

    其实大部分住校的学生在这方面都比较敏感,一群人同住一室,若是什么东西不见了,便会顺理成章的互相猜忌,个人财物也是寝室里最容易离间大伙感情的东西。

    所以那句老话:“亲兄弟,也要明算账”还是很有道理的。

    听到自己受到小偷的指控,一直沉默的罗詹士终于开口反驳,“我没有!那些东西不是我偷的!”

    “那天下午就你一个人在寝室里,不是你会是谁?”站在林旭左边的圆脑门的少年立刻愤恨的嚷道:“你说没偷,那为什么第二天你就有钱去买东西了?怎么可能这么巧?!”

    学校里的小偷就跟过街老鼠一样,讨厌得是人人喊打。荷东来也恨顺手牵羊的小偷们,可是要他相信罗詹士是过街老鼠中的一员,那不可能。

    “你说他偷钱,有证据吗?”荷东来依旧淡定的问道。

    林旭嘴角一歪,“证据?我若是有证据,他早就滚蛋了!真没想到,堂堂中华大学竟然会看走眼,收这种小偷小摸的人做学生。”

    荷东来抬头看了一眼林旭,以他善恶分明的个性,认定了罗詹士是小偷的话,会有这种态度是情理之中的事,对他的气恼也有所减轻。

    不过既然寝室里丢了东西,那就必定是被其他人给偷拿了。荷东来在林旭那五人中扫了一眼,暗自观察起几个人的情绪变化。

    “既然没证据,你们凭什么四处诬蔑他?”荷东来声音高了三度,“莫非你们是欺负他老实,故意要他背黑锅?”

    “什么背黑锅?摆明是他好不好?前几天他还说没有钱,可林旭的钱丢了的第二天他就买了件新衣服回来,你说他不可疑,谁可疑?”刚才那个圆脑门少年又迫不及待的说道。

    在这圆脑门少年的煽动下,其他人也纷纷道:“是啊,那他怎么解释自己有钱买新衣服了?”

    林旭眼睛一眯,“小四眼,你说啊,你解释啊,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小偷,那你就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理由啊!”

    可罗詹士嗫嚅了两下,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见罗詹士说不出个所以然,那圆脑少年又道:“说不出来了吧!因为你就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所以你找不到理由辩驳!”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此时已近正午,不少学生都涌入食堂用餐,不少人也往咖啡厅走来,一进门看到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对质,也都纷纷的围过来看热闹。

    周围的看客越来越多,那圆脑少年也越说越起劲:“大家看呐,这就是我们18-04-03号房走出来的小偷,大家可要小心了,以后什么东西都不要让他碰啊!”

    听到圆脑少年这么一说,围观的人不禁发出啧啧声,不少也遭遇到过寝室小偷的女生更是直接骂了起来。

    “真缺德,偷东西!是我就打断他的手!”

    “去找教导主任,开除他!”

    “对,开除他!”

    指责声,嘲弄声,如潮水般朝罗詹士涌来,他为人问心无愧,做事谨慎只求安稳,可就算如此祸事还是找上了头,他不能给家中的父母增加麻烦,他们的担子已经够重了,自己不能为他们减轻负担,也不能再给他们增加烦恼。

    “我,那衣服不是我买的!那衣服是,是我在小区垃圾桶捡来的!”

    罗詹士满脸通红,低垂着头,死死咬住嘴唇,荷东来清楚的看到他死命的握着拳头,正忍受着极大的屈辱与折磨。

    京北消费水平很高,在吃上面,罗詹士已经很省了,可穿这一块他却省不下来,毕竟人都是要穿衣服。前些日子他无意经过一个小区,发现小区里不少人把穿旧的衣服扔到垃圾桶边,而且有不少衣服都还是八成新的,于是他便从那些被扔出来的衣服里选了几件合适自己的带了回来,也就是林旭他们认为他用偷来的赃款买的新衣服。

    这句话之后,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林旭更是一脸惊诧的望着罗詹士,他可以想象,一个男人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些话需要多大的勇气。

    “你们满意了?这就是你们要的结果?把人往绝路上逼?!”荷东来气得双眼冒火,他受过苦,捱过痛,也遭受过流言蜚语的折磨,但这样的侮辱于他却一次都没有,而且这样的折磨还是落在他的好兄弟身上。

    “你妈的!”荷东来已经没有耐心再跟这些人磨嘴皮子了,他直接走到林旭面前,拎起他身边那圆脑门的少年,怒声喝道:“你TMD偷了东西还想赖给别人,你再冤枉他一下试试看!”

    圆脑门少年脸色煞白,慌忙道:“你说什么,关我什么事?”

    这些年的摸爬滚打,荷东来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什么人真心,什么人假意,什么人撒谎,什么人真诚,他基本能看个七八出来。从根本上来讲,跟着林旭的这些人都是看热闹的,看热闹的人都有个习惯,就是会在一旁煽风点火,但是直接的导因不会是他,换言之,也就是整件事的主导是林旭,其他人不过是增添气氛的陪衬罢了。

    而那个圆脑门的少年却不同,他并不满足于增添气氛,而是试图成为主导,将罗詹士是小偷这件事弄成板板上钉钉子的铁事!林旭对付的并不是罗詹士,而是小偷,可那圆脑门少年对付的却只是罗詹士!

    罗詹士跟他无仇无怨,是什么原因驱使他要敲死罗詹士的小偷身份呢?真相就只有一个:真正的小偷,就是这个圆脑门少年,他必须要罗詹士成为他的替死鬼!

    “关你什么事?当然关你事,因为真正的小偷就是你!你把所有罪责推到罗詹士身上,要他帮你背这个黑锅!”荷东来双目圆瞪,煞是吓人。

    剧情似乎峰回路转,荷东来突然的言论让所有人一头雾水,罗詹士不可思议的望着圆脑门少年,林旭更是惊讶不已的看着他。

    “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我?那天下午我可是不在寝室的,大家都可以为我作证!”圆脑门少年并不慌张,因为他有绝对性的不在场证据。

    “证据?我说的话就是证据!”荷东来冷笑一声,理由证据什么的都是浮云,这个社会,只要当权者的一句话,狗熊都能变白兔。

    圆脑门少年鼓着一对眼,反驳道:“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你说的话就是证据?不要脸也要有个限度啊!”

    “中华大学的校规你也该知道,偷窃者罪无可恕,当做勒令退学处理。我不逼你,给你两天时间,自己滚!”荷东来已经懒得跟他废话了。

    “这人怎么这样啊。太狂了吧。”

    “他太嚣张了!拽什么拽?”

    “这家伙可能有背景的。”

    周围的人又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对着荷东来指指点点,对他的身份也不禁猜测起来。

    林旭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老实说他现在也被荷东来搞得一头雾水。

    “要我走?哼,你做梦!”圆脑门少年摆脱一直被荷东来揪着的衣领,叉着腰,以上头有人的语气道:“偷东西的又不是我,凭什么我走?!再说了,偷窃的金额超过两千块才负刑事责任呢,我又……”

    话还没说完,圆脑门少年就愣住了,只见他身子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回头去往林旭。

    林旭沉着一张脸,愤怒的望着圆脑门少年,“我可没说过我丢钱的具体金额,你怎么会知道的?!”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荷东来再次冷笑。

    局势已经很明朗了,1843的其他人也都了解了事件的真相,他们略带的歉意的看向罗詹士,随即将这份歉意化作愤恨,毫无保留的丢给了那可恶的圆脑门少年!

    “各位,听我说,不是我啊,是这小子诳我的,真不是我,真不是我啊!”圆脑门少年慌乱摆手,试图说服原本跟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的室友们。

    “我呸!袁小龙,你还真不要脸!话都说到这份上,你还敢狡辩?”林旭感觉自己像只被耍的猴子一般,“你TM还不快给罗詹士道歉!”

    “不用了。”荷东来打断了林旭的话,一双眼盯着那个被唤作袁小龙的圆脑门少年,“罗詹士不需要你的道歉,我说过,我给你两天时间,滚出中华大学。”

    袁小龙气得嚷了起来:“你凭什么要我滚?你知道我爸爸……”

    “老子管你爸爸是谁?你犯了校规,有什么理由在这里默默唧唧的?你滚不滚?信不信我们把你的事贴得整个京北城都知道?”林旭就是这样的人,善恶分明,一旦他认定了是对的,就会一直坚持,而当他认定是错的,无论是谁,也改变不了他的观点。

    “你,你们走着瞧!”袁小龙一副被“欺负”的模样,带着一副哭腔,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咖啡厅。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荷东来也松了一口气,他不管那袁小龙上头有什么人,这样欺负他兄弟,他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水落石出,大戏落幕,围观的同学也看得饥肠辘辘,事情得到完美的解决,他们也颇为满足。很快,大伙都散开,各归各位去了。

    “罗詹士,对不起,这次是我们误会你了。”林旭首先伸出手,向罗詹士表达歉意。寝室里的其他三人,也都纷纷伸手,友好的向罗詹士道歉。

    罗詹士看了一眼林旭他们,又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荷东来,荷东来坚定的眼神给了他莫大的信心,他缓缓的伸出手,与林旭的手握在一起。

    “这就对了,大家都同住一屋檐下,和和气气最好!”荷东来笑着拍拍罗詹士的肩膀,眼前的这个场景似乎让他看到了三兄弟和睦的画面。

    林旭望着荷东来,“小子,算起来这次还多亏你,若不是你多管闲事,我们还真会一直冤枉罗詹士呢。我叫林旭,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王磊。”

    “我是舒杰。”

    “我叫孙志博。”

    其余三人也都纷纷介绍了自己,向荷东来表示友好。

    荷东来爽朗一笑:“哈哈,我是荷东来,也是你们1843的新进室友!”

    “哎呀,你就是我们那个三号床啊,这世界真小,你TM就是我们那个三号床?”林旭兴奋的抓起了荷东来的手,给了他一个激烈的拥抱。

    熟悉的感觉,兄弟的情谊,曾经的飞扬青春,似乎又慢慢的回来了。

    “谢谢你。”最后,罗詹士也伸出右手,小声的向荷东来表示感谢。

    “不客气,都是兄弟说什么客气话?”荷东来自然的将罗詹士与林旭的肩搂着,就如曾经的三人行一样,“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然后再一起出去嗨皮怎么样?”

    “好!不醉无归!”

    “不醉无归!”

    荷东来笑着往前眼前这群激情四射的室友们,现在与林旭,罗詹士跟兰欣颖都顺利的重遇,那这次回京北的另一件重要大事也该采取行动了。

    天上客,我不会让你成为终结荷国柱政治生涯的罪魁祸首的!

    ********************

    寝室小偷,是大学里经常出现的一号令人深恶痛绝的人物。而每当这种人出现之后,不少人就会条件反射的将目标锁定在寝室里生活条件最差的人身上。以上事件取于真实,只不过那一个被冤枉的同学没有像东子这样情深义重的有背景的兄弟,所以,他最终被带着有色眼镜的同学逼离了学校。